第五百四十一章 报应


  “咳咳。”吉老dà咳嗽了一声,说道:“叶爷,这是我门下一个犯了错的家伙,给tā点惩戒而已。”

  “你倒是严于律人,宽于律己啊?”叶天嘲讽了吉老dà一句,也没把面前这人放在心上。
○   要知道,不管什么时候,江湖都是一个脱离于社会正常形态的圈子,你不能用法律的标准去衡量tā们的行为。

  别说是像面前的这zhǒng私刑了,就是死上几个人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国家几次的严打政◎◇策,都是有针对这类团体的意思。

  “你这香堂的设施倒是很齐全啊?”

  叶天在这地下室的四壁上瞄了一眼,不禁有些哭笑不得,看来这吉老dà也是个十分怀旧的人,居rán能整到这么多的古代刑具●cè,dōushìyǒuzhēnduìzhèlèituántǐdeyìsī。

  “nǐzhèxiāngtángdeshèshīdǎoshìhěnqíquánā?”

  yètiānzàizhèdìxiàshìdesìbìshàngmiáoleyīyǎn,bújìnyǒuxiēkūxiàobúdé,kànláizhèjílǎodàyěshìgèshífènhuáijiùderén,jūránnéngzhěngdàozhèmeduōdegǔdàixíngjù

  “叶爷,帮中小的们经常犯错,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吉老dà有些担心的看了木桩上的刘老二一眼,生怕tā醒转过来,jiě释了一句之后,接着说道:“叶爷您稍等,我这就给你取钱……”

  吉老dà说着话,走到一个放置刑具的木架上摸索了起来,也不知道tā搬动了什么机关,木桩右侧的墙壁,悄无声息露出了一个保险箱来。

  “叶爷,那些钱我都存在了银行里,是不记名的卡,密码是219892。”

  吉老dà双手在那个足有一人高的保险柜上操作了起来,嘴上继续说道:“另外吉某人这些年也小有浮财,愿意全部都献于叶爷,还请叶爷能放吉某一马,这手脚的处罚就免了吧?”

  吉老dà说话的声音十分的诚恳,不过背着叶天的脸上,却露出了狰狞的狠笑,tā数十年积攒下来的财富和自己的手脚,如何能这么轻易的就交出去?

  吉老dà胆子小是不假,但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叶天开出的条件,已经超出了tā的心理底线,将叶天引到这地下室来,吉老dà就是要做最后一搏。

  叶天有些玩味的看着吉老dà的背身,说道:“哦,放你一马倒也不是不行,就看你诚意如何了!”

  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有自己的气场存在的,气场和气场之间,往往是可以相互感应到的。dà家可能都会有这样一zhǒng经历,就像你如果在人群中凝视某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只要反应正常的话,很快就能感觉到你的目光回望过来,这就是对气场的一zhǒng感应力。

  杀气,同样也是这zhǒng气场的一zhǒng,就想别人在盯着你看的时候,你很容易就能从tā的眼神中得到善意或者是恶意。

  真正顶级的杀手,即使站在目标人物的面前,都不会溢出丝毫的杀气,因为那将dàdà降低tā刺杀的成功率。

  当年荆轲刺秦的时候,如果tā释放出了一丝杀气,都无法坚持到最后图穷匕见,早就被侍卫们给拿下了。

  而吉老dà虽rán也略懂占卜之术,但显rán不明白这一点,tā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内心,早已**裸的暴露在了叶天眼前。

  在输入了繁琐的密码之后,随着“咔嚓”一声轻响,保险柜的门轻轻动了一下,吉老dà将保险柜打开的时候,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

  由于自己的身躯将保险柜遮掩的严严实实,吉老dà并不虞tā的动作被后面的叶天给看到,拉开保险柜之后,右手就向放在第三格的一把手枪摸去。

  俗话说狡兔三穴,但再狡猾的兔子,也有被堵在老窝里的时候,这保险柜中的手枪,就是吉老dà的最后一条退路。

  吉老dà每在一个地方长住的时候,都会定期擦拭藏在那里的枪械,确保已经上了膛的子弹随时可以击发出去。

  “叶爷,除了那三千万,我这还有五十条小黄鱼,都是您的了,要不,您先验验货色?”

  右手握住了五四手枪冰凉的枪柄,吉老dà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江湖高手又如何?奇门中人又能怎么样?连dà刀王五都死在枪下,tā就不信身后的年轻人能刀枪不入。

  将手枪贴在胸前,吉老dà微微向旁边侧了下身体,tā想等叶天上前察看保险柜的时候,一枪将其击毙。

  不过让吉老dà感到○诧异的是,叶天并没有走过来,心中一紧,吉老dà猛的一转身,对着叶天抬手就是一枪。

  就在吉老dà转过身的同时,一道黑色的厉芒从叶天手心里脱手而出,几乎就在吉老dà扣动扳机的时候,径直插在了tā★的右手手腕上。

  “砰!”

  一声沉闷的枪声响了起来,尤其是在这密封的地下室中,更是震得人耳鼓一阵作痛。

  随着枪响,被绑缚在木桩上的刘老二猛的打了个战栗清醒了过来,因为刚才吉老dà那一枪,却是射到了tā的dà腿上。

  见到自己这一枪射偏了,吉老dà强忍着右手的剧痛,弯下腰就准备用左手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枪。

  只不过就在吉老dà的左手抓住枪柄的时候,一只dà脚踩在了tā的手背上,“咔嚓”一声,吉老dà的左手筋骨尽皆断裂开来。

  “啊……啊!”

  剧烈的痛楚让吉老dà忍不住惨呼了起来,只是tā这密室隔音效果极佳,任是tā喊破嗓子,也甭想传到外面一丝音响。

  “想和小爷玩阴的,你真的还不够资格!”

  叶天从十来岁的时候,就行走在江湖各地,对于那些嘴上喊爷爷,手底下掏刀子的人见的多了,吉老dà这一手,如何能瞒得过tā?

  心恨吉老dà的恶毒,在踏断了tā的手后,叶天并没有停止动作,就在吉老dà在地上翻滚的时候,左右两脚同时踏出,踩在了吉老dà的双腿腿根之处。

  这两脚踩下,原本还在惨呼的吉老dà,顿时就像被掐着了脖子的公鸡,呼痛声戛rán而止,整个人都昏了过去。

  “不知死活!”

  面对吉老dà这zhǒng人,叶天心中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情,用脚后跟一磕,将tā的身体踢到了木桩旁边,却是给叶天察看保险柜让开了道路。

  “倒是没说谎啊?”

  叶天第一眼就看到了码在保险柜中那一排的黄金,每一根都在三百克左右,正是jiě放前很流行的那zhǒng小黄鱼。

  五十■根小黄鱼,说多不多,说小也不少了,最起码也价值一百多万的。

  除了这些小黄鱼,保险柜的上层还摆放着一些金项链之类的首饰,另外还有一叠叠的美元的rmb,叶天dà致看了一眼,应该也有几十万的样子。★

  察看完保险柜上面几层之后,叶天伸手往下面的抽屉拉去,像这zhǒngdà保险箱,最珍贵的东西往往都是藏在下面的。

  “救……救命!”

  正准备拉开那铁皮抽屉的时候,一个微弱的声音传到了叶天的耳朵里,回头看去,却是那木桩上原本昏迷着的人醒转了过来。

  “你是谁?”叶天惩戒了吉老dà,并不代表tā就有闲心管闲事,这木桩上的人死活于tā何干?

  “爷爷,我……刘○……刘,老二!”

  刘老二原本是打算叫叶爷来着的,不过嘶哑的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就变成了爷爷,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刘老二总算将自己的名字给说了出来。

  “你……你是刘老二?”

  叶天○……liú,lǎoèr!”

  liúlǎoèryuánběnshìdǎsuànjiàoyèyéláizhede,búguòsīyǎdehóulónglǐfāchūdeshēngyīnjiùbiànchéngleyéyé,yòngjìnlequánshēndelìqì,liúlǎoèrzǒngsuànjiāngzìjǐdemíngzìgěishuōlechūlái。

  “nǐ……nǐshìliúlǎoèr?”

  yètiān闻言顿时愣住了,tā没想到面前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居rán就是和包风凌一起下套做局的刘老二?

  叶天也顾不得刘老二满身的血污,将右手贴在了tā的小腹处,气机放出,顿时感觉到了tā体内自己留下的那道煞气。

  “妈的,真不是个东西,对自己人也那么狠?”

  叶天摇了摇头,心念一动,将刘老二身体中的煞气给吸了出来,左手在tā身侧一划,那浸过水的麻绳纷纷断裂开来。

  只是刘▲老二的双腿早已无法承受tā的体重了,绳子刚一jiě开,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却是正好趴在了昏迷过去的吉老dà的身上。

  “嗬……嗬嗬。”透过那被打成了一条细缝的眼睛,刘老二看清了地下的人,呼吸●◆顿时变得急促了起来。

  想着自己这几天来所承受的折磨,刘老二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嘴中发出了有如野兽一般的嘶吼,一口咬在了吉老dà的脖子上。

  “放……放开我!”

  昏迷中的◆◆顿时变得急促了起来。

  想着自己这几天来所承受的折磨,刘老二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嘴中发出了有如野兽一般的嘶吼,一口咬在了吉老dà的脖子上。 dùnshíbiàndéjícùleqǐlái。

  xiǎngzhezìjǐzhèjǐtiānláisuǒchéngshòudeshémó,liúlǎoèryěbúzhīdàocóngnǎlǐláidelìqì,zuǐzhōngfāchūleyǒurúyěshòuyībāndesīhǒu,yīkǒuyǎozàilejílǎodàdebózǐshàng。

  “fàng……fàngkāiwǒ!”

  hūnmízhōngde吉老dà感觉到脖子处传来的痛楚,悠悠醒转之后,却发现身上趴了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想抬手将此人给推下来。

  只不过吉老dà抬起双臂后才发现,两只手软绵绵的根本就不听tā的招呼◆,而那个人咬的愈发狠了,同时竟rán还在dà口吸允着tā的鲜血。

  感觉到脖子上一热,吉老dà眼前现出了一片潮红色,浑身的力气就像是潮水一般的退去,却是脖子上的dà动脉被对方给咬穿了。

  此时吉老dà也认出了这人是谁,脸上露出了惨笑,口中吐着血沫,喃喃自语道:“报应,这……就是报应啊!”

  趴在吉老dà身上的刘老二早已丧失了理性,dà口吞咽着仇人的鲜血,tā的脸上也呈现出了一zhǒng满足的笑容,两者相应之下,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