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 并入一脉


  靠,怎么会这样?”

  见到眼前的这yī幕,叶天也愣住了,在吉老大脖颈处鲜血狂喷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人已经是没救了。

  脖颈处的血管被咬断掉,即使以叶天的手duàn,也是毫无办法的,吉老大浑shēn的鲜血像是不要钱般的向外喷洒着,整间密室到处都是浓厚的血腥味。

  “呃……呃……”

  吉老大的眼瞳慢慢的涣散开来,口中毫无意识的发出了yī些音节,血沫顺着嘴唇流淌了下来,脸上已经呈现出了死色。

  “嗬……嗬嗬!”

  刘老二刚才被注射了毒品,这会整个人却是陷入到了疯狂之中,在吸允了yī肚子的鲜血后,竟然大口的撕咬起吉老大脖子上的肉来。

  “行了,老二,醒醒!”

  叶天摇了摇头,上前在刘老二脑门处拍了yī记,yī股真气度入了进去,顿时让刘老二神智为之yī明。

  “这……这是我干的?!”

  看着shēn下吉老大还在抽搐的shēn体,刘老二惊叫了yī声,用力撑起了shēn体,将后背靠在了木桩上,大口喘着气。

  “老二,他是死有余辜,倒是你这shēn伤势也不轻,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看着yī脸似笑非笑的刘老二,叶天微微皱起了眉头,虽然刘老二是诈骗他父亲的罪魁祸首,但他之所以走到这yī步,还是和自己有些关系的。

  “叶……叶爷,我……我不行了。”

  刘老二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惨笑,他此时感觉到浑shēn的气力都在流走,yī阵寒冷的感觉将他全shēn都给包裹住了。

  “你还要什么话要说?”叶天伸手按在他的肩头,往刘老二体内又度入了yī股元气,暂时保住了他的心脉。

  其实叶天早就看出来了,刘老二遭受了jǐ日非人的折腾,体内经脉寸断,生机全无。如果不是靠着毒品的刺激,恐怕早就死去了。

  “没,我刘老二是个孤儿,早就无牵无挂了,能让这老贼和我yī起上黄泉路,也值了!”

  刘老二往shēn边的吉老大shēn上啐了yī口带血的吐沫,脸上露出了恨意。

  他当年也是吉老大shēn边的八大金刚之yī,可是吉老大根本就不念旧情。见死不救且不说。还在自己shēn上用尽了酷刑,能亲口咬死吉老大,刘老二心中快意无比。

  “叶爷。我……我个老包是对不起您,看在我们找到吉老大的份上,您就饶了老包吧。”

  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刘老二最后的遗言竟然是给包风凌求情,这让叶天不禁有些感慨,点头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再难为他了。”

  “谢谢……谢谢叶……”

  刘老二眼睛亮了yī下,不过紧接着就黯淡了下去,口中的声音已然是气若游丝,yī个叶字出口后,整个人已经停止了呼吸。

  “人在江湖,shēn不由已。我的江湖路又将如何呢?”

  看着地上的纠缠在yī起的两具尸体,叶天摇了摇头,心态居然yī瞬间苍老了很多,因为从古至今,江湖中人能得善终的,实在是太少了。

  伸手将刘老二死不瞑目的双眼给合上后,叶天站起shēn来。这密室里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道,他并不想在此久留。

  在房间里四处打量了yī下,叶天看到屋角有个帆布麻袋,走过去将其拿在了手里,把保险柜里的那些现金和黄金都给装了进去。

  收拾好这些东西后。叶天伸手拉开了保险柜底部的铁皮抽屉,搭眼yī看。心头不由跳了yī下。

  在这个空间不小的铁皮抽屉中,下面是yī摞线状的书籍,纸业已经有些泛黄了,在书籍上面,则放着jǐ张银行卡。

  随手将银行卡揣在兜里,叶天拿起了最上面的yī本书,眼睛猛的亮了yī下,因为在书的页面上,从右至左竖着写着“周子占bo讲义要解”这么jǐ个字。

  “吉老大果然是周氏的那yī脉旁系传人!”

  见到这本书,叶天心中再无疑虑,古代能在姓氏后加上个“子”字的人,五yī不是大儒圣贤,就像是孔子、孟子等人。

  周敦颐为北宋大儒,手创《太极图说》,甚至被朱熹尊称为理学yī脉的创始人,自然当得起这个“子”字的。

  小心的翻开这本“讲义”的首页,里面记载的果然都是有关于周氏术法中的yī些要解,正当叶天想细看的时候,从书里飘落了yī页纸张。

  “嗯?这是什么?”叶天伸手将纸张拿在了手里,看了题头处,才发现这是yī封信笺。

  “这冥冥中真是有因果报应啊!”看完这用毛笔书写的封信后,叶天长叹了yī口气,这吉老大果真是当年周氏旁系的余孽。

  当年大师兄带着奇门中人围剿周氏旁系yī脉,唯独逃出了yī个周**子,但半个多世纪后,周**子的后人却是间接死在了自己手上,不能不让人心生感慨。

  小心的将jǐ本书取出来捧在了手上,另yī只手拎起了那个袋子,叶天躲开满地的污血,从密室出口爬了上去。

  “师父,我问了,这家伙说吉老大懂得占bo问卦之术!”

  叶天刚从影壁处冒出了头,周啸天就急急的迎了上来,说道:“吉老大很可能就是那支旁系的余孽……”

  “我已经知道了。”

  叶天钻出了密道,将手中的jǐ本书递给了周啸天,说道:“这些就是你们周家的传承秘术,不过却是遗失了yī些功法,看看日后能不能补回来吧。”

  “找……找到了?”

  周啸天先是yī愣,继而大喜起来,双手颤抖着接过了jǐ本书,yī时间激动的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虽然拜得叶天为师,周啸天也得到了偌大的好处,不过他修习的不是麻衣yī脉的功法,对于叶天那些神秘莫测的术法,却是无法习得。

  所以寻回祖上传承,yī直都是周啸天念念不忘的yī件事,只是他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完成了心愿。

  “啸天,周氏的占bo之术,在奇门中也是鼎鼎有名的……”

  看着徒弟欣喜的样子,叶天想了yī下,开口说道:“你眼下得到了这些术法,以后在这方面的成就,恐怕不下于我,我想将你驱出师门,你另立门户吧!”

  其实之所以收周啸天为记名弟子,叶天是早就存了这个心思的,原本奇门江湖就凋零谢落的差不多了,能留得yī门传承,那也是yī种机缘。

  “师……师父,您……您不要我了吗?”

  原本yī脸喜色的周啸天,听到叶天的话后,顿时大惊起来,差点连手上的古籍都给抛飞了出去。

  周啸天幼年丧父,和母亲相依为命,经受了许多的人世冷暖,只有在叶天这里,他才感觉到了生命的尊严,可是叶天的yī句话,就把他从天堂打回到了地狱之中。

  叶天说道:“啸天,你我年龄本来就相差不多,不做师徒还是能做朋友的啊。”

  “不,师父,yī日为师终生为父,啸天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周啸天忽然双膝跪地,yī脸坚定的说道:“师父,周氏yī脉就剩我yī人了,我今日决定,将周氏术法并入到麻衣yī脉之中,还望师父成全!”

  “嗯?啸天,如此yī来,周氏的传承可就要断掉了。”叶天闻言愣了yī下,他没想到周啸天竟然会做出如此选择。

  周啸天摇了摇头,说道:“师父,归于麻衣yī脉,周氏术法也能延续下去,开宗立派太过艰难,弟子没有那么大的志向!”

  叶天(-< >-屋最快更新)沉吟了yī会,说道:“这事等等再说吧,你多点时间考虑,如果还想如此,到时候我收你为真传弟子!”

  奇门术法虽然不尽相同,但其中必然有其相通之处,周啸天肯将周氏术法融入到麻衣yī脉之中,这对于麻衣术法,也是yī种促进和提升的。

  叶天相信,等自己研习了周氏传承之后,yī定能想出办法让周啸天修习麻衣术法的,这才做出了要收取他为真传弟子的决定。

  不过周啸天根骨已成,却不是麻衣yī脉嫡传弟子的最好人选,所以他注定只能成为麻衣门中的大弟子,却无法成为门主的继承者。

  “行了,这地方煞气过重不易久留,咱们先离开吧!”

  虽然这别墅修建起来没三年,不过死在这里的人也有十多个了,原本那些煞气是被门口的葫芦给压制下去的,可是风水葫芦被叶天给收了去,整栋别墅顿时显得阴气森森。

  说着话叶天走到了沙发处,将摆放在茶jǐ上的风水葫芦拿了起来,右手忽然轻飘飘的在沙发上的林宣佑脑门拍了yī记,这才转shēn向门口走去。

  yī掌之下,林宣佑那原本带着欣喜的眼神,立马变得黯淡了下去,jǐ缕鲜红的血迹从七窍中流了出来,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出得别墅之后,周啸天有些不解的问道:“师父,为什么要杀了他啊?”

  之前林宣佑是有问必答,态度十分的好,再加上戴个眼镜斯斯文文的,眼下被叶天yī掌拍死,周啸天心中倒是生出jǐ分不忍。

  --

  ps:第二更送上,打眼去鼓捣点吃的去,晚饭还没吃,真心不是为了减肥,唉,大家把推荐票yuepiao投给相师,慰藉下胖子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