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新年(下)


  “谢……谢谢您……”

  叶tiān那张脸憋的通红,还是没能喊出“妈妈”两个字,不过叶tiān的眼睛已经红le,从小就没收过压岁钱的他,右手紧紧的捏着红包。

  站在一边的于清雅见dào叶tiān的真情流露的样子,也是有些伤感,轻轻牵住le叶tiān的左手,陪着他给宋薇兰深深的鞠le一躬。

  “好……好孩子,是……是妈对不起你们!”

  听dào儿子最终还是没喊出那个期盼已久的名字,宋薇兰的脸上有些失望,不过随之笑le起来,说道:“以后妈妈每年都会给你压岁钱,也希望你们两个能幸福快乐!”

  “谢谢!”

  叶tiān有些懊恼的带着于清雅退le回●去,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就喊不出“妈妈”两个字?要知道,他今儿可是整整酝酿le一tiānle呢。

  “叶tiān,没事的,以后你能喊出的!”

  看dào叶tiān一脸懊丧的样子,于清雅不■禁出言劝道,虽然这一年来她和叶tiān聚少离多,但是在场内,没有一个人再比她le解叶tiān现在的心情le。

  从上小学的时候,叶tiān就很害怕过年,有一年于清雅的父亲把叶tiān父子两个请dào家里过年,谁知道年夜饭还没吃,叶tiān就跑掉le,一直dào大年初三才回来。

  虽然叶tiān说是上山陪师父去le,但是于清雅知道,叶tiān是不想看dào别人一家团聚时的幸福,勾起对母亲的思念。

  “谢谢你,清雅……”

  叶tiān深深的吸le口气,说道:“我这一年实在太忙,没能多陪你,等过完年我把香港的房子给装修好,那里就作为我们的新房好不好?”

  “谁●说要嫁给你le?”

  于清雅有些嗔怒的在叶tiān肩头拍le一记,虽然两人已经订婚le,不过今年没有回去过年。她可是被老妈在电话里念叨le好一阵。

  “不嫁也不行啦,我亲过的女人,没人○◎要啦!”

  叶tiān笑着挽住le于清雅的腰,在她唇上狠狠的亲le一口。引得于清雅一声惊呼,待看dào众人的目光后,忍不住跺着脚去le后院。

  贼笑兮兮的叶tiān挺着胸膛往四周一拱手▲,跟着追le上去,中院顿时传来一阵哄堂大笑。

  八点钟的时候,一家人围在电视机前看起le春晚。

  在国外呆le那么多年,宋薇兰还是第一次看dào这种节目。当十二点钟声敲响和难忘今宵的歌声响起的时候,宋薇兰忍不住流下le泪水。

  看dào这一幕,屋里的人都很默契的退le出去,将这个空间留给le相隔二十多年终于在一起的夫妻。

  ---

  “懒丫头,起床啦!”

  早起晨练回来的叶tiān,看dào于清雅眼睫毛颤动,知道她已经醒le,故意凑上去亲le一口。惊的于清雅连忙睁开le眼睛。

  “不要,凉,你手很凉的!”

  见dào叶tiān把那◆双大手伸进le被窝里。于清雅连忙死死的按住le衣襟,只是她力气终究没有叶tiān的大,还是被那双手侵袭le进去。

  不过叶tiān的手却是十分的温暖,游走在于清雅的身上,引得她体内也有种燥热,●呼吸变得急促le起来。

  “不要,叶tiān,不行!”

  于清雅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很坚决,叶tiān苦笑着抽出le手。说道:“媳妇儿,你什么时候才肯给我啊?”

  虽说修道之人讲的是清心寡欲,但道士毕竟不是和尚啊,叶tiān还是有需求的,话说每次听dào徐振南吹嘘他和卫蓉蓉如何如何的时候,叶tiān都是恨的牙根痒痒。

  “你……你还没向我求婚呢。”于清雅狡黠的笑le起来。

  叶tiān一拍脑袋。懊悔不已的说道:“就……就为le这个?要不……我现在向你求婚怎么样啊?”

  “现在当然不行le,你这个木头,一点都不知道浪漫。”

  于清雅没好气的瞪le叶tiān一眼,她也不知道怎么就喜欢上这个人le,不会讨女孩子欢心不说,还整日里惹自己生气。

  “成,我一定给你个最浪漫的求婚仪式!”

  叶tiān在心里琢磨着,回头见le徐振南,是不是要向他讨教几招le,话说他真不知道什么叫做浪漫?

  在京城生活le好几年le,叶tiān却是也有些人情需要走动,初一dào初三这几tiān,分别去le卫红军和沙行长等人的家里拜年,过的十分忙碌。

  初四这tiān的时候,封况带着老婆孩子来le京城,这让叶tiān高兴不已。

  要知道,从叶tiān十岁之后的八年,基本上-< >-屋最快更新都在封况家里蹭饭吃,两家关系之深比之亲戚也不遑多让。

  后miàn的几tiān,叶tiān就陪同封况一家子在京城各个景点游玩le,直dào正月十五将他们给送le回去后,这个新年基本上算是过完le。

  过完正月十五之后的一tiān,叶tiān陪着母亲来dàole万岁路。

  虽然宋浩tiān已经退le下来,但是其影响力一时半会还是不会消失掉的,所以像过年这样的节日,用门庭若市来形容他的居所绝不为过。

  除le家人晚辈,还有宋浩tiān曾经提携过的那些官员,够得上一定地位的,自然都想来看看老领导,每日里是人流不断。

  宋薇兰性子恬静,对国内宋氏的那些晚辈也没多少感情,是以一直都躲在叶家宅院里,直dào新年过去,这才带着儿子来看望老父亲。

  “这地方和牢笼也差不多!”

  通过层层警卫进入dào那个很宽敞的四合院中,叶tiān摇le摇头,说道:“这里风水虽然不错,但他年龄太大le,住在这里并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le?我每tiān栽种些花草,写写毛笔字,这日子不知道多惬意呢。”

  听dào叶tiān的话后,刚从屋里走出来的宋浩tiān不禁挑起le眉毛,不知道为何,这一生经历le不少荣辱兴衰的老爷子,似乎tiān生就和叶tiān有些相克。

  “你……”

  叶tiān刚待反驳,不过看dàomiàn前的宋浩tiān,比一月之前似乎又苍老le许多,话dào嘴边却是吞le回去。

  “叶tiān,你外公这里有什么不好的,你快说说啊。”

  和儿子相处le这段时间,宋薇兰也知道她这儿子的确有些不同常人的本事,所以听dào叶tiān讲父亲这里不好,心中顿时紧张le起来。

  “薇兰,别听这小子乱说,太祖他老人家住过的地方,能不好吗?”

  宋浩tiān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斜眼看向le叶tiān,不过他心里也是有点打鼓,毕竟叶tiān这小子的手段非比一般的奇门术师的。

  “嘿嘿,别用激将法,我不吃这套的。”

  见dào自己的心思被叶tiān给看透le,宋浩tiān不由“哼”le一声,转过头再也不看这小子le,俗话经常说dào老小孩,却正是宋浩tiān现在这种脾气。

  “得,我就指点你一下吧。”

  和宋浩tiān斗le几句嘴,叶tiān说道:“这里风水是不错,聚风藏气,不过你年龄◇大le,一个人住这一排厢房,又miàn对着这么大一个院子,难免会气血流失的……”

  每个人,自身都有其独特的气场,身体强壮则气场强盛,身体虚弱则气场衰退,所以气场随着人的年龄,会从强盛逐步走向○衰落的。

  这种变化,是不可逆转的自然规律,就算是叶tiān也无能为力,不过阳宅风水,却和一个人的气场流失有着很大的关联。

  很多人都知道,卧室的miàn积不宜过大,就是古代帝王的卧室,往往也不超过二十平方米,这是因为在人睡眠的时候,气场会不自觉的散发出去。

  如果卧室的miàn积很大,溢出去的那些气血,就很难收回来,时间一久,整个人就会变得匮乏无力miàn黄肌瘦。

  而宋浩tiān所住的那个厢房,连着三间加起来的miàn积足有四五十平方米le,而且在另外两间都没有人居住,虽然每间都有门板墙壁相隔,多少还是会吸收一些宋浩tiān所散发出去的气血并产生一些煞气的。

  如果换成个气血旺盛的年轻人,这自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对于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而言,却是极其不利于他的健康。

  听dào叶tiān的这番解释后,宋浩tiān难得的没有说话,其实一个人住在这里,他也感觉dào有些孤寂,只不过老人一生强势,却是不愿意让儿女住dào身边来。

  “爸,要不我搬来陪你住一段时间吧?”

  宋薇兰有些心疼的扶住le老父亲,甭管以前父女两人有多大的芥蒂,那都是过去的事情le,现在的宋浩tiān,只是一个老迈的父亲而已。

  “哎,您来住不行的,要找些小孩子才好,特别是男孩,男孩火气旺,您住这……只会越来越糟糕!”

  开什么玩笑,老爸要是知道这馊主意是自己出的,绝对会拎着四合院里的偃月刀追杀自个儿的,叶tiān连忙出言打消le母亲的念头。

  不过叶tiān这番话也是有道理的,儿孙承欢膝下的老人往往更长寿,除le心情舒畅之外,也是有小孩子的阳刚之气可以冲散房屋之中煞气的原因。

  “装神弄鬼,我才不信这些呢!”

  宋浩tiān嘴上虽然很强硬,不过心里却是在琢磨让哪家孙儿来陪自己一段时间le。

  ---

  ps:第二更,本来想三更的,风铃妹纸过生日去热闹le下,你们都怪他吧,嗯,推荐票都投给俺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