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国运


  “信不信随您,反正话wǒshì说到了。”

  叶天撇了撇嘴,要不shì因为母亲这层关系,他才懒得去提醒宋浩天呢,生老病死乃shìrén之常情,宋浩天活到现在也算shì高寿了。

  宋浩天摆出一副不以为然de样子,宋薇兰可shì上了心,想了一下之后,说道:“爸,小天说de有道理,要不把大哥de小孙儿接来吧,那孩子刚五岁,正好能陪您做做伴。”

  “这个……”

  宋浩天闻言有些意动,不过看到一旁偷笑de叶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摆了摆手说道:“这个以后再说吧,倒shì叶天,你小子前段时间又惹事了没有啊?”

  “惹事?没啊?这个年一直都在家里过de呀。”

  叶天愣了一下,一脸无辜de说道:“wǒ就一平头老百姓,平时奉公守法,这有什么倒霉事别往wǒ头上栽啊!”

  “就你,还奉公守法?”

  宋浩天被自己这无赖外孙说de哭笑不得,“日本rén还在查缅甸那事呢,你敢说和你没什么关系?”

  “有没有关系那也shì在境外发生de事情,wǒ可没触犯中国de法律吧?”

  叶天不以为然de说道:“北宫家族破败de差不多了,日本政府未必就愿意帮他们出头吧?”

  北宫世家可shì说shì日本各大世家对天huáng最不感冒de一个家族,从一战到二战结束,对天huángde命令向来都shì阳奉阴违,大阪军团就shì最好de例证。

  只不过北宫世家在日本存在已久根基深厚,天huáng也拿这么大个家族无可奈何,可shì这次北宫家族精锐尽失,绝对shì打落水狗de最佳时机。

  宋浩天没好气de瞪了叶天一眼,说道:“瘦死de骆驼也比马大,你小子最尽反正安份点……”

  其实叶天说de也没错,在对待北宫家族成员在缅甸遇害事件上,日本方面出现了两种声音,一种shì要严查凶手。为死者讨回公道。

  另外一种观点则shì要缅甸方面做出赔偿,相对而言,凶手shì否能找出来,这些rén并不在意,而持这种观点derén,都shì和北宫家族关系不睦de一些世家。

  “哎,wǒ怎么被你小子给带到沟里去了啊?”

  宋浩天忽然一拍脑门,“刚说你小子前段时间干de坏事。你怎么给扯到日本rén身上去了呢?”

  “老爷子。没凭没据de少吓唬wǒ,wǒ这rén胆子小de很。”叶天心中一动,莫非s■hì前段时间在江/西做下de事情。还有首尾没处理干净?

  “你上个月去南/昌了吧?”宋老爷子de话让叶天肯定了自己de想法。

  “没错。去了趟,怎么了?”叶天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丝毫慌张◇◎de神色。

  “那桩案子shì你做下de?三死两伤。你好大de胆子!”

  宋浩天de声音猛de抬高了起来,双眼紧紧de盯着叶天,那股上位者de气息尽显无疑,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生杀予夺de★▲位置之上。

  俗话说诸候一怒,赤血千里,帝王一怒,血流成河。

  宋浩天纵然不shì帝王,其身份相比古代de诸侯却shì要高多了,这一瞪起了眼睛。胆子小一点derén,说不定真会被吓得瘫○倒当场de。

  “咳咳,老爷子,您也shì八十多岁derén了,要讲道理啊?”

  不过这气势,对于叶天来说,压根就没半点作用。要shì比威势,叶天能甩出宋浩天两条街去,“什么三死两伤?wǒ根本就不知道,您要shì有证据尽可以让rén来抓wǒ啊?”

  叶天似笑非笑de看着宋浩天,心里轻松了下来。一个rén在摆出这副态势de时候,往往却shì在虚张声势了。

  如果宋浩天有证据或者他愿意大义灭亲。尽可以让rén去抓自己,而没必要做出这个样子,摆明了就shì吓唬rénde。

  “你……你小子就shì个怪胎!”

  见到叶天de反应后,宋浩天也shì哭笑不得,面对这么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de家伙,他真deshì一点办法都没有。

  南/昌发生de这起案子,虽然由于缺少证据,在地方市局偃旗息鼓没有深入追查,但shì省厅却shì将案情报到部里。

  国家机器开动起来所能发挥出de能量,还要远远高于叶天de想象,很快他de名字就被从航空信息里调了出来,有关部门一核查叶天de身份,顿时把他列为嫌疑rén之一。

  要知道,叶天在青帮洪门中de地位,包括他de身手来历,其实都被一些部门掌握着de,再加上前段时间叶东平被骗这件事情,也在某些小圈子里传了出去。

  如此一来,叶天就进入了相关部门de视线,只shì一来没有证据,二来叶天de☆身份也有些特殊,这件事情七拐八拐de就传到了宋浩天de耳朵里。

  除了叶天这个出身奇门胆大包天de小子之外,宋浩天实在想不出还有别rén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在听闻并没有直接证据指向叶★天之后,宋浩天很直接de要求严查,但办案一定要掌握证据,这两个指示顿时让传话derén明白了过来。

  在仕途上混,最重要de就shì个眼力介,而且一定要能领会领导意图,所以宋浩天de指示一出,有关于叶天de那些资料马上就被封存了起来。

  虽然帮外孙消弭了这桩隐患,但宋浩天却一直想找机会训导下他,只shì过年期间他实在太忙,直到今天叶天母子上门,老爷子才翻出了这件事情。

  不过宋浩天还shì高估了自己这数十年官场生涯积累下来de官威,叶天根本就不买账,自个儿纯粹de对着瞎子抛媚眼呢。

  “小……小天,你……你前段时间出去,没……没受伤吧?”

  直到这会,扶着老父亲de宋薇兰才反应了过来,不过她第一时间不shì想到儿子杀了几个rén,而shì在叶天身上摸索了起来。

  “咳咳,wǒ没事,wǒ就shì去要了笔债而已,没他说de那么玄乎,那事情不shìwǒ干de……”

  叶天哭笑不得de挡住了母亲de手,斜眼撇了宋浩天一眼,这老头真不上路,守着母亲提这事情干什么啊?

  “你这孩子,以后不许这么鲁莽,万一要……不说了,以后再有这样de事情给妈说,国外佣兵多deshì,何必要自己去做呢。”

  宋薇兰也shì个帮亲不帮理护犊子到了极点de主,守着老父亲de面就念叨开了,听得宋浩天气deshì吹胡子瞪眼,这真shì有其母必有其子啊?

  中国shì什么地界?岂能容得那些雇佣兵来撒野?如果真发生了那样de事情,就shì宋浩天也压不下去,恐怕这娘儿俩就只能流亡国外了。

  “行了,你这么大derén了,还说这些不靠谱de话。”

  老爷子训斥了一句女儿,却shì也不提这事儿了,反正那几个rén应该都有黑社会de背景,叶天总算shì没有为非作歹。

  沉吟了一会,宋浩天看向叶天,说道:“叶天,有件事想问你,你能堪舆风水断rén吉凶,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国运呢?”

  在去年de一年里,国家发生了许多大事,尤其shì在国外de一场战争中,中国却shì遇到了无妄之灾,伤亡了几个使领馆derén,国内国际形势一度十分de紧张。

  虽然经过一番外交手段,这件事最终平息了下去,不过却shì让老rén对国家未来de道路感觉有一丝困惑,这才在聊天之中向叶天问出了这番话。

  “嗯?老爷子,这话不当问啊!”听到宋浩天de话后,叶天脸上一变,没好气de说道:“国运宏昌,何关风水?”

  如果不shì面前这老rénshì自己de便宜外公,再加上也shì七八十岁derén了,叶天直接一脚就会踹过去de,有问这种问题derén吗?这不shì要自己小命嘛。

  要知道,真正de风水相师,都懂得一个道理,那就shì生测帝王,亡断国运!

  像刘邦两耳过肩,双手过膝这种帝王之相,有rén能看出来,而朱元璋脚底长了七颗痔,寓意脚踏七星,能管天下太平,也有rén能测出来。

  但shì唯独没有rén能活着去推演国运,那种泄露天机后所遭遇de反噬,绝对不shìrén力所能承受de,别说shì叶天了,就shì李善元再生和他绑在一起都不够。

  在历史上断国运derén,最有名de当属姜子牙悬棺了。

  姜子牙在帮周武王建立了周朝后,临死de时候对周朝de天子说说道:“死后把wǒde棺材悬在周朝de金殿之上,天下哪个地方有难,就把wǒde棺材de头着那个地方,就能评定那个地方de叛乱。”

  后来果然就这样,使得周朝江山延续了好几百年。

  但shì到了周赧王de时候,这哥们奇懒无比,不shì坐在金殿之上办公,而shì睡在金殿上。他一睡下就看见了悬在自己头上de姜子牙de棺材,就非常不高兴,命rén要把棺材弄下来。

  后来周朝就不行了,与各地诸侯de战争屡战屡败,直至灭亡,这件事情常rén不知,但在风水行当里,却shì众rén皆知de。

  宋浩天向自己问国运,岂不shì闲自己命长吗?所以叶天当场就把脸色给拉了下来,这要换个rén,非胖揍他一顿不可。

  ---

  ps:咱们这推荐票一直往下突溜啊,眼瞅着就掉榜了,求推荐票支援啊,胖子要推荐票啊啊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