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事来


  “怎么,这其中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宋浩天是何等人物,一见叶天摆出这副表情,心中顿时明白了几分,自己刚才的话,或许犯了叶天的忌讳。

  “得,不想让我短命就少说几句话吧!”

  叶天没好气的kàn了一眼宋浩天,说道:“一国之运,岂是凡人所能断言的?天机泄露,又能是我这样的人所能抗衡的?您活了一大把nián纪了,我还没活够呢……”

  古代的风水相师,大多数都是归隐山林,只有极少的一部分,愿意效力于帝王。

  只是那些为帝王效力的术师,所言的国运推演,其实根本就是糊弄人的,像李淳风和袁天罡推演得出推背图,但图意隐晦莫名,一般人根本就无法读懂。

  后来李淳风和袁天罡知道他们犯了大忌,更是将图文分离保存,并且刻意使得李、袁两家成为世仇,以使推背图无法合一。

  但是到了明末清初的时候,一代奇人金圣叹为推背图作序并加以评注,将这流传了数百n□ián的图文合一。

  不过就在他做出这等事情之后,却是残遭横祸,被以倡乱罪处斩,妻儿财产尽皆籍没,整个家族烟消云散。

  而金圣叹之所以遭此厄运,就和他妄解推背图有脱不开的关系,由此推演○国运这一行径,也成为了风水行当中忌讳莫深的事情。

  “还有这么一说?”

  听到叶天的解释后,宋浩天恍然大悟,他在位之时自然不能向和尚道士询问此事,却真是不知道这里面的东西。

  “爸,你什么不好问,问这事干嘛?kàn把这孩子急得?”

  宋薇兰也嗔怒的kàn向了fù亲,自己儿子才二十出头,难不成为了什么国运,就要折损儿子的寿命?在一个母亲眼中,就是世界大战爆fā了。也不比儿子性命来的重要。

  “我问了,他不是也没说嘛。”

  对于女儿如此偏袒外孙,宋浩天不禁有些吃味,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们娘儿俩回去吧,见到这小子我就浑身不得劲!”

  “成,在这招人厌,咱们走吧!”

  叶天拉了母亲一把。走到门边故意念叨了一句。“都八十多岁的人了,还想着老树fā新芽啊?浑身都是劲那岂不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了?”

  叶天话声不大,却刚好能让宋浩天听到。顿时气得老爷子连连顿了几下拐杖,不过回头一品味叶天这话,宋浩天也是笑了起来。

  俗话说人力不可胜天。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自己闲来计较身体大不如前,这心态已经出了点问题了。

  “叶天,少气你外公,他也是八十多岁的人了,当妈求你的,行吗?”坐在叶天开着的车里,宋薇兰一脸恳求的kàn向了儿子。

  虽然对宋浩天当nián的安排心有不满,不过kàn着白fā苍苍身形影单的老f●ù亲。宋薇兰心中还是十分的不忍,如果不是儿子说她不适宜相陪,宋薇兰今儿都想搬进去住一段时间。

  “你放心吧,老爷子身体还不错,这几nián都没有什么事的。”

  叶天kàn了母亲一眼,说■道:“他刚从高位上退下来,心头有些郁结。生气fā泄一下未必就是坏事。”

  像宋浩天这种身份的人,平时能引起他生气介怀的事情,还真是少之又少。

  而且宋浩天一辈子都是身居高位,涵养之深远◆非常人能及,自然也不会平白向工作人员fā脾气。

  久而久之。心头积郁的负面气场得不到fā泄,对他的身体健康自然很不利。叶天这一番插科打诨,却是让宋浩天心头舒畅了许多。

  “那就好……”◎fēichángrénnéngjí,zìrányěbúhuìpíngbáixiànggōngzuòrényuánfāpíqì。

  jiǔérjiǔzhī。xīntóujīyùdefùmiànqìchǎngdébúdàofāxiè,duìtādeshēntǐjiànkāngzìránhěnbúlì。yètiānzhèyīfānchākēdǎhùn,quèshìràngsònghàotiānxīntóushūchànglexǔduō。

  “nàjiùhǎo……”

  宋薇兰原本想让儿子帮老fù亲调理下身体,不过想到宋家欠了儿子那么多,叶天甚至都没开口叫自己母亲,叹了口气终是没有说下去。

  正月十五元宵节过完之后,于清雅的工作变得忙的起来,叶天一下子变得清闲了很多。

  叶天准备三月初去香/港,眼kàn着没几天了,也就没再乱跑,留在家中研习周氏一脉的占卜之术,心神疲惫之时,就和母亲聊聊天,生活变得平静了起来。

  “叶天,妈妈准备将公司交给基金托管,不过我想把我自己持有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都转到你的名下,以后妈妈也不用这么劳累了。”

  这一日坐在四合院的花园中,宋薇兰又旧事重提,苦口婆心的劝说起儿子来。

  “您那公司托管已经完成了吧?”

  叶天kàn着母亲笑了起来,说道:“那些股份在你手上,要比在我手上好,这么大一笔财富,难保有人不动心,我可不想整天被人追杀。”

  从宋薇兰回家之后,叶天这还○是第一次如此直白的谈起这件事,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的转化成了冷笑,他还有一个宋家的敌人尚未解决呢。

  “小天,真是那孩子做的吗?”宋薇兰叹了口气,她听出了儿子话中浓浓的怨气。

  作为一个掌◇管着数百亿财富王国的领袖,宋薇兰岂能察觉不到那些家族晚辈们的小动作?

  只是一开始她并不相信这些晚辈会对儿子下毒手,等到台/湾那件事fā生后,宋薇兰才fā现,金钱的确可以让圣人转变成魔鬼。

  不过宋薇兰也无法确定此事就是宋晓龙所为,加上又抚养了他二十多nián,最终也没能下得了狠心,只是将他调往非洲,远离了集团核心层。

  “这事儿您别管了,我会处理好的。”

  叶天摇了摇头,他不想和母亲谈及此事,因为在奇门术师的心里,向来都是有仇报仇,从没有放过敌人这一说。

  而且叶天也相信,虽然宋晓龙现在远离了母亲,但是他心中的怨恨一定没有丝毫的消减,如果不除去这个祸患,说不定以后连母亲都会受到牵连的。

  当然,这些话叶天不会对宋薇兰明言,正想换个话题岔过此事的时候,叶东平的声音响了起来,“叶天,电话,你二师兄打来的。”

  对于儿子把自己老婆抢走了的事实,叶东平那是愤恨不已,等儿子离开后,自己一屁股坐到了妻子的面前。

  “得了,有事要忙了。”

  虽然还没接电话,叶天心头就有了一丝预兆,港岛那边一定是fā生了什么事情,否则自己已经和二师兄约好了返港的时间,他断然不会没缘由打来电话的。

  拿起话筒,叶天开门见山的问道:“二师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呵呵,小师弟,你这占卜的功夫又见涨了啊。”

  左家俊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叶天心里顿时一松,kàn来事情不太大,否则二师兄心情绝对不会如此之好。

  没待叶天追问,左家俊的声音继续传了过来,“是这样的,咱们修建风水球的那条路,出了一点小问题,我和你大师兄的意思,都是想让你尽快回来kàn一kàn!”

  “出了点问题?”

  叶天闻言愣了一下,“那条路早已畅通顺达,不应该出事啊?二师兄,您和大师兄都解决不了?”

  叶天知道,左家俊擅长占卜问卦,苟心家则是在阵图上造诣非凡,二人加起来,其实不比自己弱了多少,一般的风水问题,应该是难不倒他们的。

  “咳咳……”

  左家俊咳嗽了一声吗,说道:“这事儿说大也不大,不过我和你大师兄都不太擅长那个领域,你过来kànkàn就知道了。”

  叶天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我订明天的机票过去,咱们见面再说。”

  “怎么了,小天,有事?”叶天回到花园中的时候,宋薇兰kàn出了儿子的异样。

  “我要提前几天去港岛了。”

  叶天歉意的笑了笑,说道:“那边有些事情处理不了,我必须过去一趟,顺便将工程给做完,就不能陪您了!”

  “好啊,男人nián轻的时候就应该以事业为重嘛,整天窝在家里像什么样子?”

  宋薇兰尚未说话,叶东平已经是拍掌叫好起来,儿子每天在家里,他感觉自己地位大降,即使晚上和妻子聊天,十句里面也要有八句提及儿子的。●

  “你怎么不以事业为重呢?”

  宋薇兰没好气的白了丈夫一眼,虽然和儿子相处一个多月了,但这并不足以弥补宋薇兰那二十nián的感情。

  “我……我这不是老了嘛……”叶东平讪讪的○笑了笑,知道妻子kàn破了自己的心思。

  “那工程最快三个月就能完工,话说港岛也不远,没事的时候您二位也能过去度度假,南边的天气要比这里舒服很多的。”

  kàn到fù母斗嘴,叶天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很享受这种家庭的感觉,如果不是港岛有事,叶天还真不愿意离开。

  “行,你先过去,下个月我和你爸也去!”

  听到儿子的话后,宋薇兰马上做出了决定,至于叶东平,压根就没有反驳的机会,这娘儿俩一个比一个不拿他当回事。

  去到前院喊了周啸天,叶天让他去订了两张机票。

  周啸天这段时间术法修为上的进展的很快,不过他还欠缺一些江湖经验,叶天出门自然要把他给带上了。

  ---

  ps:咱们这推荐票是小二黑过nián,一nián不如一nián啊,哥们姐妹们,新一天的推荐票投给相师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