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超度(上)


  “是……”

  苟心家和左家俊齐齐答应了一声,分别站在了对应乾位的西北方和对应艮位的东北方,将那罗盘和铜钱托于手上。

  法器本就有镇宅除煞的功效,尤其是苟心家手中那个传承已久的罗盘,刚一拿出来,那漂游在空气中的煞气,顿时像波浪般的从他身边分过。

  左家俊手持的铜钱虽然效果略差,但是在他元气加持之下,也显示出了其不凡之处,在这煞气密布的地方,这枚铜钱居然散发出幽幽金色光泽,有如传说中的落宝铜钱一般。

  见到两位师兄站定了位置,叶天右腕一翻,一把色泽黝黑的短刃出现在了掌心里。

  和罗盘与大齐通宝不同,无痕刚一拿出,那遍布在空气中的煞气仿佛像是万流归宗一般,齐齐的溢入到了无痕刀刃之中。

  小小的无痕此刻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疯狂的吞噬着那些煞气,黝黑的刀刃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现出一丝阴冷的杀气。

  “叶天,你……那……那也是件法器?”

  叶天的无痕曾经在左家俊面前拿出来过,不过苟心家就不知道了,眼见叶天又拿出一把法器,不禁瞪直了眼睛。

  “嘿嘿,偶然淘来的,师兄,没事duō去逛逛潘家园吧。”

  叶天口中开着玩笑,眼睛却是在打量着方位,右手一甩,一道乌芒闪过,无痕插入到了位于东南方向的巽位上,对应着苟心家和左家俊二人,形成了一个三角阵型。

  和那两件法器压制着深坑中的煞气不同,无痕是在吞噬着涌往这个方向的煞气。

  不过殊途同归的是,当这个三角阵法形成之后,深坑里的煞气再也无法泻溢出去,尽数被三件法器禁锢在这方圆十米的坑内。

  只是如此一来,叶天却是压力剧增,那些阴寒之气几乎粘稠的有如实质一般,逼得叶天使出quán身解数。才堪堪将其挡在体外。

  叶天不敢怠慢,拎着铁锹继续忙活了起来,再往下挖了约有二十公分深浅的时候,铁锹又碰上了硬物,那交击的声音就连在上面的苟心家二人都听到了。

  “是块青石板,年代似乎不是很久远!”

  没等苟心家开口询问,叶天就已经清除掉了硬物上面的淤泥,一块大青石板呈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这倒是像近代墓葬所为。而且也不◆像是什么大户人家?真是奇怪了!”

  看到青石板后。苟心家口中喃喃自语的念叨了一会,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小师弟。你在那石板前方三尺的地方挖下去,看看有没有墓碑?”

  中国古代的墓○葬,一向秉承着“墓而不坟”的原则。也就是说只在地下掩埋,地表不树标志,后来逐渐有了地面堆土的坟,又有了墓碑。

  不过早期的墓葬,其实也是有墓碑的,只是和棺cái一样,都是深埋在地下,上面镌刻文字,用作记载主人身份事迹的。

  这种墓葬方式不容易被盗墓贼发现。可以减少被盗掘的风险,所以即使在近代,如果找到一处风水宝地,往往还是用“墓而不坟”的方式来安葬的。

  “我找找看。”叶天提起铁锹在青石板前一米处挖了起来,不过却是没有发现墓碑。

  “先不管这个了,我将青石板启开,师兄。你们注意点,小心煞气冲出!”

  感受着那青石板下澎湃的煞气,叶天也是不敢大意。

  深深吸了口气后,叶天将quán身真气运行于经脉之中,整个身体似乎都大了一圈。血气之盛比方才整整高出一倍有余。

  走到青石板的边缘处,叶天双手扣了进去。口中大喝一声:“给我……开!”

  随着喝声,叶天腰腹猛的往上一挺,双手用力的向上抬去,那块重达数百斤的石板,居然被他硬生生的给抬了起来。

  就在那石板露出缝隙的同时,叶天的下半身忽然间感到一凉,似乎衣物quán都被剥光站在冰天雪地中一般,那股阴风刺骨般的寒冷。

  “妈的,别真是旱魃那玩意儿啊!”

  说老实huà,叶天也是有些心虚,双手猛地一用力,将整块石板掀翻了过去,他的身体也随之往后退去,避开了那股汹涌而上的煞气。

  不过即使如此,叶天也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那海量的煞气在不断冲击着他的脑神经,如果换做一人在下面的huà,恐怕瞬间就会这股冲击波给变成白痴的。

  “乾坤八卦,三才合一,给我定!”

  就在叶天让开身体的同时,苟心家和左家俊也使出了真本事,将一身元气尽数灌输到了手上法器之中。

  一时间,两件法器好像有了灵性一般,遥相呼应之下,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大网,将地下喷涌而出的煞气尽数网罗在了里面。

  至于处在东南方向的无痕,更是像个无底黑洞一般,在疯狂吞噬着那些煞气,隐隐似乎还能听到它的欢鸣声。

  “七灯续命?叶天,下面有人摆出七灯续命的逆天法阵,快,将位于北斗那处灯给拿开破除阵法!”

  就在叶天苦苦抵御着那些煞气攻击的时候,上面的苟心家和左家俊却是看的真切,在石板被掀开后,一口石棺显露了出来。

  这口石棺长约两米五左右,高度也在一米上下,看不清是什么cái质打制的,但是石棺上的几个物件,却是吸引了苟心家的注意力。

  那是七盏铜制的小油灯,其中四盏分别挂在了棺cái的四个角上,另外的三盏则是摆在了棺cái上,七盏合起来看,摆出了正是一副七星北斗图案,不过这些油灯却是早已熄灭掉了。

  苟心家在阵法一道上颇有研究,他虽然使不出七灯续命的逆天功法,但却是听叶天描述过,是以一眼就辨认了出来。

  听到苟心☆家的huà后,叶天强忍着那些煞气的侵袭,往前走了一步,看到那石棺和七盏小灯后,忍不住说道:“师兄,这哪是七星续命啊?这是在保他肉身不腐,用于福佑后人的!”

  七灯续命是偷天换日的顶级功法,但所□jiādehuàhòu,yètiānqiángrěnzhenàxiēshàqìdeqīnxí,wǎngqiánzǒuleyībù,kàndàonàshíguānhéqīzhǎnxiǎodēnghòu,rěnbúzhùshuōdào:“shīxiōng,zhènǎshìqīxīngxùmìngā?zhèshìzàibǎotāròushēnbúfǔ,yòngyúfúyòuhòurénde!”

  qīdēngxùmìngshìtōutiānhuànrìdedǐngjígōngfǎ,dànsuǒ☆针对的人,必须是还要有一口气存在的,也就是对阳寿未尽之人才有功效。

  像这种死了之后埋进棺cái里的,别说是七灯续命,就是将北斗七星给摘下来,也是于事无补,该死的照样死翘翘。

  不过在□☆针对的人,必须是还要有一口气存在的,也就是对阳寿未尽之人才有功效。

  像这种死了之后埋进棺cái里的,别说是七灯续命,就是将北斗七星给摘下来,也zhēnduìderén,bìxūshìháiyàoyǒuyīkǒuqìcúnzàide,yějiùshìduìyángshòuwèijìnzhīréncáiyǒugōngxiào。

  xiàngzhèzhǒngsǐlezhīhòumáijìnguāncáilǐde,biéshuōshìqīdēngxùmìng,jiùshìjiāngběidòuqīxīnggěizhāixiàlái,yěshìyúshìwúbǔ,gāisǐdezhàoyàngsǐqiàoqiào。

  búguòzài叶天脑中的传承里,也有这种情况的描述,那就是用七盏油灯布成七星法阵,将其放置于棺cái四周,选一龙脉安葬,可保后人贵不可言,富甲天下。

  而且这种阵法还有一个功效,就是能用法阵凝聚起的生吉之气,保得棺cái中的人肉身不腐。

  像国内出土的几具比较有代表性的干尸,其实在其周围就曾经布有这种法阵,只不过被后来的盗墓贼将那些造型精致的青铜灯都给偷走罢了。

  由于港岛的填海工程,将这一处龙脉所在变成了聚阴之所,也导致七星法阵变成了聚煞阵法,将周围数十平方公里的煞气尽数吸纳到了棺木之中。

  这也是区区一个墓葬所凝聚的煞气,堪堪可以和缅甸魔鬼山中煞气有一拼的主要原因。

  如果不是施工队在清理那些尸骨的时候,不小心动了下面的风水铜龟使其煞气外泄的huà,这里日后很有可能就会发展成为极阴之地的。

  此时深坑里的叶天,就像是陷入沼泽中一般,每走一步都困难重重。

  苟心家虽然说错了阵法,但破解这七星法阵的方法却是说对了,眼下叶天就是要走到棺cái前,将居中的那盏铜灯给收起来。

  只是越靠近棺cái,那股阴寒之气就越是浓郁,像是小刀子一般在切割着叶天的肌肤,饶是叶天功力深厚,也感觉有些禁受不住了。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叶天终于走到棺cái旁边,伸手将那盏只有油碟大小的铜灯给拿在了手上。

  “妈的,这棺cái里的人被煞气浸蚀了那么duō年,会不会真的变成僵尸啊?”

  在叶天取下北斗位置的铜灯之时,他隐隐听到了棺cái里似乎有一声响动,吓得叶天连忙往后退去,他敢和人玩命,却从来没和僵尸打过架啊。

  身体后退的同时,叶天喝道:“师兄,诵念度人经!”

  阵法已破,这些煞气顿时都变成了无根之物,不会再产生新的煞气,以叶天三人的修为,只要诵念度人经,很快就可以将其度化掉。

  顾不得满地的泥污,叶天退到插着无痕的土壁下面盘膝坐倒,双手在膝上结印,配合着印法诵起经文。

  见到叶天的举动,苟心家和左家俊顿时醒悟了过来,一边用法器压制坑中煞气,一边口灿莲花的背诵起度人经来。

  那些几乎肉眼就能看到的黑色丝线,在三人的诵经声中,慢慢的淡化了起来,加上无痕的吸收,坑中的煞气不断被消弱着。

  不过凝聚了数十年的煞气,却非一时半会就能完quán度化的,五个duō小时后,苟心家和左家俊师兄俩均是额头冒汗,眼看着体力有些不支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