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 叙旧


  原创“元阳老哥,您这些年到底shì怎么过来的?瞒的小弟好苦啊!”

  进入到别墅客厅之后,南淮瑾已经恢复le镇定,多年老友假死还生,自己要shì还yī味追问这聚灵阵,未免显得有些薄情寡◎义le。(全,尽在五yī哦我.要

  想着两人数十年的交情,南淮瑾还真shì激动le起来,从沙发上站起挥舞着手说道:“我当年要去现场收敛大哥尸骸,那帮人却shì多般推诿,小弟yī气之下,就彻底从◆当局退le出来!”

  苟心家那会的遭遇,让南淮瑾难免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在事情发生后不久,他就以研习学问为名,离开le台/湾很长yī段时间。

  “淮瑾老弟,谁都知道你我关系近,我怕连累你le啊……”

  想着数十年前那些惊心动魄的事情,苟心家叹le口气,说道:“我早年在那两gè组织里都埋有暗子,就shì他们帮我逃出来的,事后的痕迹,也都shì他们处理的。”

  苟心家所说的两gè组织,自然就shì国党中那两gè臭名昭彰的谍报组织le,不过世人不知道的shì,在这两gè组织之外,还游离着由苟心家率领的另外yī股势力。

  由于苟心家之前深shòu蒋先生的信任,所以也被那两gè组织视为眼中钉肉中刺,yī直想除之而后快。

  不过苟心家shì何等人物,他早已在那两gè组织中布置le人手,就shì为le将来以防万yī用的,事实证明他的做法shì正确的。

  “元阳大哥,那……那您这些年都shì在香港度过的吗?”

  南淮瑾能le解当时苟心家的处境,但shì对他这么多年不和自己联系,却shì颇有怨词,“元阳大哥,我这些年来过很多次香港,您为什么●就不和小弟联系yī下啊?”

  作为当世著名的国学大师,南淮瑾曾多次到香港的高校去演讲,报纸都有刊登。他不信苟心家就yī次都没有看到过。

  “谁告诉你我在香港的?”

  苟心家看着◆南淮瑾,笑道:“我这些年yī直都在佛广山中苦修研习道术阵法,差不多五十年都没下山yī步,哪里有老弟你的消息啊!”

  “什么?您就在佛广山上?”

  南淮瑾闻言yī愣,继而恨恨的说道:“这gè星芸大和尚,枉我与他相交数十年,竟然yī直在瞒着我!”

  南淮瑾精通佛道儒三派教义,和佛广山的星芸法师也shì相交莫逆。几乎每年都会上山和他谈论佛法精要。

  只shì南淮瑾怎么都没想到。自己那假死的拜把子大哥,居然数十年来yī直躲在山上,而亏得星芸法师竟然yīgè字都没往外吐露过。

  “大和尚shìshòu我所托。你就不要怪他le。”

  苟心家摆le摆手,他留在山上没有和故人联系,固然shì担心还有人惦记着当年的事情。

  另外yīgè原因就shì苟心家想潜心修道。研习阵法,如果不shì这四五十年的孤寂独处,恐怕他也很突破到炼气化神的境界之中。

  “大师兄,南师兄,先喝口茶吧,来客无茶,不shì待客之道啊!”叶天端着套茶具放在二人中间的茶几上,笑着打断le两人的谈话。

  “好,好。今日以茶代酒,我要敬元阳老哥yī杯!”

  南淮瑾点le点头,端起yī杯茶来,说道:“早年我观过大哥面相,知道元阳兄福缘深厚,不shì早死之人,现在能见到我兄。实乃此生最快慰之事le,来,我敬大哥yī杯!”

  “老弟深情厚谊,为兄心领le!”

  苟心家也端起茶杯yī饮而尽,要不shì他前些时日shòu的伤刚好。说不得今天要把这些茶都换成酒le。

  敬完茶后,南淮瑾才感觉到有些冷落le叶天。转脸看向叶天,说道:“尊师善元真人与我有恩,不知道他老人家shì否还在世上?”

  看叶天的年龄,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也就shì说,他肯定shì李善元在这十多年里收下的徒弟,由此推论,李善元在世的几率还shì很大的。

  “南师兄,家师三年前羽化成仙le。”叶天摇le摇头,说道:“师父生前多次提到南师兄,今日yī见,师兄果然境界高深啊!”

  除le苟心家之外,叶天还shì第yī次见到有人的修为能进入化境,南淮瑾身上澎湃的气血,比之大师兄也仅shì稍逊yī筹而已。

  “唉,当年劝他老人家去台,真人执意不肯,这yī别就shì天人相隔啊!”

  南淮瑾yī脸悲痛的摇le摇头,他怕引起叶天师兄弟伤心,连忙将话题给岔开le,“当日听闻有yī少年将台/湾闹得天翻地覆,想必就shì叶师弟le吧?”

  原本南淮瑾还惊愕于叶天单枪匹马竟然能连杀数十gè佣兵,现在听闻苟心家yī直隐居在佛广山中,他似乎明白le点什么。

  苟心家听出le南淮瑾话中的意思,笑道:“淮瑾老弟,那件事和我可没什么关系,我shì在事后才认得小师弟的,他要不shìshòu伤,你也未必能shì他的对手!”

  “哦?叶师弟已然进入化境le?”

  南淮瑾这yī惊可shì非同小可,他兼修三派精要,也shì花费le六十多年,才踏入到化境之中,深知其中艰难。

  要说苟心家能进入化境,南淮瑾倒shì能理解,但叶天这么yīgè二十岁的年轻人也有着和他们相同的修为,不能不让南淮瑾震惊莫名。

  “机缘巧合罢le,不如两位师兄根底来的扎实。”

  叶天笑le笑,却shì承认le自己的修为,奇门中讲辈分,更讲实力,他可不想让自己这麻衣yī脉门主当的有名无实。

  “好,麻衣yī脉在叶师弟的带领下,yī定可以发扬光大的!”

  南淮瑾脸上露出欣慰的神色,当年李善元于他有恩,如今能看到麻衣yī脉人丁兴旺,他也shì由衷的感到高兴。

  “叶师叔,我……我能否问下,这,这别墅内的灵气,为何如此充裕啊?”

  在南淮瑾和苟心家与叶天的对话终于告yī段落的时候,陶山奕弱弱的声音响le起来。

  陶山奕这会感shòu着大厅内那浓郁的灵气,心里就像shì猫爪痒痒yī般,恨不得马上找gè地方去打坐修炼。

  要知道,陶山奕进入暗劲也有些年头le,修为yī直停滞不前,原因就在于天地灵气过于稀薄,他无法积累足够的真气冲关。

  但shì当进入这别墅中后,yī直困扰着他的问题马上就不复存在le,只要叶天能允许他在此修炼,陶山奕相信自己很快就能进入到暗劲巅峰的●境界。

  而且在此时,陶山奕也明白le之前苟心家为何会对他们师徒的到来抱有疑虑,如果换成他们拥有这么yī处宝地,也shì不敢冒然让人来访的。

  “山奕,你这养气的功夫还不到家啊?”

  南淮瑾训斥leyī句弟子,只shì在看向叶天后,脸上也shì堆满笑容,问道:“叶师弟,小徒所问正shì师兄心中所想,不知道叶师弟能否解答yī下呢?”

  自从进入到这别墅中后,南淮瑾顿时明白le叶天为什么对身上的伤势毫不在意le,有这么充裕的天地灵气尽其享用,这点伤势真的不算什么的。

  “呵呵,南师兄客气le,这的确shìyīgè聚灵阵法,shì由先师晚年悟道所得来的,却和我们师兄弟没什么关系……”

  叶天所得传承之事,除le给去世的师父说过,当世再无人得知,所以在南淮瑾开口问询后,将功劳都推到le李善元的身上。

  “善元真人果然shì学究天人,竟然能还原●上古阵法,我辈多有不如!”

  听到叶天的话后,南淮瑾长叹yī声,对于叶天的话他虽然没有尽信,但也知道此阵法和李善元脱不开关系的。

  “师父,师伯,叶师叔,您看我……”陶山奕其实对这阵法□的来历并不感兴趣,他就shì想知道自己能否留在此地修炼?

  “没出息的小子。”

  南淮瑾笑着责骂leyī句弟子,看向叶天说道:“我这弟子修为已经卡le七八年不得寸进,叶师弟能否允许他再次修炼yī段时间呢?”

  以南淮瑾和苟心家的关系,根本就不需要去询问,只要叶天同意下来就行le。

  “南师兄客气le,山奕师侄去观景台那里打坐吧!”

  叶天笑着点le点头,此地不同于他在北京的那gè聚灵阵,海上灵气源源不断的补充,根本就不需要担心灵气被吸收殆尽的。

  谢过叶天等人之后,陶山奕兴冲冲的去到le观景台上,当他站在观景台往下张望的时候,整gè人顿时愣住le。

  顺着山脚下的灯光,那有如龙脉蜿蜒的道路直伸如海,空中灵气弥漫尽数被吸入到le风水柱中,而观景台上浓郁的几乎形成雾绺的灵气,正shì从风水柱中抽取而来的。

  如果身在外面,自然无法窥得这gè风水局的奥妙,但shì站在这观景台上,整gè风水局再无秘密可言le,此时陶山奕才真正明白这gè风水局的作用,惊得他shì目瞪口呆。

  原本身为南淮瑾的弟子,他心中还有yī丝自傲,但shì见到麻衣yī脉的惊天手笔之后,他才真正明白le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句俗话。

  ---

  PS:第二更,广东骤然降温le,胖子中招le,头晕眼花,不过还有第三更,月底le,总要有始有终,嗯,大家yuepiao推荐票给点实在的支持吧!

  。未完待续(http:/// 皮,皮。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