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羞辱


  第四百七十一章羞辱

  叶天明白祝维风的顾忌,此举不过是为了安下他的心而已,省的这哥们让那些持枪安保硬逼他下台,那样反而会让加藤拓海平白看了笑话。

  在这个巨大的地下空间里,密密麻麻最少布置着数十个摄像头,叶天虽然只是看着一个摄像头说的话,但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其实早已被从各种角度给录制了下来。

  祝维风yě没想到叶天会如此做,愣了一下之后还是摇头说道:“这……叶天,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我看,还是让洪师傅上吧?”

  祝维风心里清楚,如果叶天在他这里出了事情,他身后的人才不会管那么多,满腔怒火只能由他来承受,是以无论叶天怎么说,他都不敢冒此风险。

  “祝总,我下去,要不……你上来?”

  叶天脸色一沉,心中却是多了几分怒火,日冇本人挑衅至斯,祝维风还在下面权衡这些东西,虽然目地是为了他好,但叶天并不领这份情。

  “你?”祝维风苦笑了一声,正待说话的时候,却是被胡鸿德一把给拉了回去,“我说你小子凑什么热闹啊?叶天肯出手是你的福分,老实呆下面观战吧!”

  被胡鸿德鹰爪劲力抓住右肩,祝维风顿时半边身体都瘫软了,只能坐在椅子上,苦着脸说道:“胡老爷子,可是……叶天他的身冇份特殊啊??”

  听到祝维风的话后,胡鸿德撇了撇嘴,说道:“你这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没事,叶天要是败给这小日冇本,我老胡把头拧下来给你当球踢!”

  虽然胡鸿德没见过叶天使用兵器,但是用一把匕冇首就能发出刀罡取人首级,这不管是什么兵器,在叶天手中都能发挥出巨大的作用来,即使他拿枪当棍使,yě能抡圆了砸死台上的小日冇本。

  “叶……叶天这么厉害?”

  祝维风不敢置信的看着胡鸿德,如果不是他刚才击败了安德列维奇,祝维风一准认为胡鸿德是在吹牛,叶天的身体形态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武者特征,祝维风怎么都不相信他竟然是一位藏而不露的高手。

  只是祝维风不知道,叶天从小学的就是内家拳,和外家拳手们打熬身体不同,他蕴养的是丹田内的那一口气,气之所到,其在瞬间爆发出来的威力,杀伤力远不是外门硬功能与之相比的。

  “厉害?这小日冇本和安德列维奇捆在一起都不是叶天的对手!”

  似乎感觉拿安德列维奇和加藤拓海相比有些不妥,祝维风“呸”了一声,接着说道:“安德列维奇还是条汉子,这个小鬼子算是什么东西啊?我说小子,你就等着看热闹吧!”

  “那……那好吧!”祝维风无奈的点了点头,他只能选择相信胡鸿德的话了。

  不过想了一下之后,祝维风还是起身离开了座位,暗中拿出对讲机下了一番命令,他这是让藏在暗处的狙击冇手,随时关注台上的动态,如果叶天有性命之忧的话,就是这拳场不办下去了,yě要把叶天给救下来。

  见到叶天说服了祝维风,早已有几分不耐的加藤拓海用手指向了叶天,说道:“中冇国人做事,就是拖拖拉拉的,你……用什么兵器?”

  “你赶着投胎是不是啊?”

  叶天翻了白眼,却是在心中思量了起来,说老实话,他还zhēn没系统的学过什么冷兵器,刀枪棍棒没有一个会使用的,其实拿着兵器可能还不如赤手空拳来的fāng便。

  正当叶天想说不用兵器的时候,忽然看到那支那被加藤拓海踩在脚下的中平枪,心中不由一动,说道:“你不是说岳家枪法不如日冇本剑道吗?我就用这把枪吧!”

  说着话叶天抬步向加藤拓海走去,不知为何,加藤拓海居然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将踩在脚下的钢枪给让了出来。

  “坏了,这小子选什么不好,为何要选这把枪啊?”

  见到叶天俯身将那中平枪给拿在了手上,胡鸿德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要知道,“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这枪是最难学的,在胡鸿德看来,还不如选把长剑和加藤拓海交手呢。

  “八嘎,我会让你知道我们剑道厉害的!”

  加藤拓海对自己刚才退却有些不满,见到叶天拿起了枪,整个人一下子都绷紧了,右手紧紧握住了武士刀的刀柄,准备随时出鞘伤敌。

  “就凭你?”

  叶天闻言嗤笑了一声,“你们日冇本人什么都跟中冇国学,学又学不到家,只得其形,未得其神,对了,我们中冇国人早就不睡地板了,可你们从学去之后一千多年来就没变过,zhēn是一群死脑筋的人!

  叶天这话可不是信口开河,日冇本人的文化,全都是从中冇国文化演变过来的,从衣食住行到生活习惯,几乎就是中冇国古代人的翻版。

  现在日冇本人所睡的榻榻米,其实就是中冇国几千年席居文化的最完美结晶,榻榻米起源于我国汉代,至今已有近两千年的历史,在盛唐时期传入日冇本、韩国等地,西安皇室古墓里就有榻榻米系列产品的使用。

  “小日冇本,这里坐的都是你祖宗,剑道yě是中冇国的,快点滚下去吧。”

  “就是,日冇本原先就是一群没开化的猴子,要不是徐福带了人到日冇本,他们现在还在茹毛饮血呢。”

  “嘿嘿,日冇本就是个**的国家,你们知不知道,他们那边的儿子和老妈经常OOXX的!”

  叶天的话引起了台下的共鸣,一阵哄笑过后,那些对日冇本文化有点了解的人纷纷出言议论了起来,冷嘲热讽不断的传到擂台之上。

  “八嘎,你的,胡说!”

  加藤拓海显然不了解他们国家榻榻米的由来,听到叶天和台下众人的耻笑后,不由勃然大怒,“锃”的一声将武士刀给拔了出来,随手把刀鞘丢到一边,用双手持刀,高高的将刀举过头顶。

  从叶天一上擂台,加藤拓海斗嘴就没赢过他,这yě让加藤拓海心中大恨,已经决意要用叶天的鲜血来洗刷他赋予自己的耻辱。

  “来吧,我就让你见识下什么叫做枪法!”

  相比全身绷紧了的加藤拓海,叶天此时却是异常的松弛,他将那钢铁立于地下,一手扶着,另外一只手却是伸出了食指,挑衅般的对加藤拓海勾动着,脸上◆尽是不屑的表情。

  看到这一幕,围在擂台四周的人不由都为叶天捏了一把汗,因为他们刚才见识了加藤拓海的凶残,丢在擂台旁边白手绢伤的血迹,可就是从武士刀上擦拭下来的。

  不过胡鸿德和周啸天○却是一脸的微笑,他们都是从外家拳转到内家的,自然明白叶天这个“松。”代表了什么含义。

  内家拳处处讲“松。”松得要如“皮里包骨。”那才得了内家拳的zhēn意。

  但松和懈不一样,松的时候必须还有一点紧的苗子在里面,就象一蠕虫,从头到脚运遍全身,如果肌肉全都紧或者全都歇了,就是懈。

  内家高手平时看着都是懒懒的,满脸平静,从不动怒,一但下了决心,则动如脱兔,立取首级,叶天现在○就是如此,看着他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实则一口内气在全身游走,只待加藤拓海动起来,叶天马上就能做出反应。

  冇不过叶天如此做,其实yě是因为他不懂枪法,这主动进攻不免会留下破绽,否则大枪一点,直接◎○就是如此,看着他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实则一口内气在全身游走,只待加藤拓海动起来,叶天马上就能做出反应。jiùshìrúcǐ,kànzhetāyīliǎnbúzàihūdeyàngzǐ,shízéyīkǒunèiqìzàiquánshēnyóuzǒu,zhīdàijiāténgtuòhǎidòngqǐlái,yètiānmǎshàngjiùnéngzuòchūfǎnyīng。

  mǎobúguòyètiānrúcǐzuò,qíshíyěshìyīnwéitābúdǒngqiāngfǎ,zhèzhǔdòngjìngōngbúmiǎnhuìliúxiàpòzhàn,fǒuzédàqiāngyīdiǎn,zhíjiē就穿加藤拓海一个透心凉了,那还有工夫和他在这里磨叽啊。

  “嘿哈!”

  在围着叶天游走了半圈之后,加藤拓海忽然脚下迅速无比的往前跨了一大步,高举过顶的武士刀闪电般的对着叶天的眉心直劈而下,他却是因为叶天刚才的言冇论动了杀心。

  叶天本身距离加藤拓海不过就四五米米远,这一步跨出之后,加藤拓海的身形已然是到了叶天的面前,浑身的劲力都灌输在了这一刀之中。

  这一刀yě让台下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祝维风更是抓紧了狗扑的手,如果叶天zhēn的被这一刀劈中的话,必将身亡当场的。

  加藤拓海的动作虽快,但在叶天眼中却是慢了许多,左脚不动,右脚微微往旁边画了一个圈,甚至连枪都懒得抬起,那闪着寒光的武士刀,就贴着叶天的鼻子砍了下去。

  一刀劈空之后,加藤拓海的身体yě随之往前冲去,不过他的对敌竟然十分的丰富,在身体冲出的同时,改由双手持刀为单手,空出了左手以防备叶天的攻击。

  “**刀法,你们日冇本剑道就这点能耐?”

  自从和朴金熙交过手后,叶天对日冇本剑道的认知yě更加多了,这原本被传的神秘强大的剑道,其实不过就是拾了中冇国古代兵器的牙慧而已。

  所以叶天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打算,他本来心眼就不大,加藤拓海成功挑起了叶天的怒火,他今儿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把这个狂妄自大的日冇本人羞辱一番之后,再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