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刀山枪林(上)


  古往jīnlái,多少盖世英雄,最终也是落得老年陌路黄土一钵,叶天已经从那个老人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死气,怕是没有多少阳寿可活了。

  “会长,您身体不好,怎么亲自过lái了?”

  见到那老人坐着轮椅进入到院子里,坐在最上首两个位置上的唐文远和杜飞亲自迎了上lái。

  杜飞更是挥手赶走了推着轮椅的帮众,亲自将老人推到了放置第一把交椅的位置上。

  这个老人正是当jīn洪门龙头李松秋,也是洪门中为数不多的老人之一,当年他和杜飞的父亲都曾经跟过上/海滩大亨杜月笙,声望辈分都要比雷震岳要高出一筹。

  而李松秋也正是杜飞在洪门中最大的靠山,这次他回到洪门能成为坐堂大爷,就是李松秋力挺的结果,本lái雷震岳是属意雷虎坐到那个位置的。

  “洪门青帮本为一家,九二年的那次恳亲大会就已经写入到帮规了,jīn日有“大”字辈前辈入门,老头子我怎么都要过lái啊……”

  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李松秋有些气喘,杜飞连忙在他后背上轻拂了几下,说道:“会长,有唐爷主持,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啊?”

  “小飞,此乃洪门幸事,老头子这快要入土的人还能见☆到,岂能不lái?”

  李松秋摆了摆手,一双略显浑浊的眼神往院中众人看去,脸上露出了笑容,“洪门历经数百年而不衰,全依仗诸位祖师爷保佑啊,咳……咳咳!”

  一句话尚未说完,李松秋就剧烈□☆到,岂能不lái?”

  李松秋摆了摆手,一双略显浑浊的眼神往院中众人看去,脸上露出了笑容,“洪门历经数百年而不衰,全依仗诸位祖dào,qǐnéngbúlái?”

  lǐsōngqiūbǎilebǎishǒu,yīshuāngluèxiǎnhúnzhuódeyǎnshénwǎngyuànzhōngzhòngrénkànqù,liǎnshànglùchūlexiàoróng,“hóngménlìjīngshùbǎiniánérbúshuāi,quányīzhàngzhūwèizǔshīyébǎoyòuā,ké……kéké!”

  yījùhuàshàngwèishuōwán,lǐsōngqiūjiùjùliè的咳嗽了起lái。慌的杜飞连忙招呼跟随他一起进lái的随身医生。将氧气罩戴在了他的面门上。

  “妈的,老不死的东西,怎么那口气还能吊住?”

  坐在第八把交椅上的雷虎。面色阴沉的看着李松秋,如果不是此人,他早已顺利的当上坐堂大爷了。处理起事情lái,又怎么会像现在这般束手束脚啊?

  经过一番忙碌的救治,李松秋的呼吸才算平稳了下lái,取下脸上的氧气罩,李松秋伸出手去,示意杜飞将话筒递给他。

  “咳咳……”

  一声轻微的咳嗽声,让原本还有些喧杂的院子彻底安静了下lái,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身上。

  “莲花不离青莲叶,三教原lái是一家。jīn日有青帮祖师李善元弟子入门,实乃我洪门幸事,谨有洪门坐馆李松秋。请盟证唐文远。代为大开香堂!!!”

  李松秋的低沉的话声,通过音箱传入到了整个会场里。会场的气氛陡然变得肃穆了起lái,所有人都从椅子上站了起lái。

  “盟证唐文远,受香主李松秋所托,为洪门大开香堂,诸位请随我祭拜祖师!”

  年岁比李松秋也小不了多少的唐文远,此刻丢下了拐杖,站在了早已搭建好的供桌前,在他身后,那些大佬和门人弟子,足足站了数百人。

  “一炷香,敬天地,风调雨顺保平安!”

  唐文远手中举着一支足有儿臂粗细的大箱,将其插在了供桌前的青铜鼎中,然后退了三步,双膝着地跪拜了下去。

  呼啦啦一声,唐文远身后数百人驹拜倒,他们之中虽然也有做正规生意的人,但绝大部分还是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地带,对天地自然有种敬畏之心。

  “二炷香,敬先人……”

  等到众人起身后,唐文远接过洪门中人准备好的香烛,又是一番说法,带着众人跪拜了下去。

  洪门和青帮一样,入门均是有大香堂和小香堂的说法,此次是大开香堂,这规矩繁琐之极,也错非是像唐文远这样的老人,如果换做新人的话,怕是连步骤都记不清了。

  整整半个小时之后,经过了三叩六拜的敬香仪式,唐文远双膝跪地,大声喊道:“双膝跪尘埃,焚香朝五台,弟子请祖爷,临坛把道开!”

  一声喊毕,唐文远站起身lái,至此,香堂算是已经开了。

  不过主持香堂的唐文远,也是累的气喘吁吁,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杜飞,剩下的就由你lái主持吧,老头子这身份是真的撑不下去了。”

  唐文远并非◎是习武之人,他以八十多岁的年纪能将香堂开启的仪式主持完,已经是到了自己的身体极限了,再也没有余力继续下面的流程了。

  “我lái主持?”杜飞闻言愣了一下,说道:“这……这个不太合适吧?”
  要知道,在洪门中,香主一般都是由龙头兼任的,这也是出于对新进门弟子的重视,而盟证,大多都是由门中宿老lái担任,这两个位置都是非同小可。

  杜飞现在虽然坐的是洪门第三把交椅,但不管论身份还是辈分,洪门中超出他的还是有不少人的,他如果出面主持,至少雷虎就不会服气。

  “有什么不合适的?”

  由于身体原因,一直坐在轮椅上恢复精力的李松秋,伸手要过话筒,低声说道:“坐堂大爷杜飞暂代香主,谁有意见?”

  虽然已是白发苍苍身材佝偻,但虎老雄风在,李松秋这一声问话传遍整个院子,jìng然连咳嗽声都没响起一声。

  就连桀骜不驯的雷虎,在被李松秋那昏花老眼盯了一眼◎之后,也垂下头去。

  雷虎不由在心中暗自责怪父亲病的不是时候,否则父亲在此,李松秋这老匹夫岂敢如此嚣张?

  “好,杜飞,上去掌堂吧,不要弱了我洪门威风,不要轻慢了入门前辈!”李松秋轻轻◆咳嗽了一声,将话筒交给了杜飞。

  “是,会长!”

  接过话筒后,杜飞脸上也不由露出了一丝兴奋,他能感觉得到,洪门似乎要发生某种变故了。

  不光是杜飞,就连院中其他的大佬也是心中暗惊,一般而言,候选或者是暂代的香主,都极有可能成为下任的洪门龙头。

  这江湖帮派,和古代的朝廷其实是有几分相像的,最讲究个名正言顺,在以前的时候,洪门大佬都是由前任指派的。

  虽然到了现代,龙头已经没有指派下任的权利,但却有推荐的话语权。

  当杜飞身为暂代香主后,众人才发现,原lái杜飞jìng然也是下任龙头的有力竞争者,李松秋的支持,让他成功上位的几率大增。

  坐在椅子上的雷虎牙关紧咬,右手青筋暴露,显然心中气愤之极,他有些后悔当日没和杜飞撕破脸了,否则将叶天抢去,哪里还有jīn日大开香堂之举?

  不过此时已经是悔之晚矣,杜飞不由将目光看向站在自己对面十多米处的彭文光,见到彭文光点头之后,心中郁气才稍稍减弱了几分。

  杜飞可没心思去猜度雷虎在想什么,暂代了香主的位置后,他站到上首,口中大喝一声:“有请叶天进香堂!”

  “有请叶天进香堂……”

  “有请叶天进香堂……”

  按照规矩,三通传话传到了门边,而陪堂大佬早已等候在了那里,等待着叶天叩门,早在举行开香堂的仪式时,大门就被关闭上了。

  “奶奶的,规矩还真是多啊,比师父当年交代的还要多!”

  此时叶天已经在门外等了近一个小时了,刚刚有人拿了清水给他“净面”和“涮船”。

  净面即以清水洗面,涮船指漱口和饮水,第一口水只能漱口不能饮用,第二口水是净口水,须咽下,这也是入香堂前的规矩。

  听到这“进香堂”的喊声后,叶天抬步上前,在那漆红雕龙的大门上连敲了九下。

  “门外何人?”大门并没有被打开,而是陪堂大佬的声音响了起lái。

  “进门烧香,入门还愿!”叶天答道。

  “烧的是几枝香?”陪堂大佬追问道。

  “烧的是五支香!”

  “哪五支香?”

  “一敬天地君亲师,二学仁义礼智信,三吃金木水火土,四求四季平安乐……”

  这些入门的话语,早在十多年前老道就教过叶天,不过在此次香堂之前,杜飞曾经专门派人又写给了叶天让记住,因为如果一个对答不上,这大门是不会打开的。

  这黑话问答,也是有缘故的,由于洪门干的是反清复明的活计,成立之初自然怕被朝廷追捕,于是门中弟子交流,全部用的都是隐语,传到后lái就形成了一个独特的体系。

  其实一般的开香堂,是不需要这么繁琐的,只不过因为叶天辈分奇高,洪门这边生怕程序不完整而被叶天小觑,所以才完全照搬了一百多年前开香堂的老规矩。

  “开门!”在一番对答后,大门终于被打开了,数百双眼睛,齐齐的盯在了穿着一袭长袍的叶天身上。

  “叶天前往给祖师上香,架刀山枪林!”看到叶天出现在门口,陪堂口中发了一声喊。

  随着陪堂大爷的喊声,上百个光着上身的精壮汉子越众而出,手中拿着大刀长枪,两相交叉,从入门处到香堂供桌的位置,架起了一片刀山枪林。

  “是谁安排的这个环节?”

  见到这一幕,站在香堂前的唐文远等人的面色同时阴沉了下lái。

  ---

  ps:第一更送上,jīn儿四更,朋友们的yuepiao和推荐票多多支持啊!

  。.R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