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刑堂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自入洪门zhī后,尔父母即我zhī父母,尔兄dì姊妹即我zhī兄dì姊妹,尔妻我zhī嫂,尔子我zhī侄,如有违背,五雷诛灭。”

  “二、倘有父母兄dì,百年归寿,无钱埋葬,一遇白绫飞到,以求相助者,当即转知有钱出钱,无钱出力,如有诈作bú知,五雷诛灭。”

  “三十六、士农工商,既入洪门,必以忠心义气为先,交结四海兄dì…★…”

  “立shì传来有奸忠,四海兄dì一般同,忠心义气公候位,奸臣反骨刀xià终。”

  杜飞领头背诵洪门三十六shì,院中洪门子dì均是跟随诵读,当第三十六条shì言读完后,杜飞大喝●一声:“斩凤凰!”

  随着杜飞的喊声,执法红棍拎着一只威猛异常的大公鸡来到香堂前,杜飞右手大刀一横,已然是将那鸡头斩落xià来。

  在供桌上放着一排倒了七分满的白酒杯,执法红棍将鸡头处▲喷洒的鲜血一一滴在了酒杯里,另外有人将酒杯端至到了洪门内外八堂大佬的面前。

  “立shì拜玄黄天地结盟为丹赤江山!”

  在李松秋的带头xià,众人将杯中血酒一饮而尽,经此滴血为盟的仪式☆zhī后,叶天就算是正式加入到了洪门zhī中。

  李松秋对着叶天拱了拱手,指着放在自己位置前方的一把椅子,说道:“叶爷,请上坐!”

  “嗯?”看到那把椅子放置的位置,叶天脸色变了一xià,连忙摆手道:“bú可,叶某乃一闲身,当bú得这把交椅。”

  李松秋身为这一任洪门龙头,身份zhī尊崇,在门内无人可及,可是这把椅子却放在他的上首,其中的寓意就很深了。

  往简单里理解·是因为叶天辈分奇高,让他坐在那个位置以示尊敬,但要是往深了去想,洪门至此,何尝bú是又多了一位大佬?

  要知道,洪门地盘虽然遍及世界各地,但各地均有坐馆大爷·就连总堂诸位大爷也都是各司其职,换句话说,现在的洪门并没有闲置的地盘给予叶天。

  李松秋如此做,究竟是想把叶天当做大爷给供起来?还是真的想让他成为实权大佬,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李松秋见到叶天推辞,摇了摇头说道:“叶爷辈分zhī高·就是放在解放前也是极为罕见的·杜黄二人也都是您的晚辈,您当坐在这里,受诸位兄dì一拜!”

  青帮讲师徒,洪门论兄dì,这青洪合并zhī后·就分的bú是那么清楚了,叶天是由青转洪,李松秋还是按照青帮的规矩来的。

  杜飞也在一旁说道:“是啊,叶爷,礼bú可废,还请接受众人拜见!”

  叶天能在洪门立足扎根·对杜飞自然是极有好处的。

  要知道,像这样的帮派,辈分就代表着话语权,纵然叶天在洪门没有任何实权,他说出来的话,别人还是会再三掂量的。

  “还请叶爷上坐!”

  杜飞话声刚落,场内齐声响起一阵催促声·叶天今天的表现都被众人看在眼里,加上他如此年轻,在洪门的崛起已然是势bú可挡。

  所以就算和雷家交好的人,也bú会在此刻去得罪叶天,权当他就是一尊大佛·将他高高的供养起来罢了。

  “叶爷,您就坐过去吧·无妨的!”唐文远虽然和叶天关系匪浅,此刻也是要称呼一句“爷”字。

  “好吧,恭敬bú如从命!”

  叶天想了一xià,说道:“众位抬爱,叶某bú胜感激,也想认识一xià门主诸位坐馆大爷,坐就算了,叶某站在那里可好?”

  以叶天的身份,是完全可以坐在那里受礼的,bú过他执意bú肯,年轻位高而bú骄纵,倒是赢得了很多人的好感。

  “叶爷,我是洛杉矶洪门坐馆……”

  “叶爷,我是马来西亚洪门坐馆……”

  叶天站在那里,一排排来自世界各地的洪门大佬依着顺序一一和叶天见礼。

  虽然年轻,但叶天却是表现的极为老道,见礼还礼zhī间没有一丝失礼的地方,更是在听了一遍诸人的名字后,马上就能准确的叫出来。

  这记人名绝对是社交中的bú二法宝,俗话说花花轿子人抬人,被叶天叫到名字的人都是感到有些受宠若惊,心中对叶天的敬意顿时加重了几分。

  这一番拜见,整整用去了半个多小时的功夫,每个人都想和叶天多聊上几句,更有心急的,已经开课询问叶天是否要开山门收徒了?

  洪门和青帮bú同,拜师入门的属于少数,在场的很多大佬都是按照入门时间定的辈分,就连李松▲秋等人都是这样的。

  如此一来,叶天可就成了香饽饽了,如果能拜他为师,那门中辈份xià子就长上去了,bú求别的,单是这“爷”字的称呼,就让他们趋zhī若鹜了。

  “奶奶的,怪bú得当年■师父bú肯留在青帮里,敢情这一个个都是狗皮膏药啊?”

  好bú容易和众人见完礼,叶天也是偷偷的擦了把额头的冷汗。

  试想这一个个都快七老八十的老家伙,扭扭捏捏的向叶天表达出拜师的意向,这让叶天一时都有些手足无措了。

  bú过叶天也知道,这种事在帮会zhī中很是常见,当年杜月笙和黄金荣bú也是挖空心思,找了几位硕果仅存的老辈拜师,从而提高自己的辈份嘛。

  门也入了,礼也见了,按理说今儿这香堂,应该就算结束了,bú过场内众人,却是没有一人散去,众人的目光,均是集中在了会长李松秋的脸上。

  昏迷中的雷虎,蹲在院中角落处的那些刑堂子dì,到现在还没处理呢,这可是一个烫手山芋,稍有bú慎,怕是就会引起雷家的震怒。

  别看雷虎身居刑堂大爷的高位,但是在众人眼中,雷虎bú过就是个后生晚辈,老而弥坚的雷震岳,才是雷家真正的坐山猛虎!

  “咳……咳咳……”

  李松秋的咳嗽声在静寂的场内显得尤其刺耳,他是早年和人动手伤了肺经,三年前旧伤复发,能撑到今日已经是实属bú易了。

  用手绢捂住了嘴巴,一阵剧烈的咳嗽过后,李松秋清楚的看到,那雪白的手绢上殷红的血迹,心中bú禁一阵黯然。

  “雷家,还是由我来解决吧!”

  李松秋暗自xià了决心,他已经没几天可活,如果bú将雷家解决的话,任是谁坐上xià任龙头的位置,怕是都有些bú稳当。

  “项宗堂,刑堂dì子作乱,同门相残,你这刑堂二爷是怎么当的?”

  虽然此刻雷虎已然是悠悠醒转,bú过李松秋并没有看他,而是出言向另外一人问去,因为这个叫做项宗堂的人,是他安插进的刑堂。

  “会长,我冤枉啊!”

  原本蹲在地上的项宗堂站起身来,大声说道:“会长,这一切都是虎爷安排的,他说今日大开香堂,是有人要对洪门bú利,让我们听到号令就闯进来,我真的什么都bú知道啊!”

  “是啊,会长,我们只是听从虎爷的命令,并没有同门相残的心思!”

  项宗堂话声刚落,那百多个刑堂dì子,也是纷纷鼓噪了起来,其实雷虎真正的心腹也就是十多个人,其他的人只是在bú明情况zhīxià,被雷虎利用了而已。

  “会长,我们虽然闯进香堂犯了过错,但是我们并没有开枪,还请会长明察,刑堂dì子并非都有过错的!”

  项宗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却◇是将矛头直接指向了雷虎,他话中的意思很明白,雷虎开枪打伤门中兄dì,可这bú关刑堂众人的事情啊。

  “项二爷说的没错,请会长明察!”

  刑堂dì子又是一阵鼓噪,他们可bú想被按上个同门◎相残的罪名,因为刚才那三十六shì中讲的分明:同门相残,三刀六眼!

  李松秋摆了摆手,说道:“把雷虎抬上来!”

  听到李松秋的吩咐后,四个洪门dì子将刚刚醒转,神情还有些萎顿的雷虎架了过来,他那右手已经被包扎了起来。

  “雷虎,你执掌刑堂,同门相残是个什么后果,你应该很清楚吧?”

  看着雷虎,李松秋也有些为难,如果雷震岳在这里,他大可以用门规来处置雷虎,但偏偏雷震岳bú在,倒是让他有些束手束脚了。

  “那是误伤,bú能作数的。”

  雷虎抬起头来,死死的盯住了李松秋,说道:“想要处罚内堂大爷,必须要由正副龙头同时到场才行,你无权处置我!”

  在洪门zhī中,地位最崇高的自然就是会长了,其次就是副会长,而这位副会长,正是雷虎的父亲雷震岳,一般门中都以大长老来称呼他的。

  “罢了,你既然如此说,我也bú难为你。”

  李松秋看○着一脸怨毒的雷虎,扬声说道:“各位坐馆请多留一日,明天洪门将开刑堂处理此事,还请诸位做个见证!”

  “bú用等明天了,今儿就处理了吧!”李松秋话声未落,从大门处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引得众人纷纷○回头望去。

  “父亲!”雷虎猛的抬起头来,刚好看到雷震岳那高大的身形迈进了院子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