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渊源


  “怎么?想反悔?这可不是江湖中人的作风啊?”见到柳定。定期期艾艾的不说话,叶天故意将脸拉了下来。

  听到叶天挤兑她的话后,柳定定一咬牙,说道:“叫就叫,叔爷!”

  “哎!”

  叶天很干脆的答应了一声,笑眯眯的说道:“叫声叔爷你不会吃亏的,来,叔爷这就送你个玩意儿。”

  一翻手掌,叶天的手心里出现了个拇指大小的生肖玉猪,这物件已经被他盘磨了一段时间,几种沁色●早已和玉石变得浑然一体,在灯光下显得晶莹剔透。

  “叶……叶天,你……你把这东西送给她?”

  见到叶天居然拿出件玉器,唐文远的眼睛顿时瞪大了,他出价数千万叶天都不肯卖的东西,现在竟然要●送人?

  “莫非这小子看上柳定定了?也不对啊,他家里的未婚妻长得比柳定定还要漂亮啊?对了,应该是怕柳定定的外公找他麻烦,叶天这才送的玉器!”

  唐文远琢磨了半天,得出了这个定论。

  看着叶天递过来的玉猪,柳定定撇了撇嘴,说道:“我才不要你的东西呢,叶天……”

  “哎,叫叔爷,刚才说好的,怎么又忘了!”

  “我就答应叫你一声,méi答应要叫你一辈子啊!”

  柳定定被叶天整的快要发狂了,这男人是不是有病啊?明明年龄比自己小,偏偏要当自己的长辈而且还是个什么叔爷?

  “嘿嘿,估计你就要叫一辈子了!”

  叶天嘿嘿一笑,仲出去的手却是méi有收回来,接着说道:“叔爷送出去的礼物méi有拿回来的道理,小丫头,这会是便宜你了!”

  在江湖之中师门的规矩是最大的,长辈见了晚辈,一定是要给些见面礼的,叶天今儿逗了柳定定那么长时间,这见面礼自然是不能给薄了。

  不过柳定定显然不会稀罕钱财,而叶天手中除了几件法器之外再也méi有别的能拿出手的物件了所以思来想去,这才拿出了最后一件生肖法器。

  “不就是一块玉嘛?我才不稀罕呢!”

  柳定定家里的生意虽然不如面前的宫小小和唐文远做的那么大,但在香港也有七八家珠宝行,也是富甲一方的人物。

  从小就在珠宝圈子里长大的柳定定,一眼就认出叶天掌心的玉猪是块出土老玉价值应该在三万左右,不过这还méi被柳定定放在眼里。

  叶天闻言笑了起来,追问道:“真的不稀罕?这玉可不比你脖子上那块差,你要是不收,估计以后有人骂你败家子的!”

  听到叶天的这番话后▲,唐文远顿时是双眼冒光恨不得将那块玉抢在手中,要知道,这玩意可是有趋吉避凶的功效的,关键时候更是能救人一命。

  “和我脖子上的玉一样?”

  柳定定闻言愣住了,她脖子上的这块玉是外公得自☆▲,唐文远顿时是双眼冒光恨不得将那块玉抢在手中,要知道,这玩意可是有趋吉避凶的功效的,关键时候更是能救人一命。

  “和我脖子上的,tángwényuǎndùnshíshìshuāngyǎnmàoguānghènbúdéjiāngnàkuàiyùqiǎngzàishǒuzhōng,yàozhīdào,zhèwányìkěshìyǒuqūjíbìxiōngdegōngxiàode,guānjiànshíhòugèngshìnéngjiùrényīmìng。

  “héwǒbózǐshàngdeyùyīyàng?”

  liǔdìngdìngwényánlèngzhùle,tābózǐshàngdezhèkuàiyùshìwàigōngdézì◆师门的,据说是什么法器,从五岁起柳定定就一直佩戴着长这么大从来无病无灾。

  “难道这块玉也是件法器?”柳定定心头一动,看到叶天的手掌已经快要收回去了,连忙仲手从叶天掌心把玉石抢了过去。

  见到柳定定把那玉石抢走后,唐文远的心顿时像是被谁揪了一下,转过脸一脸哀求的看着叶天说道:“叶天,你不能厚此薄彼啊你看定定已经有件法器了,我们家雪雪可还méi有啊。”

  “得了吧,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给雪雪治病差点méi累死我。”

  叶天méi好气的瞪了一眼这老家伙,接着说道:“给这丫头是因为我是她长辈,给的是见面礼,你少打那块玉的主意。”

  “唐生,那······那玉很值钱吗?”今儿在场内的人,恐怕除了阿丁和叶天之外,都是出自富贵人家,宫小小也对叶天拿出的玉猪产生了兴

  “咳,不是值不值钱的问题,是有钱都买不到!”唐文远叹了口气,说道:“我都给他出到四千万了★,他都不肯卖我一件,你说值不值钱啊?”

  “四千万?叶天,这···…这东西我不能要,还给你吧!”

  zhèng在把玩着玉猪的柳定定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这个数字,关键是初次见面就收别人如☆★,他都不肯卖我一件,你说值不值钱啊?”

  “四千万?叶天,这···…这东西我不能要,还给你吧!”

  zhèng在把玩着玉猪的柳定定吓了一,tādōubúkěnmàiwǒyījiàn,nǐshuōzhíbúzhíqiánā?”

  “sìqiānwàn?yètiān,zhè···…zhèdōngxīwǒbúnéngyào,háigěinǐba!”

  zhèngzàibǎwánzheyùzhūdeliǔdìngdìngxiàleyītiào,dǎobúshìyīnwéizhègèshùzì,guānjiànshìchūcìjiànmiànjiùshōubiérénrú◎此贵重的东西,不hé她家中的礼教。

  “拿着吧,就你那声叔爷,也值得这块法器了。”

  叶天摆了摆手,麻衣一脉一向是人丁单薄,除了他新收的那个记名弟子之外,这举世也不过就两个师兄,眼见二◇师兄将孙女带进了门,叶天心中只有欢喜。

  “不行,我不要,收了这东西,外公会骂我的!”从小跟着外公长大,柳定定不怕父母爷爷,唯独就怕那个性格孤僻的老头子。天笑道:“他见了这东西就不会骂你了。”

  “叶天,你······你是不是和左老弟有什么渊源啊?”

  一旁的唐文远这会却是听出了点味道,叶天一直逼着柳定定叫叔爷,然后又送出如此贵重的见面礼,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你认识我外公?”

  柳定定也睁大了眼睛,吃惊的看向了叶天,她跟着外公在一起生活十多年了,却从未听外公提起过这件事。

  “我叫左家俊为师兄,小丫头,你这声叔爷叫的不亏吧?”

  叶天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在洪门之中辈份绝高不假,但那些人都和他méi什么关系,而柳定定就不同了,这可是同门师兄的后人。

  “什么?叶天,你是左家俊的师弟?”

  听到叶天的话后,唐文远比柳定定还要震惊,他和左家俊可是近三十年的老友了,却一点都不知道其中的渊源。

  “那······那我岂不是也要叫左老弟声祖爷了?”

  震惊之余,唐文远喃喃自语道,他比左家俊大了十多岁,原本叫声老弟还是左家俊占了便宜,méi成想别人的辈分比自己高多了。

  看到唐文远那一脸窘样,叶天笑道:“二师兄出师早,师父的很多事情他都不知道的,你和他各论各的,和青帮洪门méi有关系。”

  “这就好,这就好!”

  听到叶天的解释,唐文远放下心来,否则青帮洪门再多上个“大”字辈的祖师爷,那传出去会让这两个帮派都发生很大变化的。

  要知道,叶天在外面méi有任何的根基,虽然辈分很高,但那只不过是虚高,最多会受到别人尊敬,实权就是一点méi有的。

  但左家俊就不同了,他本身在华人世界的地位就极高,人脉很广,他要是藉此进入洪门,绝对会变得权柄赫赫。

  “喂,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是我外公的师弟?”

  柳定定听不懂叶天和唐文远的对话,出言打断了二人,一脸狐疑的看着叶天。

  “我和你开这玩笑干嘛啊?”叶天闻言苦笑了起来,这丫头还真是难缠。★

  “我此次来香港有事情在身,不方便前去拜访二师兄,这样吧,你就去给他说,他有个师弟从大陆来了,让师兄过来和我见一面吧!”

  叶天不知道左家俊习得师父几成本领,不过早年麻衣一脉的术法传■承丢失,想必在攻伐之术上,二师兄的修为不会很高,所以叶天不想上门给他招灾引祸。

  按照叶天的估计,宋晓龙反应过来再派人追到香港,最少需要三天的时间,今儿请左家俊上门相见,问题应该不是很大。

  “你等等,我······我这就去打电话。”听到叶天的话后,柳定定méi有再迟疑,拿出了个小巧的移动电话就往门外走去。

  柳定定离开了,叶天看向了宫小小,说道:“宫女士,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此来香港是有些私事,暂时不能动用术法,关于你丈夫的事情,还是需要等我这边的事情解决之后才能帮你推演!”

  傅宜失踪已经长达八年之久,而且当时出事的时候又深处在元气紊乱的茫茫大海之中,推演起来的难度不是一般的高,肯定会耗费叶天极大的精力的。

  不过这里又非是北京那座灵气充裕的四hé院,消耗的元气得不到补充的话,对叶天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争斗,却是极为不利的。

  “好,叶……叶◇大师,我等,我能等,不过您一定要帮我!”

  宫小小重重的点了点头,她也曾找过各种奇人异士推演丈夫的下落,但都未得结果,像柳定定的外公就曾经推演一日,最后吐血终止了下来。

  叶天既然说的□如此有把握,刚才宫小小又亲眼见到了他的功夫,加上唐文远对其的推崇,宫小小已经将寻到丈夫遗骸的希望,全都放在了叶天的身上。

  “放心吧,宫女士,你丈夫一生低调,按理说不应受到这种灾劫,他会入土为安的,你还是先回去吧,时候到了,我会联系你!”

  叶天答应了宫小小的请求,同时也下了逐客令,他与师兄相见,却是不想有外人在场,说完这番话后,眼睛有意无意的从唐文远身上瞄

  “得,小小妹子,我送你回去吧。”唐文远活得都是快成精的老家伙了,哪里还会不明白叶天的意思?

  最新章节txt,本站地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