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引魂术


  一般衡量一个人的健康标zhǔn,就是看这个人的气血是否旺盛,而胡小仙此刻气血衰败,脸色隐晦,shēng命气息极为微弱,脸上已经隐隐现出了一丝死气。

  如果是叶天对某人施法,也能造成这种现象,但让他迷惑不解的是,胡小仙体内并无煞气的存在,这也排除了术法伤人的可能性,除非那种手段是他不知道的。

  “阿姨,小仙她以前有没有什么病啊?”

  等到于清雅几人情绪平静下来后,叶天开口问道,他记得上次遇到胡小仙的时候,她体内似乎有一股驳杂的灵气,但此刻却是消失不见了。

  胡小仙的母亲还以为叶天也是女儿的同学,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们小仙cóng小身体就好,十来岁的时□候就能跟着她爷爷进山采药,这么大也没shēng过几次病的。”

  “这倒是奇怪了。”叶天想了一下,开口说道:“阿姨,我学过点中医,能不能给小仙把把脉?”

  胡小仙的母亲闻言摇了摇头,说道○▲:“她爷爷就是老医shēng,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小伙子,你要是懂得话,就给她号号脉吧。”

  胡小仙的爷爷在六七十年代的时候,是农村的赤脚医shēng,据说医术很是高明,在那个年代备受人的尊敬◆

  改革开放之后,老爷子更是开了个诊所,专治疑难杂症,不过对自己的这个亲孙女,胡老爷子却是束手无策。

  伸出二指搭在了胡小仙的手腕处·叶天微微闭上了眼睛,将一缕shēng吉之气度入到了胡小仙的体内游走了起来,却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想了一下之后,叶天将这股shēng吉之气环绕在了胡小仙的心脉处,他探寻不出胡小仙的病症所在,只能先护住她的心脉·使其不至于在短时间内shēng机断绝。

  “阿姨,我也看不出小仙的问题,不过她这么年轻,一定没事的。”

  叶天看到胡小仙脸上死气消退了一些,知道是自己度入的shēng吉之气起了作用,当下放心心来·开口问道:“小仙在shēng病之前·是否遇到过什么事啊?”

  如果是shēng病,肯定会有所征兆的,但胡小仙好端端的就变成这样,叶天还是怀疑她受到了什么术法侵蚀,只不过自己探查不出来而已。

  胡小仙的母亲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小仙工作上的事情很少和我们说。”

  胡小仙的母亲此时看叶天的眼shén,已经变得有些奇怪了,这个大男孩怎么问题那么多啊?难不成小仙还是被人害成这样的? ★
  “晓静,你知道吗?”叶天没有注意胡母的脸色,而是看向了钱晓静·她们俩同在一个电视台工作,又是同学,应该知道的多一点。

  在叶天看来,想要弄清楚胡小仙昏迷的原因,首先就要知道她是否得罪◇了什么人?而胡小仙刚刚cóng京城毕业回来,就算得罪人,恐怕也是因为工作关系。

  “没什么事啊·我是在台里工作的,小仙喜欢往外跑,暂时做的是记者的工作,我一天都见不到她几次的。”

  钱晓静虽然和胡小仙关系很好,但并不在一个部门·是以对胡小仙现在跑什么新闻都不清楚。

  于清雅见到胡母已经有些不耐的shén色了,连忙拉了一把叶天·说道:“叶天,我们还是先住下来,下午再来看小仙吧●?”

  “好,阿姨,那我们就先走了!”叶天闻言一愣,马上反应了过来,自己在这病房里问东问西的,的确不太合适。

  出了病房后,于清雅狠狠的在叶天腰间掐了一记,小声说道:“你这人,怎么倒是○?”

  “hǎo,āyí,nàwǒmenjiùxiānzǒule!”yètiānwényányīlèng,mǎshàngfǎnyīngleguòlái,zìjǐzàizhèbìngfánglǐwèndōngwènxīde,dequèbútàihéshì。

  chūlebìngfánghòu,yúqīngyǎhěnhěndezàiyètiānyāojiānqiāleyījì,xiǎoshēngshuōdào:“nǐzhèrén,zěnmedǎoshì像福尔摩斯似的,小仙还躺在病床上,你问那些没用的干嘛啊?”

  “得,我这好心没好报啊。

  ”叶天摇了摇头,对走在前面的钱晓静说道:“晓静,你打听一下,看看胡小仙这段时间在跑什么新闻?”●

  “哎,我这就问问。”听到叶天的话后,钱晓静拿出手机拨打了起来。

  过了一会钱晓静挂断了电话,对叶天说道:“带小仙的一个老记者说,小仙好像在跑走私野shēng动物那条线。”

 ☆ “走私?”

  “对,就是走私,我们这就在长白山里面,很多野shēng动物,经常有人进山偷猎,然后将一些虎骨还有熊胆之类的珍贵药材走私出去。”

  作为长白山人,几乎没有不知道这些事情的,钱晓静也是多有耳闻,“不光是药材,他们甚至还走私活的动物,每年都要查出好几起这种案子的······”

  听到钱晓静的解释,叶天等人才知道,原本住在长白山脚下的这些人,在以前基本上都是猎户,家家都有枪。

  虽然政府每年都做了大量宣传,并且进行了缴枪,但靠山吃山,仍然有很多人会铤而走险偷猎国家保护动物,极难禁绝。

  “偷猎者?”

  叶天在心中默念了一声,抬起头说道:“先找地方住下吃点东西,晓静,你回头带着清雅去买几件厚点的棉衣,然后咱们再去看小仙。”

  “好,医院旁边就有个宾馆,是长白最好的一家,很多做药材shēng意的都住那里。”

  钱晓静点了点头,她知道于清雅和卫蓉蓉都不差钱,而叶天更是开着进口车的人,当下领着几人到宾馆里做了登记,开了2间房。

  当然,那个双人间是卫蓉蓉和于清雅住在一起的,叶天同学只能是独守空房了。

  中午饭就是在宾馆吃的,几人都没什么胃口,稍微吃了点东西后,钱晓静带着两个女孩去买衣服了,叶天则是回到房间,拿出手机个苟心家打了个电话。

  叶天将胡小仙的情况描述了一番之后,说道:“大师兄,情况就是这样,我看不出胡小仙身上的病症所在,不过我有种感觉,她应该是被人施了法!”

  “shēng命气息极弱,气血衰败,但身体却是没有任何伤害?”

  苟心家在电话中沉吟了一会,忽然开口说道:“叶天,萨满教信奉万物皆有灵,其中有诸多术法都是针对灵魂的,我看,这很有可能就是萨满教中的引魂术!”

  “引魂术?这我倒是没听说过!”叶天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紧接着问道:“大师兄,那如何能破的这种术法呢?”

  “萨满教众极少离开东三省,我对他们的术法也不是很了解,就这名字还是cóng一位藏区大喇嘛口中听来的。”

  苟心家顿了一下,似乎在思索什么,过了好一会才说道:“叶天,你试试咱们传承中的招魂术,是否能将女孩唤醒,如果这也不行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

  引魂术,顾名思义,就是将人的魂魄自体内招引出来,没有了魂魄,人自然就会死亡,除非能修炼出道家炼shén返虚物游身外的○shén通,否则很快就会死亡。

  苟心家提出的办法也是无奈之举,既然对方引魂,那么咱们就招魂,只是中原术法和萨满教多有不同,他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叶天忽然想起一事,顿时苦笑道:“师兄■,招魂术要做法的,那……那女孩的家人不一定同意啊!”

  刚才吃饭的时候叶天听钱晓静说了,胡小仙的父母都是教师,对鬼shén那一套向来都不怎么感冒的,之前胡小仙的爷爷就想请人跳大shén,却是被胡小仙的父母阻止了。

  叶天施展招魂术,虽然不至于像跳大shén敲锣打鼓的那么夸张,但也要沟通天地元气,并且呼唤胡小仙的名字才成的。

  “我以前结识的那位日月道的老友也姓胡,你可以看看●和这个胡家有没有什么渊源,如果有的话,那就好说话了。”

  苟心家忽然想起一事,接着说道:“对了,我听说被引魂术牵走魂魄的人,还需要返魂草的根茎做药引,长白就产那玩意,你可以先去找到!”

  “返魂草?成,我知道了,有什么事我再给您电话吧?”

  挂断电话后,叶天苦笑了起来,看来自己以前还真是坐井观天了,不管是苟心家口中的引魂术还是那返魂草,他都是没有听闻过的。

  不过好□在叶天已经护住了胡小仙的心脉,短时间内她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叶天倒是有时间去打听返魂草。

  一个多小时后,上街买衣服的于清雅等人也回到了宾馆里,稍微休息了一会,一行人又来到了病房。

  除◇zàiyètiānyǐjīnghùzhùlehúxiǎoxiāndexīnmò,duǎnshíjiānnèitābúhuìchūxiànshímewèntí,yètiāndǎoshìyǒushíjiānqùdǎtīngfǎnhúncǎo。

  yīgèduōxiǎoshíhòu,shàngjiēmǎiyīfúdeyúqīngyǎděngrényěhuídàolebīnguǎnlǐ,shāowēixiūxīleyīhuì,yīhángrényòuláidàolebìngfáng。

  chú了胡小仙的母亲和那护工之外,此刻病房里又多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老人身材极高,相貌威猛,腰板挺得笔直,不见一丝老态。

  “了不得,这人的外家功夫已经练到极致了啊?”

  叶天眼shéncóng老人身上扫过,身体不禁顿了一下,这老人竟然由外及内进入到了暗劲的境界,气血之旺盛,就连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都比不上

  “我说小莲,请人跳大shén怎么了?以前我还请狐大仙给人看过病呢,你们年轻人不懂这些,小仙都这样了,试试怕什么啊?”

  老人的声音十分的洪亮,虽然说话的时候刻意压低了嗓门,仍然震的人耳朵“嗡嗡”作响。

  最新章节txt,本站地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