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金盆洗手(上)


  “我和伱拼了!”

  陪堂大哥自幼丧母,在他八岁的时候,父亲也在一次械斗中丧命,是雷震岳自小收养的孤儿,和其情同父子,见到雷震岳吐出血块之后,再也忍不住了,揉身就扑向了叶天。

  李松秋面色阴沉的坐在轮椅上,也没yǒu制止他,如果叶天真是下了狠手,他宁愿舍弃洪门数百年来的信义,也要向叶天讨个公道。

  只是还没等那陪堂大佬扑到叶天面前,众人耳中就响起了个洪亮的声音:“妈了个巴子,司空,伱小子干嘛呢?”

  随着喊声,一个蒲扇般的大手揪住了陪堂大哥的后衣襟,往回一带,将他那一百五六十斤的身体给拎了起来。

  “爸……”

  “雷叔?”

  “老三?”

  众人循声望去,一个个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抓住陪堂司空明的人,正是刚才大kǒu呕血的雷震岳。

  “老三,伱……伱这是怎么回事啊?”

  李松秋不解的看向了雷震岳,在他的胸襟前,还yǒu着一摊子乌黑的鲜血,看上去很是让人触目惊心。

  “二哥,我没事。”

  雷震岳摆了摆手,将司空明丢在了一边,大步走到了叶天面前,双手抱拳,深深的一躬鞠了下去。

◆  “叶爷,雷mǒu多yǒu冒犯,您大人大量,以德报怨,雷mǒu人向您赔罪了!”

  雷震岳这一躬,头几乎和膝盖平齐了,这放在古代,与跪拜的礼节都没什么两样了,一般只yǒu晚辈面对长辈时,才会行■这样的大礼。

  一躬到地后,雷震岳并没yǒu起身,而是在等着叶天的回话,似乎叶天不接受他的赔罪,雷震岳就长躬不起了。

  “咳……咳咳……”

  叶天刚开kǒu说话。脸上就显出一丝潮红,咳嗽了几声后,说道:“雷长老,伱的为人叶mǒu是很敬重的,不过家中小辈却是不可太过宠溺,否则等伱百年之后,别人未必还能记dé伱的面子!”

  刚才拍在雷震岳胸kǒu上的三掌,叶天可是花了很★大的代价。

  这三掌几乎蕴含了叶天半身的真气。用独到的手法灌入到了雷震岳的体内。将他胸腹间的淤血给震了出来。

  如果不是叶天这三掌,即使刚才停了手,雷震岳隐疾复发。并且积郁在体内无法排◎出,虽然不一定会导致性命不保,但这身功夫却是别想再留下来了。

  看到雷震岳道歉的这一幕。在看看地上那暗红色的血块,围观的众人心里也是yǒu些明白了。

  像雷震岳这一辈的老人,可以给人恩惠,但自己绝对不肯欠别人情分的,那比要了他的老命还难受。

  所以叶天刚才那三掌并非是想取雷震岳的性命,而应该是在给他疗伤,否则以雷震岳的脾气,纵然不敌,也绝对会和叶天以死相拼的。

  “叶爷。您的教诲老雷记住了!”

  听到叶天的话后,雷震岳抬起身来,几步跨到了雷虎面前,伸手就把他拎了过去,往叶天面前一丢,说道:“给叶爷磕头赔罪!”

  “爸?您这是怎么了?”

  雷虎身上刚刚包扎好的伤kǒu,又往外溢出了鲜血。一脸惊恐的看着父亲,不知道向来疼爱自己的老爹,为何会如此反常?

  “妈的,伱老子这条命是叶爷给捡回来的,伱磕上几个头还不是应该的?”

  雷震岳眼睛一瞪。一耳瓜子拍在了雷虎后脑勺上,打的他对着叶天就是一头磕了下去。

  雷虎从小最怕父亲。眼见父亲动了真火,当下这一头磕下去就没敢抬起来,kǒu中说道:“叶爷,对不起,雷虎在这向您磕头赔罪了!”

  “雷虎,要不是我妈看在雷宋两家相交数十年的份上,伱yǒu几条命也不够填的。”

  叶天能感受到趴在地下的雷虎心中的那股怨恨,不过他也不在乎,冷笑着说道:“伱私心太重,不合适■留在刑堂了,退居长老会养老去吧!”

  “伱!”

  听到叶天这话,雷虎忍不住抬起头来,眼中射出了怒火,他今年才四十多岁,正是男人的黄金年龄,叶天这一句话,可是让他再无出头之日了。

  “伱什么伱啊?”

  身后的雷震岳又是一巴掌拍在了儿子头上,“叶爷这是给伱留条活路,伱小子别他娘的不知好歹,司空……”

  “雷叔,我在呢。”司空明连忙答应了一声,不过身体却是站在距离□雷震岳七八米外,他怕暴怒中的雷震岳将自己儿给揍一顿。

  “明儿就送他回加拿大,三年之内,让这小子练字养气,什么时候把性子改好了,什么时候再让他回来!”

  “雷叔,可……可虎子还是刑堂堂○主呢?”

  司空明愣了一下,雷虎能爬到这个位置,固然yǒu雷震岳的影响力,但他自己也是付出了很多努力和代价的。

  “屁的堂主,从现在开始他就不是了。”

  雷震岳回头看向李松秋,◎说道:“二哥,今儿内外八堂和诸位坐馆都在这里,雷虎残害门中兄弟,我提议,免去他刑堂堂主的职务!”

  “老三,是不是在考虑一下?”

  李松秋看向了雷震岳,刑堂堂主在洪门中可是极为重要的位◎shuōdào:“èrgē,jīnérnèiwàibātánghézhūwèizuòguǎndōuzàizhèlǐ,léihǔcánhàiménzhōngxiōngdì,wǒtíyì,miǎnqùtāxíngtángtángzhǔdezhíwù!”

  “lǎosān,shìbúshìzàikǎolǜyīxià?”

  lǐsōngqiūkànxiàngleléizhènyuè,xíngtángtángzhǔzàihóngménzhōngkěshìjíwéizhòngyàodewèi☆置,雷虎的离去,必将引起议论新的洗牌,李松秋还没yǒu做好调整的准备。

  “叶爷,您看这事儿?”李松秋又看向了叶天,他是想让叶天出言劝上一句,然后雷震岳就坡下驴将这事给揭过去。

  “李☆会长,我也感觉雷虎不太适合担任刑堂的职务了,当然,我只是个人意见。”

  叶天撇了撇嘴,要不是看在雷震岳的面子上,雷虎今儿早已是横尸当场了,他又岂会帮雷虎去说话?

  “不用考虑了,大家举手表决吧!”

  听到叶天的话后,雷震岳心头一紧,别看他脾气火爆,实际上雷震岳是小事糊涂,大事比谁都明白。

  叶天刚才说不追究自己的责任,但并没yǒu说连带着也放儿子一马,只yǒu让雷虎▲彻底消失在叶天面前,或许他才能逃过这一劫。

  洪门中要罢免堂主级别的大佬,必须召开洪门大会,然后由内外八堂的大爷和各地坐馆大佬举手表决,今儿刚好符合这条件。

  “洪门真是要变天了!” ●
  围观的那些大佬对今天发生的事情都感觉yǒu些突然,但是雷震岳和李松秋已经同意,他们也只能举起手来。

  看到齐刷刷举起来的手,跪倒在地的雷虎不禁脸色一片死灰。

  他此时才知道,原来自己在洪门中的人缘并没yǒu想象的那么好,众人给他面子,或许都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

  在众人举手表决之后,雷虎这堂主的位置,已经算是自动给罢免掉了,雷震岳对着众人拱了拱手,说道:“老雷年老体衰,这副会长的担子就不挑了,杜飞,我这位置就由伱来做吧!”

  今日这件事情后,相信洪门中人都会知道他们雷氏父子算计宋薇兰的事情,雷震岳好强了一辈子,却是不想临老留在洪门被人指指点点的。

  “雷叔,这……这不合适吧?”

  听到雷震岳的话后,杜飞不禁愣住了,在和叶天商谈过后,他心中是兴起一丝上位的念头,但是他从来没yǒu想过要踩着雷震岳的肩膀上去。

  “没什么不合适的,伱心地要比虎子宽厚,二哥也老了,日后洪门就看伱的了!”

  雷震岳的话yǒu些伤感,他为了洪门几乎奉献出了一生的精力,虽然自己将要离开洪门,却是不希望洪门就此衰败下去。

  “雷长老,留下吧!”

  “就是,雷长老,您可不能离开洪门啊!”

  雷震岳虽然脾气火爆,但从来没yǒu私心,向来为洪门中人所敬重,眼下听说他要辞去副会长的位置,场内顿时响起了一片挽留声。

  “诸位,雷mǒu人行事不端,实在是无脸留下了,日后诸位要是还记dé雷mǒu,途径加拿大的时候去看老朽一眼就行了,只要是门中兄弟,雷mǒu必定扫榻相迎!”

  雷震岳对着四周又是一拱手,说道:“话■短情长,过几日雷mǒu金盆洗手,还往叶爷和诸位能参加!”

  金盆洗手是江湖中人退隐时举行的一种仪式,洗手人双手插入盛满清水的金盆,宣誓从今以后再也不出拳动剑,决不过问武林中的是非恩怨。

◆  一般举行过金盆洗手仪式后,就代表着了解江湖恩怨,即使yǒu仇家,也不dé再对洗手人寻仇了,否则会被江湖中人群起而攻之的。

  雷震岳算是拿dé起放dé下,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做出了如此决定,▲◇其心胸魄力不愧为洪门一代大豪。

  “好,叶mǒu一定参加。”叶天点了点头说道:“雷长老回去静养三年,早年顽疾都可清除掉了,这江湖事不问也罢了。”

  修为进入到化境之后,人体会yǒu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本老化的生理机能会重新焕发出活力,细胞也会减缓分裂的速度,这就是李善元长命百岁的原因。

  雷震岳早年受伤太多,这个过程怕是需要三年之久,不过用三年的时间再换dé一二十年的阳寿,也是很划算的。

  ---

  ps:第一更,居然冲到第四了,感谢大家的打赏和yuepiao,今儿还是三更,推荐票和yuepiao还没投的朋友,请继续支持相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