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金盆洗手(中)


  “诸位,雷某就先行一步了,三日之后,敬请诸位光临!”

  雷震岳是个做事干脆的人,对着四周团团一拱手,拎起了瘫倒在地上的儿子,转身大步向外走去。

  虽然那身材依然高大,肩膀依然宽厚,却是给人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有许多早年跟着雷震岳打江山老人,更是潸然泪下,眼泪模糊了视线。

  “叶爷,遂了您的心意了?”雷震岳离开院子后,陪堂大爷司空明,一脸不善的看着叶天。

  “嗯?此话怎讲?”

  叶天微微皱了下眉头,他也没想到雷震岳在洪门中的威信那么高,竟然引得众人yǐnyǐn对他产生了敌意。

  司空明是雷震岳一手抚养大的,此时心中充满了愤慨,脱口而出道:“把雷叔赶走,叶爷您这杀威棒使得hǎo啊!”

  “司空,不得胡言乱语,老雷是做错事了,咱们洪门不能不分青红皂白!”

  李松qiū刚才向杜飞详细询问了事情的经过,知道雷震岳父子的确行差踏错,先是坏了江湖规矩。

  如果叶天和洪门没有这层渊源,以他手段直接杀上门去,雷震岳未必就能得到善终,现在这种结果,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雷叔做错了什么?!”

  司空明大声喊道,其实他是知道雷震岳设计套取宋薇兰钱财的事情,不过宋薇兰又非洪门中人,那时叶天也没加入洪门,不是还要不知者不怪的说法嘛。

  “老雷谋取宋家钱财,准备给雷虎……”

  “会长,这事就不要再提了。雷长老已经决定了金盆洗手,此事就此作罢!”李松qiū话声未落。就被叶天摆手打断掉了。

  叶天加入洪门,只是为了解决母亲所遇到的危机,并没有想在洪门之中发展,这些洪门子对他有什么看法,叶天根本就不在乎。

  不过虽然叶天阻止的及时,但场内众人还是听出了一些端倪,应该是雷震岳不对在先,叶天才会和其发生冲突的。

  而且今天这件事,一直是雷虎在挑衅叶天,众人也都看在了眼里。心中对叶天的那份恶感。也就消退了大半。

  “叶爷大量,给老雷留了分脸面,我代老雷谢谢您了!”

  李松qiū感激的向叶天拱了拱手,然后看向众人,说道:“诸位。雷虎已经卸掉了刑堂大爷的位置,雷震岳也辞去了副会长的职位,等回头聚餐回来,我建议召开洪门大会!”

  雷家父子的离去,势必对洪门的旧有实力造成极大的冲击,一个处理不hǎo的话,很可能会发生同门相残的事情。

  所以李○松qiū就想趁热打铁,不给这些大佬们相互串联的时间,快刀斩乱麻的将帮中各项事务给安置下来。

  宋薇兰在洪门中所遇到的障碍。基本上已经解决了,叶天根本就不想插手洪门事务,当下开口说道:“会长,我◎有些疲惫,这会餐就不参加了,改日向各位兄弟摆酒赔罪吧!”

  “叶爷客气了。慢走!”

  “叶爷慢走,改日一醉方休!”

  “叶爷,晚上可有空,胡某想去拜访一下!”

  叶天这一开口要走,院子里顿时变得喧闹了起来。

  众人此时才记起,叶天可是洪门中唯一的一位“大”字辈宿老啊,即使叶天不争权,这洪门首席也必然有他一把交椅的。

  人在江湖,不就讲个脸面嘛,这些大佬权势都不缺,但惟独缺个辈份,如果能拜叶天为师,平时称兄道弟的这些人,见面就喊爷,那得有多舒坦啊?

  有了这层关系在里面,雷家的那些恩怨已经变得不重要了,众人都想和叶天套套近乎,从香堂到院门,叶天居然足足走了七八分钟。

  回到杜飞的院子后,叶天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自己还是适合独自一人,这帮会过于复杂,不是自己能玩儿的。

  在房间里打坐了一个下午,直到傍晚五六点钟的时候,杜飞□才兴冲冲的赶了回来,喝的面红耳赤,一进屋就连喝了几大杯冷水。

  叶天从里屋出来,看到杜飞这副模样,笑着调侃道:“怎么着?洪门龙头的位置非伱莫属了?”

  要说杜飞今儿真是春风得意,瞎子都●□才兴冲冲的赶了回来,喝的面红耳赤,一进屋就连喝了几大杯冷水。

  叶天从里屋出来,看到杜飞这副模样,笑着调侃道:“怎么着?洪门龙cáixìngchōngchōngdegǎnlehuílái,hēdemiànhóngěrchì,yījìnwūjiùliánhēlejǐdàbēilěngshuǐ。

  yètiāncónglǐwūchūlái,kàndàodùfēizhèfùmóyàng,xiàozhediàokǎndào:“zěnmezhe?hóngménlóngtóudewèizhìfēinǐmòshǔle?”

  yàoshuōdùfēijīnérzhēnshìchūnfēngdéyì,xiāzǐdōu看得出李松qiū对他青睐有加,而且他本身就坐稳了洪门第三把交椅的位置,这下任门主,十有**就是他了。

  所以下午的这场酒宴,杜飞就成了众人敬酒的目标,虽然他修为不错,这十多斤白酒灌下肚子,此时也是晕乎乎的了。

  “叶爷,可不敢这么说,洪门中比杜飞资历高的还有很多人啊。”

  听到叶天的话后,杜飞的酒意顿时醒了一半,笑着说道:“叶爷您如此年轻,辈份如此之高,您想要上位的话,可比我容易多了。”

  “伱就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叶天闻言撇了撇嘴,没hǎo气的说道:“今儿洪门中人算是被我得罪了一半,这些人怕是恨不得我永远不在来洪门才hǎo呢。”

  杜飞笑道:“哪儿能啊,叶爷,明天的洪门大会您可一定要参加啊!”

  “参加洪门大会?算了吧……”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想参与到这些事情里,过几天参加完老雷金盆洗手的仪式后,我还有事情要做,伱明儿给李会长说一声,这会我就不参加了!”

  叶天此次来美国有两个目地,其一就是解决母亲在洪门所遇到的危机,第二个自然就是世界黑拳大赛了。

  尤其是此次见到雷震岳之后,叶天心中就更加期待了,这国外藏龙卧虎,一个洪门中居然就yǐn匿着一位化境高手,还不知道在黑拳大赛上会遇到什么人呢。

  听到叶天如此说,杜飞心中虽然有些失望,但也不敢多劝,和叶天聊了几句之后就去休息了,明儿的洪门大会,对他事关重大。

  这洪门大会召开的时间,超出了叶天的预计,整整开了两天才得出了结论,在雷震岳和李松qiū两个大佬的主持下,洪门高层进行了一次大换血。

  不仅是雷震岳让出了副会长的职务,就连李松qiū,也正式宣告卸任洪门龙头。

  在雷震岳和李松qiū的力推下,原本不显山不露水的杜飞,竟然成功上位,成为了洪门新任龙头。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李松qiū与雷▲震岳退下后,像是陪堂司空明等人,也纷纷退出了内外八堂,换上了和杜飞交hǎo的洪门弟子。

  两日之间,洪门发生了一场天翻地覆的变动,李松qiū和雷震岳等人的退出,代表着老一辈人的yǐn退,洪门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老罗,怎么是伱过来的?”

  这几日杜飞忙的是不可开交,接连两日都没回来,第三天一早,却是罗致柄前来接叶天了。

  “叶爷,雷爷不在门中住,我接您去他那▲。”

  罗致柄和杜飞私交极hǎo,这次却也是进入到了内八堂中,不过在叶天面前,他很是小心的将那份得意给收敛了起来。

  雷震岳在洪门中的住处让给了儿子,他自己居住在市郊的一个庄园里,那里◆▲空气清新地域广阔,很适合雷震岳修炼功夫打熬身体。

  “嗯?这些都是什么人?”

  坐上罗致柄的车后,叶天发现,在唐人街中最少有二十双老外的眼睛盯向了自己所坐的车子。

  而且当汽车★驶出唐人街后,两辆福特警车马上跟在了后面,丝毫都没有一点作为跟踪者的觉悟,就差没拉起警笛了。

  “叶爷,不用搭理他们,咱们可是遵纪守法的hǎo市民,警察这是在保护我们的。”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警车,罗致柄不由笑了起来,在美国这地方,无权无势的华人的确很受欺负。

  但是当伱可以左右一个城市或者州选的时候,那些所谓的警察和执法部门,会特别认真负责的保护他们这些纳税者的。

  果然,一路上那两辆警车真像保护叶天等人安全似地,一直将他们送到了市郊的庄园,当然,他们只能和前面来的同仁一样,等候在庄园的外面。

  至于庄园里面发生什么,警察们就无从得知了,按照美国的法律,私人财产高于一切,他们是无权进入的。

  “叶爷,您到了?”

  “叶爷,您可真难找啊,今儿一定要敬上您一杯。”

  叶天和罗致柄刚一下车,一圈人就围了上来,他们心里都明白,杜飞上位和叶天绝对是脱不开关系的,这可是位大贵人啊。

  “hǎo说,今儿一定和诸位一醉方休。”

  叶天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四处张望着,而此时一辆防弹版的黑色奔驰,悄无声息的驶入到了叶天的身边。

  “妈,您来啦?”看到从车里下来的宋薇兰,叶天连忙向众人告了声罪迎了上去。

  “伱逼得雷叔金盆洗手,老爷子在家里可是气得跺脚了,我能不来吗?”

  见到儿子安然无恙,宋薇兰脸上露出了笑容。

  她所说的老爷子,自然是京城宋浩天了,虽然相隔万里,但是洪门所发生的事情,几乎在同一时间就传入到了宋浩天的耳朵里。

  ---

  PS:第二更,家里出了点事情,第三章要稍微晚点,等不了的朋友明天看吧,嗯,推荐票和yuepiao还请支持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