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挑战(中)


  “打不过就拒绝好了,zhè也没什么丢人的。-< >-./-< >-./”

  叶天看了祝维风一眼,心中有些不kuài,原来他拉着自己来参加zhè黑拳大会,敢情是打着zhè个主意啊?zh☆è些出身官宦自己的子弟,果然没一个是心思简单的。

  “哎,我说叶天,你千万别误会。”

  祝维风也是眉眼通透的人,看到叶天的表情后,马上就明白了过来,连忙解释道:“我可没拿你当挡箭牌的意思,我都没带拳手来,别人就是挑战我也打不成呀!”

  且不说叶天是宋浩天外孙的zhè个事实,就是凭他在洪门中的辈份,祝维风就不敢对叶天使什么就心计,否则以洪门在海外的势力,祝维风以后也甭想出国了。

  “你们zhè些人啊,活得太累了。”

  叶天摇头叹了口气,练武之人就讲究个心境通达,不过zhè也是自古以来武夫从来没有称王成帝的主要原因吧。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叶天▲,我倒是挺羡慕你的!”

  祝维风闻言也是叹了口气,他活得远不如外表看上去那般风光,平时也是小心翼翼,生怕一步行差踏错。

  要知道,家族背景固然可以作为一个保护伞,但同时也是一面双刃剑。■,wǒdǎoshìtǐngxiànmùnǐde!”

  zhùwéifēngwényányěshìtànlekǒuqì,tāhuódéyuǎnbúrúwàibiǎokànshàngqùnàbānfēngguāng,píngshíyěshìxiǎoxīnyìyì,shēngpàyībùhángchàtàcuò。

  yàozhīdào,jiāzúbèijǐnggùránkěyǐzuòwéiyīgèbǎohùsǎn,dàntóngshíyěshìyīmiànshuāngrènjiàn。

  只要祝维风犯下什么原则性的错误,怕是马上就会遭受攻讦,到时不光是开赌拳场zhè些破事要被清算,甚至还会连累到整个家族的。

  而且祝维风的根基还在国内,即使出了什么事情,他也不可能逃☆往国外,zhè一点也让他背负了很大的压力。

  但是叶天就不同了,他的钱虽然也有些来路不正,但总归没有损害国家利益,在国内有宋浩天罩着,相处事都难。

  退一步说,就算叶天在国内混不下去了▲。以宋薇兰的财力,叶天不管到哪个国家都能过上顶级富豪的生活,zhè种自由,是祝维风所不具备的。

  “得了。你也别装了,祝总在国内的威风谁不知道啊?”

  叶天撇了撇嘴,看着老外服务生开始往自助餐车上放置菜肴了,摆了摆手说道:“先吃东西吧,有zhè免费的大餐,不吃白不吃。”

  叶天zhè几年生活条件好转了,又经常跑香港等地。好东西着实吃了不少,是以一眼就认出来,女王号为他们准备的海鲜,无一不是最顶级的食材。

  像澳洲龙虾、智利海域圆鳕、日本新鲜干贝、鲜活鲍鱼,甚至还有堪比黄金的鱼子jiàng和意大利白松露,看的叶天食指大动,zhè些高脂肪食材里面可蕴含着不少的能量的。

  “白吃?你……你知道哥们来参加zhè次会议,花了多少钱吗?”

  听到叶天的话后。祝维风差点没哭出来,伊丽莎白女王号可不是什么慈善单位,免费接纳各国大佬。它们是要盈利的。

 ■ 除了登船比赛的拳手之外,其余上船人员,每人都要缴纳一百万美元的费用,算上叶天那笔钱,祝维风整整花了将近2000万人民币啊!

  “妈的,老子也要吃回来!”

  见到叶天已经拿着盘子去挑选★了,祝维风也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头就冲着放松露和鱼子jiàng的餐桌奔去。

  搞了满满一盘子之后,祝维风还不忘从餐车冰酒的地方拿了一瓶八二年产的拉菲,像祝维风他们zhè代人。吃喝玩乐的眼光,那绝对不比欧洲贵族差多少。

  “老董不来吃,还真是可惜了。”

  虽然盘子里的东西装了不少,但是祝维风的吃相还是很好看的,不过等他回头看向叶天的时候,顿时呆滞了。

  在叶天面前。整整摆了五个盘子,里面装满了各种精心烹制的海鲜,不过此时已经有四个盘子都是空的了,还有一个也即将被消灭。

  不光是祝维风看傻了眼,就连其他老外也均是有些发愣,虽然他们都是混黑道出身的,但现在身份地位都有了,平时还是很注重礼仪的。

  可是叶天zhè吃相,让zhè些人忍不住口中生津胃口大开,每人拎上一瓶红酒大吃大喝了起来。

  要说吃东西也是会传染的,众人胃口zhè么一好,原本准备的食物就不够了。

  zhè一顿饭吃下来,居然将三天的顶级食材一扫而空,女王号不得不紧急从各地调了一批海鲜食材过来,将其给补充上了。

  当然,zhè些都是后话了,一人足足干掉十人分量的叶天,那肚子没见丝毫的鼓胀,又喝掉了两瓶红酒才算结束了zhè顿饭。

  旁人虽然看的是羡慕不已,但奈何他们没有zhè饭量,只能目送叶天同学打着饱嗝离开了宴会厅。

  “下午有什么活动?” ◆
  出了宴会厅来到甲板上,叶天伸了个懒腰,zhè有钱人的生活就是好,吃饱喝足吹吹海风,心情不是一般的畅kuài。

  刚才叶天听克莱门特森说了,最早的一场黑拳也要在晚上九点才开始,从现在到◆拳赛开始的时间,客人们可以自由选择船上的各项娱乐设施。

  “活动?在zhè活动可多了。”

  祝维风闻言笑了起来,不过那笑容看在叶天眼里却是有些猥琐。

  “叶兄弟,zhè船上有来自各个国家的女孩,而且年龄全部都不超过20岁,女王黑丝还是制服滴蜡,你想玩什么花样都行。”

  祝维风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昨儿叫了一对来自捷克的双胞胎姐妹花,功夫不是一般的好,那个日本妞也不错,你要不要去试试?”

  虽然在国内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是条件所限,祝维风想在国内享受zhè种顶级服务,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zhè哥们足足折腾了一夜。

  “我说,你脑子里除了女人还能有点别的吗?”

  祝维风不提zhè事还好,一提叶天顿时一肚子火气,昨儿那**的声音可是整整折磨了他一夜,叶天连杀人的心思都差点生出来了。

  见到叶天对zhè个没兴趣,祝维风悻悻的说道:“别的,那就没什么好玩的了,可以乘坐游轮上的kuài艇去钓鱼,也可以去赌场玩几把,看你自己选择了。”

  祝维风突然想起一件事,兴奋的说道:“对了,还有顶级的脱衣舞娘表演,要不然咱们去看脱衣舞吧?”

  “看你个头,走,去赌场见识下!”

  叶天没好气的瞪了满脑子精液的祝维风一眼,伸手招过一个侍应,让他带着自己二人前往船上的赌场。

  伊丽莎白女王号原本就是个赌船,叶天虽然没有什么毒瘾,但好不容易来一趟,不见识下未免太说不过去了。

  “赌场有什么好玩的,叶兄弟啊,你真是不懂情趣,嗯?zhè赌场不错啊!”

  祝维风去的赌场多了,对zhè个兴趣不大,不过在进入到赌厅之后,却是眼前一亮。

  赌厅位于女王号的地下一层,占地面积足有上千平方米,地面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整个赌厅装修的金碧辉煌,十分的奢华。

  不过zhè些不是最重要的,而是赌厅里所有的服务员包括主持发牌的荷官,居然全都是女的,而且上身全都光溜溜的一丝不挂,只是腰间穿了一条丁字裤。

  “妈的,zhè都是什么地方啊?”

  叶天一进来却是傻了眼,敢情zhè老外的娱乐,不是赌就是色呀,估计就算是出海垂钓,那游艇上也会安pái几个女人的。

  “好地方啊,叶兄弟,zhè次是你挑的,你可不能跑了!”

  见到叶天要往后突溜,祝维风一把拉住了他,眉开眼笑的说道:“○叶天,今儿哥哥大出血了,你尽管去赌,赢多少你装自个儿腰包,输多少全都算我的!”

  “说话当真?”

  叶天虽然也是被眼前的场景给震惊住了,但他总不是未经人事的初哥了,加上心境的修为,倒是●能勉强把持的住。

  “当然,对了,你会赌不?别故意帮我输钱啊!”祝维风很警惕的看了叶天一眼,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啊。

  “赌我倒是会,关键是你能输得起吗?”叶天笑着指了指赌厅门口那兑换筹码的地方。

  “我靠,最低的筹码就是十万美元?”

  祝维风抬眼一看,脸色顿时苦了下来,他虽然有个十几亿rmb的身家,但还真不够资格在zhè里玩。

  不管玩哪种赌法,十万美元一注的筹码,很容易就会有数千万美元的输赢的,那可就是祝维风一半的身家了。

  “走吧,咱们还是晒太阳去!”叶天哈哈大笑了起来,拉着一脸不舍的祝维风往门口走去。

  “两位,怎么不玩几把啊?”刚刚走到门口,迎面走来几个白人,为首的正是算计了董升海一把的鲁道夫。

  对zhè拉斯维加斯的赌业大亨,祝维风也是没什么好感,看到几人将赌厅大门给挡住了,眉头微皱,说道:“我们对zhè个没兴趣,请让让!”

  “中国人有句话叫做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嘛。”

  鲁道夫满脸堆笑的说道:“你是来自中国的祝先生吧?我zhè次就是过来找你的!”

  “找我?你找我有什么事?”祝维风有些诧异的看向了鲁道夫,他和zhè洋鬼子可没有什么交集。

  ---

  ps:第二更,马上要出门,大家yuepiao推荐票多多支持胖子!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zhè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yuepiao,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