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成王败寇


  安德烈维奇的残暴,让场内无论是押他输赢的人都失声了,那些输了数亿美金的超级富豪们,在安德烈维奇充满了暴虐目光的扫射下,一句骂人的话竟然都bú敢说出,似乎生怕被安德烈维奇gěi盯上。

  “安德烈维奇先生,请您下来!”

  格拉昆特已然倒地bú起,裁判重新站了出来,也只有在现在这种时刻,人们才能意识到裁判的存在。

  bú过安德烈维奇显然还沉浸在杀戮之中,听到裁判的话后,注意力顿时被转移开来,一双冷漠的méi有丝毫人类感qíng的双眼,死死的盯住了裁判,那模样就像是一头待人而嗜的野兽一般。

  “你……你想干什么?”

  和安德烈维奇目光相对,那裁判整个人像是在三九严寒天气中被丢入到冰窖lǐ一般,从头到脚都感觉到了一股凉意,连忙往后退了三步,对身边的警卫说道:“他要是bú听命令,当场击毙!”

  听到裁判的声音,倒是把叶天gěi吓了一跳,好bú容易保住了安德烈维奇的性命,如果死在抢下那也太憋屈了。

  看到安德烈维奇对裁判的话依然méi有什么反应,叶天连忙吸了一口气,聚气成线,对着二十多米外的安德烈维奇喝道:“老安,回到休息室去!”

  随着叶天声音的响起,原本已经迷失在杀戮血腥之中的安德烈维奇,耳边像是黄钟齐鸣,震得他神智为之一清,眼中慢慢恢复了清明。

  看着自己满是鲜血的双手还有那陈尸在面前的格拉昆特,安德烈维奇双●◎
  随着叶天声音的响起,原本已经迷失在杀戮血腥之中的安德烈维奇,耳边像是黄钟齐鸣,震得他神智为之一清,眼中慢慢恢复了清明。


  suízheyètiānshēngyīndexiǎngqǐ,yuánběnyǐjīngmíshīzàishālùxuèxīngzhīzhōngdeāndélièwéiqí,ěrbiānxiàngshìhuángzhōngqímíng,zhèndétāshénzhìwéizhīyīqīng,yǎnzhōngmànmànhuīfùleqīngmíng。

  kànzhezìjǐmǎnshìxiānxuèdeshuāngshǒuháiyǒunàchénshīzàimiànqiándegélākūntè,āndélièwéiqíshuāng□眸之中,射出一道复杂难名的目光,其中有伤感,有bú可置信,但更多的,却是解脱。

  从黑拳诞生以来,除了寥寥无几的极少数人。能以全胜战绩退出黑市拳的拳台,更多伟大的黑市拳手,最终都倒在了拳台上,●○而他们的战绩,仅仅只是一败,但就是这一败,却夺去了他们的性命。

  从开始打第一场黑市拳的时候,安德烈维奇就已经当自己是个死人了。他从来méi有想过。自己还能脱出这个行当,此刻这个愿望达成,让安○德烈维奇的神qíng有些恍惚。直到台下的裁判又喊了几声之位,这才完全清醒了过来。

  “谢谢!”

  冲着叶天等人的位置,安德烈维奇的嘴巴轻轻张了张。转身走下了拳台,这是他一生之中最为辉煌的时刻,同时也代表着安德烈维奇黑市拳生涯的落幕。

  一束灯光跟随着安德烈维奇的脚步,他那庞大而又落寞的身影,在很长一段时间lǐ,久久的留在了场内众人的回忆之中。

  “三分二十八秒击毙对★手,安德烈维奇胜!”

  在拳台上,只会留下胜者的名字,纵然格拉昆特排名世界第二。此时也只是一个失败者,甚至连名字都méi有被提起,成王败寇强者为尊的规则,在拳台上再一次被验证着。

  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lǐ,这场比赛都时时在被人提起,人们经常会用安德烈维奇去对比另外一个横空出世的年轻人,只bú过méi有人知道。在拳台上留下惊艳一战的安德烈维奇,全是拜那位年轻人所赐。

  “真■……真的胜了?!”

  当裁判宣布了胜负后,祝维风的脸上还是一副bú可置信的表qíng,虽然他在安德烈维奇身上押了一亿美金,但那更多的只是一种宣泄。说实话,他真的对安德烈维奇méi有抱太大的希望◇

  但事实摆在了眼前。由bú得祝维风bú相信,而他那一亿美元,也变成了十八亿,且bú说这一战赢得了泰国以及日本两地的黑市拳场,祝维风还净赚了十八亿美金。

  “这是真的吗?”祝维风狠狠的在大腿上掐了一记,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妈的,我就知道是在做梦,这梦lǐ掐人都是bú疼的。”

  “我说祝老弟,你掐的是我大腿啊?”

  坐在祝维风身边的董升海,一脸羡慕的看着这个好运的小子,这个结果显然也出乎了他的预料,董升海怎么都méi想到,排名世界第二的格拉昆特,在安德烈维奇拳下竟然méi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想到这lǐ,董升海忍bú住偷偷看了叶天一眼,心中对这个年轻人升起一丝敬畏,他很明白,安德烈维奇的变化,绝对是和叶天脱bú开关系的。

  “哎呦,还真是疼,我说,刚才发生的那一切都是真的?”

  祝维风这次摸对了大腿,在上面狠狠的掐了一记之后,◇口中呼起痛来,bú过脸上却满是兴奋,这一场比赛的胜利,让他从一个名bú见经传的小人物,一跃成为了黑市拳届炙手可热的大佬。

  要知道,由于日本发达的经济体系,它的黑市拳市场,一向都能吸引大批的赌☆◇口中呼起痛来,bú过脸上却满是兴奋,这一场比赛的胜利,让他从一个名bú见经传的小人物,一跃成为了黑市kǒuzhōnghūqǐtònglái,búguòliǎnshàngquèmǎnshìxìngfèn,zhèyīchǎngbǐsàideshènglì,ràngtācóngyīgèmíngbújiànjīngchuándexiǎorénwù,yīyuèchéngwéilehēishìquánjièzhìshǒukěrèdedàlǎo。

  yàozhīdào,yóuyúrìběnfādádejīngjìtǐxì,tādehēishìquánshìchǎng,yīxiàngdōunéngxīyǐndàpīdedǔ徒,再加上黑拳圣地泰国,这两个亚洲黑拳最为鼎盛的地下拳场同时落入到祝维风手中,代表着亚洲黑市拳的格局,会有一番新的洗牌。

  由于安德烈维奇和格拉昆特的比赛已经是今天最后一场的压场赛了,所以当比□赛结束安德烈维奇退回到休息室时,全场的灯光大亮,当然,bú愿意显露面目的一些隐性富豪,早已从包厢lǐ悄悄退场了。

  “八嘎!你们中国人,使用了阴谋手段,这场比赛bú能作数!”突然,一个混杂着日★语和英语的声音,在场内大声的响了起来,引得众人纷纷循声望去。

  “平野一郎,输bú起了?”

  看到面色阴沉的日本人,祝维风畅快的笑了起来,他知道叶天是用了某些并bú是很拿得上台面的办法,让安德烈维奇赢得了这场拳赛。

  但那有如何?黑市拳赛本身就是无规则格斗,观众只认拳手的输赢与否,至于其他的事qíng却是并bú关心,甚至在一些低等级的黑市拳赛中,比赛之前为拳手注射毒品刺激其兴奋度的事qíng也都是非常正常的。

  所以平野一郎的话,只会让祝维风愈发感觉解气,嚣张跋扈的日本人,最终却是吞下了自己酿制的苦果,这甚至比祝维风赢得两处拳场和十多亿美金更加的心qíng舒畅。

  “你们使用了兴奋剂,这bú公平!”

  平野一郎此时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他méi想到自己倾家荡产交换得来的拳手,在代表自己进行的第一场比赛中,就被人gěi击毙了,而且连他在日本的地下拳场,也将变成别人的产业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信心满满的平野一郎,瞬间从天堂掉入到了地狱之中,这强烈的刺激甚至让他大脑失去了思维和判断能力,将正常世界lǐ的规则套用到了黑市拳的比赛中了。

  平野一郎的话让围观的那些黑市拳老板脸色均是露出了嘲讽的神色,黑市拳的比赛,除了枪支兵器bú能使用之外,什么时候又讲过规则了?méi有规则,就是黑市拳赛最通用的规则。

  “平野一郎,你莫非想撕毁契约?”

  祝维风脸色一冷,看向刚刚从办公室lǐ走出来的克莱门特森,说道:“克莱门特森先生,我想知道,我所签署的三方契约,是否能得到兑现?平野一郎先生似乎并bú想履行契约啊?”

  “祝,在女王号上签署的契约,都会被履行的,谁都bú能违反。”

  克莱门特森眼lǐ露出了警告的目光,看向平野一郎说道:“平野一郎先生,在一个月内,我希望你能把日本方面的拳手资料和客户资料■都移交gěi中国的祝,我们会派出相关人员进行监督的。”

  对于克莱门特森而言,安德烈维奇的获胜,让女王号疯狂收敛了近百亿美元,大大缓解了他的压力,所以克莱门特森并bú介意在这些小事上帮祝维风一●dōuyíjiāogěizhōngguódezhù,wǒmenhuìpàichūxiàngguānrényuánjìnhángjiāndūde。”

  duìyúkèláiméntèsēnéryán,āndélièwéiqídehuòshèng,ràngnǚwánghàofēngkuángshōuliǎnlejìnbǎiyìměiyuán,dàdàhuǎnjiěletādeyālì,suǒyǐkèláiméntèsēnbìngbújièyìzàizhèxiēxiǎoshìshàngbāngzhùwéifēngyī把,他也是慷他人之慨。

  “我……我会履行契约的!”

  克莱门特森的出现,让平野一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虽然在日本国内算得上呼风唤雨的人物,但面对女王号那庞大的背景,他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生生的咽下了这口气。

  “平野一郎先生,现在你知道中国和日本,到底是谁强谁弱了?”

  祝维风得意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从平野一郎挑战之初,他心lǐ就憋着火气,即使表现的bú厚道,祝维风也要把这股邪火发泄出来,在平野一郎脸上重重的扇上一记耳光。

  虽然代表中国方面的是俄罗斯的安德烈维奇,但日本方面出战的同样是来自印度的格拉昆特,两者是半斤对八两,谁也甭说谁,就以胜负论英雄好了。

  “八嘎,你……你欺人太甚!”

  平野一郎原本就是气急败坏,被祝维风这么一激,脸上现出一片bú健康的潮红色,紧接着一口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却是怒火攻心,生生的被气得吐了血,身形往后一倒,整个人都昏厥了过去。

  “这心lǐ素质也太差了吧?”

  祝维风无辜的摇了摇头,转脸看向那眼中闪着一丝快意的弗罗兹,说道:“弗罗兹先生,bú知道您泰国的拳场,何时可以交接gěi我呢?”

  ---

  ps:感谢蒲公英、冰城晨昊、大地武士还有崩溃等诸多朋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

  今儿是若若美女的生日,本来想多更些的,奈何生病了,咳的肺叶都快出来了,实在难受,只能祝若若妹纸生日快乐,越长越漂亮了!

  <<天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