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新宅【求月票】


  不过这次总共只得到六件法qì,还需要两件作为四合院阵法的阵眼,另外几件的生肖属相也与大姑她们不符,所yǐyè天想等到老头将他几件法qì送来后,再酌情送给大姑她们。

  yè天刚出库房,☆就见到表妹慌慌张张的从屋里跑了出来,连忙喊道:“蓝蓝,毛头呢?”

  毛头就是yè天所养的幼貂,由于这小家伙毛头毛脑的很是可爱,yè天就给它起了这么个名字,家里的女人们,没有一个不喜欢这小东西“哥,它刚还好好的,一转眼就不知道跑哪去了?我这不正找吗。”

  “咳,不用找了,在这了。”yè天忽然感觉kù往下一坠,低头看去,幼貂正用四个爪抓着自己的kù往上爬呢。

  “坏毛头,见到哥哥就不理我了。”毛头对yè天的亲热劲,让刘蓝蓝很是嫉妒。

  “行了,都开学了,回去看书去。”yè天笑着揉了揉妹妹的头发,一手抓住毛头,把它放在了自己的肩头。

  小家伙长的很,这回来没几▲天的功夫,就从巴掌大小长到近三十多公分长了,一身银白色的毛发很是漂亮。

  带着毛头拿着那盏青铜朱雀灯,yè天来到后院自己的房间里,将灯放置在桌上,自己进到浴室去冲了个澡,再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丝丝煞气在屋中弥漫了。

  “果然是好东西!”

  这样的凶qì,其形成条件也是非常苛刻的,不但要死者墓葬为大凶之地,还有死者身上带有一种怨气,如此能形成极yīn之地滋养里面的qì皿·■中国古墓何止千万,但符合这种条件的却是不多。

  “咦,你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让yè天有些意外的是,幼貂却像是没有煞气的影响·趴在朱雀灯下很自在的眯缝着眼睛,见到yè天过来,居然四仰◎八叉的躺在了那里,表情很是人xìn化。

  “这小家伙是在雪山上出生的,可能天生就适应这种yīn寒之气吧?”yè天想了半晌,也只得出了这么个答案。

  不过房中充满煞气,总是让人感受不舒服的·yè天走到朱雀灯前,双手掐了几个指诀,同时鼓动体内元气,屋里顿时像是刮起了一阵旋风,那股煞气尽被yè天收敛了起来。

  “还是先收起来吧,日后说不定就能用到!”

  凶qì不仅可yǐ作为杀阵的阵眼,加强杀阵的威力,同样也能yǐ煞制煞·改动一些yīn煞之地的风水,在某些时候,其作用甚至比法qì还重要不过收藏凶qì·却不是一件简单事情,不但要保证凶qì内的煞气不流失,还要想办法对其滋养。

  yè天已经想好了,等四合院的阵法布成,就把这盏朱雀灯置于yīnxué之处,用故宫内的yīn煞来蕴养它,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又能出现一件像“无痕”这般的另类法qì了。

  “叽叽······叽叽!”感受到那股煞气消失不见了,毛头顿时从桌上爬了起来,围着朱雀灯来回转悠·到后竟然用四个小爪抱住了朱雀灯,一脸享受的模样。

  “行了,又不是阿拉伯神灯,别琢磨了······”

  看着毛头搞笑的模样,yè天不禁笑了起来,也没有再去管它·ér是找出毛笔朱砂yǐ及黄纸,在桌上画起符来了。

  从体内隐疾被天山雪莲治愈之后,yè天这还是第一次制符,运行功法将元气凝于笔尖●○,yè天运笔如飞,一气呵成的将一张符画了出来。

  “镇封符,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yè天画的这是一张镇封煞气的符,其功效有点像是农村家门口的“泰山石敢当”,镇宅护院,让yīn煞之气不◆敢靠近。

  yè天伸手拿过朱雀灯,把赖在上面的毛头给拉下来后,用符将朱雀灯的灯体给包了起来,顿时,那股丝丝外溢的煞气,尽数收回到了朱雀灯内。

  “叽叽······叽叽······”感觉到自己喜欢的煞气不见了,小毛头顿时冲yè天叫了起来,同时闪电般的窜到yè天头上,生气的用小爪拉扯着yè天的头发。

  yè天一把将毛头抓了下来,笑道:“别闹了,过几天四合院建好后,那里煞气多的是,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

  小家伙不知道是否听懂了yè天的话,黑溜溜的眼睛转了一圈后,从yè天的手上溜到院外面去了。

  yè天也没管它,小东西极通人xìn,它是不会跑到这个四合院yǐ外的地方去的,ér且自从毛头来到家里,原本经常可yǐ看到的老鼠,现在已经绝迹了接下来的几天,yè天都在家里等那老头的电话。

  不过一直等到第四天的时候,老头儿打来了电话,有些羞愧的告诉yè天,他只找回了五件玉qì。

  还有一件玉qì,是老头的一个本家侄戴着的,不过就在前几天去城里的时候,坐的拖拉机翻到沟里去了,那小伙虽然没事,但偏偏玉qì被打碎了。

  听到老头的话后,yè天也是徒呼奈何,只能说老头的侄运气不错,靠着那件法qì逃过了一次劫难。

  不过yè天也没有遗憾的感觉,他本就是精通术法之人,自然知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的道理,这天地之间凡事不能完美,都总留有一些缺憾,凡事也不能绝对,却总留有一线生机是好的。

  当然,没有配成一套十二生肖,也给yè天压价找了理由,后他yǐ三十万的价格将五件法qì买了下来,ér从杜强处赚得的一百万,又只剩下了二十万。

  yè天也曾经一度怀疑,莫非自己的五弊三缺真的是犯在了缺钱上吗?要不然他这些年也赚了好几百万了,但手头却总是存不住钱。

  当然,这也只是yè天的猜想,虽然存不住钱,但他还真是没缺过钱花,在得到老头送来的五棣玉qì后,yè天就召集了家里的人,将这些法qì分发了下去。

  yè天二姑家一共是五口人,陆琛已经有了一块法qì,加上大姑和小姑还有刘蓝蓝,yè天一共送出去了七件生肖法qì。

  不过刘蓝蓝和云曦是一个属相的,yè天只能给刘蓝蓝找了一块属相相生的生肖给了她。

  这些玉qì在墓葬里尘封日久,表面的光泽有些黯淡,除非是像yè天这般能感应到天地间yīn阳二气的人,否则一般人看了也不会在意的,所yǐyè天倒也不怕有人见财起意的。

  ér经过上次陆琛昏í的事件后,不管是yè家的人还是陆家的人,都知道了法qì的重要xìn,对于yè天赠送的这些玉qì,均是珍ér重之的贴身佩戴了起来。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倒是没有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再找到yè天,他带着小毛头每天往返于两个四合院之间,日过得也tǐn充实的。

  到了十月初的时候,北京的天气渐渐转冷了,家里的那棵老槐树的yè掉落了一地,éryè天的四合院,也到了收工的阶段。

  yè天这四合院的改造,多的是对其环境的修建,主体建筑只是在内外进行了一些装修,并没有动屋内的主梁,所yǐ也省却了为隆重的上梁仪式。

  收工这天,卫红军也来到了四合院,yè东平今儿也把潘家园的铺给关了,带着大姐小妹的都汇合到了yè天的家里。

  “卫叔,真是谢谢您了。”

  也卫红军自然不用过多客气的,yè天手上拿着一叠红包,看向了陪在卫红军身边的王工,说道:“王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您一定得接着,这些是工人们的红包,您看着发下去吧······”

  “哎,不用,yè天,真的不用啊!”当着老板的面,王工哪里敢收yè天的红包啊?那手是一个劲的往外推。

  卫红军呵呵笑了起来,说道:“王工,你就收下吧,不过下不为例啊……”

  “谢谢yè总,谢谢老板!”卫红军发话了,王工也就半推半就的收下了红包。

  虽然没打开看,但是用手捏了一下,那厚厚的一叠,少也有五千块,这让王工脸上也满是笑容,心中暗赞yè天会做人。

  “天门开,地门来,财丁双进,显星贵人入门来!”

  到了正午时分,yè天在装修一的院门口放了一挂五千响的鞭炮后,烧了一张自己制的符,嘴里念叨了几句,房入住的仪式也就算是完成了。

  中午饭自然是在居里吃的,不过除了卫红军之外,其他的人yè天都没有邀请,这一顿饭一直吃到下午四五点钟,卫红军告辞离去。

  送走卫红军回到中院厢房后,yè天对一家人说道:“爸,大姑,你们都回去吧,晚上我在这里镇宅,你们都不要过来啊······”

  四合院虽然改建好了,不过yè天尚未启动阵法,这院固然风水不错,但与yè天心中的期望还是相差甚远的,只有等阵法开启之后,能算得上是一处风水宝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