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水鬼(上)【第二更】


  这个度假村背靠玉泉山,虽然山体不高,正好作为滑雪的场所。

  zài另外yī面还有yī池湖水,游客可以坐船游玩,泉水潺潺的从山上流入,有不少游客都到山脚下去接泉水饮用。

  此时★已经立春了,湖边的杨柳树也发出了嫩叶,这湖光山色让人看了颇有yī种心旷神怡的感觉,的确是个踏春游玩的好地方。

  “陈叔,实zài是不好意思,这早年没拜上,给您拜个晚年吧!”

  要说zà☆i北京城,叶天欠人情多的就是卫红军了,不过两者之间有些利益瓜葛,却是没有陈喜全的人情来的实zài。

  对这位忠厚的中年人,叶天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因为他能感觉得到,对方帮助他没有任何想要索取回报的念头,纯粹就是yī种善念使然。

  俗话说天道无常,常于善人,作为yī个返乡知青,陈喜全能把生意做的那么大,也并非是没有原因的。

  陈喜全还是以前的样,爽朗的拍了怕叶天的肩膀,说道:“●早就想叫你来玩了,不过过年事情也多,叶天,怎么没见你女朋友啊?”

  “呵呵,陈叔,她开学去学校了,下次我带她来玩。”

  叶天笑了笑,把兜lǐ的那块玉石拿了出来,说道:“陈叔,这是我收上☆来的yī个小物件,听人说lǐ面蕴含奇门法阵,我知道您对这些感兴趣,就留着把玩吧!”

  叶天不想明说这是件法器,即使说了陈喜全也未必就明白,所以绕了个圈,让陈喜全以后能经常把玩琢磨。

  “那陈叔就不客气了啊!”

  听叶天说这玉石蕴含法阵,陈喜全顿时来了兴趣,接过之后打开了红绸翻看了起来,不过看来看去,就是yī块普通的生肖玉石啊,充其量只能说玉质不错而已。

  琢磨不出门道,陈喜全随手把玉石放zài了兜lǐ,说道:“叶天,zài这好好玩yī天,我回头给他们说yī声,想滑雪什么的我让人给你安排,晚上走的时候叫辆车,给你家lǐ拉点玉泉山的水回去泡茶喝!”

  “陈叔◆,您有事先忙去,不用管我的……”

  听陈喜全这话的意思,似乎他yī会还有事,叶天试探着问道:“陈叔,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听到叶天的话后,陈喜全挠了挠头,说道:“是遇到点事,走□◆,您有事先忙去,不用管我的……”

  听陈喜全这话的意思,似乎他yī会还有事,叶天试探着问道:,nínyǒushìxiānmángqù,búyòngguǎnwǒde……”

  tīngchénxǐquánzhèhuàdeyìsī,sìhūtāyīhuìháiyǒushì,yètiānshìtànzhewèndào:“chénshū,shìbúshìyùdàoshímemáfánshìle?”

  tīngdàoyètiāndehuàhòu,chénxǐquánnáolenáotóu,shuōdào:“shìyùdàodiǎnshì,zǒu,咱们去那边说吧!”

  坐到休息区的沙发上后,陈喜全开口说道:“这度假村是我和几个朋友合股搞的,平时我也不大管,不过这段时间老是出事,那些朋友知道我认识些高人,所以今儿过来的。”

  “陈叔,出了什么事情啊?”

  叶天有些奇怪,他来这lǐ的时候就观察了,这lǐ的地势“土纹隐起,作苍龙鳞”,可是yī处龙脉所zài,风水极佳,不可能出现煞气之类的阴邪之物。

  “这……”

  陈喜全犹豫了yī下,想着叶天似乎也懂些风水地气和道家学说,终压低了几分嗓,说道:“南边小湖lǐ出了水鬼,前几天抓了个小孩下去,昨天又有个女孩被拉下去了,我那朋友说是那lǐ以前有人跳水自杀过,◆现zài是找替死鬼来了……”

  按照中国民间的说法,投水自杀或者意外而死的人,会徘徊zài淹死的地方,变成水鬼。然后zài水lǐ耐心的等待,引诱,或者是强迫人落水而死,来当自己的替死鬼。
  陈喜全是相信鬼神之说的,所以zài谈及这件事的时候,他脸上也现出几分愁苦之色,自家产业出了这种事,没人心情能好得起来。

  “水鬼?陈叔,您能确定?”

  听到陈喜全的话后,叶天不禁愣了yī下,zàiyī些煞气积郁之处,倒真的是能影响人的思维,使得yī些意志力不坚定的人跳入水中的,不过却和水鬼没有什么关系。

  陈喜全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水鬼,不过前儿那两件事赔了不少钱,要是再出yī次事的话,这度假村也不用开下去了。”

  说到这lǐ,陈喜全有些歉意的看向叶天,接着说道:“我那朋友去接法师了,到了中午的时候会来做法,叶天,陈叔今儿可没时间陪你了啊!”

  叶天摇了摇头,开口说道:“陈叔,您不用陪,我对这事也挺好奇的,跟着你们看看行吗?”

  陈喜全只以为叶天是好奇,当下点了点头,说道:“那倒是可以,南湖那边很大,你站远点就行了,哎呦,来了,叶天,你随意,陈叔先不陪你了啊!”

  两人正说话间,yī辆黑色的奔驰车停zài了度假村的门口,隔着玻璃看到那车之后,陈喜全连忙跳了起来,给叶天告了声罪就迎了出去。

  跑到奔●驰车前,陈喜全将后门给拉开了,从lǐ面下来yī个穿着道袍须发皆白的老道士,手中还拿着yī个拂尘,zài老道后面,还有个年龄比叶天稍大几岁的年轻道士。

  “我靠,是这老家伙啊?他们的生意还真是不●错呀?”看见这老道之后,叶天顿时愣住了,继而脸上露出了yī丝笑意。

  这老道也是叶天zài四九城为数不多的朋友之yī,就zài几个月之前,叶天还经常和这老家伙yī起喝酒下棋,后来自己那四合yuàn闹鬼的生意,也是给他干的。

  不过虽然知道这老道是装神弄鬼,但叶天也没有揭露他的意思,因为从这个老道身上,他经常能见到师父的影,这也是叶天那两个月zài白云观长住的yī个原因。

  见了熟人,总是要去打个招呼的,看到几人走了进来,叶天也站起身迎了过去,“云阳道长,没想到zài这lǐ遇到您了啊,上次那事还要多谢谢您!”

  既然是熟人,叶天不妨帮下老道的忙,给他当当托了,反正价钱应该是谈好的,也不算自己帮着老道忽悠陈喜全。

  “玄清小友,你……你怎么也zài这lǐ啊?”

  老道云阳看见叶天后,眼睛顿时瞪的溜圆,有那么两个月的时间,云阳经常和叶天yī起谈论道经术法,知道叶天肚lǐ有货,自己那点把戏根本瞒不住他的。

  叶天笑道:“我到这lǐ来玩的,云阳道长,自从上次您帮我开坛做法之后,我那宅再没有闹鬼的事了!”

  “呵呵,玄清小友,举手之劳○罢了,不值yī提,不值yī提……”

  叶天说话的时候还冲着老道挤吧了下眼睛,云阳老道顿时明白了过来,心lǐ有了底,脸上又是露出yī派高人风范。

  “等等,哎,我说,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叶天和云阳zài那聊的不亦乐乎,陈喜全与他的朋友却是愣住了,“叶天,你……你和云阳道长认识?还有,云阳道长怎么叫你玄清啊?”

  叶天明明穿着yī身唐装,可云阳却是称呼的道号◎,这让陈喜全脑是yī团浆糊,怎么都搞不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和叶天的身份了。

  “呵呵,陈叔,我小时候跟过道教的师父,所以也有道教的身份。”

  叶天闻言笑了起来,看到陈喜全还是yī脸不解的▲样,接着说道:“玄清是我的道号,云阳道长是我们道教的前辈,我当然认识了,前段时间我买了个四合yuàn闹鬼,还是请云阳道长开坛做法的……”

  叶天这yī解释,陈喜全顿时明白了过来,不过开车接云阳道长的中年人,却是看向陈喜全问道:“老陈,这位小兄弟是?”

  陈喜全笑道:“我给你们介绍下,这是王嘉勋王总,我打小的朋友,老王,这是叶天,我的yī个忘年交!”

  “既然都是朋友,那lǐ面坐吧,云阳道长,小叶,还有这位道长,lǐ面请……”

  听到是陈喜全的朋友,王嘉勋也没怠慢了叶天,将几人请到了lǐ面的咖啡厅内,白天这lǐ的人不多,倒是很好的谈话场所。

  不过度假村lǐ出了这么yī档事,王嘉勋可是有些坐立不安,yī杯咖啡刚喝完,就小心翼翼的问道:“云阳道长,您看……什么时候咱们去南湖边那lǐ看看啊?”

  “王居士,不用急,日到正午,是yī天之中阳气盛的时候▲,那会做法将会事半功倍的,这还有yī个多时辰呢……”

  今儿北京虽然阳光很大,但是风也不小,云阳老道可不愿意出去喝西北风,回头等到了中午去那边念叨几句咒语,然后正好gǎn上吃午饭呢。

 ◆■ “是,是,云阳道长说的对,yī会就全拜托您二位了!”王总哪lǐ知道这老家伙的心思啊,当下连连点头,忙着又给老道倒上了咖啡。

  云阳摆出yī副高深莫测的样,微微颌首,说道:“没问题,就算是真有○水鬼,老道yī篇往生咒,也能超度它了,你们不用担心!”

  “吹,可劲的吹吧,回头那地要真是个极阴之地,我看你这老小跑的比谁都!”

  看着云阳那幅模样,叶天笑得肚都疼了,这老家伙本事没多少,忽悠人的功夫倒是和师父有的yī拼,尤其是须发皆白的卖相,还是真有那么几分仙风道骨的。

  ------

  ps:第二送上,刚看了眼大神之光的排名,晕倒,不会只有200个兄弟从黄金瞳跟过来吧?大家别嫌麻烦,去拿个打眼之光吧!

  嗯,继续码字,继续爆发,兄弟们的yuepiao和推荐票也都投给相师吧!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