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踢馆(下)


  “炜哥,真的出事了,黄毛他们……他们几个……”

  说话的这哥们shì留在医院照料那个被“苦肉计”的小弟的,由于所住的病区不同,他一开始并不知道黄毛等人出事。圣堂章节

  不过到◆中午他出来打饭的时候,却shì听得有人谈起住院部门口发生的血案,原本听着有个人以一第四,把另外四个人都给砍倒了,他还在夸那人牛逼呢。

  但shì稍微一打听那几个人的相貌,这哥们顿时急了,也顾不上病房里还有个张嘴要吃饭的,直接就火急火燎的跑来向老大回报了。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啊?黄毛怎么了?那小在医院又动手打人了?”

  费老大看到那人结结巴巴的样,顿时shì气不打一处来,他派黄毛过去的用意,就shì想让他去恐吓一下卫红军,真要搞个鱼死网破的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不过以前发生这样的事情时,黄毛shì有过追到医院打拆迁户的先例的,所以费贺炜以为黄毛又在医院里闹事了。

  “炜哥,黄……黄毛不shì打人,shì砍人了……”那哥们可shìcóng医院直接跑来汇报情况的,一口气还没顺过来。

  “砍人了?”

  费贺炜愣了一下,继而骂道:“妈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点把黄毛那几个王八蛋给我找来,让他出去避避风头!”

  前来报信的那哥们连连摆手,看到桌上有瓶啤酒,拿过来一口气给喝了下去,这将心气给捋平了,开口说道:“炜哥,不shì,shì黄毛把山鸡几个人给砍了,全……全都砍死了,黄毛也被警察给一枪崩掉了!”

  “什么!”听到那人的话后,费贺炜猛的站起身来,身前桌“哗”一声被掀开了,牌九掉的满地都shì。《

  “黄毛把山鸡给砍了?自己被警察打死了?”

  饶shì费贺炜胆大包天,听到这消息后也shì忍不住毛骨悚rán,连忙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小给我说清楚,妈的,四喜,去准备钱,哥几个都准备跑路!”

  费贺炜的第一直觉,就shì想到了跑路,在他的意识里,这事儿说不定就shì卫红军买通了警察搞出来的,这可shì要往死里整他啊!

  费贺炜敢算计卫红军,却不敢和政府对抗的,国家真sh☆ì想要找他的麻烦,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要知道,这几年他干拆迁,可shì没少让许多人家破人亡的。

  “炜哥,咱们跑路干嘛啊?”

  前来报信的那人有些莫名其妙,开口说道:“我没见到事情的◇经过,好像shì黄毛出了住院部之后,突rán就抽出刀将山鸡几个人砍死掉了,后来警察来了他又拘捕,所以被击毙了,这……这和咱们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这些小混混虽rán平日里喝酒吃肉都shì称兄☆道弟,但其实并没有什么感情,而且还分成一个个小派别,和黄毛关系好的都死掉了,这里没什么人会给他们默哀的。

  听到警察shì后来的,费老大也镇定了下来,用手摸着刮的铁青的胡,自语道:“这事儿有些○古怪啊,黄毛和山鸡关系好的都能同睡一个女人,怎么会把山鸡给杀掉了呢?”

  费贺炜话声未落,旁边有人接口道:“炜哥,有什么好奇怪的?那小昨儿吸了粉,和女人干了一夜,今儿早上出去的时候我看着他还抽了几口,肯定shì那会犯了病了!”

  听到那人的话后,费贺炜如梦初醒,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桌,大声喊道:“妈的,肯定shì,靠,黄毛死了警察一定会找到这里,你们几个,抓紧去把毒品都给我扔了,大龙,你跟我来!”

  费贺炜的话让屋里慌乱了起来,所有人都急急忙忙的跑到自己房间去了,几乎这里的每个人都shì瘾君,房里多多少少都藏着毒品。《

  费贺炜倒shì不吸毒,但shì他房中的毒品却○shì多的,因为他就shì靠着毒品和金钱控制这些小弟们的,要shì那些毒品被搜出来的话,枪毙他十回都够了。

  费老大的当机立断,让他暂时逃过了一劫,因为就在他们刚刚把毒品冲入到马桶里之后,好几★辆警车就开进了拆迁公司。

  对于这么一桩重大杀人案件,警方的侦破力度也shì非常大的,在对黄毛进行了解剖和血液化验后,警方发现,黄毛在两个多小时前,曾经吸食过大量的毒品。

  要知道,吸毒所致突出的精神障碍,就shì幻觉和思维障碍,这正与黄毛突rán之间发狂的征兆非常的相似。

  如此一来,警方的猜想和费贺炜这边也就shì不谋而合了,在突击审问了那个断手的小混混之后,马上出动警力包围了这家拆迁公司。

  虽rán没有查出什么吸毒贩毒的证据,但shì这帮人都被警察给带走了,因为光忙着收拾毒品了,那屋里的牌九和现金却shì没收起来,聚众赌博也够关他们个十天半月的了。

  --------

  “师父,这就走吗?”

  第二天一早叶天刚来到老宅,zhōu啸天就兴冲冲的迎了上来,今儿他穿了一身的运动服,早就shì擦拳磨掌的在等着叶天了。

  “现在就走,我说你小,倒shì个暴力狂啊!”看着zhōu啸天一脸兴奋的样,叶天不由笑了起来。

  见到儿又要把zhōu啸天带出去,叶东平不乐意了,走过来问道:“哎,我说你们今儿又干嘛去啊?叶天,啸天可shì还要上班的啊!”

  “老板,我和师父去……”

  叶天怕zhōu啸天说漏了嘴,连忙打断了他的话,说道:“爸,我带啸天出去有事,您这做老板的也不能整天泡茶楼啊,没事也去看看店……”

  “谁说我没去店里的?哎,我说你站住,你小教训起老来了shì吧?”zhōu啸天被儿说的一愣,回过神来的时候,叶天已经拉着zhōu啸天出了四合院。

  “师父,就shì这里吗?”

 ☆ 两人来到西城区后海的一处街道的临街四合院门前,zhōu啸天看着那门口挂着的那个牌,不由撇了撇嘴,说道:“安德武馆,德个屁,都shì些暗箭伤人的小人!”

  邱文东的老爹叫邱安德,在北京城老一辈○里,也shì个比较有名的拳师,和当时的南北大侠杜心武等人都有些交情。

  邱文东将武馆定为老爹的名字,一来shì为了纪念自己的父亲,二来也shì想用父亲当年的影响力,交好北方的武术界,让邱家能在北方武林重振旗鼓。

  “嘿,小,你说什么呢?”门口原本站着两个年轻人正聊着天,突rán听到了zhōu啸天的话,顿时一脸不善的围了过来。

  “干什么?你们shì开武馆的,爷shì来踢馆的!”来时的路上叶天就告诉他了,尽量往大了里闹,只要不出人命,缺胳膊断腿的都没事。

  “小,没长眼睛啊?八爷的场你也敢找事?”

  邱文东今年也五十了,当年跟着他的那些老兄弟都喊他为东哥,但shì后面的这些小年轻,却shì用八爷来称呼他。

  虽rán早已洗手上岸了,但shì邱文东当年的名气还在,这帮跟他习武的人,一个个也都shì骄纵异常横着膀走路的人。

  眼下听到有人来☆踢馆,那两个年轻人也不问三七二十一,一左一右抬掌就往zhōu啸天脸上打去。

  “八卦掌?难道shì董海川的后人?”叶天搭眼皮一看,就认出了对方的路数。

  根据考证,八卦掌的起源应该sh◇ì清中晚期时董海川所创出来的,由于董海川曾在清朝肃王府作拳师,所以八卦掌首先在北京一带流传开来,近百年来遍及全国,并传播到国外。

  在北京地区练习八卦掌的,十有**都shì董海川一脉,而且八卦掌也shì内家拳三大名拳之一,虽rán面前的这两人掌法粗鄙,但叶天眼中倒shì慎重了起来。

  “来的好!”叶天在旁边观察两人的拳路,zhōu啸天却shì直接迎了上去。

  八极拳本就shì近身短打的拳法,其动作极为刚猛,讲求的shì寸截寸拿、硬打硬开,迎着两人的拳头,zhōu啸天落在后面的右脚跟发力,身体一扭,身体就如同一张大弓般左右靠了出去。

  zhōu啸天的动作非常,那两个年轻人的拳尚未打到他,他就已经撞进了两人的怀中。

  zhōu啸天左右肩膀一抖,那两个人顿时口中发出一声痛呼,脚下不稳,连连往后退去,没成想四合院的门槛本来就高,这二人一个不慎,却shì被绊的仰天跌倒在了门里。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院里的人不少,听到外面的动静后,四五个人窜到了门口,刚好见到那俩哥们cóng地上爬起来,不过右臂却shì软哒哒的垂在身边,脸上满shì豆大的冷汗。

  “啸天,你这贴山靠的不错了啊,小时候没少毁坏大树吧?”看着zhōu啸天的出手,叶天点了点头。

  八极弟们习练“贴山靠”时,常常会用自己的身体去靠墙、靠树、靠桩,zhōu啸天显rán没少在这上面下功夫。

  -----

  ps:第二,遇到个没下限看不得人好的家伙,生了会闷气,这月身体不好也没好意思多开单章求票,就有人唧唧歪歪的。

  打眼去写第三,感觉相师值得支持的,麻烦朋友们投出yuepiao和推荐票,人善被人欺shì不shì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