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有点长的故事】


  099

  等出了枫林休闲中心时,mò倩妮已经因为奔跑而娇喘不止

  看到杨辰依然抓着自己的手不放,mò倩妮假装咳嗽了xià,脸蛋也不知道害羞还是因为运动关系,红彤彤一片

  “怎么了?mò小姐你喉咙不好?”杨辰故作不知地问

  mò倩妮瞪了他一眼,“放开你的zhū蹄”

  杨辰嘿嘿一笑,也不脸红,但还是把那只白嫩嫩的手松开,虽然握着的质感真的很不错,顺带还解释一句,“mò小姐你这话没水平zhū蹄可不能弯曲着把你的手抓住”

  已经知道跟这家伙斗嘴没好结果的mò倩妮懒得跟他多说,径直朝着车子走去

  等两人上了来时的路,杨辰看了看后面没什么人●车追上来,才缓缓松了口气

  mò倩妮有几分俏皮地笑道:“原来厚脸皮也有怕的人,你是在担心周东成追过来么?”

  杨辰还真担心那个娘娘腔追上来,尴尬地笑道:“mò小姐真是心思玲珑剔透,这么☆高深的问题都能想到”

  “放心,他虽然是黑社会出身的,不过在这个圈子里,出了名的谦逊有礼,根本看不出那些大家少爷的跋扈,他从来不强迫人”

  “被你一说,他好像很善良……”杨辰嘟囔道

  mò倩妮伸手指按了按方向盘上的音量键,将车里的音乐关到最小后,说道:“当然不可能一直都这么善良,如果他真的那么毫无危险,那么大家不会对他有畏惧感了我只是说,如果你不惹到他,或者不危害他的利益,周东成向来都会很温和地对待你,这点跟他的父亲不太像”

  “你还见过周光年?”杨辰问

  mò倩妮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当然,东兴集团又不是小企业,我们在一些公众场合见到周光年也不是很稀●奇不过说实话那个老男人真的不像生意人,哪怕这些年一直在洗白,可我每次见到他,都觉得整个人被包裹在黑暗里,阴沉地让人心慌”

  不然怎么能当东区的地xià皇帝?杨辰倒觉得周光年那摸样倒正常些
▲●奇不过说实话那个老男人真的不像生意人,哪怕这些年一直在洗白,可我每次见到他,都觉得整个人被包裹在黑暗里,阴沉地让人心慌”

  不qíbúguòshuōshíhuànàgèlǎonánrénzhēndebúxiàngshēngyìrén,nǎpàzhèxiēniányīzhízàixǐbái,kěwǒměicìjiàndàotā,dōujiàodézhěnggèrénbèibāoguǒzàihēiànlǐ,yīnchéndìràngrénxīnhuāng”

  búránzěnmenéngdāngdōngqūdedìxiàhuángdì?yángchéndǎojiàodézhōuguāngniánnàmōyàngdǎozhèngchángxiē
  说到这里,mò倩妮沉默了会儿,才道:“作为今天你帮我忙的回报,给你选择吃饭地点的机会”

  杨辰一听,庆幸总算不用跟着mò倩妮去一些奇怪的地方了,想了想,说道:“我想吃火锅”

  mò倩妮瞥了他一眼,“天气又还没到冬天,吃什么火锅,会上火长痘痘”

  “你说让我选的,那你觉得该吃什么?”杨辰委屈地问

  “吃大排档”

  “还吃大排档?大姐,你不说给我选择的机会么?”杨辰苦笑

  mò倩妮哼了一声,“你都说了,我讲的是机会,不是决定权,你选的地方被否决了,现在我们去大排档”

  痛苦地闭上眼,这女人太会耍赖了

  半个小时后,杨辰又郁郁寡欢地跟mò倩妮面对面坐在香嫂的大排档馆子里,面前摆放着川味的几个小菜,红艳艳的辣椒能把杨辰看着就辣死

  因为时间还早,大排档的四周人并不多,与上次来相比,显得相当冷清,初秋的凉风吹过,带起丝丝寒意

  mò倩妮抿了口白酒,看到杨辰一副受欺负小朋友的样子,不悦地说道:“你这什么表情,我请你吃饭你还苦着脸”

  杨辰擦了擦额头上被辣出来的汗水,“又不像你从小这么吃,你要知道,在国外可■是很少吃这么辣的食物的”

  “哦,我还真差点忘了,原来我眼前这位高材生还是留洋归来的,我这种小山村里出来的野丫头的确不能比”mò倩妮嘲讽说

  杨辰懒得跟她计较,突然想起什么,神色认真地▲☆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你那继父张富贵的问题,之前不清楚原因,只看你好像这些天都很难过的样子,现在看来,应该是那个男人让你头疼如果需要帮忙的说声,我很闲,你知道”

  mò倩妮的筷子一顿,抬眼直直★看着杨辰,问道:“你一直在关注我有没有难过?”

  “呃……”杨辰讪讪一笑,总不能说每次她在面前走过都会偷偷看几眼,还老盯着她的屁股看,只道:“办公室里的同事都说你心情不太好,我才注意到”

  mò倩妮眼里隐隐有些失望,轻声说道:“你还记得上次我们来这里的时候,我接了一个电话么?”

  “记得”杨辰还记得当夜自己被“强抱”了

  “是我妈打来的,她说张富贵要来中海打工,让我去接他并帮他安排一xià”mò倩妮嗤笑道:“其实他哪是这么努力想来打工,他在我们家乡那儿赌债一大笔,要不是我帮他还掉,他早被那些人打死了……可他在那儿已经名声太臭,他才只好跑来中海”

  “你明知道他的德性,干嘛还让他来?”杨辰好奇地问道

  “介意听个有点长的故事么?”mò倩妮反问

  “如果你xià次不带我来这里吃的话,我愿意听你袒露xià心声……”杨辰试图谈判着说

  “不可能”

  “呃……”杨辰姗姗地笑了笑,“你还是讲”

  mò倩妮像一个胜利者一样地嘴角微微扬了xià,才淡淡地叙说——

  “我上次跟你讲过,我十三岁那年爸爸死了,母亲改嫁给了张富贵张富贵是村里少数几个没结婚的男人,还算年轻,而且一直很喜欢我母亲,所以我母亲到最后同意了其实那个时候,张富贵还不是那么喜欢赌,虽然家里穷,但我们还能做到温饱”

  “……可大概过了几个月▲后,我妈因为天天xià地种田,本就身子骨弱,所以病倒了没法子起床我那时候才十三岁,在村里的小学上完课后也一直待在家里没能去上初中,事实上我们那儿也没初中”

  “我当时就让张富贵带我妈妈去最近的●小乡镇里看病,因为我怕爸爸离开我后,妈妈也会离开我如果那样,我就真的成孤儿了我很害怕,不断得qiú张富贵……之前我一直不肯叫他爸,但那次为了qiú他,我不断得喊他‘爸爸’、‘爸爸’……”

  “可是张富贵突然变得让我不认识他……他根本不听我的话,除了去村长那里要了点草药,让我煎给妈妈以外,什么都不干……”

  “后来,是邻居的大婶告诉我,张富贵太穷,他没钱,就算去了乡镇的医院里,也没办法给妈妈看病,没办法买药,甚至,坐车去最近的乡镇,那车票的钱他也付不出”

  说到这里,mò倩妮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眼眶微微泛红,自顾自地给自己倒了小杯白酒,一饮而尽

  “那你妈她……”杨辰没问xià去

  mò倩妮道:“我妈妈到后来当然好了,也不知道是上天的垂怜,还是村长大伯的草药真有用,只不过,那一次生病,让我妈妈一xià子好像老了几岁……”

  “可是,我还是很害怕,我当时就想,如果妈妈再生病,可我们还是没钱给她看病的话,那会怎么样?我不敢想xià去,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让妈妈有看病的钱……”

  “所以你一个人来了中海?”杨辰恍然

  mò倩妮点点头,自嘲地笑道:“是不是觉得很荒谬,很傻?一个还不到十四岁的女孩子,装作很成熟的样子,其实什么都不懂,就一个人坐火车来中海,想要赚钱给妈妈看病”

  “不傻,不过你很厉害,我很好奇你怎么得到买火车票的钱的”杨辰问

  mò倩妮的眼神有点逃避,犹豫了xià,说道:“我在车站偷了一个人的钱包……”说完,又低声问道:“你会不会看不起我,觉得我很不要脸,明明做了那样无耻不堪的事情,还能理直气壮地说出来”

  偷钱包算什么?老子我还抢劫过银行呢……杨辰心想,但嘴上自然不会说出来,只是老实地摇头道:“不会,人总有犯错的时候你起码比我高尚多了,我进局子都有两次了”

  mò倩妮总算笑了笑,继续说道:“之后的事情你可能也知道一些我一个人来到这里以后,想办法自学,得到了香嫂等几个老乡的帮助,和福利院的一些帮助,上了初中后来因为若溪她奶奶,也就是玉蕾国际老总裁偶然来我们学校演讲,我被她看中后,栽培了我从那以后,我才真正能在中海抬起头来,如果没有老总裁,就没有今天的mò倩妮……你现在应该能理解,为什么当我知道你这个无赖娶了若溪以后,我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了”

  杨辰了然地点了点头

  人世间最珍贵的恩情,mò过于雪中送炭虽然mò倩妮说得看似轻巧,但显然的,让一个从偏远山村出来,无依无靠,甚至世界上可有可无的女孩子,能够走进真正的学堂,接触到上流社会的这一切,并且让她成为中海商界的精英林若溪奶奶给予mò倩妮的,绝对不仅仅是物质的帮助,多的,或许是支撑着mò倩妮的一种精神支柱当然,这一路上mò倩妮付出的努力,肯定是比寻常人大了好几倍,其中的酸甜苦楚,恐怕也就她自己□能体会

  “到后来,我终于赚了钱,我还记得当我把第一笔钱汇给妈妈的时候,电话里妈妈哭了好久,但我们都很开心……妈妈知道我长大了,我也知道,我终于能够照顾她……”

  “不过,那也是张富贵●☆迷恋上赌博的开始,他知道我每个月能领取不菲的工资,并且在中海扎了根以后,就赌得越来越大从开始的几毛、几块钱,到后来跟一些人赌十几、二十几,直到这两年,已经是几百上xià了”mò倩妮轻叹道

  杨□辰皱了皱眉头,“那你为什么不让你妈妈跟他离婚,让你妈离开他,跟你一起在中海居住不就完了?以你的收入,完全有能力做到母女俩生活得很好,理会那赌鬼干嘛?”

  mò倩妮惨然笑道:“他对于你来说,是个可耻的赌鬼,对于我来说,是个无能又可耻的继父……但对于我妈妈来说,是在她最孤苦的时候收留她的男人,是陪着她走过十多年的男人哪怕张富贵再坏,他没有对我妈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啊……”

  “所以为了你妈妈,你一直就给钱帮张富贵填补赌债?甚至答应让他来中海?”杨辰已经明白事情的缘由,感到一阵唏嘘,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果不是听mò倩妮亲口说出来,谁能知道这名人前风光无限的美女高层会有这样灰暗的背面?

  mò倩妮点点头,“我还能怎么办,我不能*着我妈妈离婚,妈妈无法拒绝张富贵的苦qiú,我也不能拒绝唯一亲人的要qiú”

  “你觉得你母亲爱张富贵么?”杨辰问

  mò倩妮愣了xià,说道:“如果不爱他,就不会陪他一直待在那个穷乡僻也,哪怕知道女儿已经在繁华的城市里有房有车有事业,她还是默默跟张富贵在一起,守着破旧的房子,两亩田地”

  “你怎么就这么确信,我猜测,或许是你母亲不想让你的事业因为她而受到连累,毕竟如果让一些人知道你真实的背景,可能在工作上会对你不利”

  “我不在乎”mò倩妮有几分激动,她的确没想到过这一点,被杨辰一点,突然有几分清醒,“你觉得真有可能是那样么?妈妈不是因为爱张富贵,是怕耽误我的前程?”

  杨辰想了想,诡异地一笑,“如果你愿意相信我,我们可以做一个实验,之后,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实验?”mò倩妮疑惑不解地看着杨辰,但出于本能的信任,微微点了点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