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没有恋爱的婚姻】


  144

  杨辰早猜到事情没这么轻松结束,但没想到林若溪这么快就要求去见她,还带着赵hóng燕,心里不由忐忑起来,虽说自己没跟赵hóng燕真发生什么,可亲了抱了,总不能抹净嘴巴说啥也没●
  144

  yángchénzǎocāidàoshìqíngméizhèmeqīngsōngjiéshù,dànméixiǎngdàolínruòxīzhèmekuàijiùyàoqiúqùjiàntā,háidàizhezhàohóngyàn,xīnlǐbúyóutǎntèqǐlái,suīshuōzìjǐméigēnzhàohóngyànzhēnfāshēngshíme,kěqīnlebàole,zǒngbúnéngmòjìngzuǐbāshuōsháyěméi

  给紧张de赵hóng燕一个宽慰de笑容,两人一起离开现场,至于余家两兄弟,虽rán气地咬牙切齿,却是半点法子都没有

  五分钟后,杨辰带着赵hóng燕一同来到顶层de总裁办公室内,▲杨辰是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而赵hóng燕虽rán进玉蕾已经过三年,却是从来没到过这里,虽rán脸上还有泪痕,此刻也顾不得什么,几分好奇地四处张望

  “不用紧张,就坐那儿”

  神情淡淡d◇e林若溪从办公室一边de饮水机处走来,手里拿着只玻璃杯,里面是热气腾腾刚冲泡de绿茶,色彩娇嫩,芳香扑鼻,远远就能闻到股子自ránde茶香

  不等林若溪把茶杯放到沙发前dehóng木茶几上,杨辰就笑眯眯地上前欲接过

  “这哪好意思,总裁亲自泡茶,我自己来自己来……”

  林若溪没理他,直接略过了杨辰,让他扑了个空,径直走到赵hóng燕面前,对她微微抿嘴笑了笑,如雪霁初晴,春暖◆花开

  “这是今年de西湖龙井,你是个懂茶de人,所以才给你喝,一般人我可不舍得”林若溪朝赵hóng燕眨了眨眼,将茶杯到她面前

  赵hóng燕受宠若惊地站起身来,俏脸上满是hóng晕,●也不知是激动还是羞涩,“林总您客气了,我……我会不好意思de……”

  这一画面让杨辰有些小郁闷,这女人怎么就不会对自己这个老公灿烂地笑一个?

  林若溪莲步轻挪地走回她de座位,悠rán地坐下,似乎并不急着问今天所发生de事,而是笑吟吟地看着赵hóng燕,问道:“hóng燕,如果我没记cuò,你来公司已经有三年多了?”

  赵hóng燕坐在柔软de沙发上,听到林若溪de问话,联想到刚刚说她是“懂茶de人”,眼中满是不可思议,“林总您知道我?”

  “只要是总部de员工,所有人我都知道,虽rán平时因为工作de原因,不可能常常跟你们交流,但只要是我de员工,我就会认得”林若溪轻柔声道

  这一番话不仅赵hóng燕,连刚刚坐下de杨辰都愣了下,要知道玉蕾总部de员工少说四、五百人,在平时几乎不接触de情况下,林若溪竟rán全部认得,看她今天对待赵hóng燕de样子,也不似乱说,看来能够如此年轻就驾驭这样de时尚航母,这个女人de内在心思远比想象中de要恐怖

  赵hóng燕显rán颇为激动,跟其他绝大多数de女职员一样,她也对林若溪有崇拜情绪,此刻发现自己de偶像竟rán叫得出自己de名字,还知道自己de一些背景,就跟兴奋de雀鸟似de,刚刚de灰暗情绪一扫而空,展颜道:“真没想到林总连我们这样de小员工也认得,看来公司里没什么事能瞒过林总了……”

  “你比较特别,其实在你进公司以前,我就见过你”,林若溪道

  “进公司前?”赵hóng燕显rán想不起来

  林若溪犹豫了下,才清声道:“你父亲赵老先生做de糯米丸子很好吃,我★以前常常去买”

  赵hóng燕露出恍rán神色,但同时觉得不可思议,“林总您……喜欢吃糯米丸子?”

  她没想到清丽脱俗de女总裁会喜欢那样de小吃

  “你家是开糯米丸子店de?◇”杨辰也惊奇地问了出来

  赵hóng燕点点头,几分小得意地说道:“我们家de丸子店已经传了好几代了,口味很地道,算是老字号de丸子店”

  “赵老先生同时还是传统茶艺de大家,我喝过他沏de黄山毛峰和碧螺春,他de手法和技艺,是最正统de茶道,这在华夏国内其实已经快要绝迹了,倒是日本保留地比较完善可惜现在de人都只注重那些虚华de茶艺,不懂得去欣赏最真实de茶道了”林若溪颇为赞赏与惋惜地说道

  赵hóng燕越发兴奋起来,“真没想到林总这么了解我们家de事,连我爸爸de事都知道……”

  “那已经是很多年前了,说起来,我de年纪比你还小两岁,当时去买丸子de时候,还在读高中因为高中离你们家de丸子店很近,我常常去吃,熟了以后,你爸爸还会给我沏茶偶尔看见你也会在店里帮忙只不过你肯定已经没印象了,但我一直记着你们店里de画面我觉得你们一家很幸福,父亲、母亲,女儿,男孩儿,那应该是你弟弟,都在一家店里帮着做丸子、卖丸子,其乐融融de,感觉很好”林若溪眼里流露出几分向往,字字清柔而真切

  赵hóng燕也有几分怀念,恬笑着,“是啊,那时候我还在上大学,所以会有空去店里帮忙,后来工作了就没怎么再去了,其实那时候我还一直埋怨爸爸,我明明不会做丸子,他也一定要我学,现在想想挺开心de”

  听着两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杨辰不得不叹服林若溪de谈话技巧了,此刻de赵hóng燕显rán已经把适才de紧绷神经给放下,开始交心地说出一些话来

  “赵老先生最近好吗?”林若溪顺势地问道

  赵hóng燕原本明媚de脸上露出一抹哀伤,勉强笑道:“不怎么好,去年开始一直住院到现在了”

  “住院?”林若溪若有所思,“能详细讲讲么,我也很久没见到他了”

  赵hóng燕拿起桌上de茶杯,抿了两口热茶,才道:“我爸爸被检查出来肾衰竭,一直要做透析治疗,身体很糟糕,就因为那样,家里de生意也全交给了我弟弟在打理,生意也不大好了”

  “对不起”,林若溪歉意地说了声,下意识地望了眼杨辰

  杨辰见了,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之前并不知情,不是故意让她问这种伤感话题

  林若溪想了想,问道:“hóng燕,今天在一楼,来de人是你de丈夫么?”

  “是de,林总”赵hóng燕黯rán地点点头

  “他那么做de原因是什么?”

  赵hóng燕叹了口气,将上周晚上酒发生de事说了遍,但自rán隐瞒了被余辉骚扰de片段,虽rán那不是她decuò,可也不光彩

  林若溪听完后,又问杨辰,“杨辰,是这样么?”

  杨辰当rán点头

  “可你为什么要亲hóng燕?”林若溪即刻又问,其实是“吻”,但那个字林若溪羞于说出口

  “呃……”

  杨辰一阵语塞,而他一旁de赵hóng燕也闹了☆个大hóng脸,被这样当面问出这种话题,她感到脸上火辣辣de,但与此同时,又很期待杨辰是怎么回答de

  林若溪de目光冰冷de如同剖开人心de手术刀,仿佛告诉杨辰,“别对我撒谎”

  显◎rán,于公于私,杨辰当着众人de面亲吻赵hóng燕,让林若溪非常不满,只是没过于激动地表现出来罢了

  杨辰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下,“那个姓余de非要我承认跟他老婆有那层关系,我说没关系他也不相信,他都这么铁了心,慷慨地送我女人了,我总不能说我真不要,这不是打击hóng燕de自信心么?好端端一个美女,老公不要,我这个莫须有de情人也不要,多伤人”

  “所以你就亲她,你有没有想过,大家都看见了那一幕,以后你们两个怎么办?”林若溪快疯了,这种无赖到极点de理由这个男人竟rán张口就来

  杨辰望了眼身边已经脸hóng地快滴出汁来de赵hóng燕,摸摸后脑勺,“还能怎么办,她老公都说要休她了,我总不能也说要休她?”

  “你……”林若溪一肚子闷气憋在胸口,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杨辰几分促狭地笑道:“林总这么关心我de感情生活,真是受宠若惊啊,代表我老婆,谢谢林总de厚爱了”

  他故意de他故意在气我

  林若溪两只素手捏成粉拳,不断颤抖,要不是赵hóng燕在场,她真想拿起桌上de任何东西一股脑砸死这男人算了

  “杨辰,不要用这种口吻对林总说话,她也是为我们好”,赵hóng燕突rán劝说了句,又神情复杂地望向林若溪,“林总,我想这一切都是我decuò,我不应该去酒,我事先骗了我丈夫,要不rán也不会发生这样de事”

  杨辰纳闷地问道:“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跟同事一起在酒喝点酒,都不能告诉那家伙?”

  赵hóng燕沉默了会儿,道:“其实你今天也看见了,余光是个很保守,很正派de一个人,在他眼里,像酒、夜店、KTV这些场所,都是所谓de‘社会蛀虫’,‘放浪男女’去de地方,他们余家de人是不准进去de”

  “他弟弟不也在么?”杨辰皱眉

  赵hóng燕惨rán笑道:“余辉是他亲弟弟,而我只是他娶回家de媳妇,按照余家人de看法,我只是一家小店主de女儿,出身低贱,他们让我进门就是对我de恩泽了,怎么还能容忍我去夜店呢?”

  杨辰不禁感到可笑,“真没想到这社会上还有这样一类人,怎么感觉倒退到封建社会了”

  “是啊,最开始嫁给他de时候,我也很不适应,感觉自己就跟苦行僧一样,一回到家就感觉气氛压得我喘不过气,这一年多稍微好了些,但总是很害怕回家,感觉总与他们家de人走不到一块儿,☆隔着太多东西”赵hóng燕失落地说道

  “那为什么你还要嫁给他?”

  林若溪白了杨辰一眼,“是为了你父亲,据我所知,肾透析并不便宜”

  赵hóng燕默rán,艰涩地点了点头,“□是de,我父亲跟余光de父亲是朋友,当初我父亲进医院,虽rán有保险支付一定费用,可还是不够余光de母亲那时候看上我,想让我做他们家de媳妇……可能是别de人家不愿意将女儿嫁给余光,而长相不怎么好de他们家又看不上,最后才选上de我,并答应我,帮我父亲支付大半de医疗费用”

  事情de真相显得简单而悲哀,一个年轻美丽de女人为了父亲de医药费嫁给一个老古董、冥顽不灵de男人

  “你爱他吗?”林若溪突rán问

  赵hóng燕微微一愣神,才想到问de是谁,凄rán笑道:“林总,我跟余光从来没有过恋爱,甚至没有交流,我就嫁给了他我不了解他,他不信任我,我又怎么会爱他呢”
▲   没有恋爱de婚姻?

  林若溪悄rán地望了眼杨辰,正巧杨辰也正看着自己,林若溪心跳一阵加,急忙撇过,问赵hóng燕:“接下去你打算怎么办?”

  赵hóng燕茫rán地摇摇头,“我□▲   没有恋爱de婚姻?

  林若溪悄rán地望了眼杨辰,正巧杨辰也正看着自己,林若溪心跳一阵   méiyǒuliànàidehūnyīn?

  línruòxīqiāorándìwàngleyǎnyángchén,zhèngqiǎoyángchényězhèngkànzhezìjǐ,línruòxīxīntiàoyīzhènjiā,jímángpiěguò,wènzhàohóngyàn:“jiēxiàqùnǐdǎsuànzěnmebàn?”

  zhàohóngyànmángrándìyáoyáotóu,“wǒ不知道,其实跟余光离婚,我早就有想到过,我们根本是不同世界de人”

  “可你父亲de病呢?”林若溪问

  赵hóng燕咬了咬嘴唇,“我跟我弟弟商量过,把家里de店铺抵押掉,从银行贷款,应该可以贷款到几十万,勉强应该够给爸爸做换肾手术”

  “如果我说,预支你五年工资和奖金,要你在这里连续再工作十年,你能接受么?”林若溪又问

  赵hóng燕猛地抬头,水润de眸子里满是不可思议与惊喜,“林总……您是说……”

  林若溪转身按了个办公桌上dehóng色按钮,对着一个精巧de话筒说道:“吴月,进来一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