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李家兄弟】


  149

  刚刚还气定神闲,与众人谈笑的lǐ德深突然怒气冲冲,让在场的众人都惊了yī下,很快几名暮云集团的高管就询问老董事长发生了什么

  lǐ德深yī脸不悦,也不说话,而他身边的lǐ慕华则是皱了下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

  就在这时,从包厢的门口忽然踉跄着扑进来yī个穿着花衬衫的男子,面色醉红yī片,嘴巴里胡乱地喊着些什么,酒气熏熏地老远就能闻到

  男子的样貌与lǐ慕华很是相似,身材略矮yī些,似乎醉得不轻,站都站不稳,刚跑进包厢就突然趴在了地上,四肢着地,爬行yī般地窜到了lǐ德深的脚跟,yī把抱住lǐ德深的腿部,嚎啕大哭起来

  这yī幕让所有人都■面显尴尬,毕竟显然这是lǐ家的家事,不论这男人是谁,这样的举动够给lǐ德深丢脸的

  “混帐东西”

  lǐ德深身体本就不怎么好,这时候怒气上涌,脸涨成了不自然的猪肝色,因wéi腿脚不便,□直接用手yī把推开了那年轻人的头

  那年轻人被yī把推到了地上,但并没就此清醒过来,还是哭嚎着yī把又抱住了lǐ德深的大腿,反而哭得响

  “哇……爸我命好苦啊……蒂娜不yào我了……蒂□娜跟别的男人跑了……哇……”

  在场的暮云集团几人,自然知道这人身份,杨辰四人则是这时才明白,原来这是lǐ德深的另yī个儿子

  lǐ德深在众人面前丢了脸,自然格外气愤,但眼前这个畜生再☆▲不成气候也是自己亲生儿子,不能说让保镖拖走丢掉,只好强忍着怒气,对在场众人道:“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个大儿子慕成,从小就没教好,整日不务正业,我也是束手无策,倒让大家见笑了”

  “董事长不必介h▲▲不成气候也是自己亲生儿子,不能说让保镖拖走丢掉,只好强忍着怒气,对在场众人道:“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个大儿子慕成,从小就没教好,整日不务正业,我也是束手无búchéngqìhòuyěshìzìjǐqīnshēngérzǐ,búnéngshuōràngbǎobiāotuōzǒudiūdiào,zhīhǎoqiángrěnzhenùqì,duìzàichǎngzhòngréndào:“zhēnshìbúhǎoyìsī,wǒzhègèdàérzǐmùchéng,cóngxiǎojiùméijiāohǎo,zhěngrìbúwùzhèngyè,wǒyěshìshùshǒuwúcè,dǎoràngdàjiājiànxiàole”

  “dǒngshìzhǎngbúbìjièhuái,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看大公子可能也是受情伤颇深,才突然跑这里来向董事长哭诉的”yī名高层勉强安慰了句

  这时候lǐ慕华站起身来,走到兄长lǐ慕成身边,双手想把他扶起来,“哥,有什么事好好说,别这样抱着爸不放,有客人在呢”

  lǐ慕成却是反而yī把转身又抱住了lǐ慕华的大腿,“弟弟啊你哥哥我好苦啊……蒂娜yào什么我都给她……wéi什么她yào离开我……呜呜……”

  “哥……别哭了,有话好好说,我帮你想办法好不好?”lǐ慕华反倒成了哥哥yī般,满是痛心无奈地安抚lǐ慕成

  lǐ慕成却跟小孩子yī般不依不饶,不断地哭喊“蒂娜不yào我”、“让我去死”之类酒醉的胡话

  这yī画面放到这样yī个大家族长子身上,实在算不得什么好事,何况是在这样有客在场的情况

  正当所有人尴尬地不出声的时候,门口又闪进来yī个身穿黑衣,身材健硕,面如刀削的男子,◎那男子见到lǐ慕成,立刻上前yī把将他扶住,控制好lǐ慕成不让他趴下,然后脸色沉稳地向lǐ德深鞠躬道:“对不起董事长,我没能阻止大公子跑进来,是我失职”

  lǐ德深脸色稍缓,问道:“lǐ蒙,我★◎那男子见到lǐ慕成,立刻上前yī把将他扶住,控制好lǐ慕成不让他趴下,然后脸色沉稳地向lǐ德深鞠躬道:“对不起董事长,我没能阻止大公子nànánzǐjiàndàolǐmùchéng,lìkèshàngqiányībǎjiāngtāfúzhù,kòngzhìhǎolǐmùchéngbúràngtāpāxià,ránhòuliǎnsèchénwěndìxiànglǐdéshēnjūgōngdào:“duìbúqǐdǒngshìzhǎng,wǒméinéngzǔzhǐdàgōngzǐpǎojìnlái,shìwǒshīzhí”

  lǐdéshēnliǎnsèshāohuǎn,wèndào:“lǐméng,wǒ让你看好这畜生,他怎么又变成这样了?”

  “报告董事长,英国斯科特伯爵的女儿蒂娜小姐因wéi在这里读完大学后选择回英国成婚,所以断绝了跟大公子的交往,大公子yī个人喝了整晚的闷酒,变成现在这样”lǐ蒙面无表情地回答

  “wéi了yī个大洋马,他yào丢人丢到什么时候?”lǐ德深气地咳嗽了几声,让yī旁的lǐ慕华紧张地连忙上前安慰

  看到lǐ慕华关心的眼神,lǐ德深才稍微有些◎安慰,朝lǐ蒙摆摆手道:“带这小子回他房间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给我把脑子弄清醒了再说,如果再敢wéi了女人喝酒发疯,我就关他禁闭三个月”

  “是,董事长”,lǐ蒙的力气极大,lǐ慕成这次没能挣○ānwèi,cháolǐméngbǎibǎishǒudào:“dàizhèxiǎozǐhuítāfángjiānqù,biézàizhèlǐdiūrénxiànyǎngěiwǒbǎnǎozǐnòngqīngxǐnglezàishuō,rúguǒzàigǎnwéilenǚrénhējiǔfāfēng,wǒjiùguāntājìnbìsāngèyuè”

  “shì,dǒngshìzhǎng”,lǐméngdelìqìjídà,lǐmùchéngzhècìméinéngzhèng脱,yī边胡乱叫喊,yī边被强行拖了出去

  lǐ德深怔怔望着门口出了会儿神,才面色消沉,勉wéi其难地笑了笑,说道:“让大家受惊了,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把这个大儿子教好,不过,幸好我的二儿子慕华,能接我的班,也算老天爷对我的yī点垂怜”

  听到lǐ德深这么说,暮云集团的几名高管立刻yī直拍马夸奖lǐ慕华如何在公司里表现出色,就连作wéi客人的陆涛也跟着附和了几句,将lǐ慕华夸奖地只有天上有,人间难得寻的样子

  lǐ慕华当着众人的面被称赞,也没太高兴,有些委婉地对lǐ德深说道:“父亲,我觉得大哥其实本心不坏,只是还没真正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等以后懂得了,自然会改邪归正,wéi公司尽责尽力的,父亲应该给他些机会”

  “哼”lǐ德深冷哼道:“给他机会?我难道没给过他机会,三年前让他参与投资的项目,亏得yī塌糊涂yào不是我后来亲自插手,还没准赔到什么程度整天就知道酒池肉林,给女人舔脚丫子,有什么出息你当他是你哥,他从小到大wéi你这个弟弟做过什么?”

  “可是……”

  “没有可是我很看重你,你千万不yào让我失望”lǐ德深正色道

  lǐ慕华无奈,只好点头不再说话

  杨辰yī边闷声不响地拿着块蛇肉撕咬,yī边看着lǐ家的家庭闹剧,眼里闪过几丝疑惑,转眼即逝

  接风宴过后,暮云集团的yī行人也就留在暮色山庄,毕竟这是yī处休闲娱乐的场所,而且也有其他yī些达官显贵,富豪商客在山庄内活动,是以并不会无聊,各自寻着喜欢的娱乐项目就去玩乐

  杨辰等四人先到了wéi自己安排的豪华客房,杨辰与莫倩妮各自睡yī间单▲人的,彼此就在隔壁,而陆涛和他的小助理也是yī样,不过小助理拿了房钥匙后,还只将自己的行lǐ放在了陆涛的房间,其中用意不想便知

  作wéi这次商谈的暮云yī方主负责人,lǐ慕华很是亲切地等四人■安顿好后,又开始领着四人在暮色山庄里闲逛起来,yī边介绍山庄内的各种娱乐设施,温泉、桑拿、健身、茶道这些yī般的应有尽有,甚至还有武道馆,在山庄后方,有蜿蜒的公路跑车赛道,供那些普通马路上不准开的名车奔驰

  当最后yī站来到暮色山庄内的赌场时,已经天色入夜,陆涛和他的助理已经去享受两人时光,只剩下杨辰与莫倩妮,跟着lǐ慕华进入赌场内参观

  赌场内的客人显然比其他地方多上不少,虽然香◎港不比澳门,但赌场也是门火热生意

  杨辰对赌博yī直没什么兴趣,原因是,赌博这种东西最大的乐趣,那种物质的突然大量获得,带来的精神冲击,对于杨辰而言,远没他做的其他事情来得刺激

  lǐ★慕华yī边笑着介绍着赌场的来历,以及在这里发生的yī些趣事,yī路还跟yī些商场上的熟人打招呼,显得很是随和

  三人来到麻将区域的时候,yī个有些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穿着身花哨洋式西装,叼着根雪茄的lǐ慕成竟坐在yī张麻将桌边,跟几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打着麻将,而作wéi专门照顾他的保镖lǐ蒙,不苟言笑地站在他身后

  lǐ慕华似乎对这个兄长并没像其他人这样看不起,见到后立刻笑着走上前,“哥,手气怎么样?”

  lǐ慕成慢条斯理地转过头看了自己弟弟yī眼,没好气地说道:“刚刚还不错,现在的牌摸上来都臭的yào死,我当怎么回事,原来是你这家伙来了”

  听到l○ǐ慕成这样说lǐ慕华,yī天下来已经对lǐ慕华感觉很不错的莫倩妮皱了皱眉,“他是你弟弟,你这样说他,是不是太过不礼貌了”

  lǐ慕成见到莫倩妮,眼前yī亮,有几分贪婪地上下打量几眼,“小姐,贵☆姓,哪儿来的?多少钱yī夜?”

  “你……”

  见莫倩妮yào发怒,lǐ慕华赶忙劝解道:“哥别这样,莫小姐是中海玉蕾国际派来的重yào贵宾,不是那种女人”

  “嘁,是不是你说得算的?这种女人,十有**都是流水货,就看你给不给得起价钱,我见得多了,装什么清纯?”lǐ慕成yī脸得意,不屑地摇了摇头

  莫倩妮碍于lǐ慕华求情,不好发作,饶是这样,当着这么多人面被他人讲自己是那种女人,她还是很不好受,粉面通红,咬着银牙,yī声告辞后,先跑出了赌场

  lǐ慕华连忙叫了两个保镖跟上莫倩妮,好保护她安全,并指引她回房间,yào知道暮色山庄的格局庞大,第yī次来很难认路,显然心思细腻,考虑很是周道

  杨辰默不作声地走上前,拍了拍lǐ慕成的肩膀,笑吟吟看着他

  “干嘛?老子不是GAY”lǐ慕成很警惕地保持了距离

  杨辰咧嘴笑道:“我觉得你比你弟弟帅气点,就不知道你赌技怎么样,敢赌yī把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