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彼此信任】


  171

  之前那几天一直在香港,手机一直处于停滞状态,根本没怎么用,回到中海,跟林若溪吵完后也根本没时间给手机充电,结果,一个多星期没充电的手机终于没电了而且还没电了这么“shì时候■”

  yáng辰苦恼地抓抓头,自己再有能耐也不能赤手空拳地给手机充电,没有什么脑电波,能直接联系到林若溪

  可悲的shì,yáng辰虽然记忆力惊人,但和大多数现代的人一样,都使用手机的▲通讯录,根本不会去记人的手机号码,所以想用公共电话都不成

  想来想去,yáng辰只得无奈地决定——回案发现场

  yáng辰朝四周看了看,正好最近的一处shì一家杂牌的服装店,飞快地跑进去后,眼神随意瞄了几眼,从几个衣架间选了套短袖和七分裤,又拿了顶遮阳帽,跑进了试衣间

  三分钟过后,走出服装店的yáng辰已经换了个模样,低着头,一副嘻哈打扮,压根看不出shì原先的那上班族

  与此同时,在华夏银行门口,警方用黄色的警戒横条围住了案发现场,连记者们也都被阻挡在外,民众shì不得随意进入

  内部的警方正询问着银行高层作案的详细细节,不少勘察人员则在场地内收集作案的具体证据,井井有条

  这时候,一辆红色宾利如同一道长虹一般,急刹车在了案发现场边的花坛边处

  穿着身白色棉质运动服,头发披散的林若溪急匆匆地跑下车来,用力地摔上车门,快步朝着警戒线走去

  一名看管场地的警员立刻挡在了林若溪面前,神态有些紧张地说道:“这位小姐,案发现场暂时不准入内”

  “走开,我找人”林若溪冷冷地说道

  “对不起小姐……我真不能让您进去”警员还shì个年轻男人,看到眼前冷若冰霜的绝色,脸已经有些发红,但还shì坚持着自己的职责

  林若溪不再理他,跨步直接想要硬闯进去

  毕竟shì久居大公司总裁高位的女人,此刻林若溪的一个眼神,直接让那男警员双腿有些发软,不敢横加阻拦

  “哎你这女人干嘛?”

  一个嗓音尖锐的女警察正巧赶到,见林若溪要硬闯,立刻一把拽住了林若溪的胳膊,将她拉了回来

  林若溪奋力挣脱,羞恼地看着那女警,“别碰我”

  “哟,还不能碰你,你当你谁啊?我们警察在办案,你来掺乎什么?你shì那些恐怖分子的同伙还shì我们警局的专家?凭什么让你进去啊?”那女警员讥讽地笑着

  “我说了,我找人”林若溪声音高了好几度,但毕竟只shì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面对眼前一个四十来岁样子的大妈级女刑警气势上就弱了几分

  那女刑警上下打量了林若溪一眼,哼声道:“找人?你这叫妨碍公务这里出了事,又不shì只有一个受害者,人家的家属怎么没跟你一样疯一样地跑进来?看你一个模样俊俏的女孩子,脑子里缺根筋还shì怎么着?你以为你漂亮,你开名车来的,我们警方活该放你进去?你当全世界欠你的?你没看见周围这么多热心群众,受难者家属都shǒu规矩地等着么?”

  说着,女刑警指了指警戒线外的不少群众,的确有一些人已经对林若溪的突然乱闯有所不满,面色不善地看着她

  林若溪怔在原地,她的耳边不断回荡女刑警的那两句话——“你以为你漂亮,你开名车来的,我们警方活该放你进去?你当全世界欠你的?”

  相似的话,昨天夜里,那个男人才对自己说过,今天,又有一个陌生的女人对自己这么说……

  林若溪俏脸发白,呼吸有些艰涩,周围那各种色彩的眼神望向自己,让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自己那么地不招人待见

  默默地转过身,林若溪想走回车里,但走了几步,内心的牵绊,还☆shì忍不住回过头,有几分哀求地问女刑警,“我……我只想看看一个人,我想知道他怎么样了,放我进去好不好……”

  如果没记错,林若溪知道,这shì自己第一次用这种口吻对一个人说话,那么的谦逊,那☆么的柔弱……

  女刑警似乎也能体会到林若溪此刻的心情,脸色稍缓,但还shì摇头,“规矩就shì规矩,你要看望人质,必须等现场处理完毕后”

  林若溪咬了咬薄唇,黯然地回过头,走回了车里

  坐进车内,林若溪的眼眶立刻红了起来,低着头,眼泪如断线了的珠子,一颗一颗往下掉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哭,可那种酸楚怎么也忍不住,或许shì自责,或许shì羞愧,或许shì委屈,不论怎么样,林若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让她觉得彷徨无助,无力的感觉油然心生,她觉得自己快虚脱了

  昨天与yáng辰吵架后,虽然有王妈的开导,但心里却一直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她的骄傲不允许她轻易向男人低头,可shìyáng辰离开时的话语,他的决绝,却深深刺痛了林若溪的心,让她的信念开始动摇,让她的自信开始松动

  原本以为自己能坚定地站在原来的位置,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做出妥协,事实上,之前的人生经历也都这么过来的,她只需要做她自己,没有人能够强迫她做出改变

  可没想到,今天上午随意翻到的头条闻中,银行抢劫案里头,竟然闪过了yáng辰的面孔当看到闻标题下写有“多人受伤”,“持有■强大火力”等醒目的词后,林若溪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

  第一时间的,连自己也感到莫名其妙地难以控制,林若溪不换衣服整理妆容,狼狈地直接就拿着车钥匙冲出家门,一路来到案发现场

  一直到此○刻,林若溪才慢慢明悟过来,在自己心里,竟然已经把那个称之为“丈夫”的男人摆在了如此重要的位置,会为他担心,为他着急,为他害怕,为他乱掉所有方寸

  林若溪抽泣着,头缓缓靠到了方向盘上,发丝垂落,显得落寞而悲伤……

  “喂,开这么贵的车,下车也不知道锁门啊?”一个声音从副驾座上传来

  林若溪猛地抬头,看向身边,戴着鸭舌帽的yáng辰正朝她微笑

  “你怎么……”

  “我怎么了?”

  “你……”林若溪想问yáng辰有没有受伤,可现在看到这章依旧不变的懒散笑脸,林若溪却shì说不出话来了

  yáng辰看着眼前梨花带雨,哭得两眼若红桃的女人,叹了口气,从车中间摆放的纸盒里抽了张柔软的纸巾,很自然地伸手给林若溪掖了掖眼角

  眼泪很快沾湿了大块的纸巾,而且犹如泉涌,怎么也擦不完

  很快的,yáng辰又抽了三张纸巾,可林若溪的眼泪就跟开◆闸放出来的洪水似的,压根没完没了

  yáng辰皱眉,“哭什么哭?再哭我走了哭哭啼啼的,有完没完?”

  林若溪听yáng辰说要走,立刻自己伸手擦了擦眼,哽咽着忍住眼泪,粉润的嘴唇有些嘟着●○,可怜巴巴地看着yáng辰,不说话

  “呼”,yáng辰松了口气,这女人哭起来原来还可以被吓住,这算shì个不错的经验,笑笑说道:“我说林总,你难道不会给我打个电话什么的?没事这么急地开车跑这○●里来干嘛?还要硬闯?这可不shì睿智冷静的林总的作风啊”

  林若溪双手揉捏着衣角,小声说道:“我……刚才太急了”

  yáng辰愣了下,太急了?急什么?为自己急?

  急得已经无法◎lǐláigànma?háiyàoyìngchuǎng?zhèkěbúshìruìzhìlěngjìngdelínzǒngdezuòfēngā”

  línruòxīshuāngshǒuróuniēzheyījiǎo,xiǎoshēngshuōdào:“wǒ……gāngcáitàijíle”

  yángchénlènglexià,tàijíle?jíshíme?wéizìjǐjí?

  jídéyǐjīngwúfǎ理智地判断,甚至还要硬闯警戒线与警方对峙

  刚才还觉得她傻傻的一幕幕,此刻显得那么的可爱起来

  想着想着,yáng辰心中一暖,这shì一种别样的温馨感受,yáng辰不知道,这算shì伴侣的关爱,还shì家人的关怀,但他突然很享受此刻林若溪的啜泣声,因为这让他感觉到,自己在女人心中的分量

  再神通广大的人,所做的事,无非shì让在意的人欣赏自己,重视自己,孤芳自赏,那都shì无聊的自我安慰罢了

  “yáng辰……你没事?”见yáng辰不说话,林若溪以为他身体不舒服,哪里受伤什么的,即刻问道

  yáng辰摇摇头,“我只shì在想,昨天晚上我那么对你,你为什么会急?”

  林若溪低下头,沉默了会儿,说道:“对不起,shì我不好,shì我太过分,太任性,我向你道歉”

  虽然有一定心理准备,可yáng辰亲耳从林若溪口中听到这种服软的话,还shì吃了一惊,笑道:“林总你突然这样,我身为小职员很受宠若惊啊”

  林若溪扁了扁嘴,“你还shì不肯原谅我对不对?”

  “我从来没真正怨恨过你,你的性子shì从小这样的生活环境,和你成长工作的经历造成的,你会那么做,也不shì不能理解”

  “不,你肯定没原谅我”,林若溪笃定地看着yáng辰,眼里满shì幽怨

  “为什么?”yáng辰问

  林若溪咕哝着说道:“你以前……不……不叫我……林总……”

  yáng辰呆了会儿,洒然一笑,“乖乖若溪老婆,原来你一直喜欢我这么叫你,这怎么说的来着,原来老婆你很闷骚啊”

  “你才闷骚”

  林若溪脸蛋霎时红扑扑的,美艳不可方物,但心里的一方大石总算放下,这才相信,yáng辰并没真的责怪自己

  yáng辰看到眼前女人丝丝满足的样子,颇有感慨地说道:“若溪,其实你发现没有,我们越来越像正常的夫妻了”

  “嗯?”林若溪抬头,显然不解这shì什么意思

  “我们之间,有冷战,有斗嘴,有争执,有吵架,有交流,有和解,你会为我着急,我会为你着想……其实,这些东西,都shì普通大众的夫妻,平时生活都会经历的没有人能够在一起一直都和和美美,甜甜蜜蜜,夫妻之间的小斗争,总shì能带来鲜的感情体悟当然了,我们现在还缺少许多,比如甜言蜜语,比如相扶相助,比如理解包容……”yáng辰徐徐地说着,◇“不过我想,我们肯定shì在往最美好的那个终点走去,总有一天,普通夫妻间拥有的那些幸福感觉,我们也可以拥有,只要彼此能信任对方,这一天不会太遥远的你看,现在的你,不shì已经能接受我叫你亲亲小若溪,若◇溪宝贝了么?”

  说完,yáng辰朝她眨眨眼

  林若溪有些神往,恬然地笑着,点了点头,“我会努力改正的,下次你出差,我会打电话慰问你”

  yáng辰哭笑不得,感情这丫头就理解成下次出差得打电话问候了,忙解释道:“不仅shì这一件事上,其他生活中的小细节都shì彼此增进关系的好方式比如时不时送点小礼物,偶尔出去一起逛逛街,看个小电影,在小餐馆吃点平时吃不到的小吃,我觉得那些生活对于你跟我,都shì不错的体会”

  林若溪脸红红地说道:“我不太懂这些……”

  看着冰山老婆突然变得跟个恋爱中的少女般充满了丰富的感*彩,yáng辰觉得奇的同时,也有了点玩心,伸手捂住自己左侧胸口,作出一副吃痛的模样,“嘶”地倒抽一口凉气

  林若溪果然紧张起来,“yáng辰,你怎么了?受伤了吗?你刚才不shì说没受伤吗?”

  “呵呵,我想瞒过你的,被子弹擦伤了点,好在不严重”,yáng辰“痛苦”地说

  林若溪一听“被子弹擦伤”,立刻急着问道:“那怎么办?我送你去医院,立刻”

  “不用……”yáng辰恳切地说:“你把你的手放我胸口这里,摸一摸,揉一揉,我就会好很多……”

  “哦……”

  林若溪也没多思考,伸出白嫩嫩,素指纤细的手掌,就欲按在yáng辰胸口……

  突然,林若溪动作一顿,原本承载着担心与忧虑的水汪汪眸子里,浮现一层疑云,渐渐的,疑云就成了阴云,那带着关切神情的俏脸上,也恢复了平时的冰霜,甚至还冷厉了许多

  林若溪冷笑着问yáng辰,“什么样的枪伤?shì我的手揉一揉,你就会好许多的?”

 ★ yáng辰知道小花招被恢复冷静的林若溪识破了,只得几分讨好地嘿嘿笑了笑

  “yáng辰你刚刚还说要彼此信任你……你这么快就骗我”

  一声尖叫过后,车身一阵摇晃,在不少周边的群众诧异的□目光下,yáng辰狼狈地从副驾驶座位置逃了出来,连门都没关上,灰溜溜地就跑离了现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