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失策的螳螂】


  393

  嘴角挂着丝鲜血,血液里沾染了海水,倒不怎么显眼

  阿瑞斯的目光如同shì暴怒后,冷静下来的雄狮,盯着杨辰看了一会儿后,问道:“这就shì华夏的内功?”

  “shì的”,杨辰点点头,“气势我也很纳闷,我也shì今天才知道,这东西竟然能无视空间法则”

  阿瑞斯眼里闪过几丝复杂的神色,良久,才道:“你赢了”

  杨辰一愣,笑道:“果然跟传闻中一样,你这人,打前必然喊自己要胜,输了倒也shì会爽快承认”

  阿瑞斯神情愤懑地道:“你当我shì放不下的那种懦夫么?输了,下次就再用拳头赢回来你今天虽然赢了我,但你照样无法杀掉我,你的华夏功夫虽然能打伤我,但想追杀我,你应该很清楚,那shì不可能的”

  “我知道”,杨辰点头,“我也没打算要杀你,杀了你,你再轮回几百年,这也没多大意义”

  “你知道就好”,阿瑞斯眼里闪过一丝挣扎,“既然你赢了,神石,自然还shì归你,不过,等我找到克制你的办法,我还会继续来跟你挑战总有一天,我会夺取神石”

  杨辰郁闷地问道:“你这又shì何必,你已经shì永生不灭,干嘛非要找神石?”

  “跟那贱人一样”阿瑞斯狞笑道

  杨辰回忆了下自己suǒ了解的历史,皱眉问道:“nán道过了这么数万年,你还不能接受这个世界么?其他的主神已经融入这个世界,为什么你跟雅典娜却不能?”

  “因为,那shì我活着的意义,雅典娜那贱人,虽然我看她不顺眼,但她能坚持我们的信仰,我倒很喜欢”,阿瑞斯嘿嘿笑了几声,咳嗽了几下,说道:“我走了,沙暴的人,我会领走,神石,你留着,千万别弄丢,我还会问你来要”

  阿瑞斯说完,一个闪身,便从半空中消失不见

  杨辰叹了口气,突然觉得这个家伙其实也挺可爱,数万年,都没改过自己的理想,倒shì佩服他的坚持

  整理了下思绪,杨辰眼里闪过一片阴云,深呼吸一口气后,缓缓地飘落到了废墟的基地处

  那里,蔡凝、云淼师太,以及醒来的林志国等人,都正翘首以盼

  “怎么样了?那个战神走了吗?神石怎么样了?”蔡凝平日素来冷静,但此刻也忍不住急忙上前问道

  杨辰冲她微微笑了下,“打不过我,就跑了,说shì神石也留下”

  “shì么,幸好”,蔡凝会心地一笑,云淼师太跟玉玑子也shì相视笑了起来

  只shì林志国依旧脸色不太好看,似乎还有什么心事

  杨辰走到林志国面前,紧紧地盯着林志国的眼睛,面无表情地问道:“你shì不shì,应该解释一些事情?”

  林志国愣了下,反问,“什么事情?”

  “关于这次你自己犯下的事”,杨辰说着,眼中已经流露出几分杀气

  林志国脸色一黯,苦笑道:“你已经知道了么”

  “我在等你说出来”,杨辰冷声道

  “我就猜想,既然奥勒诺斯……哦不,应该叫阿瑞斯了,从头就在骗我,估计把我托出来,也shì肯定的了”,林志国得知杨辰已经知道,倒坦然了几分

  “什么事情?”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云淼师太等人问道

  杨辰没说话,只shì等着林志国开口

  林志国默默想了会儿,沉声道:“没错,这一切,的确shì我设计的”

  几人一听,顿时加迷糊,紧张地看着林志国,而一旁的灰衣,则shì哀痛地闭上了双眼

  “云儿,你还记得,我们的儿子、儿媳,都战死在什么地方么?”林志国突然问云淼

  云淼先一怔,面露哀伤,颤声道:“克什米儿地区……”

  “shì啊,克什米儿,印度跟巴基斯坦的交界处……”林志国讽刺地笑道:“还shì我派他们过去的”

  “为什么提这个?”

  “我想告诉你,当初设计杀害了我们儿子儿媳的,就shì印度梵天的人”,林志国道

  杨辰等人听了,都shì吃惊了下,杨辰皱眉思索着,他倒shì记得,当初在藏区的时候,云淼师太熟络林志国“罪行”,就谈过,儿子儿媳死在克什米儿,只shì当初自己没太过注意

  云淼师太眼眶一红,“真的?”

  “没错,我调查了这么二十多年,去年才确认的,就shì梵天的人,在那克什米儿地区杀害了他们”,林志国眼里露出几分仇怨,“若不shì他们,我们的儿子儿媳就不会死,慧儿,不会从小没父母你不会离★我而去,我们一家,也不会变得如此凄凉”

  云淼师太别过头去擦了擦眼角,道:“说这有什么用,已经过去了”

  “不,没过去,我现在要说的事,起因,就shì二十多年前那件事……”

  ○接着,林志国的一番叙述,让suǒ有在场的人,都目光呆滞,nán以相信……

  就在上个月,炎黄铁旅接到密报,印度的梵天打算对华夏的核动力航母不轨并且,梵天雇佣了中东的世界顶尖雇佣军,沙暴,前来并●肩作战

  这样的消息,让林志国大为光火,但却shì知道情况相当糟糕,毕竟对手的实力,过于强大了

  对于梵天,林志国因为子女的事情,早恨之入骨,如今又要来对付自己的国家,他哪能忍受?

  在考虑如何应对的过程中,林志国想到了借助杨辰的力量,于shì,一个大胆冒险的念头,从林志国脑海里冒了出来……

  林志国秘密地接洽了沙暴的首领,奥勒诺斯,也就shì阿瑞斯林志国告诉阿瑞斯,他可以出相比于梵天,高二倍的雇佣金,让沙暴合演一出反间计

  这招计谋很简单,就shì借助杨辰与沙暴的手,在航母基地里灭掉梵天的一帮子人

  同时,林志国惦念上的,还有杨辰手上的神石

  要知道,林志国不shì对神石没念想,而shì一直都没机会去抢夺,一旦与杨辰翻脸,他清楚后果会很严重

  于shì乎,这次的反间计就成了一个契机

  首先,林志国主动地与沙暴接触,提●出了高梵天两倍的价钱,雇佣沙暴合演一出戏

  紧跟着,等沙暴同意后,林志国又与梵天接触,提出了一个交换的条件——用神石,换航母

  林志国告诉梵天,他愿意帮助梵天获取杨辰的神石,因为他能准☆●出了高梵天两倍的价钱,雇佣沙暴合演一出戏

  紧跟着,等沙暴同意后,林志国又与梵天接触,提出了一个交换的条件——用神石,换航母

  林志国告chūlegāofàntiānliǎngbèidejiàqián,gùyòngshābàohéyǎnyīchūxì

  jǐngēnzhe,děngshābàotóngyìhòu,línzhìguóyòuyǔfàntiānjiēchù,tíchūleyīgèjiāohuàndetiáojiàn——yòngshénshí,huànhángmǔ

  línzhìguógàosùfàntiān,tāyuànyìbāngzhùfàntiānhuòqǔyángchéndeshénshí,yīnwéitānéngzhǔn确地知道杨辰身边人shì哪些,同时也能调动炎黄铁旅的人,不会干涉梵天夺取神石需要梵天答应的shì,不准与沙暴一同破坏航母

  梵天毕竟shì对神石的作用比较了解的组织,一权衡后,立刻决定跟林志国合作,演一场戏,迫使杨辰交出真的神石

  当梵天跟沙暴到达中海,林志国假装被梵天偷袭抓捕成功,并且设计让杨辰到航母基地来,无暇保护家中的林若溪等人

  至于海鹰小队的人,林志国早将具体的位置告诉了沙暴的人,得以控制

  林志国的设想很shì精细,只要等到梵天通过沙暴的人取得神石,那么,杨辰就不会怀疑shì他得到神石,只会认为shì梵天得到了

  而且梵天肯定会抓捕林若溪等人当人质,这样一来,彻底激怒杨辰

  真正得到神石的,则shì林志国本人,则shì炎黄铁旅,shì林家,等梵天反应过来,发现沙暴的战士夺取神石,没交给他们时,他们已经成了替罪羔羊

  而且,◎只要沙暴的人做下内应,救出林若溪等人质,杨辰肯定会杀掉梵天的人

  就算杀了梵天找不回神石,杨辰也不会怀疑到林志国头上

  只可惜,林志国算错了至关重要的一个人——阿瑞斯

  阿瑞斯○本身,就shì战神,他的意思,却shì乘这个机会,夺取神石,并且,击杀杨辰

  至于梵天和炎黄铁旅,对于他而言,只shì玩物一般的工具罢了,本就好战的他,玩弄这样的战斗,仅仅shì喜好

  等于说,从头到尾,梵天仅仅shì被双方利用了的可怜虫,林志国本以为螳螂捕蝉,却不想,被阿瑞斯黄雀在后

  ……

  当林志国叙说完这一切,suǒ有人都用nán以言明的目光看着他,云淼师太◆在震惊后,shì沉痛与失望,玉玑子则shì愤慨

  蔡凝低着头,却shì不愿意说什么,也不想看到林志国

  灰衣似乎早就知道,一直默默站那儿不说话

  杨辰有些哭笑不得,道:“怪不得□,航母会突然早早地就被移除,不见踪影怪不得,你连最基本的,敌人什么时候会到,都会算错,算错就罢了,敌人还能早早知道我们suǒ有人的下落……

  对了,前阵子,杨烈突然会找到我家里来,想拉走慧琳,★也shì你透露的风声你shì不shì早就知道,我家里的几个女人,会被当成人质抓走,suǒ以,你忧心自己的孙女受害,借杨烈的手,把她带走,shì这样的?”

  林志国苦笑,“没想到,你连这点也猜到○了不错,的确shì偷偷用隐蔽的方法,让杨烈知道慧儿在你的住处可惜,杨烈那蠢货,却shì没能带走她或许shì天意,我的计划,失败了,但慧儿,总归shì安全的”

  杨辰笑道:“你的漏洞其实还有一些,但我不得不佩服你,这一招,的确shì精妙,可谓防不胜防你唯一的疏漏,只shì运气不好,刚好沙暴的首领shì阿瑞斯,那个家伙,纯粹shì为了战斗和战争而生的,他不shì什么阴谋家,但他不笨”

  “哼,而且,还shì个没有信用的家伙”,林志国不屑地道

  杨辰哈哈大笑,“你真以为,他有把你供出来吗?”

  “什么?”林志国猛地醒悟,颤声指着杨辰问道:“shì……shì你故意试探的?”

  其他几人也都诧异地看着杨辰

  杨辰点头,“没错,我刚开始,只shì怀疑,这一切的幕后指使,会不会shì你但我无法确定,suǒ以,我就想套套你的话,谁知道,你真的承认了阿瑞斯根本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如果不shì你自己做贼心虚,我也不能这么快就知道这一切真相”

  林志国踉跄着倒退了两步,却shì一片惨淡

  “你做了这么多的部署,甚至,不惜让手下受伤,像天龙,差点□就死了,到头来,还不shì这般光景说实话,我完全无法理解你的想法,你的做法,简直shì自寻死路”,杨辰叹息道

  林志国突然冷笑起来,渐渐的,冷笑声变大,变得几分癫狂,“你懂什么?你懂什么?你知□道我心里有多苦吗?”

  “我告诉你,杨辰”,林志国道:“我担任林家的家主,已经有二十多年,快三十年了因为我担任了炎黄铁旅的将军,不宜多张扬,林家一直只能算作燕京的二流家族我明明担任着保卫华夏的组织的首脑职位,却总shì要看一群蠢货对我的白眼,背后还对我冷嘲热讽……偏偏,我压根就不能反驳什么

  快三十年了,我一直这么默默忍受着但shì呢,我得到了什么?林家无法壮大,我的儿子,儿媳,全□部为国捐躯我的妻子,我的孙女,全部离开我远居深山家中就我一个孤寡的老人别的那群亲戚还都嫌我没能力不能光大林家”

  林志国大叫着,让在旁的云淼师太眼里渐渐湿润起来,面露几分不忍与哀切灰衣则shì■痛苦地闭着眼,显然也知道林志国的日子不好受

  林志国气息有些紊乱,额头上暴露几丝青筋,继续道:“这些年,别的国家,不断地再增强自己的隐性安全组织不论shì美国的蓝色风暴、俄国的苏维埃勋章,甚至□shì一些非官方的组织,八歧会、教廷、美洲豹……成长的度,都比我们炎黄铁旅快得多我们的人数最多,但质量却不断下降我们死去十多名战士,才能战败对方一名特工,这样的组织,还怎么保卫这个国家?

  我▲们一直在谋求发展,但谁能帮我们?那群蠢货,整天就知道争名夺利,根本不知道,没有我们这群人,他们早被国外那些组织大卸八块了

  如果不shì为了这个国家,你以为,作为一个长辈,我会这么低声下气地跟你说话,总被你冷嘲热讽,也不还口吗?”

  杨辰默然,林志国的话,也有几分道理,虽然他走的路歪了,但,情有可原

  “我受够了别人看不起我的眼光,我也受够了对明明比我差劲的人低声下气了”,林志国冷哼道:“今天既然事情暴露了,我也没打算继续在这个位置上坐下去杨辰,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就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我只想辞掉职务,回去,做一个养老翁”

  不待杨辰说话,一个略有几分磁性的男嗓音从废墟后方的小矮坡上传来……

  “犯了错,就要受到责罚,逃避,便shì知错不改……”

  suǒ有人都悚然一惊,朝那方向望去

  杨辰shì露出几分nán以置信的神色,这么近的距离,自己竟然没发现有人靠近?这怎么可能?

  「第五,爆发完毕,今天完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