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我是什么】


  420

  杨辰回到包厢内,几个已经玩开了的女公关正拼命地拽着莫倩妮,大声唱着歌的同时,把话筒塞到莫倩妮口边让她跟着一起唱

  莫倩妮似乎也不反感这种méi大méi小的玩法,这些○个年轻女公关喝了些洋酒后,都头脑晕乎乎的,兴奋中也完全不理会在公司里的职位了

  这头的刘明玉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而林若溪则是略有思索地静静坐在沙发上,见到杨辰进门,两个女人都朝他望过来

 ◇ 杨辰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麻烦已经解决了

  刘明玉先是rú释重负的样子,可后来就露出一抹愧疚的神色

  杨辰走上前去不动声色地在刘明玉肩膀上拍了拍,他也méi因为林若溪在旁而掩饰自己的女◇人的关心,杨辰很清楚,与其畏首畏尾,遮遮掩掩,还不rú坦诚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林若溪漠然地看着杨辰的一小动作,对刘明玉投来的紧张眼神也不以为意

  “走”,林若溪突然说道

  杨▲辰半个屁股刚坐下,愣愣地问道:“走?”

  “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林若溪面无表情地说

  杨辰苦笑,这绝对不是身体上不舒服,估计是心里某块不舒服了

  “你不肯么?”林若溪似乎有些怒气,声音越发冰冷起来

  杨辰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惹着这位小姑奶奶了,今晚事情有些多,但显然自己不能在这种时候逆了林若溪的意思,不然的话,就是摆明了不想过下去了

  “那行,既然你不舒服,那就回去”,杨辰起身,跟刘明玉说道:“我们有些事,得先走了,不过你别胡思乱想的”

  刘明玉忐忑地望向林若溪,见林若溪也正看着自己,冲自己微微摇了摇头

  凭刘明玉在玉蕾这么些年的经验,自然知道林若溪是告诉自己,着不关她的事

  “那你送林总回家,开车慢点”,刘明玉小声说着,声音在音乐震荡的包厢里几乎听不见

  杨辰点点头,转身与林若溪离开房间

  两人的离开让包厢里尚且清醒的一些员工较为纳闷,不过询问刘明玉后得到的答复只是林总有事,杨总监要开车送她离开,具体的也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而另一头,离开了紫月轩夜总会的杨辰不紧不慢地跟在林若溪身后,两人都是一言不发地走到停车场,坐进车里

  车子驶出停车场,进了市区大马路

  这时候夜色正浓,外头的灯火渲染地斑驳陆离,满是灿烂

  车子里的收音机正播放着某电台的安德烈美声唱腔,一直méi说话的林若溪望了会儿窗外的夜景后,突然将车里的收音机关掉

  “你终归还是méi听我的”,林若溪似是有些沮丧地说

  杨辰皱了皱眉头,“什么事情?”

  “我刚才在门口听到了些,那个叫你‘姐夫’的男人,被叫táng大少的,是táng婉的弟弟”,林若溪定定地看着杨辰

  杨辰尴尬地笑了笑,“那家伙嘴巴管不住,你别听他瞎扯淡”

  林若溪轻轻摇了摇头,“我早就说过,不要去跟táng婉有什么瓜葛,可你果然还是只管你自己,不会听我的……你就这么忍不住,非要去招惹所有漂亮的女人吗?”

  “若溪,我真méi去招惹táng婉,是táng婉主动找我的,她对我有好感,我总不能把她一脚踹开?况且我也méi主动去约过她最近我们工作上有些合作,所以凑巧他弟弟táng珏在中海就认识了”,杨辰无奈地说,这可都是实话倒不是把责任推卸到táng婉身上,只是陈述了下事实

  林若溪似乎微微诧异了下,但并méi怎么高兴起来,“就算真是táng婉找你的,可你要真跟她méi什么,那个táng珏怎么可能口口声声喊你姐夫,我在门里都听见了再说了,我早提醒你,别的女人我都不拦着你,可你千万别○去碰táng婉,你就这么不肯听我的话,非要去碰她吗?你知道燕京táng家的势力有多大吗,你知道táng婉的背景多复杂吗?”

  杨辰笑了下,“原来你早知道táng婉是燕京táng家的人,我只是前▲两天才知道看起来,我家老婆是不动声色地掌握了不少信息啊”

  林若溪méi理会杨辰的笑tán,说道:“不然,你以为táng婉凭什么一个女人可以掌控枫林集团,担任董事长你以为方中平书记,是真被táng婉迷得神魂颠倒,所以压根不敢去碰她吗?若不是táng婉有燕京táng家的背景,方中平书记就算强抢,也不是不可能的,哪会等上二十多年都一直追着táng婉,却不敢动真格?”

  杨辰倒méi想过这些,被林若溪一点,才知道事情竟然是这个原因

  难怪那方中平任凭táng婉怎么冷漠地对待他,他都坚持不懈地等着táng婉二十几年,作为最为接近táng婉的男人,他怎么可能放弃这个一步登天的机会?毕竟从亲密程度上,他与táng婉有共同的孩子糖糖

  “这么说来,岂不是方中平现在是恨死我了,我好像抢了他的第一顺位”,杨辰自嘲地笑笑

  林若溪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杨辰,“你怎么还笑得出来◇,你这样不仅得罪了方家,还可能招惹táng家那些人,你……你……你是……”

  “我是什么?”杨辰看着林若溪憋红了脸蛋,很是不安说不出口的样子,颇为觉得有趣

  “你是坏蛋”林若溪气愤地说■,nǐzhèyàngbújǐndézuìlefāngjiā,háikěnéngzhāorětángjiānàxiērén,nǐ……nǐ……nǐshì……”

  “wǒshìshíme?”yángchénkànzhelínruòxībiēhóngleliǎndàn,hěnshìbúānshuōbúchūkǒudeyàngzǐ,pōwéijiàodéyǒuqù

  “nǐshìhuàidàn”línruòxīqìfèndìshuō

  “哎,这话说的,你应该说,‘你是我的好老公,我才不要让别人抢走你’,这样才可爱嘛”,杨辰惋惜地说

  林若溪真想把自己头给蒙住,缩进衣领里也好,这男人怎么这么不知道羞人,这么肉麻的话自己说出来

  虽然她的确想说“你是我的丈夫”,可哪会说得这么露骨?

  “放心”,杨辰宽慰地伸手乘着林若溪不注意,摸了下她细腻的脸肉,“我知道你刚才为什么这么生气了,不过你不用太担心,我虽然不喜欢麻烦,但我也不怕麻烦táng婉的事,方中平的事,táng家的事,我都会处理好,不会有事”

  林若溪贴着车门,避开杨辰的咸猪手,水润的眸子里满是羞涩,最近两人间亲昵的动作越来越多了,让她总是心跳加快,都觉得自己不像自己了

  “我才懒得管你这些风流事,只要别让郭姨以为又是我的原因,让你出去到处勾搭惹出的乱子就好,我可是劝过你的”,林若溪满心委屈,自己这算哪门子的妻子,哪有妻子帮丈夫筛选情人的?

  虽然自己méi尽到妻子的义务,可这家伙的情人数目也太多了?

  杨辰却是忽然陷入了什么思索,一路上一直到家,都méi说话,让林若溪觉得怪怪的

  回到别墅内,大厅里的灯还亮着,电视机里正放着晚间重播的闻,不过看电视的只有郭xuě华一人,王妈与慧琳想来是回楼上睡觉了

  郭xuě华穿着睡衣,披着条毛毯,散着头发,历经风霜的美丽面容看上去无比疲倦的样子

  听到响动声,郭xuě华回过头,看到杨辰与林若溪并肩走进屋内的样子,不由露出一抹欣慰的慈爱笑容,“回来啦,玩得还开心吗?”

  “嗯”,林若溪柔柔地应了声,“郭姨你不用等我们的,我们也不是小孩子”

  “长辈面前,你们永远都是小孩子,做妈的哪有不担心孩子的,等你以后也当了妈,就能明白了”,郭xuě华笑着对林若溪讲

  林若溪垂着脑袋,不敢接话,怕又引申到要她生孩子的话题上去,虽然她已经做好跟杨辰过一辈子的心理准备,可生孩子的问题……她觉得这心理建设还要太久

  虽然两人其实已经有过夫之实,可正是那一次经历,让林若溪倍受创伤要知道,与杨辰相识之前的二十几年,自己连★牵手都méi跟男人牵过,甚至她的世界里压根就méi男女之情的存在可最终,自己的贞洁就这么糊里糊涂地交给了一个邋遢的羊肉串小贩,而且是rú此狂乱毫无记忆的一夜,当时林若溪想跳楼自杀全是发自内心的

  即便现在杨辰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可对林若溪而言,有太多的伤痕难以抹去,恐惧也就自然而然了

  杨辰静静地看着郭xuě华,满是复杂的神色

  郭xuě华有些纳闷,自己儿子这是怎么了,关切地问道:“杨辰,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杨辰深呼吸一口气,一只手去攥住了林若溪的小手,让身旁的林若溪悚然惊了下,暗想难道这个无赖的家伙要借着在郭xuě华面前的方便,让自己做些难为情的事?

  “若溪,不准叫郭姨,以后要叫妈”,杨辰说

  林若溪怔住了,郭xuě华也木然站在原地

  杨辰说着,一把拽着林若溪,随着自己的跪下,让林若溪的身子也身不由己地跪倒在地

  “妈,过年的时候就méi跪,现在,我们做子女的,都跪下,给妈你磕个头,老爷子说得不错,这个世界上,méi有父母是欠子女的我méi有理由不喊你妈,因为,拿枪射我的人,不是您,是那个人”

  杨辰说完,重重地在地上磕了下头

  林若溪呆呆地看着杨辰说完做完一连串的事,最后已经有些发懵了,但还是不由自主地跟着杨辰磕了下头,面红耳赤,细弱蚊吟地喊了声,“妈”

  此时的郭xuě华已经泪rú雨下,想说些什么,可惜泣不成声

  「这几天考试无暇码字,是的,刚开学,但就开始考试了,我快疯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