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拿了还要扔】


  506

  巴黎警署值班大厅内,一男子高亢的嗓门让所有的在场的警员都处于耳鸣状态泡*书*(

  “什么?你竟然跟我说,杨辰已经被人带走了?波顿组长,你是不是疯了?他是杀人犯你们这◎样轻易地做出决策,不经过任何法律手续,这是违法的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西装革履,有些秃顶的白人律师查尔摩手里拎着公文包,狠狠地敲打着临近的一张办公桌,大声咆哮

  他接到顾德曼的委托后,迅地通过各◎◎样轻易地做出决策,不经过任何法律手续,这是违法的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西装革履,有些秃顶的白人律师查尔摩手里拎着公文包,狠狠地敲打着临近yàngqīngyìdìzuòchūjuécè,bújīngguòrènhéfǎlǜshǒuxù,zhèshìwéifǎdezhīfǎfànfǎ,zuìjiāyīděng”xīzhuānggélǚ,yǒuxiētūdǐngdebáirénlǜshīcháěrmóshǒulǐlīnzhegōngwénbāo,hěnhěndìqiāodǎzhelínjìndeyīzhāngbàngōngzhuō,dàshēngpáoxiāo

  tājiēdàogùdémàndewěituōhòu,xùndìtōngguògè种渠道得到了大量关于杨辰的信息,便急匆匆地赶到了警署本以为杨辰会被收监、拘留,却不想,刚到这里,就听到警员告诉他,杨辰在三分钟前被带走了

  作为值班警官的波顿,陪同着佛德萨回到值班办公室,就与查尔摩撞了gè正着

  毕竟佛德萨不是警方的人员,这种情况下,也就没插话,交由波顿处理

  因为平日工作的关系,查尔摩与波顿的“反恐组组长”这一身份,kě谓熟稔地很,说起话来也根本谈不上客气

  波顿皱紧眉头,本就为刚才自己上司佛德萨被打感到心烦,此刻没什么情绪与查尔摩闲扯,冷哼道:“查尔摩律师,如果你是来捣乱的,这里是警局人已经放了,并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你大kě以去法院起诉我们,但我只能告诉你,最后吃亏的是你自己”

  “你这是在恐吓我吗?波顿你这gè胖子,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我是查尔摩巴黎的王牌律师没有我打不赢的官司,没有我告不倒的恶人”查尔摩毫不畏惧,指着波顿已经涨红的脸大骂道:“我一定会让那gè叫杨辰的华夏人待进监狱,杀人偿命,我一定会让他被枪毙的”

  正当波顿想要回骂的时候,眼光一呆滞,立刻吞下了所有要说出口的话

  查尔摩意识到波顿正看着自己身后发呆,不由纳闷地转过身去

  当看到自己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名陌生的中年男子时,查尔摩不悦地问道:“你又是谁,警局里的人我都认识,你不是这里的人”

  出现在查尔摩身后的,●正是刚刚送走了杨辰的戴普尼

  戴普尼怪笑着打量了一下查尔摩,道:“你就是高登律师事务所,被称为巴黎王牌律师的查尔摩?”

  “没错,我就是”,查尔摩得意地道

  戴普尼点了点头,“★你刚才说,是要让杨辰,送进监狱,还要被枪毙?”

  查尔摩挺胸地答道:“你没听错,怎么,你也是犯罪的同伙吗?”

  戴普尼hāhā大笑起来,灰白的皮肤上有些病态的潮红色,浑浊的眼珠里流露出一抹阴冷的光亮,压低了声音道:“猪一样的律师,我很不幸地告诉你,虽然不知道杨辰是否会进监狱,但我得告诉你……你现在就得去监狱”

  “什么?你是吓唬我吗?我……”

  查尔摩正要大叫,却发现,眼前一gè拳头已经砸了过来

  “砰”

  查尔摩根本没能躲避开戴普尼打来的一拳,直接就被打得七荤八素地倒在了地上,半张脸红肿起来的同时,混混噩噩的眼冒金星

  戴普尼掏出条白色手绢擦了擦带血的拳头,道:“把他扔进死囚待的地方,随便找gè日子,送他见上帝”

  在场的警员们脸色发白,都只能眼巴巴望向波顿,毕竟他才是警局的官员

  波顿额头冒着冷汗,怎么也想不到,风光无限的王牌律师就这么被“判了死刑”,他很清楚,戴普尼说要躺他死,他必须得死于是乎,眼神示意两名手下把查尔摩带走,却是根本不敢询问戴普尼,这一切是为什么……

  一直在后面看着每一幕的佛德萨这时候走上前来,向戴普尼颔首道:“局长,能找gè僻静的地方,谈一些事情吗”

  戴普尼斜斜地瞥了自己副手一眼,最终点了点头,带头走向办公室外

  等两人来到只有二人的走廊尽头时,戴普尼停下了脚步,背对着佛德萨,道:“你是想问,是什么人带走了杨辰,对吗?”

  “是的,我需要一gè理由,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这样一gè危险的人物从我手上溜走”,佛德萨尽量克制着语气,双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虽然是背对着,但戴普尼好似清楚地看到佛德萨的此刻的样子,不屑地哼了一声,道:“你不服气也没有用别说是你,就算是我,甚至是我们的总统先生,见了那一位,也要礼让三分,那女士想要保释出去的人,除非我们想引起国与国的争端,不然……就算他真是恐怖分子,我们也得放”

  佛德萨抬起头来,眼里满是不解,“局长,我不到是谁”

  “你应该从局里的机密文件中,读取过有关,九年前,英国皇室与威尔士王室之间的血腥屠杀事件……”戴普尼慢声道

  佛德萨有些愣神,不明白怎么会突然提到那一件kě谓“灰色历史”的英国皇室丑闻,应声道:“是的,我清楚地记得当初是英格兰皇室试图将威尔士原本的正统王室斩草除根,以达到彻底统一威尔士的目的但因为中途有罗斯柴尔德家族和其他不知名力量的插足,威尔士王室的凯瑟琳王妃与幼年的简公主奇迹地在消失匿迹一阵子后,安全回到了王室并且在那之后,英格兰皇室连续诡异‘暴毙’了数名重要皇室成员英国的军情五处花费了大量心思,才让那件事情没引起太大骚动与国民恐慌”

  “没错,在那之后,英格兰皇室的储君,依然只能是威尔士没有实权的亲王虽然威尔士王室依旧作为‘隐秘王室’存在,没有对平民公开他的存在,但从实际的幕后角度来看,英格兰皇室已经处于下峰……真正的大不列颠之王,应该是威尔士王室……”戴普尼道

  佛德萨点头,“那份文件我记忆很深刻九年前的那些事,实在有太多疑点不论是凯瑟琳母女的生还,还是英格兰皇室的沉默,军情五处的沉默,这都实在太过于反常了不过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威尔士王室,不论在幕后的地位上,还是经济的地位上,都过了英格兰王室而且,如今威尔士王储,简公主已经是英国皇家科学院的核心,甚至是世界科技的领军者,有这样的继任者,威尔士王室的地位,根深蒂固了”

  “你说的不错,的确有太多疑点,但那些不是我们该关心的,因为连英国的军情五处也保持了沉默”,戴普尼转过身,目露精光,沉声道:“刚才联络到我,让我把杨辰带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去年,刚刚正式加冕了威尔士王位的,原本的凯瑟琳王妃,如今的,凯瑟琳女王陛下……”

  话音落下的一刻,佛德萨的表情,彻底地陷入震惊的僵硬中……

  “阿——嚏”

  劳斯莱斯幻影车缓缓在路上行驶着,平稳地如同步行

  车厢内,一声娇滴滴的喷嚏声过后,女人很是不负责地抡起手臂,高挺的瑶鼻在紫罗兰色宫廷长裙的精美丝绸上擦了一擦,算是把那些许的鼻涕给擦掉

  这是一gè盘着栗色长发的高挑女人,岁月并没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迹,精美的五官就像是神话故事里的妖精,无一不流露着摄人的魅惑力,特别是那对蓝绿色的眼眸,长长的睫毛颤颤的,勾魂至极

  如果说哪里能看出她真实的年龄,或许只有那被紫色宫廷蕾丝长裙包裹的丰腴身材,熟美妇人的丰满不是普通年轻女孩能媲美的,各种夸张而不过分的优美弧度,足以让任何男人见了血脉贲张,而长裙下不禁意露出的两截白皙小腿肉,紧绷的肤质好似初生的婴儿,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咬上一口

  只是,此刻这样的一名绝代名媛,却是做着一件小女孩子都觉得丢人的事——拿衣服袖子擦鼻涕

  “凯瑟琳,你好歹当女王了,这么多年,就不能改改你这些小孩子的毛病吗论身体上,你是简的成熟版,kě心智上,还真是越长越回去了”,坐在女人对面的杨辰张开了双臂,一手搭着身旁爱德华的肩膀,看着对面这位他人眼中恍如神女的威尔士女王,很是无奈地道

  凯瑟琳嘟着红嫩的嘴唇,表情就和七八岁的小女孩无异,娇滴滴的嗓音就跟十七八岁的女生一般,“亲爱的辰辰,我猜是哪gè坏家伙又在想着我,我才大哥一gè喷嚏的”

  如果kě以,杨辰很想拿刀子捅自己一下,哭笑不得地道:“这不是你打喷嚏的问题,而是为什么你不拿纸巾,非得擦衣服上的问题”

  “方便嘛,纸巾多麻烦,拿了还要扔……”凯瑟琳委屈地鼓了鼓嘴,说:“真是的,你们好讨厌,我就是懒,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你也是,简简也是,在家里总是说我这不对,那不对,让我这gè做妈妈的好没面子,怎么说人家也是女王嘛”

  正一gè人低头抿着红酒的爱德华满脸黑线,犹豫着问道:“我说……姑妈,是谁跟你说,有人想你,你就会打喷嚏的?还有,辰辰、简简是怎么回事?”

  凯瑟琳嘻嘻地甜美笑道:“是简给我讲关于华夏的文化的时候,告诉我的华夏人■对亲密的人,会用叠在一起的字称呼呀,其实我也kě以叫你华华的”

  爱德华忙摇头,差点喝酒呛着

  “对了,辰辰你kě能不知道,简简为了了解你出生的国家,kě是看了许多有关华夏文化的书你也○知道我认字少,看书不太方便,但也想知道有关于你的国家的东西,所以就让她每天晚上给我讲故事,听着听着就能睡着了……不过这些日子我一直没能听故事,都是你害的,把我的宝贝简简叫去了华夏现在倒好了,你跑巴黎来了,我的简简还没回来,我kě只有她一gè女儿呢……”凯瑟琳气呼呼地说

  杨辰表情一阵僵硬,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一脸傲娇表情的凯瑟琳,仿佛就跟当年第一次见面时候一样,那么让自己无kě奈何

  一旁的爱德华却是一脸郁闷地道:“姑妈,作为威尔士的女王,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嫡系儿女,你只会一门英语,还不太认字……这根本就是耻辱……快四十岁了还要让女儿睡前讲故事给你听,你觉得这像话吗?”

  凯瑟琳听了,终于沉默了下来,低下头,微微皱起黛眉,不言不语

  爱德华觉得自己话说重了,叹声安慰道:“姑妈,不是我要指责你,你也该变得像gè大人了,也好让简kě以不用太替你担心”

  凯瑟琳突然抬头,眨了眨水汪汪的漂亮眼眸,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的……华华……”

  “噗——”

  爱德华刚喝进去的一口红酒终于没能忍住,喷了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