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儿歌】


  507

  索菲特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偌大的空间里,一应俱全的素雅家具,让整个房间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完整的家

  秉持着法兰西传统设计与融合了古罗马复古风格的房间中,所有的陈列摆放○都别具匠心,苛求地使宾客一进入房间就能闻到高贵与雍容的味道

  每日换的鲜花被插在角落的精美花瓶中,空气中还弥漫着法国盛产的名牌香水味,浓郁而不刺鼻

  这时候,浴室的门被从内拉开,刚刚冲☆○都别具匠心,苛求地使宾客一进入房间就能闻到高贵与雍容的味道

  每日换的鲜花被插在角落的精美花瓶中,空气中还弥漫着法国盛产的名牌香水味,浓郁而不刺dōubiéjùjiàngxīn,kēqiúdìshǐbīnkèyījìnrùfángjiānjiùnéngwéndàogāoguìyǔyōngróngdewèidào

  měirìhuàndexiānhuābèichāzàijiǎoluòdejīngměihuāpíngzhōng,kōngqìzhōngháimímànzhefǎguóshèngchǎndemíngpáixiāngshuǐwèi,nóngyùérbúcìbí

  zhèshíhòu,yùshìdeménbèicóngnèilākāi,gānggāngchōng完了一个热水澡的林若溪身上穿着一件酒店提供的白色真丝睡衣,手里拿着一块白毛巾擦拭着还沾着湿漉的鬘发,缓缓zǒu到了房间的落地窗前

  宽松的睡衣掩盖了大片凝脂的肌肤与线条绝佳的身段,但却在朦胧之中,凸显chū一股灵动轻盈的诱惑力

  巴黎的夜景并不如中海来得繁华,多的,是一种静谧的流动,就好像在万千的灯火中,也能感受到置身与花海一般

  幽幽地叹了口气,林若溪停止擦拭发丝的动作,转身望向房间里的一只木质古朴壁钟

  从杨辰被带zǒu,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没有半点消息,虽然心里对杨辰有充分的信心,但这并没能担忧减少几分

  静静地一个人站在房间里,林若溪微微chū神,忽然觉得有些可笑

  曾几何时,自己完全没把这个男人当作平等的人类,甚至很多时候,希望他死了算了,别在自己眼前让自己心烦,总让自己记起那个混混噩噩失了贞洁,犹如地狱的夜晚

  可是不知不觉,两人竟是一路zǒu过了一年,吵架,闹别扭,冷战,开玩笑,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一幕幕的就好像都在昨日

  朝起晚归,繁忙的生活里,只是多了这么一个看起来可有可无,不务正业的男人,但似乎……日子变的不再如以前那么冷清清的了

  这个家伙浑身上下的,几乎找不到什么优点,懒散,粗俗,甚至低俗,抽烟喝酒不说,还*得很,别的男人哪怕*也藏着掖着,他倒好,明目张胆地拈花惹草,脸皮厚得跟城墙一样

  总惹自己生气,总开自己玩笑,挖苦自己,讽刺自己,还老吓唬自己,让自己担惊受怕的……

  看起来很听话,可每到紧要关头,根本就是自顾自的谁也不听劝,大男子主义到了淋漓尽致

  “这样□的男人,应该没什么值得喜欢的……”

  林若溪喃喃地问了声,也不知道问谁

  毕竟飞机上长途跋涉,又一下午舟车劳顿,还遭遇绑架的事,此刻其实身心俱疲了

  林若溪感到身子骨软软的,于是zǒu到舒软的大床上坐下,低着头,却是怎么也没有躺下去的勇气

  “如果我睡着了,他明天早晨能回来么”,林若溪觉得头脑很胀,痛苦地闭上眼,摇了摇,睁开眼,自言自语地问道:“明明是这样一个坏家伙,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难道就因为那个晚上他向我表白吗……”

  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那一晚,飞奔chū餐厅,在大街上哭泣的画面……

  “……就是这么一个烂透的男人,跟你是另一个世界的我这样的我可以喜欢你吗?……”

  想起那一刻,杨辰的大喊声恍如在耳边不断响起,林若溪脸上浮现一丝羞涩,扑哧地笑了chū来,

  “真是的,哪有男人会在表白的时候说自己烂透了……真是个傻子……我可从来没说过喜欢你呀,笨蛋……

  可是,我如果不喜欢他,又怎么会总想着他……我……果然还是……”

  “叮铃铃”

  电话铃声的突然响起,让林若溪讷讷的自言自语被打断

  受了点惊,林若溪坐直了身子,擦了擦眼角的莹润,才伸手把床头柜上的酒店电话拿了起来

  “若溪,没打扰你?”电话那头是顾德曼

  林若溪应了一声,想到什么,急忙问:“是杨辰有消息了吗?律师把他保释chū来了?”

  顾德曼很是为难地道:“我已经叫了全巴黎最好的律师,但目前还没消息不过你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他不会有事的”

  “嗯……那你有什么事吗”,林若溪听到不是关于杨辰,心里一阵失落,口吻也随着冷了下来

  “我看你好像很累,心情也不是很好,就想带你去一去这家酒店的泰式按摩,那里面有最好的女按摩师,给你解解乏还有啊,晚上吃的那汉堡算什么东西,我请你去吃……”

  “不用了”,林若溪直接打断了顾德曼的话,“谢谢你的好意,但很晚了,我想休息”

  顾德曼沉默了会儿,道:“那好,明天就要开始时装周的作品发布了,我早晨去接你,不管杨先生能不能早早chū来,工作的事不能耽搁”

  “是在卢浮宫的卡鲁塞勒大厅,跟协和广场边的杜乐丽花园,对吗?”林若溪问

  “没错,若溪你记性果然很好”,顾德曼笑着道

  “不用来接我,我会自己过去的,你给我安排司机就好我负责参加时装周的活动,你负责联系设计师与品牌厂商,这样才会有效率如果你陪着我去参加,那等于让公司日常工作没人主持,没那个必要”,林若溪淡淡道

  “可是……”

  “就这么定了”,林若溪直接挂断了电话……

  在房间里的顾德曼听到电话里的忙音,先是一怔,随即狠狠地将电话摔下,面色阴沉地重重呼吸了几口气,眼里满是阴冷

  “你竟然敢藐视我的存在,林若溪,你早晚是我的……”

  顾德曼眯了眯眼,自言自语了句,正要把床头的灯光关掉,却不想,听到门铃被人按响

  顾德曼一脸不情愿地穿着睡衣从床上起来,zǒu到门边,通过猫眼,看了一看外面的情况,发现是一名笑脸盈盈的服务生

  打开门,顾德曼皱眉道:“什么事,不知道客人要睡觉吗?”

  穿着酒店服务生制服的男子笑而不语,只是从身后取chū了一张黑色卡片,递到顾德曼眼前

  顾德曼觉得有些熟悉,好似在哪见过,却是想不起来具体什么地方

  “这是什么东西”,顾德曼纳闷地问道

  服务生脸上的笑容敛去,眼里闪过一抹寒光,猝然间,服务生的另一只手上多了一把袖珍手枪,枪口○在下一刻,已经对准了顾德曼的额头

  顾德曼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枪口,终于想起了那金色太阳是什么,分明就是绑匪身上的标志

  “有事要跟你谈,进屋,慢慢说”,面带冷笑的“服务生”眼神示意了下房■间内,一字一句地道

  而在另一头,林若溪挂断电话后,呆呆坐了会儿,最后幽幽地叹息了声,正打算关灯休息,却也听到了门铃声

  因为住的是酒店仅有的这么几间总统套房,通常情况下,是不会有人来打扰,毕竟不少住着的人都是有保镖站在门外的

  林若溪疑惑了下,也不记得自己在巴黎有什么熟人,顾德曼被回绝了,也该不会有胆子过来

  穿上拖鞋,林若溪zǒu到门口,小心地从猫眼处看了一眼,却是悚然一惊

  竟然,看见的也是一只眼睛

  林若溪慌乱地退了一步,捂着胸口,才醒悟过来,是有人在恶作剧自己,早早用眼睛堵着猫眼的口子

  愤愤地跺了一脚,林若溪正想不管外面的人,zǒu回去睡觉,却忽然听得外面的人开始唱歌——

  “小若溪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开开,你老公我回来……”

  这个声音,分明是杨辰

  林若溪猛地一转身,将门打开一看,果然是一脸坏笑的杨辰正直直地立在门口

  “怎么样,我把这儿歌一改编,还是挺好听的,我就说嘛,选我当娱乐公司的总监,还是……”

  正沾沾得意的杨辰没能把话说完,就说不下去了,因为——林若溪已经扑到了自己的怀里

  软软的,绵绵的身子,只披了一件báobáo的真丝睡裙,发丝间,混杂着洗发液与林若溪本身的栀子体香,香喷喷的味道充盈了杨辰所有的感官,叫人迷醉

  杨辰不只一次地幻想着,自己的妻子,哪天会跟自己的情人们一样,不会冷冰冰的面对自己,而是见了自己,就开心地扑进自己怀里,让自己肆意地疼爱

  但是,当这一刻真正地来临,杨辰却发现,自己却是半点花*思都提不起来……

  因为,怀里的女人,她在流眼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