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猩紅之哥特式弥撒】


  509

  这是一名身着薄纱睡裙的女郎,就如同朦胧中掩盖着淡淡云彩的精美雕塑让人不禁想起西方油画上,古雅典女神们的丰腴**,柔和的线条与绵绵的视觉感官,无一不是挑战男性荷尔蒙极限的情毒催化剂

  栗色亮丽的发丝披散到腰间,如同绸缎一般带着大大的波浪,高挺的鼻尖,丰润的红唇,蓝绿色的魅惑眼眸,就像是一个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妖精,高贵、妖媚、充满神秘情趣

  此刻,这个充满了*气息的妖精,正慵懒dì倚靠在门边,神情俏皮而富有少女似的娇羞

  “亲爱的辰辰,wǒ漂亮么?”凯瑟琳眨了眨那对电光四射的媚眼,满怀着期盼dì看着杨辰

  “嘶……”抬起头,杨辰倒抽一口凉气,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wǒ就知道,除了你,méi人会这么胡闹”

  凯瑟琳噘了噘嘴,走上前,一把揽住了杨辰的胳膊,毫不顾忌dì用胸前的那两团肥美的乳肉将杨辰的手臂嵌了进去

  “人家已经快两年多méi跟你亲热了,你也太狠心了,就算这次来欧洲,如果不是wǒ主动来找你,你肯定也不会主动去威尔士那边来找wǒ的”,凯瑟琳幽怨dì说着,将杨辰拉进房间里,并把门给关上

  房间里的灯光显得昏暗,不知何时已经被人颇为细心dì点上了一些香薰蜡烛,舒缓的李斯特钢琴曲就像是夜莺的清鸣,一切让夜晚显得朦胧而暧昧

  身边紧贴着的美妇一副任人采撷的娇憨姿态,并méi让杨辰猴急dì想把这送上门的可口美味啃个干净,而是走到房间的大床边上,示意让凯瑟琳先坐下

  凯瑟琳有些不依dì不肯松开杨辰的手,最后杨辰也只好无奈dì让女人粘着,才开口道:“你应该也知道,wǒ跟两年前,已经有很多变化了”

  “是结婚那件事吗,wǒ知道的,wǒ还知道,你的妻子这次也来这边了,就在这家酒店里”,凯瑟琳将头靠在杨辰肩膀上,笑意吟吟dì道,“但是wǒ也听简简说了,你还是有很多女人,不是么?”

  “她连这都跟你说,真拿你们母女méi办法……不仅是wǒ结婚了,wǒ这两年,特别是近一年,发生的很多事情,对女人的看法改变了许多wǒ得承认,在wǒ刚认识你的那段日子里,大多数女人对wǒ来说,很多时候就是发泄玩乐用的工具,并méi什么太大的价值但是现在……你也好,简也好,跟爱德、索伦、马其顿他们一样,wǒ把你当作wǒ的朋友,而不是以前那个让wǒ开心的‘玩具’……”

  杨辰自嘲dì笑了下,又道:“所以,凯瑟琳,不要这样了你不需要这么极力dì讨好wǒ,wǒ们认识了已经快九年了就算你不像以前那样讨好wǒ,你还是wǒ的朋友,还是可以得到wǒ的友谊”

  凯瑟琳妖艳的眼眸里流露出一丝丝奇异的光泽,嘴角浮现一抹玩味的笑意,“你真的变了不少呢,辰辰”

  “嗯?”杨辰感觉到凯瑟琳表情的变化,笑道:“这样的你,看起来才像年过三十的女人,而不是呆呆的小女生”

  “你真讨厌,年纪小了不行,年纪大了又挖苦,难道wǒ真的老了么”,凯瑟琳松开缠着杨辰的双手,从旁站起身来,在杨辰眼跟前,转了一圈,然后俯下身来,目光直直dì盯着杨辰的双眼,吐气如兰dì道:“辰辰,就算是朋友,也méi说不能上床,不是么?”

  杨辰méi说话,将目光移到了凯瑟琳的胸口处

  因为睡裙的宽松,凯瑟琳用俯身的姿势站着,在胸口那儿便低垂了下来,宽松的领口内,一对圆滚滚的洁白显得有些拥挤,那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就像是诱人犯罪的深渊

  “好看吗”,凯瑟琳娇笑着问

  杨辰点点头,直白dì道:“很美”

  “咯咯”,凯瑟琳笑得合不拢嘴,这一姿态,让胸口那对软肉摇摇晃晃,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般,还从领口散发出阵阵迷人的**

  “辰辰,你知道吗,自从wǒ丈夫死了以后,这些年,除了你,méi有任何男人碰过它们呢……”凯瑟琳说着,忽然跨坐到了杨辰的双腿上,胸脯直接顶住了杨辰的脸,将杨辰的头埋在了自己的胸间

  “wǒ只愿意跟你上床,只愿意讨好你,对着你撒娇,不是因为wǒ需要你为wǒ做多少事,是因为,这就是wǒ所喜欢的,wǒ所愿意的”

  杨辰的整张脸被埋在◆了弹性绵软的肉团里,热乎乎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过了一会儿,杨辰两只手抚到了凯瑟琳的腰间,捏了捏腰间的软肉

  凯瑟琳的**到处都是肉感极佳的部位,看似有些多余的软肉,却恰到好处dì增添★ledànxìngmiánruǎnderòutuánlǐ,rèhūhūde,yǒuxiēchuǎnbúguòqìlái

  guòleyīhuìér,yángchénliǎngzhīshǒufǔdàolekǎisèlíndeyāojiān,niēleniēyāojiānderuǎnròu

  kǎisèlínde**dàochùdōushìròugǎnjíjiādebùwèi,kànsìyǒuxiēduōyúderuǎnròu,quèqiàdàohǎochùdìzēngtiān了这个年龄段女性的岁月风情

  “嘤”,凯瑟琳轻哼了一声,她能感受到杨辰双手的温度,有些灼人

  杨辰将脸从那对波涛中抽离,充了血丝的眼眸,看着眼前千娇百媚的高贵女王,声音略显嘶哑dì道:“本来wǒ是可以控制的,可是你偏偏要玩火,现在看来,你今晚不能睡了”

  凯瑟琳的眸子化作了汪汪的春水,整个诱人的娇躯就如同扶风的弱柳,绕在了杨辰的身上,燃烧似的红唇,轻轻dì抿住了杨辰的一只耳■朵,伸出舌尖舔了舔,呼吸有些粗重dì道:“还记得wǒ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时候吗,wǒ就想要你,把wǒ当作和那时的wǒ一样……”

  柔腻妩媚的音调,却让杨辰的大脑中如同山洪暴发一般,无数的思绪喷薄◇而出……

  ……

  意大利,萨莱诺市

  这座古老的城市静静dì躺在意大利南部海àn线上,除了面朝度假胜dìdì中海,这座城市就如同其他的意大利南部城市一样,黯淡、陈旧工作、学习、生活,日复一日,除了城市球队的比赛,吊起人们的一些热情,别的时候,好似看不到人们想要的未来

  虽然是在冬季,但dì中海气候的温暖,让这里的居民依然只需要穿着相对单薄的衣衫,碌碌dì从街道上走过

  这是周末,生性散漫的意大利人麻木dì开着车,看着十字路口那一排排年代过久,而有些掉色的红绿灯,在日光下,偶尔会看不清那是什么颜色

  或许也只有从一些中世纪留下来的哥特式教堂,高耸的尖顶,花式的玻璃窗,以及各种飞拱门的设计,才能感受到这座城市从未断绝的生命力

  坐落在港口附近的拿切斯索罗教堂,只是这个城市里数不清的教堂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天主教堂之一

  几乎méi什么人记得这座教堂是什么时候建造的,那块记录着教堂历史的花岗岩石碑,在教堂外的灌木丛里已经被埋méi了许多年,也méi人记得将它挖出来

  毕竟,跟意大利太多的经典国宝级教堂相比,这座教堂,真的不怎么起眼

  最普通的方形设计,中间高高dì耸起了一个尖顶,黑色与灰色的外观,还有一些风霜洗礼后的花色,让人分不清到底原来是什么色调

  中午时分的时候,教堂的大门被推开,一群面带平和神色的意大利当dì居民,从教堂里走了出来,有老人,有妇人,有青年,有孩子

  这是周日,教徒们的弥撒结束了

  等参加弥撒的人们走了以后,教堂的神父马里诺站在门口,面带慈祥的微笑,目送所有人走远,才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架,念念有词dì说了些什么

  马里诺是个孤儿,收养他的老神父已经在他二十岁的那年去世,从那时候起,马里诺就继承了这座小教堂的主持工作,一晃眼,如今的他也已经快要五十岁,光阴如梭,他最珍贵的岁月,都献给了从来méi出现过的,神

  转过身去,马里诺将教堂的大门关上,整个空荡荡的教堂大会堂里,就只有他一人

  阳光透过稀稀疏疏的缝隙,从花玻璃窗中照射进教堂内,融融的,让斑驳的墙面显得格外坑坑洼洼

  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气息,因为常年失修,教堂的破败,已经从原本的内在,简简侵蚀到了外部结构,很多时候,马里诺觉得,这个教堂的顶棚,会不会在哪天自己睡觉的时候,就这么倒下来

  马里诺那张看起来已经不只五十岁的沧桑面孔上,流露出几分痛苦,抬头望了一眼教堂正前方的耶稣十字架,眼眸里,散发出几分狂躁与不安

  默然dì站立许久,马里诺才走回到了会堂前方的讲台上,那里摆放着一张长条的方桌,桌子上,是一小篮白面饼,与半瓶喝剩下的葡萄酒

  这些,都是做弥撒完后,教徒们méi吃喝完所留下的,但马里诺从来不会浪费,因为,贫穷让他méi资格浪费

  拿起篮子与葡萄酒瓶,马里诺走向大堂后方,那里是他生活起居的dì方,从他记事起,起初有老神父陪着他度过了十几个岁月,再后来,就是他自己一个人居住的二十多个岁月,直到今日

  绕了两个弯,马里诺并méi走进自己的房间里,而是走向了原本一直空旷着,仅有的一间客房

  推开门,屋子里,除了一张铺垫着白色被褥的单人床,就只有一张桌子和显得不怎么牢固的一张木椅

  而此刻,那张木椅上,一名穿着明显不合身,太过宽大衣物的妇人,正怀抱着一名约莫十岁左右的女孩,静静dì阅读着一本放在桌子上,有些破烂的《旧约》

  这是一眼就能分辨出来的母女,因为,妇人与女孩都有着美丽到惊心动魄的琥珀色长发,洁白到如瓷器一般的肌肤,就算是侧面看过去,她们的面孔,一个好似妖精,一个好似天使

  真是上帝的杰作,马里诺心里总是会这么想,从半个月前,这对母女落难到教堂外,被自己收留时候●就这么想

  听到开门声,女孩先转过了头来,虽然小女孩的面孔就好似芭比娃娃一般可人,但却并méi什么笑容,特别是那对宝石蓝色的绝美眼眸里,总流露出让人产生错觉的睿智目光……就好像,一切都会被她看★●穿一般

  “中午好,神父”,小女孩脆生生dì问候

  这时,妇人才转过脸来,虽然méi怎么打扮,发丝有些凌乱,但丝毫不能掩盖妇人雍容高贵的气质,只是,妇人的表情显得有些烂漫,露出一个欢欣◆的笑容,“马里诺神父午安,wǒ正跟宝贝看圣经,很多dì方不懂呢,可不可以给wǒ们讲讲”

  小女孩瞥了一眼自己的母亲,道:“你还是先多认得一些字,都已经快三十了读圣经都不会,分明是wǒ在读给你听”

  妇人俏皮dì吐了吐舌头,伸手捏了捏女儿带着婴儿肥的脸蛋儿,“宝贝,怎么可以当着神父的面这么说妈妈呢,要给妈妈留点面子,不是跟你说了很多次了吗”

  “放……放开你的手”,女孩蹙着细长的弯眉,将母亲的手拿开,压低嗓子用只有妇人听得到的声音,不满dì道:“你看你什么时候像个母亲,如果不是wǒ早早发现有人追查到wǒ们躲藏的dì点,半个月前wǒ们就死了”

  妇人委屈dì噘了噘嘴,“知道了,宝贝你最聪明了,妈妈不捏你的脸了”

  看着母女二人窃窃私语dì说着什么,马里诺的表情越发复杂了几分,在门口站立了会儿,才说道:“凯瑟琳女士,wǒ带了一些面饼和葡萄酒过来,你们应该饿◇了”

  凯瑟琳脸上的委屈神色一扫而空,甜笑着道:“谢谢神父,wǒ的确好饿,其实早上就想问问神父吃什么,不过看神父做弥撒就méi敢出去呢”

  “是wǒméi想得周到,该先准备一些食物的”◆◇,马里诺说着带意大利口音的英语,微笑着走到凯瑟琳母女面前,将面饼与葡萄酒放到桌子上

  凯瑟琳也不客气,面对干巴巴的面饼,并méi觉得不好吃,而是拿起了一块,又撕下一小块,塞到女孩嘴边,“来,啊★◎……宝贝张嘴”

  “wǒ自己吃”女孩对母亲喂自己的动作感到头疼的样子,拿过了面饼,自己咬了起来

  凯瑟琳呲了呲牙,娇哼了一声,“气死wǒ了,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都这么听话,就wǒ们家的简■■这么不乖”

  “别把责任推到wǒ身上,别人家也méi你这样的妈妈”,小女孩简白了一眼自己母亲,一言道出了关键

  一旁看着母女二人又要陷入一场斗嘴的马里诺,清清咳嗽了两声,打断了她们的对■■这么不乖”

  “别把责任推到wǒ身上,别人家也méi你这样的妈妈”,小女孩简白了一眼自己母亲zhèmebúguāi”

  “biébǎzérèntuīdàowǒshēnshàng,biérénjiāyěméinǐzhèyàngdemāmā”,xiǎonǚháijiǎnbáileyīyǎnzìjǐmǔqīn,yīyándàochūleguānjiàn

  yīpángkànzhemǔnǚèrrényòuyàoxiànrùyīchǎngdòuzuǐdemǎlǐnuò,qīngqīngkésòuleliǎngshēng,dǎduànletāmendeduì

  “wǒ能询问一件事吗,凯瑟琳女士”,马里诺面色严肃dì说道

  凯瑟琳眨巴眨巴眼,讷讷dì点头,“当然可以,神父请问,不过wǒ不太聪明,如果是学术上的问题,问wǒ女儿简比较有用”说着还颇为得意dì指了指腿上坐着的简,惹得小女孩又是一脸郁闷

  马里诺眯了眯眼,面色几分古怪dì伸手进黑色长袍的大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放到了桌面上

  凯瑟琳与简母女俩看到纸上的内容,顿时méi了话语,凯瑟琳一脸呆滞的表情,而简则是脸色肃然了起来,这样的表情出现在十岁女孩的脸上,显得颇为怪异

  “……通缉犯,凯瑟琳,简……悬赏奖金,一千万英镑……”

  马里诺挑选了这张■通缉令上最关键的几个词汇,念了出来,面色有些冰冷dì道:“这是昨天晚上,wǒ从dì区主教那里获取的秘密文件,你们母女,已经在整个欧洲被秘密通缉了任何收留你们的人,都可能会被牵连死去,而交出你们的人,将●得到一千万的英镑奖励”

  屋子里瞬间静了下来,只有马里诺略微沉重的呼吸声,昭示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神父”,简突然抬头,目光森然dì道:“神父,你是想交出wǒ们吗”

  面对小女孩,马里诺神情变换莫测,道:“如果交出你们,真能得到一千万英镑,wǒ会毫不犹豫dì那么做但是,wǒ想了一晚上,既然你们是被秘密通缉,那交出你们,也会是秘密进行像wǒ这样一个méi有任何依靠的人,凭什么保证,他们会给wǒ一千万英镑”

  “你很聪明,神父,如果你真那样做了,你只会死得比wǒ们还早”,简冷笑道,“现在最好的情况,是你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这样wǒ们都是安全的而等到有一天,wǒ跟母亲重获得了出去的机会,那时候,你就会是wǒ们的恩人”

  听简说完这番话,马里诺突然哈哈狂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用力dì跺了好几脚,就跟发了疯一样

  这样的突然变故,让凯瑟琳下意识dì抱紧了简,而简却是面露疑色,并未被吓到

  “你笑什么”,简问道

  “可怜的孩子,你虽然很聪明,但你真的只是孩子”,马里诺的脸沉了下来,目光中涌现几分被压抑着的狂热,道:“你说得méi错,wǒ交出你们,确实是一个非常冒险的动作但是,你真以为wǒ不敢吗?

  wǒ受够了wǒ受够了wǒ受够了这破烂的小教堂wǒ受够了这里干巴巴的面饼和劣质的葡萄酒wǒ受够了那群整天趾高气昂拿走wǒ教堂经营费的肥猪主教

  神?wǒ从小就陪着老神父服侍他,wǒ用wǒ的青春,wǒ最宝贵的时间,陪伴着他wǒ现在已经快五十岁了,但wǒ从来méi吃过一餐像样的牛排,从来méi去过一次国外的旅行,wǒ甚至连女人的身体都méi感受过

  méi有人知道wǒ是谁,méi人会关心wǒ叫什么名字,méi人会在乎wǒ的教堂是否会坍塌wǒ是否会突然在哪天老死去

  wǒ……wǒ……wǒ这样的半辈子,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最后一个人孤零零死在这个破烂发着腐臭的dì方吗??

  什么主教,什么教廷,什么混蛋的上帝就让他们见鬼去”

  歇斯底里dì咆哮声,震动了整个空荡的房间,让凯瑟琳母女彻底呆住了

  “你滚开”

  马里诺突然一把将简从凯瑟琳身上拉开,摔倒在dì上

  “简”凯瑟琳猛然惊醒,大喊着想去把简抱起来,却不想腰间被马里诺一对手臂死死dì给抓住了

  简被一把甩到dì上,全身酸痛,冷硬的木板让女孩感觉身体要碎了一样,看到自己母亲被马里诺抓住,终于明白了马里诺要做什么

  “既然wǒ已经méi什么可留恋的了,那wǒ干嘛不对自己好一点,既然上帝把你这样的美人派到wǒ身边,那wǒ怎么忍心拒绝”,马里诺笑得有些失控,脸上的肌肉开始扭曲,狂咽着唾沫,开始将头拱向凯瑟琳的身体……

  凯瑟琳慌乱之下,开始拼尽力气dì推开马里诺,但她毕竟只是女人□,哪怕马里诺已经过了体力最好的年龄,但依旧不是她能抵抗的

  “快放开wǒ母亲你疯了吗你是神父你怎么可以这样?”简终于也怕了,坚强的女孩第一次涌出了泪水,扑到马里诺面前,抓住了马里诺的一条腿,张●嘴就咬了下去

  “啊”

  马里诺一声痛叫,直接一踢腿

  “砰”

  简小小的身子直接被这一踢甩了出去,后脑勺撞在了桌子上

  “简”

  凯瑟琳尖叫了一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就这样昏迷了过去

  马里诺浑然懒得理会简的死活,在他眼里,此刻只有眼前的绝美妇人,才是自己通往天堂的道路

  “凯瑟琳……你不要再拒绝wǒ了,你会是wǒ的第一个女人……■wǒ……wǒ会对你好的,wǒ不会告诉别人你们母女在这里……wǒ……你只需要乖乖听wǒ的话,wǒ一定会……”

  “不要神父你不要这样你……放开wǒ……呜……为什么会这样……”

  看着马里●诺已经入魔了一般的狰狞表情,凯瑟琳终于落下泪花,从来méi有过的无力与恐慌,哭喊着,感觉自己深陷在一个泥潭里,怎么也无法脱离,如果可以,她甚至恨不得咬舌自尽

  但是,一想到身后还有已经昏迷不醒,不知道情况如何的女儿,凯瑟琳痛苦dì明白,自己不能这么轻易dì死去

  她是母亲,她不能抛下孩子

  “神父……抢了wǒ的猎物,是要遭到神的惩罚的”……

  突然,一个有些粗糙的男子嗓音,从门外突然dì传了进屋

  男子的声音似乎有让人冷却下来的魔力,正要狠狠咬向凯瑟琳脸颊的马里诺浑身一个激灵,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而几乎已经放弃了抵抗的凯瑟琳,则是红通通着一对泪眼,怔怔望向门外

  这是一个穿着黑西装,白衬衫,打扮dì颇为绅士与时尚的年轻人,甚至,从那略带青涩的脸孔上,能看得出来,他还是一个少年

  少年的面貌很普通,清秀的黄种人,除了眸子格外的明亮以外,看不出任何特别的dì方

  可是,偏偏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却让人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感,仿佛,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你……你是谁”,马里诺神父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对劲,○慌张dì转身,问道

  少年看了一眼dì上昏迷的女孩,又看了一眼衣衫不整,梨花带雨的白人美妇,忽然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啧啧,真是个美人,怪不得,连西洋和尚都忍不住要开荤了”

  这样一种◇○慌张dì转身,问道

  少年看了一眼dì上昏迷的女孩,又看了一眼衣衫不整,梨花带雨的白人美妇,忽然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啧啧,真huāngzhāngdìzhuǎnshēn,wèndào

  shǎoniánkànleyīyǎndìshànghūnmídenǚhái,yòukànleyīyǎnyīshānbúzhěng,líhuādàiyǔdebáirénměifù,hūránlùchūyīgèqīngsōngdexiàoróng,“zézé,zhēnshìgèměirén,guàibúdé,liánxīyánghéshàngdōurěnbúzhùyàokāihūnle”

  zhèyàngyīzhǒng轻浮的色色表情,出现在一个少年人脸上,产生了强烈反差,让凯瑟琳一时忘记了啜泣,说不出话来

  “你……你到底是谁?”马里诺神父却是格外dì惶急,对方完全méi把他当回事,让他生气与畏惧

 ■ 少年走进屋里,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ZERO组织,代号十三,是来杀她们母女的杀手”

  ZERO?杀手?十三?

  一连串显得陌生的名词,让凯瑟琳与马里诺神父都méi立刻反应过来

  良久,马里诺神父才惊醒,道:“你……你是杀手?”要他相信一个衣冠楚楚的少年人是杀手,实在有些吃力

  十三耸了耸肩,“有问题吗”

  马里诺脸上露出一丝嘲讽,“少年人,不要以为神父是可以随便被骗的你肯定是偷听到了wǒ们的谈话,想要救下她们,然后再通风报信赚取一千万英镑是吗?哼哼,杀手……如果杀手像你这样,wǒ也能当杀手”

  十三苦恼dì抓了抓后脑勺,“你怎么不信呢,非要wǒ证明给你看么?”

  “你能证明什么?乳臭未干的小子”,马里诺神父张狂大笑了几声,“不要虚张声势了,告诉你,就算你发现wǒ要侵犯这个女人又怎样,你一个小屁孩的话,méi人会相……”

  马里诺méi能把话继续说下去,只因为下一秒,他的脑袋已经被拍成了碎末……

  凯瑟琳目瞪口呆dì看着眼前在空气中飘散的血花,就在前一秒,自称十三的少年人,仅仅伸出左手,闪电一般dì拍上了马里诺的头颅,接着——头颅爆炸了

  凯瑟琳从来méi想过,杀人是可以这么干脆的,完全méi有预兆,纯粹dì用手就做到了子弹也做不到的事

  是从来méi想过,人头的爆炸,会是那么美的,除了空气里浓郁的血腥味,空气中弥漫的殷虹,还有……喷涌出血泉的断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