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滑瓢】


  530

  zài座的索伦等人下意识地都开始集中了精神,这个白发男子,他们从láiméi见过,不知道什么lái路,是敌是友还分不清楚

  白发男子看到一众人紧张的态度,几分傲气地扯了扯嘴角,“ZERO和海鹰的领导者,就这点水准,实zài是有辱名号”

  “你说什么?”阿卜杜勒听到男子挑衅的语言,眼神瞬间从刚才的淡和,变得锋锐若刀芒,其他几人也都面色不善起lái

  他们虽然知道这男子lái历诡异,估计不好对付,但也不是怕了对方

  zài杨辰面前就被这么奚落,让zài座的雇佣兵头子与杀手头子感到很méi面子

  白发男子挠挠耳朵,又灌了一口清酒,“我méi兴趣跟你们争辩,我只是好奇过lái看看,这个男人,是不是你们的那个缩头缩脑了两年多的领袖,叫什么哈迪斯的家伙”

  这一句话说完,直接让zài座的人仿佛一下子进入了阴暗之中,每个人都起了杀心……

  轻视他们,还有话可说,毕竟也不是愣头青的年纪,但对杨辰公然就这么不敬地说话,他们完全不能忍

  对于他们很多人而言,如果méi有杨辰,他们根本就只是一世飘零的浮萍,毫无根基可言,或许多年前就被仇家杀害,或许无时无刻都得担心会不会被仇家暗杀,是不敢有家人,有孩子……因为,他们只能靠自己,méi人会对他们的人生负责

  是杨辰的出现,让这群冷血灰暗的身影,坦荡荡地站zà◎i了世界的舞台,不惧怕任何国家的愤怒与仇恨,能再一次做回人的样子

  如果说这些刀口子上滚过lái,死尸堆里爬起lái的战士,真有什么所谓的信仰,那毫无疑问,他们的信仰——就是杨辰

  “□▲你……该死……”

  性子最烈的阿卜杜勒刚刚才说过改行不干杀手,但此时已经按捺不住,左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柄猩红色的短匕首

  “嗽”

  一记破空声,阿卜杜勒zài转眼之间,已★○经从原lái的座位,闪现到了那白发男子所躺的沙发边

  猩红色的匕首,好像是被血液染红未曾擦拭过一般,zài昏暗中,犹如暗红色的闪电,划过了那白发男子的咽喉部位

  饶是多年méi动手,阿■卜杜勒也méi丢掉世界顶尖杀手的干净利落

  电光火石的一个突进割喉méi有半丝拖泥带水,仅仅半秒不到就已经完成

  “哼,这就是对冥王阁下不敬的代价”,阿卜杜勒感觉到自己的匕首已经切实地割破了白发武士的喉咙,不屑地嘲讽了句,zài他眼里,这个男人已经死了

  zài座的其他人也几乎都认为这个白发男已经不活了,他们很清楚阿卜杜勒的手段,就算是以度著称的八歧会的忍者,不到人忍级别,刚才那一下突然袭击也是躲不掉的而人忍级别的忍者,如今八歧会只剩下般若一人

  但是,杨辰看到这一画面,只是眯了眯眼,流过一丝讶异

  下一秒,当阿卜杜勒准备收起匕首的时候,他眼前的“死人”,突然变得模糊了

  是的,是模糊了

  就像是水里的月影,被搅乱了波纹后,渐渐的不清晰,开始散去,到最后……竟然消失了

  “大个子,你zài发什么呆呢”,白发男的声音,突然从阿卜杜勒的身后传lái

  阿卜杜勒心头一凛,下意识地一记反手刺,匕首朝着男子的心脏部位扎了过去

  “中了”

  阿卜杜勒感觉到自己的匕首刺入了心脏,那种感觉,他绝对不会感觉错的,他这★半辈子,刺穿的心脏实zài太多了

  可是,包括阿卜杜勒zài内,zài座的人又一次看到了不可思议的那一幕……

  白发男子被刺穿心脏的身影,一阵模糊,荡漾后,又一次消失了

  而白○发男子下一刻,已经双脚点zài了阿卜杜勒身前的沙发上,嘴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杆烟枪,正惬意地抽着

  “méi意思啊,不跟你玩了”,白发男子说了句能把杀手们活活气死的话

  阿卜杜勒正要再一次恼怒地发动攻击,但不想,还méi动手,自己下巴就被男子一脚后跟踹中了

  “啊”

  阿卜杜勒痛叫了一声,身体直接呈抛物线飞开了三米远,重重落地

  虽然这一下不会对阿卜杜勒造成多大伤害,但如此轻易地就把他踢飞,已经足以证明,阿卜杜勒再打也是méi意义的

  这一下,zài座的人也都认清了现实,虽然不甘心,但这个白发男子的实力,不是他们这些人的层次可以去对付的,不由的,所有人都无比期盼地望向杨辰……

  杨辰有些苦恼地摸了摸额头,叹了口气,问道:“虽然我méi见过你,不知道你为什么lái挑衅但我猜想,你应该是日本高天原里的,你刚才的招数,可不是普通的忍术、幻术能做到的不然的话,阿卜杜勒不会分不清真假”

  白发男吐了两个烟圈,居高临下地斜视着道,“你想说什么”

  “你可真不会聊天”,杨辰苦笑着,站起身lái,“本lái还想问问,为什么你要找到我这儿lái,有话好好说我lái这里是渡假的,可不是lái打架的不过,你既然已经把我的兄弟踢了,我不帮他们出口气,好像有些过意不去”

  白发男咧嘴一笑,“我就等你这句话,不过打之前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和lái历”

  “哦?”

  “我叫滑瓢,高天原,总将”,滑瓢淡淡地说道

  杨辰感到意外,因为就他所知,高天原这个组织虽然存zài,但一直都是这些妖怪们各自干自己的事,顶多有些人彼此关系紧密一些这个男人,竟然是高天原的“总将”,按照称呼lái判断,他已经将高天原的妖怪们统一了起lái

  当初自己zài二条城杀掉的九尾狐、九命猫妖,都是高天原里较强的妖怪,他们当时如果已经有组织,必然不会如此擅自就lái跟自己对着干

  可想而知,高天原的统一,是zài自己从日本回中海后到如今,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做到的

  “发呆可不好哦”……

  zài杨辰想着这些事的时候,滑瓢的声音突然出现zài了杨辰耳畔

  杨辰想也méi想,战斗的本能让他直接将头朝后一仰——

  “呼”

  空气撕裂的声音zài原本头部所zài的位置作响

  滑瓢那柄六棱状的木鞘短刀,直接从那里穿过

  杨辰能利索地闪过,并méi让滑瓢有太多惊讶,将刀拿回,zài自己肩膀上敲了敲,磨了磨,拿把刀仿佛是的痒痒挠,而非他的武器

  “呀呀,真是不得了的度,果然当头的就是不一样啊”,滑瓢懒洋洋地说道

  杨辰忍不住笑了起lái,笑得还很开心,这不仅让zài座的索伦等人,也让滑瓢挑眉纳闷了

  “冥王,你笑什么”,滑瓢问

  “我zài笑,你这样子,怎么这么像我平时上班时候的样子呢”,杨辰摸着下巴,仔细端详,“怪不得我老婆总说我méi个正经,这模样,这口气,的确不是挺讨人喜啊不过嘛,你既然跟我挺像的,那我就支持支持你,这模样其实挺好”

  滑瓢脸上闪过一抹异色,随之转了转脖子,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找上你么”

  “不知道,我对原因也不是很zài意你们高天原的人,我杀了不少,全世界想吃我的肉,喝我的血的人,绝对多如牛毛,我如果都得问清楚原因,那他们不用动手,我就累死了”,杨辰耸肩道

  滑瓢眼里流过一丝阴冷,邪笑道:“就算你不知道,我也要告诉你……两年多前,你zài海岛上杀掉的雪女……是我的未婚妻……”

  杨辰一愣,这家伙,竟然也是跟那个雪女有关系才找自己?

  当初九尾狐与猫妖,是因为与那雪女乃是姐妹关系,才想报仇而这个男人,竟然还是那雪女的未婚夫?

  杨辰不由一阵懊恼,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就因为自己杀了那雪女等一众人,十七离开了自己,二条城差点转入轮回,如今又冒出个找自己麻烦的高天原总将

  “知道为什么我会执意告诉你这件事么”,滑瓢道

  杨辰摇头,“我连人的心思都猜不到,哪猜得到你们这些妖的心思”

  虽然从láiméi人真正证明过,高天原的这些家伙是动物、植物、死物修炼而成的妖怪,但他们不是人类,却是事实

  “我lái告诉你”,滑瓢举起手中的未出鞘的短刀,对准杨辰,“因为,我要名正言顺地出手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