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杨门异类】


  558

  杨破军见到面sè冷漠的杨辰,心中可谓酸涩难言,经过不少的调查与亲眼所见,他对杨辰的身份与背景,dà概也是有一定轮廓了解

  虽然不想承认,但自己这个本以为这一世也不会再见到的长子,如今确确实实是比他有份量的人物

  甚至,如果杨家想要在杨公明百年后继续延续四dà家族之一的地位,保不准要靠杨辰的帮助

  特别自己dà选失利,父亲杨公明又不只一次地为了杨辰而训斥自己,杨破军再傻也明白,杨辰对杨家而言,是有极为重要的意义的

  当然,杨破军也认为,若不是杨辰突然出现,给不少人抓到了他有过这么一段不光彩的过去,他当初dà选未必会失败

  所以,杨破军既不想让杨辰与自己的关系越来越糟糕,又无法对杨辰摆出什么好脸sè,之前去找郭雪华,被杨辰拦在门口,就是一矛盾不和的例子

  他这半辈子,dà半心思几乎都用在怎么让杨家荣耀辉煌上,所以思考起与杨辰的父子关系来,人背后的价值,利益,倒是占据了主导地位,却是没有过作为父亲,对儿子的感情该如何对待的问题,别提去补偿对杨辰的父爱

  当年将杨辰安置在孤儿院的事,杨破军也自认为没什么错,为了杨家dà局着想,他是快刀斩乱麻,dà公无私

  正是这种只想着把自己往正确位置上推的思想,让杨破军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他最心爱的妻子也会离开自己

  不得不说,这也是这名军队高层,dà家族子弟的悲哀

  “你要去哪”,杨破军脑海里思绪一过,拦在杨辰面前,开口冷声问道

  杨辰皱眉,脚步一顿,淡漠地开口,“让开”

  “事情我已经听你姑姑说了”,杨破军目光凝沉,道:“为●了一个区区商人的女儿,就要这么凶神恶煞地去杀人,你难道还不明白,那鲁家的人是这么好动的?你知不知道,他们背后的是四dà家族之一的李家”

  杨辰没兴趣听这男人废话,原本还想考虑一下准备一xiē后○手,好应付李家可能的反扑,但杨破军那冷冰冰带着几分恐吓的话,直接让他眼里的猩红涌动起来

  你越要阻止,我就偏要杀

  “你来得正好,省得我拦出租车,军用车牌还能用来追赶”,杨辰瞄了眼那士兵后头的军用吉普,径直走上前去

  杨破军没想到杨辰连回个话都没有,甚至直接要抢车去追人,登时火冒三丈,黑着脸道:“逆子你敢你是想让杨家因为你跟李家闹翻吗?”

  杨辰猛一回头,一对眼眸里满是寒星与杀气,“我告诉你,我跟你没半分关系,你如果敢再duō说一句,我就废你一只手,你再duō说两句,我废你一双,duō说三句,我掐断你脖子”

  饶是杨破军在边防战场上见过血淋淋的战斗,也没★见过有人会用如此凶残到极致,死气阴沉的眼神看自己

  仿佛就是置身在遍野尸骸的灰sè天空下,找不到任何生命的气息,心底深处涌现的绝望

  他不知道,若他不是杨辰的生父,牵扯到杨辰身边太du☆☆ō人,他刚才的话语,就够杨辰直接把他宰了

  不过,杨辰的警告显然有了效果,杨破军面sè惨白地立在当场,没再说半个字

  几名士兵本是怒火中烧,这年轻人实在太过嚣张,必须要帮首长好好教训 ■
  谁知,等杨辰的眼神在他们面前一扫,所有人都双手发软,根本没力气举起枪来,别提拦住杨辰了

  等杨辰走过,几人不自觉地让开条道,让杨辰找了辆吉普就坐了进去

  眼睁睁看着吉普车发动后,扬长而去……

  燕京,杨家所在的军区dà院

  占地广阔的后花园内,绿草茵茵,繁花似锦,显然平日有人专心料理

  一身灰sè老式布衣,七分亚麻裤的杨公明,正坐在一张藤椅上,手里拿着份早报,戴着一副老花眼镜,细细读着一条条各种领域的闻

  老人身边只有一白sè瓷杯,香茗幽幽,冒着白气,是刚泡好的热茶

  整个院落静悄悄的,虽然老人慈爱可亲的样子,任谁都不会觉得有压力,但杨府里的人都知道,杨公明安静阅读的时候,除了一个人,谁都不能随意打扰

  衣着朴素,满脸褶皱的老妇人三娘,从庭院廊柱间走过来,端着一盘鲜的绿豆糕点,轻轻放到杨公明身边桌台上

  杨公明放下报纸,冲三娘和煦一笑,“辛苦了,你也坐坐,有xiē日子没跟你聊聊天了”

  “老爷不看报么?”三娘温婉笑道,脸上的皱纹舒展了xiē

  “这报纸上的东西,duō半也是假的,看与不看,★也就打发时间而已”,杨公明将报纸放到一边,开口问道:“说说,最近外头都有xiē什么事,我这老头子一天到晚不出门,可不能真成井底之蛙”

  三娘点头,坐到另一张藤椅上

  这院子里,也就她有◎资格跟杨公明平起平坐

  “最近燕京的事情,倒是不duō,dà选一结束,严家势头强,严青天也算有手腕的人物,把各方该得的好处,也都分了下去只不过,宁光耀连任总理,宁家依然稳当地把着政权倒是听说,宁家的长子宁国栋出了点事,整日闭门不出,倒也不清楚怎么了,外界传闻得了什么病,老身也没duō去研究”

  “哼哼,宁家到了宁光耀这辈,也算一高峰,那宁国栋几年前也见过一面,这小辈,心胸不够,难成dà器只怕宁光耀一倒,宁家无人可继所谓盛极而衰,难保要从四dà家族除名了”,杨公明悠然道

  三娘也不作评论,继续笑着道:“说到小辈,严家的二公子严不学,之前因为一xiē小事,被辰少爷伤了不轻现▲在虽然好了,但据说还在谋划着怎么对付辰少爷只不过他哥哥,严不问,却是把事情给压下去了说起来,严不问倒的确有几分天纵之资,不仅开发技术上是一能人,计谋上也是算无遗策,知己知彼只可惜,比之那李家的李钝,严◇不问的品性,却是dà有不足”

  “严青天倒是有个好孙子,只是此子,若不是把严家推向巅峰辉煌,必然是落进万丈深渊,就看严家人的造化了那李钝,我倒是比较喜欢,可惜过于刚猛,少了几分柔韧,乃将才,非帅才,不然,前途无量也不知道李莫伸那老狐狸,怎生能养出这么个反差极dà的孙子来”,杨公明嘴角含笑,转而又道:“杨辰那小子,也不安分,之前灭了曾家,已经惹得蔡家那丫头麻烦缠身,如今莫不是连严家也要杠上”

  三娘几分苦笑,“辰少爷并非主动惹事之人,起因,dàduō也都是其身边的女人带来的麻烦这一点,跟老爷、破军少爷,都是dàdà不同呢”

  杨公明爽朗dà笑,他自然知道三娘意思,杨家的人,不论为人如何,duō是痴情种,他也好,杨破军也好,小孙子杨烈也好,都是只专情一个女人

  唯独这从小丢了的长孙,竟是桃花连连,且各个国sè天香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知道杨家世代人丁单薄,给生出这么一个异类来

  在杨公明看来,女人duō,虽然对门风有xiē影响,可如今的时代,已经跟过去他那年代dà相庭径

  当年,就连未婚先孕,都视为伤风败德的不耻行为,如今这世道,要结婚,duō半还得看看女方能不能怀上,挺着dà肚子结婚的比比皆是

  你个名门**,一辈子只专情一个女人,别人还会认为你假清高,你若是duō养xiē情人,反倒觉得正常得很

  所以,杨公明●虽然觉得杨辰这孙子有xiē*过头,却也没反感的意思

  “老爷,三娘有件事,不知当说不当说”,三娘犹豫着道

  杨公明摆摆手,“你我之间,有何不能讲”

  “老爷,辰少爷如今虽然跟少▲夫人相处地相对融洽,可并不承认司令和烈少爷的关系,这样的情形下,您真想让辰少爷继承家主么?”三娘问

  杨公明拿过一边的瓷杯,抿了一口,放下,才喟然道:“若他愿,自然最好,若他不愿,我也只能退而求其次,让破军继承,虽然破军过于执迷……怪只怪,我们杨家欠他良duō,他不愿回来,也情有可原但我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这孩子,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三娘眯眯的眼睛里,神情变幻莫测,最后,才幽幽一叹,“三娘会尽力,让老爷这愿望达成”

  杨辰摇摇头,洒然道:“三娘,你常说,这世间万物,自有天理,不可强求我也不指望事事顺心,随缘就好何况我身子骨还算硬朗,不急于一时”

  正当这时,不远处的门洞边,一名仆人有xiē紧张地跑了过来,手里拿着无线电话,恭敬地道:“老爷,小姐突然打来电话,非要您立刻接”

  杨公明正纳闷,怎么下人会突然不顾规矩地跑进来,一听是自己女儿打来电话,恍然★明悟想到杨婕妤,那也是个让他没怎么省心的主,本以为嫁到中海可以消停,但二十几年来还是隔三差五就打电话来,不是拍马屁就是旁敲侧击要自己帮忙

  也就是女儿,才这么纵容她一xiē,要是杨破军敢如此,▲定要被自己狠狠踹几脚

  接起电话,杨公明没好气地道:“丫头,又要求我什么事,你就不能让我这老父省点心?”

  电话那头的杨婕妤着急地道:“爸这次我真不是为自己的事找您的,是您那宝贝孙子,杨辰那小子要发疯了”

  “杨辰?”杨公明顿时精神头一紧,听杨婕妤的口气就知道情况不妙,但还是镇定地道:“你说仔细了,我听着……”

  一分钟后,杨公明挂断电话,将电话交给下人,让人退下

  虽然没靠近了听电话,但三娘却是好像什么都听得一清二楚,几分哭笑不得地道:“老爷,刚刚才说,辰少爷是为了女人麻烦不断,还真是说什么就验什么”

  杨公明沉吟片刻,摇头低沉道:“这小子以为,在欧洲dà杀四方了一次,灭了俩羽毛畜生,真就天下无敌了李莫伸出了名的护短,他的外孙……那可是李莫伸宝贝女儿的心头肉,哪是这么容易动的”

  “事不宜迟,李莫伸早知道辰少爷的身份,也是知道‘hóng蒙’的少数人之一,必然不会做无用功以他的手段,若他外孙真的被杀,他必然不顾一切,故意把事情搞dà了那安全局里的资料,足以在燕京掀起惊天骇浪来,不论是联合其他家族对付辰少爷,还是来对付我们杨家,都是足以引得华夏dà乱的力量

  如若那般,难保迫使‘hóng蒙使者’出手对付辰少爷,毕竟李家是维持政局平衡的关键,还是老身去一趟中海”,三娘站起身道

  “hóng蒙使者……”杨公明几分复杂□地看着老妇,“若你被他们看见,又如何是好”

  三娘低头一笑,“躲得一时,躲不了一世辰少爷已经拥有了那xiē人的‘神位’,身份上已经遭了hóng蒙的忌讳,构成了hóng蒙的人出手的条件如果不是看★在辰少爷同时修炼《往念衍生经》,又临近那道门,实属不易的份上,估计凭以前那xiē乱子,hóng蒙使者就要下杀手了

  若是因他真的惹起了华夏政局动荡等那‘hóng蒙使者’出手,恐怕再想救下辰少爷,就来不及了”

  “可你……”

  杨公明还想再说什么,却被三娘拦下,“老爷,不必duō言,再晚,恐怕三娘也来不及了”

  “好……”

  话音一落,三娘竟是直接从院子里消失,哪还有半丝影子仿佛从来没出现过一般

  若杨辰在场看到这一幕,必然dà惊失sè——这一神通,不正是之前海边见到那hóng蒙使者,凌虚子所用的吗?区别只是,凌虚子瞬间移动了短一xiē,这三娘,则是瞬间移了个没影儿

  杨公明并没太讶异,只是转头,望向南方灰蒙蒙的天空,悠然一声叹息,目光迷离,似乎在缅怀和惋惜着什么……

  「今天就只能一章了,我连续一个duō月码字,眼睛和腰有xiē吃不消,看显示器字一会儿dà一会儿小,脑袋也提不起来,早点睡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