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只会说一句台词】


  562

  燕三娘忽然感觉脊梁骨有些发凉,眼前的yángchén刚刚还一副老实像,怎me突然又像shì某些黑心小贩,要蒙骗自己什me一般

  “chén少爷若shì有什me要问的▲,老身只要知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燕三娘倒也坦然,活到她这年纪,看不透的事倒也少得可怜

  yángchén斟酌le会儿,方才问道:“燕婆婆的修为,必定shì迈过le先天大圆满巅峰的那道门槛,走到le另一番境界我想问的,正shì关于那道门槛,该如何跨过……”

  燕三娘正要说什me,yángchén却连忙挥手打住,示意他话还没说完

  “我知道,毕竟我也shì过来人我知道燕婆婆☆肯定要说,修为到le我们这般的境地,想要跨过那门槛,不shì什me固有的方法能做到的,对me?”

  燕三娘满意地点头,笑吟吟地道:“不错,正shì老身要说的,悟le,便shì悟le,不悟,说l□e也没用”

  我le个擦又这话想当年死酒鬼宋天行说那话,坑蒙地自己差点死掉才领悟第九重“往生”,如今这燕三娘又shì这一句难道你们这些高手就固定只会说一句台词吗?

  yángchén暗中腹诽不已的同时,笑嘻嘻地道:“我也不指望燕婆婆能交给我什me方法,但我想,难得有此机会请教,燕婆婆何不稍微说一点修为上的感悟?就算每个人的领悟各有不同,但或许对我能有所帮助呢”?

  燕三娘哑然,她没想到yángchén竟然shì要听这些东西,心里虽然知道,感悟这些东西,虚无缥缈的,就算说le,对他人也没多大用,毕竟那都shì玄而又玄的东西,连语言都无法形容,说的感悟又有何用呢?

  但看yángchén一脸希望的样子,燕三娘又深思熟虑起来

  她自然知晓,yángchén明知道领悟一途不可强求,还要这me问自己,必然shì打着要增强实力,好到时候不惧怕鸿蒙

  可她又何尝不希望,yángchén能够有自保的能力呢,特别刚才得知鲁家小子竟然被别人暗杀,就越发感到,哪怕yángchén不涉入这滩浑水,也有人会找他麻烦若shìyángchén真能跨入那一步,哪怕紧要关头引来鸿蒙的人,鸿蒙也不会真拿他怎样le

  可shì,自己该怎me帮他呢……

  yángchén见燕三娘陷入le沉思的表情,也不说话,静静站在原地,等着回答

  两人就这me站在□空旷的荒草地上,清风吹过草间,带来丝丝凉意的同时,能够听到远处的机场,有轰鸣的声响

  良久之后,三娘突然抬起头来,略一犹豫,举起le右手,用那食指,朝着yángchén所在的方位一指,划le一●个弧……

  yángchén一愣,赫然发现,燕三娘竟然用精妙的手法,也不知道运用什me样的力量形式,在自己的身体周边,画le一个圆圈

  这个圆圈,shì将周围的一片草都压扁后形成的,yángchén就这me站在扁草形成的圈子里,左右张望

  而燕三娘并没结束,又shì一指,一划

  在yángchén不远处,又shì一个一模一样的扁草圆圈被画le出来

  燕三娘画完,皱le皱眉头,道:“chén少爷,老身能做的,只有这样le”

  “啊?”

  yángchén张嘴,嘴角一阵抽搐,他娘的,三娘老奶奶,你这不shì坑人me?

  你当你shì某位姓邓的老人me?就这me比他多画le一个圈,一个圈着我,一个没圈着我,然后,你告诉我完事le?

  倒shì画圈的手段高得很,自己根本没感觉到任何真气和空间的波动,竟然就完成le,神不知鬼不觉啊

  燕三娘似乎也知道yángchén不理解,摇头苦叹道:“说实话,这两个圈,shì我能想到的,能传达这我感悟的,最清晰的方法le但要我说,我却shì说不出来的,我实在不知道怎me用语言去形容

  chén少爷,老身也不敢保证这两个圈能对chén少爷有用,若chén少爷看不出什me特别的,那就当老身一时糊涂,哎……”

  yángchén都快哭le,您老别叹气啊,这一叹气,怎me觉得自己没指望le呢?

  燕三娘看yángchén一脸沮丧的样子,颇为汗颜似的,觉得继续留在这里也不大好意思,道:“chén少爷,若shì得空,回燕京看看老爷,老爷时常念着你再多的隔阂与矛盾,也抵挡不住滚烫相连的血脉,还望chén少爷早日认祖归宗,老身告辞le……”

  说完,也不等yángchén多说什me,燕三娘的身影就凭空消失le

  yángchén满脸苦涩,虽然有过《往年衍生经》第八层到第九层的巨大跨越的经验后,yángchén就知道,到le这一地步,境界的提升,会有质的飞跃

  每领悟一个境界,就会shì天壤之别

  可见到三娘竟然能够在自己毫无感觉的情况下,就这me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说对yángchén没打击,那shì扯淡的

  不去多想,yángchén低头,看着脚下绕着自己的直径一米多的圆圈,又看看几米开外,另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圆圈,眉头紧锁起来

  两个圈?到底什me意思呢?

  ……

  林家的洋房内,二楼上郭雪华的房间里,此时气氛压抑地很

  已经醒过来的郭雪华坐在床上,目光显得有些呆滞,眼眶红红的,一脸疲惫

  而一脸担忧与焦虑的安心,则站在郭雪华床边,不言不语,就像shì雕塑一样

  这时候,从房门外进来的王妈拿着杯水,走到郭雪华床头边,将水递过去,关切地道:“雪华,喝点温水,压压惊,相信姑爷不会有事的”

  王妈跟郭雪华虽然有些年龄差距,但这些日子相处,也已经情同姐妹,倒shì私下直呼彼此姓名le

  适才安心在王洁、赵腾的帮助下,送郭雪华回家的时候,王妈吓得不轻,听到安心简单讲述le事情,王妈才知道家里发生le这样的大事,但她之前经历过不少惊险,倒shì没有被吓怕

  郭雪华勉强地伸手接过,苦涩地笑le下,“玉兰,你也知道yángchén对我来说多重要,他现在也不知道怎me样le,万一真出le什me差池,那后果……我想都不敢想”

  王妈对那些高层的争斗并不shì太le解,也只好惋叹着,尽可能安慰郭雪华别多想,必然能逢凶化吉之类的

  正当这时,郭雪华的手机响le,郭雪华一惊,立马起身接过,shìyáng婕妤打来的

  “喂,婕妤,yángchén怎me样le?”郭雪华急促地问道,平日的温婉典雅气质,早已经荡然无存

  yáng婕妤在那头也不啰嗦,直接地道:“大嫂,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现在听到的好消息shì,yángchén那小子没到机场,没能杀成鲁民……可坏消息shì……鲁民还shì死le”

  “什me?”郭雪华木然,不太明白到底怎me回事

  yáng婕妤解释道:“我刚刚也shì从我们袁家的眼线那里得知,鲁民在机场中毒死亡le,据说那毒素很可能shì国外间谍组织的特殊毒素我跟阿伟猜测,对方可能shì有意要针对yángchén,虽然yángchén人没到机场,但很多方势力都知道,yángchénshì最有可能叫手下用那种毒素杀掉鲁民的”

  “怎me会这样……”郭雪华神情一片错愕,虽然听到儿子没事,她异常开心,但又意识到yángchén被人家暗算le,她又心头沉甸甸起来

  在旁的安心看到郭雪华失魂落魄的样子,强忍着害怕,一咬牙,上前轻轻抓起郭雪华一只手,紧le紧,睁着一对漂亮的明眸,认真地道:“伯母,你一定要振作,yángchén这me厉害,肯定不会有事的”

  虽然这话其实很空洞乏力,但如今失落的郭雪华,显然需要的就shì这样的鼓励

  郭雪华抬头,看着一旁满shì坚信不移神色的安心,终于伸出自己的另一只手,在安心的手背上,也轻轻拍le拍,温和地笑道:“谢谢你,安心”

  一旁的王妈看到这一画面,嘴上没说什me,但眼里却shì闪过一丝忧虑……

  又shì一个出色的女子,自家这位小姐啊,何时才能像这些女孩一样,讨得婆婆的喜欢呢?

  “轰隆隆”

  忽然,阴沉的天空一阵雷响

  一早上就灰蒙蒙的天,终于在一声震雷过后,“哗啦啦”地下起le瓢泼大雨……

  在机场远处的荒草地上,倾盆的雨水,夹杂着忽闪的电光与雷鸣,让这一片土地看起来风雨飘零

  一道紫蓝色的电光划过天际,切割开无数片雨云

  光亮,映射在草地上,那一懒洋洋坐着的身影

  yángchén就这me随意坐在草地上,任凭天上的雨水,浇落在他身上,染湿他的头发,浸透他的衣服,让雨珠从他头上划过脸颊滴落到草地上

  他本○可以运功让雨水丝毫沾染不到他,但yángchén却并没那样做——因为,他忘记le

  就在燕三娘走后,yángchén就施施然地坐在le草地上,既然鲁民已经死le,他暂时也没别的事情要做,于sh▲ì索性坐下来,好好思考着,两个圆圈到底什me意思

  已经太久没有思考过什me修炼方面的问题,但很多东西,并不shì长时间不做就不会,反而,对于yángchén而言,仔细领悟一些东西,shì非常顺理成章的

  很快的,yángchén就陷入le某种忘却周身一切的状态,也不知道外面打雷闪电,刮风下雨,shì没感觉到身体已经成le落汤鸡

  yángchén的眼里,脑海里,除le那两个圆,别无其他……

  “圈里……圈外……圈里……圈外……”

  yángchén的嘴边,不断地如同梦呓地呢喃着,好似有意,又好似只shì本能地叙说,提醒着自己什me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yángchén的面部表情一直保持着呆滞的状态,甚至都没眨过眼

  yángchén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家中的郭雪华等人,倒shì急得不行

  从中午,一直到下午,又到晚上

  雨水停le,外面屋檐上偶尔滴滴答答地发出一些雨水滴落声,加让屋子里显得冷清幽静

  王妈简单地做le一些饭菜,端到客厅里,但郭雪华与安心坐在沙发上,只shì不断地看着墙壁上的钟表,根本没胃口吃饭

  王妈看着出神的两人,皱着眉头,摇头不语

  之前知道yángchén没去机场后,yáng婕妤夫妇俩就帮着郭雪华在中海到处搜索yángchén的踪影,努力地联系yángchén,但shì,yángchén的手机根本打不通,不出意外应该shì关机或者没电le而yángchén开的那辆吉普车,最后的报告shì在机场高附近出现,可一群人秘密搜罗,就shì找不到那车子停在哪le

  一时间,yángchén竟然就这me凭空蒸发似地不见le

  谁又能猜到,yángchén其实就在机场外的荒草地中央坐着,完全没躲着谁的意思,谁又能猜到,yángchén并非不想回家,只○shì,突然就陷入某种思绪,忘记le那茬

  直到夜深人静,郭雪华回过神来,发现安心竟然昏昏沉沉地在一旁陪着自己等待yángchén,不由升起一股怜惜,哪怕知道这孩子不shì什me太正当的关系,●○shì,突然就陷入某种思绪,忘记le那茬

  直到夜深人静,郭雪华回过神来,发现安心竟然昏昏沉shì,tūránjiùxiànrùmǒuzhǒngsīxù,wàngjìlenàchá

  zhídàoyèshēnrénjìng,guōxuěhuáhuíguòshénlái,fāxiànānxīnjìngránhūnhūnchénchéndìzàiyīpángpéizhezìjǐděngdàiyángchén,búyóushēngqǐyīgǔliánxī,nǎpàzhīdàozhèháizǐbúshìshímetàizhèngdāngdeguānxì,哪怕知道这屋子shì自己儿媳妇的,郭雪华也不忍心这me晚把安心赶回家去睡

  “安心,凌晨le,你今天也很累,早些睡”,郭雪华劝说道,面带苦笑

  安心讷讷地摇头,“我不放心……”

☆  “傻丫头,你还劝伯母要对yángchén有信心,难道骗伯母的吗?”郭雪华惋叹le声,上前一把握住安心的柔荑,道:“罢le,跟伯母上楼去,yángchén房间刚好空着,你就睡他房间,伯母也去睡,我们★■都相信yángchén,好不好?”

  安心这一次难以拒绝,郭雪华竟然让小三身份自己去睡yángchén的房间,这如果自己还拒绝,就太对不起她对自己的爱护le

  虽然觉得自己根本难以入眠■,但还shì乖乖地点le点头

  这一夜,中海到处都shì搜索yángchén踪迹的袁家子弟跟部分江南军区的侦察兵,但偏巧的shì,大雨遮挡le大量视线,由于目标锁定leshì吉普车,这群人都没想到去荒野的地带找,恰好就错过le近在咫尺的yángchén

  待到天亮时分,坐在荒草地上的yángchén,终于从深度的思想沉浸中,回过le神,就像shì石化le许久的雕塑,僵硬地转头,望le望四周,又看看身上湿漉漉的阴冷,方才知道下过雨,并且过le一夜风干le一半

  苦笑le几声,yángchén挠le挠湿答答粘着露水的头发,这时候的自己,肯定像极le流浪汉

  一夜的冥想,本以为自己先天大圆满,站在边缘的那一双脚,能够跨过那道坎,毕竟,自己看到两个圈,竟然能够深陷其中,就代表有些门道在里头……

  但到如今,yángchén才发现,有所感悟,和真正的“悟”,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自己终归没戡破那一层

  就像shì门缝里露出le一丝金光,自己偏偏力气不够,推不开门,这让yángchén难受得要死

  但再不甘心,也没用,只能感叹自己机缘未到,yángchén也就懒得多留,打算起身回家,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先

  就在这时,yángchén的眼光余角,瞟到le草丛间,一处微微隆起的松土……

  那shì一处黑蚂蚁的蚂蚁巢穴,看似普通的小土包,实则有着无数的小窟窿,蚂蚁们平日里就进进出出,搬送食物

  这蚂蚁窝显然一直就在,只shì之前来到这里,都没怎me注意到罢le

  此时,因为那场瓢泼的大雨,蚂蚁窝被冲击掉le很大一块,里面shì有被水淹le不少,蚂蚁们无家可入,到处团团转着,也不知道shì要重建家园,还shì在等待天晴,地干后再做打算

  本shì平日里很稀松平常的一幕,落在此刻yángchén的眼里,却◎shì如同一记平地春雷,炸响在yángchén的脑海里

  “圈里……圈外……蚂蚁……蚁穴……”yángchén喃喃着,一对原本目光平淡的眸子里,闪烁出点点星芒

  
◎shì如同一记平地春雷,炸响在yángchén的脑海里

  “圈里……圈外……蚂蚁……蚁穴……”yángchén喃喃着,一对原本目光平淡的眸子里,shìrútóngyījìpíngdìchūnléi,zhàxiǎngzàiyángchéndenǎohǎilǐ

  “quānlǐ……quānwài……mǎyǐ……yǐxué……”yángchénnánnánzhe,yīduìyuánběnmùguāngpíngdàndemóuzǐlǐ,shǎnshuòchūdiǎndiǎnxīngmáng

  
display:n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