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追我们班贞秀】


  618

  左思右想,看看学校大门口的传达室,去那问保安似乎也bú太可能,保安谁认识谁是谁啊,学校zhè么大,zhè么多学生,再说了,托他们问别的学校人员,没准还下bān了

  打电话回去问郭雪华?又没来过贞秀的学校,多半也bú知道

  突然,杨chén想起,林若溪对贞秀的学习颇为上心,之前好像也送贞秀来过学校几次,或许tā该知道

  zhè时候心里着急,也顾bú■得zhè时候打电话给林若溪人家接bú接,杨chén硬着头皮就拨了过去

  电话“嘟”了数声后,竟是被接了起来

  林若溪清冽的嗓音带着几分疲倦,“什么事”

  “你声音怎么有气无力的◇,昨晚又加bān了?”杨chén皱眉,只知道林若溪最近在大肆收购各种娱乐休闲产业,没想到zhè么拼命,仿佛又回到了最初遇见tā的那段时光

  “有话快说,我等下还要开会”,林若溪没多聊的意思

  “zhè别人都下bān时间,你还开会?做你的下属也够可怜了”,杨chén叹了口气,也知道bú是多管的时候,“贞秀放学了没回家,妈让我来学校找,我bú知道贞秀在哪个bān级,想问你知bú知道”

  林若溪那里沉默了会儿,才道:“贞秀从来bú会无缘无故拖zhè么久bú回家的,tāzhè么懂事,bú会bú知道该打个电话,zhè么大的事,怎么bú早点告诉我?”语气中竟有些怒火

  杨chén心里愤懑,zhè又bú是自己能去左右的,对自己动火干嘛?bú禁道:“老婆大人,可你是大总裁,大忙人,妈也bú忍心打扰你,只好差遣我了”

  “你还有空挖苦我?你连贞秀在哪个bān级都bú知道,还亏得贞秀喊你哥喊得跟亲的一样”,林若溪冷声道:“贞秀在三年二bān,坐在倒数第二排,bān主任姓汪,中年女人bān级位置是第二栋教学楼的最顶楼东面第二个教室,你去找完后,结果bú论怎么样,都发短信告诉我”

  说完zhè一连串的话,林若溪直接挂断了电话

  杨chén闹得一股子的肝火,zhè女人还真把自己当小厮在差遣,前些日子还千娇百媚地“勾引”自己,在家里还做起了贤惠妻子,可如今,一对一在电话里说话,又恢复成了那副对你爱理bú理的冷厉性子

  杨chén本就因为贞秀的事情着急,此刻林若溪的态度,让内心里对tā的那些愧疚也散去了大半,两人看起来真当是八字bú合,上辈子估计也有仇好bú了几天,又得变本加厉地冷战

  但暂时只能抛开zhè些烦闷,杨chén跑步进了学校,按照林若溪所说的,一路来到第二栋楼的三年二bān

  bú得bú说,林若溪对贞秀是真上心,什么都了解地zhè么清楚,自己zhè当哥的自愧bú如

  当来到bān级里一看,杨chén才发现,bān中除了一个戴眼镜的小胖妞坐在第一排默默写着作业,半个人影都没有

  杨chén只得走上前,问道:“小姑娘,你们bān级里是有个叫徐贞秀的女生么?”

  眼镜小胖妞抬起头,眨巴眨巴一对小眼,惊奇地问:“大叔,你也是追我们bān贞秀的?”

  杨chén一阵纠结,怎么又被人喊“大叔”,贞秀以前也zhè么喊自己,糖糖也zhè么喊自己,难道自己真很老?

  可又一想,什么叫“也是追我们bān贞秀”?贞秀那丫头很多人追吗?

  “大叔,你bú用害羞,追贞秀的男生多了去了,你要加把劲,你zhè样的大龄男人看着成熟,比较有潜力”,小胖妞一副很懂的样子说道

  杨chén苦笑,“zhè话就撇了,我只想问贞秀现在回家了吗?”

  小胖妞警惕地左右张望了下,凑近了杨chén小声道:“大叔,其实我也bú知道贞秀有没有回家,我是看见放学的时候,焦艳艳带着贞秀出去的,但bú知道tā们去哪了,焦艳艳人很厉害,我们大家bú敢多问,但很可能tā是要欺负徐贞秀”

  杨chén心头一寒,问道:“焦艳艳是谁?”

  “tā是……哎呀”,小胖妞撅嘴,“我bú敢说,反正我怕啦,我什么都bú该说的大叔你千万bú能告诉别人我说了焦艳艳的事,我什么都bú知道了,大叔你加油追贞秀去,别让tā来学校上学了,tāzhè么漂亮早点嫁人算了读书zhè么辛苦,读了好了,嫁人还发愁呢”

  杨chén脸色发窘,zhè小胖妞怎么左一个嫁人又一个嫁人的?现在的女高中生思想zhè么前卫?读高中都已经想着学习与嫁人的关系了?

  bú过获得的信息告诉杨chén,贞秀bú回家,多半是因为那焦艳艳,看zhè小胖妞畏惧的模样,估摸着也就小太妹的类型

  可贞秀早就bú当bú良少女了,怎么会跟小太妹扯一起?

  杨chén百思bú得其解,心急如焚,想着,如果一个bān级一个bān级去找,或者再问别人,恐怕太耽误时间了,心思电闪间,拍了拍脑袋,自己可蠢到家了,自己明明就是一个“移动雷达”,干嘛要去问人啊

  自己如今的修为,感知能力早今非昔比,一个学校的范围,九牛一毛罢了

  于是乎,杨chén走出教室后,索性闭上眼,散开了神识,极快地笼罩整个学校,搜索起了每个角落……

  zhè种程度的感知能力,若是让懂得武道的人见了,定然会惊恐无比,zhè已经是传说中然于武道之上的玄妙神通,根本bú是用武道能解释得通的

  可杨chén都是自己摸索领悟偶得,倒也bú清楚自己到底学会的是什么,境界又是什么

  zhè一探查,也bú过是分分秒秒的事,bú出片刻,杨chén睁开双眼,眸子里骤然闪过一丝怒色,双拳紧握

  一转身,径直朝着楼道最西侧的转角走去

  在楼层最西面,正是zhè一层的男女生厕所,一道围墙,将男女厕所的入口阻隔开

  杨chén却并没走向男厕所的方向,而是直接绕到了女厕所的门口

  女厕所的门口,此时放了一块“清扫中”的黄色告示牌,还有一只清扫用的工具桶也堵在了门口

  杨chén面无表情地将zhè两样东西全都踢开,毫bú犹豫地走进了女厕所

  女厕所内静悄悄的,放学后的时间段,门口又被堵着,自然没人跑到最高层的厕所来使用

  杨chén一直走到了厕所最内侧的一个单间门处,长长地吁了口气,伸手将门给拉开……

  一个颤颤发抖着的娇柔女孩正坐在抽水马桶上,一头黑色披肩的发丝湿漉漉的,像是刚洗了头,却没任何擦拭烘干,甚至可以看见水珠在往下滴落

  而一身蓝色的制式校服也被水所浸了个通透,湿答答地罩在女孩身上,湿冷的空气,让女孩浑身都在颤抖

  女孩的双手和双脚,全都被人用麻绳和胶带死死地绑紧了又黏上,让女孩无法轻易摆脱束缚

  为bú堪的,是女孩下半身,校服的裙子已经bú知去了哪儿,只让女孩穿了条白色小内裤,露出白生生的两条粉腿,长筒袜和运动鞋也都被水所浸湿……

  zhè样的情况下,女孩哪怕双脚可以跳着出厕所,也根本bú敢出去,担心旁人见到tā下半身没穿衣物的丑态

  杨chén的双眼有些血丝浮现,脸上肌肉微微抽搐,甚至是靠着运功才把狂暴的怒火所压抑了些

  贞秀bú敢抬头,强忍着bú敢大哭,却是忍bú住抽泣地双肩耸动,当tā发现来的人是杨chén的时候,努力地bú发出声音来,就希望杨chénbú要发现tā,bú要看到tā此刻的模样

  但,zhè一切还是被杨chén发现了,贞秀脑海里一片空白,恨bú得zhè一切都是做梦,哪怕自己还在当初的街头摆小摊,也好过zhè一刻让自己都无比痛恨的自己

  杨chén最终没说话,而是上前,耐心地帮贞秀去解开手上的麻绳和胶带,又蹲下身,帮贞秀松开双脚索性还把湿了的鞋子和袜子脱了下来

  因为长时间的紧紧捆绑,贞秀两只白嫩的小腿与脚腕处,都有些淤血的现象

  贞秀bú敢乱动,被杨chénzhè么近距离地摆弄自己bú着寸缕的两条纤腿,tā心里有些羞涩,但多的是复杂难言的悲伤情绪

  杨chén拉住贞秀一只冷冰冰的手,一股暖融融的雄浑衍生经真元,渡进了贞秀的周身经脉之中

  贞秀只感觉浑身上下的阴寒都在一瞬间被驱散了,终于惊讶地抬头,一对因为哭泣而红肿着的泪眼,盯着杨chén说bú出话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