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夜阑】


  665

  燕京某高层公寓内,一名年轻男子醉醺醺地走到自己住的房门口,似乎因为醉酒,连找钥匙都颤抖,找了好久,才堪堪把房门给打开

  踉跄zhe走进屋后,男子下意识地打开了公寓内◇的灯光

  灯光把装修崭的房间照地通明,水晶吊灯下,男子的身影摇摇晃晃

  男子近乎是扶zhe墙壁与桌椅,辗转zhe到了屋内的台处,拿下一瓶喝到一半的威士忌,拧开塞子,直接就往自己嘴里灌

  琥珀色的酒液,从男子的口角边溢出,沾湿了他那昂贵的范思哲衬衫,却丝毫没让他有停下来的意思

  喝了好几大口,男子似乎呛到了,咳嗽了几声,才颓然地坐倒在地,停止了喝酒

  “国栋?”

  就在这时,一个妇人的身影突然走进没锁的门来,看到软倒在地,全身都是污秽,近乎昏迷中的年轻人,惊呼了出来

  罗翠珊也是急急忙忙地刚赶到了这里,她从警局出来后,就立马打宁国栋的手机,可宁国栋却是关机了

  心急中,罗翠珊就跑来儿子现在住的公寓,不想,刚到这里,就见到了宁国栋如此惨淡的一副状态

  罗翠珊心疼又愤怒,把包扔开后,卷起袖子把宁国栋从地上拉起来,看zhe自己儿子跟街tóu醉鬼一样,罗翠珊无比渴望这是在做梦,但,现实却摆在眼前

  费了好大力气,把宁国栋搀扶到了沙发上,罗翠珊又从卫生间取了毛巾,给宁国栋擦了擦脸,脱掉了脏掉的衬衫,才歇了口气

  宁国栋就跟一个木偶一样,打zhe酒咯,什么话也不说,身体任由母亲摆弄zhe,毫无生气

  看zhe这样的儿子,罗翠珊双眼发红,泪眼朦胧地道:“国栋,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妈知道你现在很难过,可大丈夫能屈能伸,你这样像话吗?”

  宁国栋抬tóu,迷迷糊糊地看zhe自己眼前的母亲,嗤笑了声,“妈……我刚才……下跪了……我竟然,当zhe这么多人……朝一个野种下跪……”

  说到这些,宁国栋竟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流了下来,就像是委屈无比的小男孩,而不是一个在官场上如鱼得水的官场锐

  罗翠珊强忍zhe心痛,坐下来抓zhe儿子的手道:“妈都知道,可是国栋,越是这样,你越不能自暴自弃……你是宁家的少当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早晚有一天可以让那个姓杨的畜生百倍偿还你以前不都是很自信的吗?妈相信你可以的,你可以的”

  宁国栋甩开了母亲的手,哈哈惨笑道:“少当家?有个屁用我连最想得到的,都得不到,宁家少当家有什么用?再说了,以后是不是我接掌宁家,还未必呢……哼……”

  罗翠珊忙摇tóu道:“国栋,你不要多想了,你听妈的话,跟妈回家里不管怎么说,你是你爸的亲生儿子,是我们唯一的儿子,不让你接管宁家,还有谁能接管?你只要好好地向你爸赔错,你爸huì站在你这边的,乖,跟妈回去好吗?”

  宁国栋木然地摇摇tóu,“妈,我不回去那个男人,为了一个贱女人,要拿枪崩了我哈……那种人,怎么huì是我爸,我就是死,也不huì向他赔罪的”

  罗翠珊眼里流过一丝痛楚,闭上眼,泪水不住地滑落下来

  “妈……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像那个姓杨的杂种,能得到的女人,我却huì得不到?为什么他总能让我出丑?凭什么他那样的东西能让我出丑凭什么他有这么多女人却连我仅喜欢的一个都不放过?”宁国栋发酒疯似地咆哮,拍打zhe沙发,濒临崩溃的边缘

  深呼吸一口气,罗翠珊颤抖zhe,伸手摸了摸儿子的脸颊,道:“国栋,你真的……就那么想要得到那个女人吗”

  宁国栋醉醺醺的眼里,闪过一抹怨毒,咬牙切齿地道:“我想……我想把她折磨死,让她知道,她到底是多么的低贱……我还要当zhe那个姓杨的面,在他面前折磨她……我恨不得吸光那女人的血……”

  或许实在心力憔悴,宁国栋还没说完,就昏昏沉沉地shuì了过去

  罗翠珊怔怔地站★在原地,看zhe好似一tóu饥饿的狮子一样低声嘶吼zheshuì去的儿子,妇人的眼中,弥漫zhe一片看不透的黑雾……

  ……

  位于燕京城西的林家宅邸,在林志国“死”后,就渐渐离开了不▲少人的视线,平日里除了家中少数的佣人进进出出wài,并没太多人过来拜访

  林家的建筑多少带了些古色古香,只是房子内部的设计,却与现代的装修差不多

  在后院边的一间屋子内,刚刚沐浴完的慧琳只穿了件白色丝质的shuì裙,露zhe洁白的香肩,坐在自己的软床边缘,一对白生生的小腿曝露在空气里,微微摇晃zhe

  虽然这么多年,很少在这个家里住,可房间里的电视机,笔记本电脑等一系列东西,都准备了齐全妥当即便林志国不在了,林家也只是退出了权力核心,财力上也不huì太多没落,也就不huì让仅有的孙女生活上受到什么变化

  不过慧琳显然没什么心思去碰那些东西,也没shuì觉的意思,●仅仅就这么坐在那儿,出神地想zhe什么事,偶尔露出一丝笑意,偶尔又有些愁绪地蹙眉

  房间的门从wài面缓缓打开,穿zhe一身月白色shuì衣shuì裤的云淼师太走了进来,毕竟现在长时间待在城市★里,云淼也没刻意再穿道袍之类的古典服装,而是加接近生活一些

  云淼看到孙女儿的房间灯还亮zhe,才好奇地走进来看看,结果进门后,慧琳也在那儿发呆,没察觉到自己进门

  “慧儿,你在傻傻的笑些什么呢”,云淼有些无奈地笑zhe走上前问

  慧琳一惊,脸上闪过一丝嫣红,低tóu柔声道:“奶奶,我……我没想什么,就有点累了,发发呆”

  “哼,傻丫tóu,是在想杨辰那小子”,云淼直接地说道,顺便坐到了慧琳身边

  慧琳的下巴都快能顶到胸口,脸蛋儿红扑扑的,不吭声

  云淼嗟叹了声,像是很无力,“其实……你这丫tóu嘴上总让我不要为难那杨辰,可心底里,还是喜欢他的,对么”

  慧琳不说话,心口扑腾扑腾地加

  “害羞什么”,云淼在慧琳脸肉上宠溺地捏了捏,才道:“当初在藏区的时候,杨辰坐直升机离开营地,我就看到,你这丫tóu偷偷摸摸地躲在那儿盯zhe杨辰离开,你是我看zhe长大的,我还能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所以后来,我才要撮合让杨辰跟你在一起,虽然我是不大看得惯那小子的*的,可只要你喜欢,我也就可以忍受”

  “奶奶,不要说了……不……不可以的……”慧琳憋红zhe小脸,呢喃zhe说

  “有什么可以不可以的,你看看你,刚才他送你回家,你还目送zhe他开车离开,就算奶奶我跟你道别,你这小丫tóu也从来不huì这么目送”,云淼白了慧琳一■眼,道:“真是的,那小子到底有什么好的,怎么总有些女娃子喜欢围zhe他转”

  慧琳鼓了鼓嘴,悠声说:“杨大哥这人……虽然平时总没个正经的,可需要他的时候,总让人很有安全感,huì去信任他……我◎■眼,道:“真是的,那小子到底有什么好的,怎么总有些女娃子喜欢围zhe他转”

  慧琳鼓了鼓嘴,悠声说:“杨大哥这人……虽然平时总yǎn,dào:“zhēnshìde,nàxiǎozǐdàodǐyǒushímehǎode,zěnmezǒngyǒuxiēnǚwázǐxǐhuānwéizhetāzhuǎn”

  huìlíngǔlegǔzuǐ,yōushēngshuō:“yángdàgēzhèrén……suīránpíngshízǒngméigèzhèngjīngde,kěxūyàotādeshíhòu,zǒngràngrénhěnyǒuānquángǎn,huìqùxìnrèntā……wǒ想,姐姐也是喜欢他这点”

  “姐姐,姐姐……你越是叫林若溪姐姐,你就跟杨辰的距离越远,傻丫tóu,要不是看你还年纪小,不zhe急结婚生子的事,奶奶可等不起”,云淼气恼地道:“我们林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父母,被你那个缺根筋的爷爷给断送了轮到你这代,就你这根独苗,你要是一直吊在杨辰那儿,却没个结果,我们林家难道要断子绝孙吗?我要何年何月才能抱上曾孙子?”

  慧琳抬起tóu,亮亮的眸子里波光流转,伸手握zhe云淼师太的手,甜笑道:“奶奶怎么看都才三、四十岁,怎么能这么快当曾祖母呢,要是我们出门去,人家还以为是母女,哪huì知道是奶奶和孙女呀”

  云淼毕竟是女人,听到孙女这么夸赞自己年轻好看,嘴上不承认,心里乐开花,那丝怨气也就烟消云散了,佯装无所谓地轻哼了声,道:“让你去当歌手,别的没学huì,那套虚的倒是先学huì了好了好了,你明天不还要去公司工作么,早些shuì☆,我让下人熬一些人参鸡汤,明天早晨给你**汤面吃”

  “嗯,奶奶也早些shuì”,慧琳乖巧地道

  云淼起身,慈爱地摸摸孙女的tóu,露出一丝无奈而满足的微笑
,wǒràngxiàrénáoyīxiēréncānjītāng,míngtiānzǎochéngěinǐ**tāngmiànchī”

  “èn,nǎinǎiyězǎoxiēshuì”,huìlínguāiqiǎodìdào

  yúnmiǎoqǐshēn,cíàidìmōmōsūnnǚdetóu,lùchūyīsīwúnàiérmǎnzúdewēixiào
play:n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