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二十三十】


  924

  一把抓起那令牌,杨辰仔细一看,除了一gè古篆的“黄”字外,也没特别的泡-书_)

  散发出神识一探查,也只感觉zhè金属上有一些烙印着的不认得的铭文,好似是一些类似密码一般的东西,但杨辰却是完全不识得

  没什么头绪,杨辰只好将zhè些东西,都收进了平行空间内,自己没那道人的虚空取物的道法,但空间法则的稍微一点运用,倒是kě以达到同样的效果

  等处理完后,杨辰走到不远处站着的林若溪身前

  林若溪闻到了一股恶臭,才转过身来,见此血腥场景,黛眉紧锁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杨辰zhè么冷血地杀人,kě还是不怎么习惯

  杨辰伸手抓住女●人的柔荑,赧然道:“若溪,刚才让你受惊了,你没事”

  林若溪复杂地看着男人,咬着银牙道:“你刚才说……你说zhè一切,其实都是你计划好的?”

  “呃……kě以zhè么说,嘿嘿,我要真死○了,他哪会放过你,我kě没zhè么笨”,杨辰咧嘴xiào道

  “你混蛋”

  林若溪气恼地提起脚,用高跟鞋在杨辰的小腿上踹了一脚

  “你知不知道我的心都快碎掉了?你干嘛不事先告诉★我?你觉得让我掉眼泪很好玩是不是?你想报复我赶你出家门是不是?”

  林若溪虽然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kě一想到自己刚才痛不欲生的心理,竟然是因为男人不告诉自己真相,就气得牙痒痒

  杨辰□忙装作有点疼地摸了摸自己小腿,姗姗xiào道:“我也没办法ā,我必须得装得很像,你的表情也得是发自内心让她看见你哭得很绝望,他才会相信我真的不行了,然后才会收回蛊虫,我担心他看出半点瑕疵来,起了疑心的话,你会有危险……”

  “万一他就是不肯收回去呢?你是不是真就zhè么流血到死?”林若溪目光莹莹地反问道

  杨辰一愣,想了想,点了点头,“我说了,只要我活着,就不能让你先死,就算觉得对■不起其他人,kě有些事不得不做”

  林若溪闭上眼帘,抿着唇瓣,深呼吸了一口气,才贝齿轻启地道:“然后好让我就算跟着你死了,也要记着你为我送命,九泉之下也得记着你的好,是么?”

  “你看▲búqǐqítārén,kěyǒuxiēshìbúdébúzuò”

  línruòxībìshàngyǎnlián,mǐnzhechúnbàn,shēnhūxīleyīkǒuqì,cáibèichǐqīngqǐdìdào:“ránhòuhǎoràngwǒjiùsuàngēnzhenǐsǐle,yěyàojìzhenǐwéiwǒsòngmìng,jiǔquánzhīxiàyědéjìzhenǐdehǎo,shìme?”

  “nǐkàn你,现在不是都过去了么,你又何必执着zhè么点小事”,杨辰xiào道

  “或许在你看来,你拿命去赌我的命,是件小事,kě在我眼里,zhè是比天还大的事……”

  林若溪肃然道**泡!书*

  杨辰怔在原地,许久后,收敛了xiào容,反问道:“那你当初玉蕾出问题的时候,不也是谁也不告诉,都没告诉我那一切都在你掌控中么?”

  “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杨辰露齿一xiào追问

  林若溪咬了咬薄唇,道:“因为,我觉得就算事后告诉你,你也会理解我的”

  “那就对了”,杨辰叹声道:“虽然知道真相的时候会心里不舒服,kě些时间,自然就不会心里添堵了因为我能理解,接纳你的选择,所以,我相信你也kě以原谅我,刚才或许有些鲁莽的决定”

  林若溪低下头,嘟囔道:“反正怎么说都是你有理……”

  杨辰看到女人zhè副娇憨模样,忍不住想伸手去摸摸她的面庞,但手伸了一半,却想起,貌似两人还处于冷战期,zhègè动作有点太暧昧

  也不知道林若溪到底有没有原谅自己跟萧芷晴的那件事,不由的,杨辰手僵持在半空

  林若溪也察觉到zhè点,见杨辰眼中的犹豫,心里有些酸楚

  自己要说还恨他,也已经谈不上了,刚才一番死里逃生的,很多东西也就放开了

  生他的气?好像也不是那么明显

  kě是,心中的矜持,却让林若溪也不会主动把杨辰的手拉过来,放到自己脸上

  “咳咳……”杨辰有点不自在地道:“我们回中海,公司里红燕着急着呢,你要不要先打gè电话给她?”

  林若溪默默点点头,从地上去拿起手机,幸好zh●è手机经过改装,倒也没摔坏

  给赵红燕报了gè平安后,林若溪才挂掉电话,疑问地看着杨辰

  杨辰上前揽住她的纤腰,隔着裙装,软绵绵的弹性十足

  “我会尽kě能慢一些,你就闭上眼,★因为kě能对你来说过于刺激……”

  “是……是要飞回去吗?”林若溪还是不大敢想象,zhè么凭空就飞回中海

  杨辰耸肩,“那还能怎么办,难道下山后买机票?还是坐长途汽车?”

  林○若溪白了他一眼,乖乖地闭上双眸

  十几分钟后,杨辰以尽kě能慢的度,带着林若溪回到西郊别院

  两人身上一gè全是尘土,一gè全身是血,当然不能去公司之类的

  也幸好zhè西郊别○院房屋之间隔了极为远,落到门外,也没什么人经过会看见二人“惨状”

  杨辰松开林若溪的软腰,xiào着道:“kě以睁开眼了,到家了”

  林若溪有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帘,睫毛颤颤的,发现的确已经在家门前,颇为觉得不kě思议

  杨辰的手在裤子上磨蹭了几下,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是进屋去?怕林若溪还没消气

  不进去?又不大甘心,自己都拼了老命了,萧芷晴那事就揭过

  林若溪见杨辰那一脸的纠结表情,大概猜到了什么原因,低眉道:“你有什么话要说么?”

  杨辰一吸气,犹豫了会儿,xiào眯眯地问道:“若溪ā,我是想说……那我就zhè么走了?”

  理想的回答,自然是“你别走了”,留下自己,那样杨辰就kě以安心下来

  kě林若溪却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双素手捏着自己的皱理裙摆,默不吭声

  杨辰有点难堪,失落地倒退了几步,又问道:“那我真地走了?”

  林若溪还是站在门口不说话

  杨辰都快哭了,zhè什么情况,姑奶奶就算还在生气,也给gè表示ā

  浑身彻底无力,杨辰转过身,蹒跚地朝外头走去,寻思着该去哪里洗gè澡换身衣裳

  就在zhè时,后头的林若溪却是喊住了他

  “你就zhè么走了?”

  女人那溪流般清澈的嗓音里饱含一丝愠色

  杨辰僵硬地回过身,苦xiào道:“你既然还生气,那我也不能厚脸皮总出现在你面前ā,我不想让你生气了……”

  “你是白痴吗?”林若溪难得地把“混蛋”改成了“白痴”

  对于从小受到良好教育的她而言,或许骂人也就zhè么gè底线了

  杨辰愕然站在原地,不解地看着捉摸不透的女人

  林若溪感觉快要疯了,头疼地闭了闭眼,才对着杨辰破口娇声质问道:“你不是说爱我的吗?”

  杨辰加地茫然,见女人一脸粉黛红晕,彻底痴了

  林若溪娇喘着,情绪显然很不稳定

  “如果你真的爱我,那怎么只问我两次就不问了?

  你想想你zhè段时间给我的各种伤害,不是至少要问上二十遍,三十遍,问我kě不kě以留下来,问我kě不kě以原谅你,那样才kě以的吗?

  如果你能那样的话,我才……我才kě以假装的,若无其事的……勉为其难的,冷冷淡淡地答应你ā

  你难道就只能做到zhè种程度吗?大骗子”

  大骗子?

  回荡在杨辰耳畔的zhè三gè字,让他的心里竟是意外地格外甜蜜和温馨

  自己zhè是怎么了,被女人骂得跟一gè猪头一样,却zhè么开心?

  怪不得说陷入爱情的女人会成傻瓜,谁说男人不是呢

  一步,两步,直接冲到了林若溪跟前

  杨辰双手往前一撑,直接将林若溪顶在了家的大门上

  挤在一gè小小的空间里,两人面对面,尽在分毫之间

  “我kě◆不是骗子,我是盗贼”,杨辰嘴角牵动

  林若溪故作镇定地睁大了水眸,但从眼底却分明带着慌张

  “什么……什么盗贼……”

  “偷心贼”

  说完,杨辰轻轻地温柔地吻上了女人丰★润鲜嫩的红唇

  林若溪睁大了泠泠的眸子,娇躯轻颤着,却是没把男人推开

  杨辰并没吻得太深,太重,zhè只是一gè象征性的对某些事划上圆点

  唇分后,杨辰好似如释重负地一xiào,“虽然有gè人告诉我,如果对女人说了‘我爱你’,就不能说‘对不起’,kě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声,很多事,真的‘对不起’不过以后,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gè萧芷晴了”

  林若溪刚刚还有些娇羞的容色顿□时变冷厉,“不准提zhègè名字”

  杨辰一愣,姗姗苦xiào

  “小姐?是小姐回来了?”屋子里传来王妈的叫声,显然是听到外面动静了

  林若溪赶紧把杨辰从自己身上推开,转身整理○了下仪容,不至于太狼狈,回答道:“嗯,王妈你开下门”

  王妈匆匆跑到门口,打开后,见杨辰与林若溪zhè副模样,惊慌地叫了一声,“哟,zhè是怎么了?姑爷怎么全身是血?”

  “王妈,不要激动,我们没事,碰到了点意外,不过解决了zhè不回来洗澡换衣服么”,杨辰劝慰道

  王妈经历了一些事,倒也很快冷静下来,皱眉道:“只是……zhè样的话,zhè客人kě怎么见ā?”

  “客人?什么客人?”

  杨辰纳闷

  王妈无奈xiào道:“刚刚五分多钟前,来了一位萧小姐,说是要来见小姐的,正在客厅等着呢”

  萧小姐?

  杨辰都快当场暴走了zhè女人,自己不是让她有多远走多远吗?她还没闹够?

  果然,林若溪刚刚才收敛了的杀气,又散发了出来,回头狠狠剜了杨辰一眼,转头道:“王妈,没关系,是她的话,怎么样见都随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