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8章 【难道他要】


  第988章

  林若溪俏脸苍白,颤抖着声线,“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杨辰哂笑,看着女人,又戏谑地瞥了眼李建河,“如果不是故意找机会接近的话,就是▲你men之间还有些什么特别的联系,不是么?”

  李建河面无血色地僵笑着,站起身低声下气地道:“杨先生,我xiǎng您误会了,我真的只是才刚刚得知若……哦不!林总她在公司,才来这里谈点生意的。”◎

  “你觉得我会相信么?”杨辰冷声反问。

  李建河结巴在那,不知道如何继续。

  而林若溪的双眸则闪烁着莹莹的泪光,仿佛随时都会落下来。

  “你怀疑我……”

  杨辰没有丝毫怜惜,直白道:“亲眼见到,亲耳听到,难道这yě叫怀疑?”

  “我men只是一起吃了餐午饭!谈了一半的合作,难道这yě能让你的心胸装载不下,露出这种丑陋的样子么!?”林若溪愤声道。

  “你是说……我心胸狭窄,还面目丑陋?”杨辰怒极反笑,点着头道:“看来还真让我说对了,你竟然当着这个家伙的面,说你的丈夫丑陋?”

  “至少他没像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恐吓人,yě没像你这◇
  “nǐshìshuō……wǒxīnxiōngxiázhǎi,háimiànmùchǒulòu?”yángchénnùjífǎnxiào,diǎnzhetóudào:“kànláiháizhēnràngwǒshuōduìle,nǐjìngrándāngzhezhègèjiāhuǒdemiàn,shuōnǐdezhàngfūchǒulòu?”

  “zhìshǎotāméixiàngnǐzhèyàngbúfènqīnghóngzàobáidìjiùkǒngxiàrén,yěméixiàngnǐzhè样不会尊重别人”,林若溪毫不畏惧地对视着道。

  杨辰的拳头已经捏得死死的,青筋鼓鼓的,像是随时会爆炸的烈性炸药。

  李建河见状,已经吓得快要破胆,他自从知道林若溪嫁的是杨家的子孙后,哪还敢真的起什么歪心思,无非是xiǎng通过林若溪,修复一下与杨辰之间的关系。

  这次来谈合作,直接要求见林若溪,其实多半yě是乘着杨辰不在的时候,背后好好谈一谈,叙叙旧,好从杨家那儿得些好处。

  可没xiǎng到,杨辰竟然突然就回来了!

  而且此时此刻,分明是成了夫妻俩关系的导火索!

  自己这不是倒了七八辈子霉运么!!

  见杨辰已经若同快要山洪暴发,李建河忙★姗姗笑着倒退向办公室门。

  “那……杨先生,林总,鄙人先回去了,息怒……息怒……”

  留下准没好事,当然溜之大吉。

  杨辰却是撇过头,目光冷厉地看着他,让李建河又冻在那儿,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退出去。

  林若溪咬着银牙,“李学长,你走吧,他不会怎么样的。”

  李建河这才稍微安心了点,浑身颤抖着,总算退出了办公室,还小心翼翼地带上了门。

  很快的,隐约传来了飞快的跑动声,显然是李建河落荒逃跑了出去。

  林若溪看着面色深沉的样子,默默地与男人对视了一会儿后,转身走回自己的办公桌边。

  “他已经走了杨辰的眼神格外阴沉起来。

  “你好▲像觉得,我真的不敢做什么”。

  林若溪身姿一顿,回过头冷冷看着杨辰。

  “你xiǎng做什么”。

  杨辰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琢磨不透的笑意,缓步走到女人面前,淡淡开口道:“从我me★xiàngjiàodé,wǒzhēndebúgǎnzuòshíme”。

  línruòxīshēnzīyīdùn,huíguòtóulěnglěngkànzheyángchén。

  “nǐxiǎngzuòshíme”。

  yángchénliǎnshàngtūránlùchūyīsīzhuómóbútòudexiàoyì,huǎnbùzǒudàonǚrénmiànqián,dàndànkāikǒudào:“cóngwǒme●n认识开始,我一直都很让着你,只要你xiǎng要的,xiǎng做的,我都会尽量满足你。

  我承认,我做了不少让你不开心和伤心的事,我很明白,所以我格外地不会对你有什么苛求,更不会强求你为我付出●什么。

  这次的婚礼,是我没考虑周到,新婚夜突然跑掉,我承认有我的不对,但我可以解释清楚,至少我不认为我去救两个人的性命,是件错误的事。

  但是,哪怕你再怎么生气,总该给我一丝体谅和解释的机会吧,我知道你性子很傲,不愿意低头……

  好,你xiǎng提前回中海,你有你的脾气和自尊,我可以接受,所以我忙完燕京的事,就急着回来看你,xiǎng跟你解释清楚……”

  林若溪的眸子里闪烁着丝丝愠色,“你xiǎng说的就这些?我是不是应该感激你对我的容忍,感激你对我的放任?”

  “不用了,那都是我应该做的”,杨辰淡淡地继续道:“我只是现在变得很好奇,你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是不是结构有些太复杂了,复杂到连你自己都已经不知道你该是怎么样的”。

  林若溪感受到男人那一丝异常的冷静,反而有些怪怪的,“什么意思。”

  “我不明白”,杨辰摇头,“你难道就真以为,我真的可以忍让你一切?还是你以为,我已经可以为了你,变得真的无底线地退让?

  我可以接受你闹脾气,可以接受你新婚夜把我关在门外,可以接受你不听解释直接回中海,我yě可以接受你对我冷言冷语继续冷战……”

  杨辰说到这里眼里终于涌现了厉色。

  “但是!我不能接受,你背着我跟其他男人,特别是我作为丈夫不能接受的男人,私下腻在一起!

  你是觉得我已经对你宽容到甘心戴绿帽子,还是觉得,我在你面前会永远抬不起头,就因为我找了情人,你yě就可以跟旧爱复燃!?”

  “够了!!”

  林若溪气得双靥通红,泪水盈眶,娇躯颤抖。

  “你……我不许你这么说我!!”

  “哈哈!为什么不许!”杨辰狂笑,“你能做出这样的事,还不准老子这么说出来!

  林若溪,你真以为你是天上的仙女还是菩萨,我告诉你,我爱你疼你的时候,你在我眼里是块宝,你要是把我惹毛了,老子就算在大街上yě能把你剥光了!!

  不要拿我对你的温柔,当作你能制约我的尖刀,没有我,你早就什么yě不是!!!”

  “你……”

  林若溪已经无法再听下去,无限的委屈与心酸,夹杂着痛苦与愤怒,让女人本能地抬起手,就要向杨辰的脸上扇过去!

  可杨辰哪会让女人打到自己!

  直接一把抓住了林若溪扇过来的手腕后,杨辰冷笑,“打我?你以为你真能打我?如果我不xiǎng让你碰,别说打,你连我的汗毛都碰不到。”

  “你……你混蛋,我恨你……”

  林若溪终于忍不住崩溃地哭了出来,抽噎声让女人就像是无助的女孩,绝望的泪水不断地滑落。

  可杨辰却已经没了丝毫的怜惜,反而格外兴奋,眼神中冒出了狂热的火光。

  “我总算明白了,原来我一直都错了,看来我是对你太过在乎,反而让你好像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杨辰身子压上,一把将林若溪压倒在办公桌上。

  林若溪的腰肢异常柔软,一紧张,被九十度地弯下后,紧贴在桌面上,面部能感受到杨辰那粗重的喘息和灼灼的热气。

  两人近距离地看着彼此,女人的脸上满是惊慌与无措,而男人的脸上满是邪念的笑容。

  “林若溪,我告诉你,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我爱的和爱我的女人,因为她men值我得我去守护她men。

  蔷薇yě好,倩妮yě好,她men都会愿意为了我付出生命,妍妍,凝儿可以为了我吃苦受罪,安心可以为了我离开她亲生父亲,明玉可以为了我什么都不要,还蒙受冤屈……

  你以为她men跟你不一样,就因为长得没你好看,就没人要么?还是你觉得她men只能赖着跟你抢男人?她men天生就该没名没份的被你嫌弃?

  对了,我忘了告诉你,就在昨天,唐婉的爷爷唐哲琛叛变了,可唐婉宁可选择跟我一起死,yě不愿意接受她爷爷给她的活下去的机会。

  只有在那种时候,我才会觉得,我是一个需要承担责任的男人,而不是一个整天得为了跟你解释那些无聊事情的该死的懦夫!!

  她men为我做了这么多,你怎么配跟她men抢正妻的名分!?

  我竟然还为你这样的女人让罗恩准备半年多,全球搜罗地给你准备玫瑰雨……

  或许你说的对,我的确是个混蛋,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球!!”

  林若溪俏脸惨白,咬着红唇,一张清丽的容颜上,满是倔强的愤怒,泥泞中的挣扎。

  “你既然觉得她men这么好,那就不要趴在我身上,找你的女人去,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林若溪并寒彻骨地回了句,心中的绞痛却只有自己知道。

  男人的话语,就好似他竟然可以对自己说出这样残忍的话!

  “你开什么玩笑,我还没办正事呢”,杨辰忽然低着头,在林若溪的耳鬓间吻过,吸走一片茉莉香……

  林若溪娇躯颤栗着,一阵殷红迅速地流窜过耳根。

  一种难以置信的念头,涌现在女人脑海里!

  难道他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