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0章 【无题】


  第1000章【无题】

  第一千章!奥巴马连任的当天!

  1000

  一听可以动手,这群跟着岳zǐ鹏混吃混合的痞zǐ混混哪会手软?

  一股脑的七八个人,直接往杨辰这边冲了过来!

  贞秀丝毫不担心杨辰的安危,只是觉得这群家伙太可怜了。

  杨辰这时候分明已经转换成了“一根筋”模式,tā说要把那校长换了,谁也拦不住!

  几个小混混冲上来,还不等抡起拳头揍向杨辰的脸门,杨辰就已经一个谁也想不到的角度侧身一前踏步,回过身来,脚尖在几名学生的腿弯后方扫过!

  这些个靠着岳zǐ鹏的关系,混进学校来的不良少年,虽然读书不怎么样,可打架在市◇面上也是出了名的狠,再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连看都没看清,就已经双腿发酸地直接双膝跪倒在地!

  杨辰自然不会真跟tā们动手,当着这么多围观的学生伤人流血,自己就算不在乎,以后贞秀总会被人家给视同●异类。

  所以,只是几个灵巧的转身后,将这些个混混的双腿踢麻掉,当着众人这一跪,对于这些讲究面zǐ的家伙而言,绝对是巨大的心理耻辱。

  岳zǐ鹏看得两眼发直,tā因为父亲岳伟兵的关系,也算见过一些剽悍的特种兵,可也没见杨辰这么连看都看不清的身手。

  只觉得眼前一花,这群小弟全跪下了!

  虽然心底里佩服得五体投地,都想跪下来拜师学艺了,可岳zǐ鹏却是知道这事绝对没得圜转!

  见杨辰朝自己走近,岳zǐ鹏下意识地倒退了两步,可一想不对,自己这样岂不是服软了?以后还怎么混?

  于是挺着腰杆迎上,叫嚷道:“还挺能打啊,你有种就等我爸派人过来,直接把你丢牢里去打残!”

  杨辰一脸严肃,问道:“你爸在哪,带我去见tā。”

  岳zǐ鹏一愣,心想这家伙不会真脑zǐ有病吧?难不成tā真要跟自己爸去说,tā要换校长?

  “我爸是你随便能见的?”岳zǐ鹏不屑道。

  杨辰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耳光zǐ扇在岳zǐ鹏脸上!

  “啪”地一声脆响,若不是杨辰刻意yòng轻点的手劲,岳zǐ鹏至少得打晕过去!

  周围的学生们已经看呆了,有些是佩服,有些则是怜悯,觉得杨辰这回完蛋了。

  而贞秀则是有些无奈的站在那儿,她倒不担心杨辰,只是杨辰gāng才的态度,让她有些心理不是滋味,想着女儿家的心事。

  这边,七荤八素地踉跄着退了几步,岳zǐ鹏一摸自己的左脸颊,火辣辣的,分明肿了!

  “你打我!?你……我爸都没打过我,你敢打我!?”

  杨辰皱眉道:“问你爸在哪,废话什么呢”。

  岳zǐ鹏急了,这家伙真是六亲不认地说打就打,赶紧掏出了兜兜里的苹果手机,那外壳上还是带大大骷髅的潮牌壳zǐ。

  一边拨打电话,一边岳zǐ鹏尽可能离杨辰站远了些,指着叫骂道:“你……你等着,我给我爸打电话!今天不让你变猪头,放掉几公斤血,甭想出这门!”

  校场上,学生们已经闹哄哄成一团,那些教官都因为岳zǐ鹏是校长之zǐ,背景不凡的关系,不敢宣布开始军训。

  而另一边,位于中海大学中央地带,茂密绿化中伫立的一栋现代化高楼中,顶层的校长办公室内,却是另一派光景。

  偌大的办公室里,装饰华丽,价值数十万的办公家具一摆,空气里闻着都是天然木料的清香。

  而几个晶莹剔透的展台上,摆放了数不清的琳琅奖杯、奖牌,全都擦地金光噌亮。

  在一张皮质的松软转椅上,一袭黑色西装,打着朱红色领带,相貌方正,目光炯炯的中年gāng毅男zǐ,正面带着几分熟稔笑意地与来客交谈。

  办公室里唯一的客人,是一名同样穿着西装,相貌颇为俊朗的中年男zǐ,只是男zǐ的神情相对和善许多。

  “老方,就你女儿那点事,还需要你亲自过来跑一趟?不就是延迟上学么,以你我的交情,随便打通电话就成了”。

  这方姓男zǐ,正是糖糖的亲生父亲,方中平。

  方中平和气地笑道:“老岳,你是不知道,我那女儿淘气得很,从小看着她怪可怜,明明有爹有娘的,却要两头跑,三口聚餐都没几回……所以啊,我跟她妈几乎都惯着她,要什么就给她买什么,受一点欺负都不成。

  要不是本就生得聪明,这考不考得上大学都成问题。这中海大学里,娇生惯养的多了是,哪个不是自家宝贝,万一我那女儿惹出点事,防止一不小心她被学校给开除了,我还是得来跟你见个面,通通气。”

  岳伟兵怪笑道:“你跟那唐家的大小姐,最后还是没走到一起?”

  方中平面色一阵尴尬,叹了口气,“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也已经不求这些了。能跟她一起有个女儿,就算是值了。”

  “嘁,没出息,当年在部队里历练的时候,出去找女人,也就你这货没胆zǐ,到现在还是这样。女儿都这么大了,当妈的都没搞定”,岳伟兵摇头。

  方中平姗姗笑了笑,“还是老战友了解我。”

  岳伟兵叹了口气,“听说唐家变天了,中央把消息封锁,我们老岳家离燕京远了,也不清楚。你女儿跟她母亲,应该是在忙唐家的事吧。”

  方中平面色微变,“老岳,这事儿……就点到这儿,别深究了,知道多了,对你也不好。”

  岳伟兵轻哼一声,“怕个蛋,燕京那四大家族就是改朝迭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不能参与,说说还不成么?”

  方中平附和着笑笑,也不多话。

  “唐家的事,我还真没兴趣知道,不过听说……杨破军司令现在已经被勒令停职,执掌江南军区的是副司令,这事……可当真?”

  方中平眼里闪过几丝古怪,但还是点头,“不错,你怎么提起这事……”

  “我听说,杨家找回了长孙,一个叫杨辰的年轻人,现在就在中海,这事,你作为市委书记,又跟杨家的附庸袁家走得近,早该知道了吧?”

  方中平眉头一皱,“老岳,你不会还想回燕京吧?”

  “我就问问,你急什么”,岳伟兵淡笑道。

  “作为老战友,我劝你一句”,方中平道:“你要是想通过杨辰来再度得到杨家的支撑,回到燕京去,那只能是让你自讨苦吃……杨辰▲绝对不是你想的那种大家zǐ弟,tā跟别的人都不一样。”

  岳伟兵不可置否地笑了笑,正要掏出一根桌上放着的特供熊猫解解烟瘾,就听手机响了起来。

  接起来一听,没过几秒,就脸色阴沉了起来。★

  “哼,没出息,行了,我会叫你乐哥过去,给我等着!”

  方中平疑惑地看着,等岳伟兵放下电话,问道:“出什么事了,要不要我出点力?”

  “不必了,有个不识趣的家伙打了我家那兔崽zǐ”,岳伟兵道。

  “就这点事?你交给警察处理不就完了,还派阿乐去?”方中平哭笑不得。

  “虽然是个不成器的小zǐ,但也是我仅有的命根zǐ,被人打了不摆平,岂不是让人以为我岳伟兵的儿zǐ好欺负?”

  方中平苦笑,“你这样,会不会太宠溺zǐ鹏了,毕竟是男孩zǐ。”

  岳伟兵沉沉吐了口气,几分萧索,“我也知道这孩zǐ有点在外面做得过了些,但毛头小zǐ有点血气方gāng的没啥,我儿zǐ本性是不坏的。”

  方中平心里暗暗不屑,但脸上还是笑着点头称是,没理由跟人家当爹的过不去,只要别招惹自己的宝贝女儿就行。

  “对了,你也好一阵zǐ没见见我们家zǐ鹏了,不如今天中午一起吃个饭,毕竟以后zǐ鹏还要跟你女儿成同学”,岳伟兵起身道。

  方中平立刻警惕地笑着说:“老岳,我们家糖糖已经跟袁家的袁野订了亲了,你可别多想了。”

  岳伟兵不乐意道:“你才多想了,我还不想找个你女儿那么不听话的儿媳妇呢,也就袁家肯要,走走走,我倒要看看,什么人敢打我岳伟兵的儿zǐ!”

  方中平心里有些默哀,这老大不小的家伙虽然平时温文尔雅的样zǐ,但却是军中出来的出了名的暴脾气。

  痴情迷上的妻zǐ,生下仅有的独zǐ后去世,这么十几年来,一直就没再娶过妻,对独zǐ的爱护可见一斑。

  今天也不知道谁这么倒霉,惹谁不好,偏偏打了这老战友的儿zǐ,可算要倒霉了。

  一想到那为其卖命的保镖阿乐,那身手,体魄,方中平都有些心肝发颤。

  .R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