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2章 【忠心可鉴】


  第1002章【忠心可鉴】

  1002

  方中平一看岳伟兵竟然就这么直接上去跟杨辰针锋相对,赶紧上前去劝架。

  “老岳!别说了!”

  “怎么,你觉得我会怕他?”◎岳伟兵黑着脸问。

  “bú是那意思……”

  “那就别跟我废话!”

  方中平忍bú住一把将岳伟兵朝后推,神情紧张地道:“别把事搞大了!这是杨辰!!”

  “我管他什么杨辰,★王晨的……等等!你……你说什么!?”

  岳伟兵刚刚还火冒三丈的头脑,有些转bú过来,“你……你说他叫……杨……”

  “杨辰”,方中平郁闷地笑道:“你刚刚bú说要见他吗,现在人在你眼前,怎么,你还要跟他对着干?”

  岳伟兵显然还有点置身云雾,一时间难以适应过来,他怎么也bú会想到,近在眼前这个笑得很欠扁的年轻人,竟然是燕京杨家找回的那个长孙!

  而阿乐跟岳子鹏都bú解◎地看着两人,b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辰眼中流过一丝疑惑后,问道:“方书记,你怎么会在这。”

  方中平忙转身来,理了理西装外套,矜持笑道:“我这bú是给糖糖来请个假么,这岳伟兵校长◆,是我当年在部队里当兵时候的战友,也是老朋友了,顺便叙叙旧。”

  杨辰恍然点头,对岳伟兵道:“你是这小子的爹?”

  岳伟兵恼恨地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很快收拾心情,面色和善地点头道:“真是一场误会,原来大家认识。杨大少来本校,怎么也bú提早说一声,好让我们接风。”

  说话的同时,岳伟兵眼神示意了身边的阿乐。

  阿乐会意,让周围的那些学生全部都散去,毕竟都要军训,学生们也都bú敢多留。

  贞秀因为杨辰在场,倒是bú急着离开。

  “接风就bú用了,你儿子已经帮你做过了,还很特别”,杨辰道:“bú过你来了倒也正好,省得我去找你。”

  岳伟兵bú卑bú吭地笑道:“杨少爷怕是还在生我儿子的气,看在我就这么一个儿子的份上,bú如我们一起坐一坐,喝杯茶,把这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怎样,毕竟杨少爷也没什么损伤。”

  “爸,他说要换校长……”岳子鹏在旁小声说。

  岳伟兵脸色一变,看着杨辰一脸的确是这样的意思,眉头深锁起来。

  “杨少爷,我虽然尊敬杨家的人,dàn这bú是开玩笑的事。我担任校长是中央政府的决定,中海大学的校长并bú是说换就能换的”,岳伟兵道。

  方中平也劝说道:“是啊,杨辰,老岳是有点过,可儿子被打了当然得生气,你就网开一面吧。”

  杨辰摇头,“如果今天bú是我,我们家贞秀就可能被一群学校里的混混强行欺负,如果bú是我们贞秀,可能被他们欺负,我都bú知道。

  如果bú是像我这样有两下子,早被你儿子的一群混混弟兄打得满地找牙。若是普通百姓的子女,碰上你儿子这样的,还bú是得把女儿乖乖地交出▲来给她糟蹋?

  你bú要装作bú知道,就你儿子现在这德行,以前肯定没少干那种事,多半是你给他摆平了,bú是么?”

  岳伟兵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有些无从开口。

  这要是别的人敢对自◆己说这些bú是,早让阿乐上去打肿他的嘴脸,就算告去法院,那也只能是对方自讨苦吃!

  可现在眼前的是杨辰,他还对杨辰有所求,更何况杨家的人bú是自己随便好对付的。

  “像你这样的人当校长,等同于是一个彻底的反面例子。你要是当黑帮老大,我也懒得管你,只要别波及到我和我身边的人就好。

  可你偏偏要来这里当校长,那就影响的bú是一个两个人,我bú希望我们家贞秀辛苦考上的大学,会有你这么一颗老鼠屎当校长,所以你今天必须离开这个学校”,杨辰淡淡地说着,却bú容置疑。

  方中平脸都快绿了,这杨辰也太bú留口德了,老鼠屎都骂?

  而岳伟兵早已经面色阴云密布,“杨少爷,你恐怕是bú知道我们岳家跟杨家的关系。”

  杨辰微微疑惑,“什么关系?”

  岳伟兵成竹在胸地道:“我的父亲岳忠,是您的曾祖父,杨烨老元帅的嫡系将领,我们老岳家在我这辈以前,都是为杨家效力的,杨烨老元帅去世后,才来到江南地界从政。”

  杨辰哂笑,“这跟我要换掉你这校长有什么关系。”

  岳伟兵一愣,没想到杨辰这么bú给面子,犹豫了下,道:“杨少爷,其实我最近也一直有在找机会与你见一面,我有点事……想跟你私下谈一谈,等谈完以后,或许你就bú会想换我这校长了。”

  说着,岳伟兵做了个请的手势,让杨辰跟他一同去bú远处的一片空草地聊聊。

  杨辰心里隐隐有些古怪的预感,让贞秀在旁等着,便与岳伟兵走了过去。

  方中平等人虽然好奇,却也没跟敢靠近去听。

  等走到空地处,确认周围没什么人,岳伟兵才神秘笑道:“杨少爷,你可知为什么,我们岳家的人在燕京好好的,本是杨家的嫡系,却突然迁移到了江南地区,放弃了军中的地位,开始从政,现在我沦落到只能当一个校长。”

  杨辰挑眉道:“你这校长级别也bú低吧,中海大学的校长,怎么也有厅级干部的级别。”

  “这能算什么?bú过是一个文职,想当初我的父亲,是堂堂燕京军区的副司令,少将军衔!”岳伟兵傲然道。

  杨辰有点诧异,看这人说的话应是bú假,可自己怎么回杨家去跟杨公明聊了bú少,也见了bú少杨家的嫡系,怎么就没听说过什么岳家?

  燕京军区副司令,那肯定是杨家该器重的家族才对。

  “该bú会是你当年跟你这儿子一样,才被人看bú过去,罢黜到了江南这边吧”,杨辰bú禁笑道。

  岳伟兵却是一脸严肃,“杨少爷,原本我父亲在世的时候,我遵从他老人家的话,从来bú敢吐露这其中的秘密。我们虽然离开了燕京,dàn靠着老袁帅的余荫,倒也过得可以。

  dàn是现在我父亲过世了,我们岳家在江南地区的地位,江河日下。我已经bú能允许家族再这样没落下去,所以……我需要你的支持!”

  杨辰眯了眯眼,“你该bú会还想回燕京吧。”

  “也bú是非要回燕京,▲dàn我希望,杨家能支持我们岳家的复兴,至少,让我到达我父亲当年的高度,好让我的子孙,无后顾之忧”,岳伟兵自信笑道。

  杨辰打量了他几眼,“你父亲的高度?你还想当少将?领兵权?”

  “◎□难道bú可?”

  “开什么玩笑!”杨辰敛去笑容,“我虽然没兴趣接管杨家的事,更没兴趣管部队的事,dàn就你和你儿子的德行,军队交你们手上,那bú是遭罪百姓?”

  岳伟兵摇了摇手指,“杨▲□难道bú可?”

  “开什么玩笑!”杨辰敛去笑容,“我虽然没兴趣接管杨家的事,更没兴趣管部队的事,dàn就你和你儿子的德行,军队nándàobúkě?”

  “kāishímewánxiào!”yángchénliǎnqùxiàoróng,“wǒsuīránméixìngqùjiēguǎnyángjiādeshì,gèngméixìngqùguǎnbùduìdeshì,dànjiùnǐhénǐérzǐdedéháng,jun1duìjiāonǐmenshǒushàng,nàbúshìzāozuìbǎixìng?”

  yuèwěibīngyáoleyáoshǒuzhǐ,“yáng少爷,您可别太理想化了。您以为,现在那些军区的将领,那些家伙就是什么好鸟?我岳伟兵的确做了一些bú太好听的事,dàn我至少是凭着真凭实力来得到今天的位子。

  何况,据我所知,如今江南军区的杨破军司令已经bú在了,杨家要控制住江南军区,必须多安插一些心腹家族。我们岳家世代为杨家效力,忠心可鉴。”

  杨辰目光逐渐森寒起来,“我已经bú想听下去了,如果你要说的就是这些,那我想,你还是卷铺盖自己滚蛋,这校长的位置,让贤吧。”

  岳伟兵却是bú恼,诡异地一笑,“杨少爷,我父亲临终前,告诉了我,岳家离开燕京的最主要原因,你bú妨听一听再考虑……”

  说着,岳伟兵凑过来,在杨辰的耳边,窸窸窣窣地道了几句……

  .R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