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 【荣耀】


  杨破军神色复杂地看着杨辰的背影,从情绪上来说,敢于辱骂fù亲和自己的老头子被杀,他觉得特别解恨,杨辰做的正是他不敢的,可是,越是这样,他却感到越是耻辱。

  郭雪华和林若溪虽然见过许多■
  yángpòjun1shénsèfùzádìkànzheyángchéndebèiyǐng,cóngqíngxùshàngláishuō,gǎnyúrǔmàfùqīnhézìjǐdelǎotóuzǐbèishā,tājiàodétèbiéjiěhèn,yángchénzuòdezhèngshìtābúgǎnde,kěshì,yuèshìzhèyàng,tāquègǎndàoyuèshìchǐrǔ。

  guōxuěhuáhélínruòxīsuīránjiànguòxǔduō血淋淋的场面le,可毕竟还是女性,都有些觉得恶心。

  李莫伸和自己的儿孙互望le一眼,都泛起一死苦笑。

  难得很安静的李钝,捏le捏下巴,远远对杨辰比le个大拇指。

  杨公明好像根本没看到有个人死le,面无表情地淡淡地说:“既然可以安静下来le,那就继续听我老头子唠叨几句,当年的shì,我还没讲完呢……”

  这一次,再也没人敢出来打断。

  杨公明轻松地又抿le口茶水,才继续慢慢讲述。

  “我所知道的shì,也都是fù亲在我懂shì后,亲口告诉我的。

  当年,我母亲遭人玷污后,生不如死,不久后发现自己怀le孕,更是没脸见从江南到西南根据地接◆他回燕京的fù亲,于是私下里,让我fù亲可以选择放弃婚约,毕竟她已经不是完璧之身,觉得有愧于我fù亲。

  而我fù亲,其实也在那之前的一次战争中,失去le生育的能力,原本也是想跟我母亲废掉婚约●,好让我母亲不至于守活寡。

  可得知我母亲竟然遭到如此创伤后,我fù亲临时改变le主意,断然地决定照常与我母亲成婚。

  因为我fù亲很清楚,如果在我母亲最低潮的时候,还选择放弃婚约,那无异于让我母亲的一生,彻底毁掉。

  其实,我fù母两人,在那之前也就数面之缘,可其中对婚约,对彼此的珍重,却是让我感触至深……”

  听到这里,一旁的郭雪华与林若溪都有些眼眶湿润,感性的思维,让她们更能陷入当年那战火中质朴的感情。

  杨公明几fèn缅怀地继续道:“就好像是两个彼此*伤口的人,我fù亲最痛苦的时候,碰到le最低潮时期的我母亲,两人回到燕京,互相鼓励,互相做伴,慢慢的,也渡过le难关。

  在生下我的时候,也正如你们所知道的,我fù亲为le让杨家能够名誉上不受打击,遣散le那些知道内幕的亲卫,也用家族的势力,掩盖le不少外界的传闻。

  我母亲曾经问我fù亲,为什么愿意接受不再纯洁的她,难道不会因为我的出生,感到心中不痛快?

  我fù亲告诉她,‘你是我的未婚妻,也就是我要娶的妻子,我妻子所生的孩子,自然是我的孩子。哪怕这个孩子不是我的血脉,也是因为我没能保护好我的妻子,我只会比对待自己亲骨肉更深的情,去养育好这个孩子,来弥补我的过失’。

  正是因为那番话,我母亲放心地生下le我,与我fù亲真正成le相濡以沫的夫妻,走过le之后的二十几年。”

  大堂里一片安静,落针可闻。

  “老杨,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不是老元帅亲生的?”李莫伸低声问道。

  杨公明微笑道:“那是在我十岁的时候,我fù亲亲口告诉我的。”

  “什么,老元帅他……告诉你的?”李莫伸显然也没想到。

  杨公明点头,“我当时,才刚懂些shì,我很震惊fù亲竟然会告诉我这样的一件shì。现在想来,恐怕也是fù亲的先见之明。

  纸是包不住火的,有些shì,早晚都会曝露出来,就像今天这样。”

  “大伯fù,真当是难以揣度的心思……”三叔公叹道。

  杨公明笑吟吟道:“当时fù亲告诉我的时候,我当场就哭le,哭得很厉害。一个才十岁的孩子,就算懂shì早,可也是孩子啊。突然知道自己的fù母不是亲生的,这是多么大的打击?

  我问fù亲,我怎么可能不是您亲生的呢?!如果我不是杨家的子孙,那还怎么在这个家族里活下去?大家都会嘲笑我,看不起我……

  fù亲当时摸着我的头,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公明,是不是杨家的子孙,跟是不是他亲生的儿子,并没多大的关系。

  你是我最爱的孩子,因为你是我的妻子所生的唯一的孩子。

  你知道么,当你还是婴儿的时候,你母亲奶水不足,我就抱着你,问下人也好,不认识的家家户户也好,各处请她们喂养你。

  每当看见你喝饱le安睡的时候,我就感觉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比打le胜仗还高兴。

  你只要一生病,哪怕小小的感冒,我都感觉心头掉肉,索性还不如让我代替你受罪……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没有什么人,在我眼里,能比你更珍贵le。

  我○相信,我这么珍贵的孩子,等我以后老le,把杨家交给你,你肯定会比我更出色的’”。

  杨公明说到此处,老眼有些发红,有几丝深深的悲恸。

  燕三娘惋惜着,在旁轻轻拍le拍老人的肩膀。
  歇息le片刻,杨公明才继续道:“我当时很惶恐,我跟fù亲说,我担心自己不是fù亲的亲生儿子,无法承受这样的重担,我怕会做不好。

  fù亲当时很严肃地告诉我,作为杨家的子孙,并不是因为有着杨家的血缘,才称之为杨家的人。

  想要成为一个让世人信服的,敬重的人,首先,你必须要相信你自己,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珍贵的人。

  一个家族之所以能够世代荣耀,数百年屹立不倒,并非靠着的是血缘的维系……”

  杨公明顿le顿,转而望向一旁默默倾听的杨破军,道:“破军,我一直都有教育你,可你一直都没能真正明白。到le今天,你知道,什么是一个家族真正的荣耀么?”

  杨破军艰难地吐le口浊气,苦涩笑道:“fù亲,我不知道,我现在脑子里很乱,我快疯le。”

  杨家的老人们也显得几fèn迷茫,大堂里气氛显得沉重。

  杨公明眼里则难掩失望,继而望向默然倚在门框☆边的杨辰,微笑着问道:“杨辰,你觉得,是什么?”

  众人的目光转向杨辰身上,午时的阳光洒在年轻人身上,熠着淡淡辉光。

  杨辰自嘲地笑le笑,“你问我?我哪懂这么多大道理,我只知道,血缘□,背景,传统,通通比不过拳头硬,更比不上骨子里有口气,我只知道,只有不认输的人,才可能活命,就这么简单。”

  “哈哈哈哈!……”

  杨公明畅声大笑,李莫伸等几个老人也都摇头笑le起来。

  “好……好个有口气”,杨公明拍le拍椅子扶手,一对眸子里闪烁过一道精芒,“一个家族的荣耀,不是靠一代又一代的血缘所维系的!

  血缘?它什么也不是!

  我们杨家靠的,是每一代,这个家族里的人,骨子里就要明白,自己就是这个家族的荣耀!只有你看得起自己,别人才会尊敬你!

  一个杨家的子孙,任何时候都要相信,你就是这个家门的骄傲!拥有这样的信念,这样的你,才能延续家族的荣耀!

  我杨公明自接任杨家家主以来,军功拜元帅军衔!政绩至少推进华夏经济跨越二十年,桃李满天下!

  你们有谁,比我更有资格坐在我现这个位子上!?你们有谁,敢说我辜负lefù亲的期望!?

  我,问心无愧!!”

  郑地有声的话语,敲打得在场的所有人心神俱震!

  宁光耀抓紧le椅子扶手,脸色铁青,而其他几个官员,都显得几fèn心驰神往。

  李莫伸回头看le眼微微发呆的李钝,轻声笑骂道:“傻小子,现在明白,爷爷我真正答应你和唐心结婚的原因le吧……”

  李钝猛地一震,眼中涌现一丝感动,憨笑着点le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