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1章 【退休的老头子】


  第1021章 【退休的老头子】

  1021

  杨家的一众分家老人,多有惭愧之色,瘫软在各自座位上,显得落寞万分。

  杨破军呆呆地坐在椅子上,颤抖着嘴唇,禁不住既是激动又是懊悔。

  “破军啊”,杨公明微笑地看着唯一的儿子,道:“你现在可知道,杨辰被人喊骂野种的时候,为父心中的痛?!

  你看不起杨辰,可杨辰至少是你亲生的骨肉,而我,què甚至dōu不是父亲的亲骨肉啊!

  当年父亲能把我这样一个毫无干系的孩子悉心抚养,你què是连真正的亲骨肉dōu不敢承认,你可知道这让我有多失望!?”

  “父亲,我……”

  “我知道,你觉得你是以大局为重,这也有我的过失在先。可我当年是为了杨家上下,为了华夏的政局稳定!

  你què是为了自己的一个常委席位,不愿承认杨辰的身份,这其中的区别,你不可否认”。

  杨破军脸色一阵黯淡,默然低头许久,像是卸下了什么心结,叹声道:“爸,我知错了”。

  一旁的郭雪华抹了抹眼泪,看着终于在不断的打击和刺激中服软的丈夫,显得很是出气。

  这时,安静了许久的宁光耀再度开口,“杨公,你与老元帅的父子情深,深明大义,我们dōu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可是,如今这局面,并fēi我们这些人佩服杨家的这番真情,这份荣耀,就可以抚平下去的。

  现在全国,全世界的媒体◆,民众,dōu在看着我们燕京这儿,盯着杨家的变动。

  您既然已经确认了不是杨家的子孙,那在我们华夏的人民群众眼中,杨家就已经不再那么可信了……”

  一时间,大堂内的气氛再度紧张起来,不◇少官员和将领也dōu默默点头,他们也深以为然。

  虽然说杨公明一番话下来,叫众人着实敬重,可你这话想要叫全国人,全世界dōu信服,那是不可能的,只会被外界认为故意找借口。

  若是置之不◇理,必然闹得一发不可收拾,毕竟现在华夏因为杨家的问题,遭到全世界媒体的调侃。

  杨家的众人dōu面露难色,事到如今,他们也没脸皮再跟杨公明去争什么,毕竟他们的荣华富贵全是杨公明所赐也不为过。 ◆
  宁光耀一脸正气的模样,“杨公,今天这个事,必须有个定论,不然我也不好开国务院的发布会,不好向全国人民交待。”

  众人dōu看向杨公明,而杨公明,则是望向门口倚着门框的杨辰,“杨辰,你◇怎么看。”

  所有人dōu再度望向杨辰,刚才杨公明的一问,杨破军没能答上来,而杨辰虽然有些不准,què显然跟杨公明更为走得近。

  大家也算佩服杨公明的眼光,按理说这长孙从小不在身边,又◇刚刚找回没多久,杨公明què大刀阔斧排除众异地把杨家要交给这个年轻人,现在看来,杨公明并没看走眼。

  杨辰已经觉得索然无味,听到问自己,反而问宁光耀,道:“宁总理觉得该怎么样,直说就是了。” ◇
  宁光耀似乎早料到会如此,伸手比划了下其他在座的官员,“我与几位共事的同志商量过了,现如今,民众最反感的,无fēi是杨家隐瞒了背景,què依然占有了江南、燕京、西北的大部分军权,而且杨家一系的将领,也是遍布全国。

  这样的状况,让各地的民众dōu感到不安。毕竟杨家已经失了诚信,也失去了血统,又在国际上失了名誉。

  如果想要给民众一个交待,这军权上……需要进行一定的处理才成”☆。

  李莫伸冷哼一声,“宁总理,你说的商量,我怎么没参加,我记得我老李,好歹也算常委之一吧”。

  宁光耀也不恼,微笑道:“李老对不住了,此事颇为仓促,李老在安全局,未来得及通知。”

  “哼!直接说要削掉军权不就完了,说那么多废话”,杨破军不屑道。

  宁光耀一脸无奈的样子,“破军,你我相识多年,我向来秉公办事,你可千万别多想”。

  “是不是,你心里清楚”,杨破□军冷笑。

  “够了!”

  杨公明不悦地喊了声,“宁总理说的,也是处理的方法之一,大家商量,争吵什么!”

  杨破军像是对宁光耀格外不服,这才别过头去不再多言。

  就在这时,大堂中的人,què是看见,门口的杨辰竟然双手插在口袋里,耸着肩膀独自一个人发笑。

  杨辰笑得很欢乐,仿佛听了什么格外有趣的笑话,笑得dōu快有些肚子疼了。

  “杨辰,你笑什么”,宁光耀眯眼问。

  杨辰摆了摆手,深吸一口气,止住笑意才道:“我是觉得,你说的这些话,怎么搞得你很懂老百姓一样,我真怀疑,你这是给新闻媒体一个交待,还是给老百姓一个交待……”。

  “这有什么区别么?我们给出答复,媒体告知民众,不外如是”,宁光耀淡然道。

  杨辰摇摇头:“你就省省吧,现在的网络这么发达,哪个国家的领导人不被调侃调侃?

  人家美国总统调戏白宫的实习生,让女人给他口饺被发现,dōu没被挤下台,也没见美国人有多想起义。

  现在不过是这么一个退休的老头子,突然发现爹不是亲生的,你当老百姓能为这事跑你国务院把你枪毙了?”

  “你说的不错,但这里是华夏,不是美国,局势和文化dōu不同”,宁光耀道。

  “的确不同,据我所知,人家的收入比我们华夏居民要高得多,生活也单调,整天就属于吃饱了撑着没事做的类型,所以总统的一家子还跟猴子一样,圈养在一白屋子里瞅着看着。

  不像我们华夏的老百姓,生个孩子怕被查,上个学校还得抢破头,孩子读书不好是着急,名牌大学毕业工资低更着急,自己工作怕下岗,上岗怕被潜规则,活着没处住,死了没处放骨灰盒,一天到晚的,油盐酱醋米,dōu得斤斤盘算,没车不好意思出门,买了车子堵得出不了门,踩脚油门dōu得肉疼……

  有些地方连吃饭dōu成问题,不饿着就谢天谢地了,哪能有这么多心思关注这国家大事呢,难道□杨家的人全是亲生的他们就能身上长块肉?

  再说了,你们这些个人开个会,出个什么主意,也就电视上放一放,你当老百姓有几个知道那具体做什么的?

  如果我没记错,之前跟海岛的争端上,你们就不◎顾民众的游行,一直在那儿放空炮,那才叫民怨,民愤,可你们不是处理得挺好的么?

  现在这回,既没有游行,也没有示威,不过是全世界调侃了下,一个退休在家的老头子,这也够无辜的了,我们家这老头子,虽然没告诉你们他不是亲生的,可也从来没人问他啊!

  怎么,我们这群被调侃和牵连的人dōu没说什么,你们倒是要真刀真枪动手了?”

  宁光耀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紧咬牙龈,què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几个宁系的官员也面露难色,被杨辰这么一说,倒真像是事情没什么大不了。

  杨公明悠哉地拿起茶杯抿了口,对一旁的燕三娘道:“三娘,茶凉了,加点热水”。

  “哎,好的老爷”,燕三娘听得正欢,笑吟吟点头去忙活。

  众人这下算是看明白了,杨家这对爷孙根本就没急过,就在那儿看戏呢!

  郭雪华和林若溪看着杨辰在那儿瞎扯,又好气又好笑,这么严肃的问题,被杨辰一说dōu◎快成喜剧表演了。

  杨辰继续道:“我也知道,你们也不容易,那跟外国人打仗是得死人的么,死人总归是不好的,虽然死的不是你们家的儿子,可能拖就拖着,拖久了,自然大家就淡忘了。

  不过我就纳○闷了,那种事情你们dōu能拖着拖没了,怎么碰上杨家的事情,你们就这么着急fēi要出个结果呢?”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谁dōu不敢开口了。

  最后,还是宁光耀皱眉道:“杨辰,那你说,这事该怎么交待?”

  杨辰打了个哈欠,“再简单不过的事,实话实说,怎么个情况就怎么个交待。”

  “什么!?”一名官员失声道:“这哪行!?要是让外界确认了,那肯定更多人得出来闹事!”

  杨辰翻了个白眼,“就你们这群各怀鬼胎的家伙,听了老头子讲的往事,dōu在那儿发愣,要是这段过去公开出去,老百姓肯定更买账。”

  众人默然,杨辰这么说,貌似也有道理,杨家两代的事迹,确实激励人心,不过被叫“各怀鬼胎”,一群人还是脸色不太好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