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破产】


  第1023章 【破产】

  1023

  看着郭雪华急切的眼神,杨破军怔了怔,略有颤声地问道:“雪华……你……不恨我?”

  郭雪华笑着摇摇头,“说完全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你要杀杨辰的时候,我都想把你用毒药毒死了……不过,yī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在yī起这么多年,气头过了,总忍不住会想起你。”

  “雪华……我……”杨破军眼眶有些发红,“是我对不住你,可是我……我还是不能跟你们yī起。”

  “为什么?”

  “男人是很古怪的,我现在也不恨杨辰,可……我想杨辰跟我yī样,也不会希望见到我出现在他身边”,杨破军笑道:“我打算,以后多陪陪父亲,闲暇里去军○校里教教书。这次从军队退下来,也就不回去了。”

  郭雪华想说什么,但仔细yī想,这样也未尝不是yī件好事,于是点头道:“那好,以后大不了我燕京和中海两边多跑跑,有空我带着蓝蓝来看看你,怎么说,☆你也算那孩子的爷爷。”

  “爷爷么……”杨破军感慨道:“我原来真的老了。”

  郭雪华咯咯笑道:“你这人,看着都老年痴呆了。”

  杨破军赧然地尴尬笑笑。

  秋风扫过,两人站在亭子两端,yī阵沉默。

  许久后,郭雪华才捋了捋发丝,微笑道:“没事的话,我先过去了,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

  杨破军点头,见郭雪华转身要走,又唤了声,“雪华”。

  “嗯◆?”郭雪华回身。

  “我……我要向你道歉,我yī直怀疑你……”

  “我知道的”,郭雪华心领神会笑道:“你是不是yī直怀疑我,因为当年喜欢过宁光耀,心里就yī直把宁光耀放在首位?你是不是☆以为,我嫁给你只是因为没能跟宁光耀在yī起?”

  “你……你怎么都知……”杨破军yī脸错愕。

  “傻子……你总是当着我的面就跟宁光耀做对,你当我看不出来吗?”郭雪华无奈道:“你以后别多想了,我们都半百的人了,风风雨雨的那么多年走过来,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么?

  我郭雪华当年又不是没人要,干嘛不找走得近的,非得选你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当年杨家还是那么风雨飘摇的时期,要不是看你这人,我难道看你这身份么?”

  杨破军yī阵汗颜,但心结解开,却是如释重负地真诚地露出笑容。

  事情的转变,就如同夫妻间好好坏坏的情感yī样,谁也说不准下yī秒会如何。

  yī大▲早的时候,全华夏,甚至全世界都准备看杨家的笑话,可到了下午的时候,大家就立马发现,竟然事情并非大家想的那么糟糕。

  杨公明在退休后,少有地出现在了直播的荧屏上,缓缓地有条理地讲述了过去的历史真▲◎相。

  杨公明不卑不吭地叙说,让人根本无法用鄙夷的眼神去看他。

  而这种开国元勋的后人,这样的豪门大户,当着全国,全世界的面,做这样的演说,对于华夏而言还是头yī遭。

  这样坦☆白的态度,让民众多数都倒向了支持的yī方,特别是血缘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英雄莫问出处这样的观念,反而让大众觉得杨家更贴近民心。

  既然赢得了美誉,那所谓的众叛亲离的状况,自然不会如不怀好心的人预◆期的那样发生。

  更加妙的事情,还在后面。

  当天下午,全华夏的油价下调了七个百分点,在油价yī直居高不下的时间发生这样的事情,全国人民的眼光很快被吸引过去。

  再后来,周边几★个有纷争的国家,竟然纷纷作出了退避三舍的姿态,发表yī系列服软的文书,并且撤离了各自的舰队!

  这样的事情可比杨公明是谁儿子要对全华夏民众有意义地多!

  yī时间,大家都把目光从杨家人身上挪开,这yī热点,逐渐就被淡化了。

  幕后做着这yī系列设计的,自然是杨辰。

  要那些国家发表yī些服软的文书,撤掉舰队,其实相对来说简单得很,毕竟有足够的威慑力在,而且那些国家本质上并无损失。

  反倒是油价下调,让杨辰可谓花了血本。

  全国每天消耗数十亿公升的油,想要维持yī阵子的低油价,不砸上百亿根本做不到!

  这钱看似花得有些多余,但杨辰看来,无非买个影响力。

  杨公明刚作完发布会,全国油价就狂跌七个点,就算大家觉得没关系,也难免去扯上关系!

  这yī跌下去,还是跌好几日,这对于杨家来说,无异于无形中贴上yī层金纸。

  老百姓可不管你是谁生的,你是谁家的,只要有实惠,那就是好事。

  所以,当杨辰咬牙让罗恩拨款的时候,也颇为坚决。

  只是,当把钱花出去后,抱着林若溪嚎啕大喊“破产”的事情,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之前杨辰所想的,纂写回忆录和拍电影的事,杨辰也分配给燕京娱乐公司分部的人来做,他还指望着拍摄yī部电影赚回yī些钱。

  在这桩事就这么被淡化下去的同时,lǐ家与唐家,lǐ钝与唐心的婚礼,如期进行了。

  虽然唐家已经不如以前,可比yī般的二流家族还是要强大得多,而lǐ家更是不必说,几乎从未动摇过的地位。

  所以,即便唐心本是不怎么引人注目的唐家分家之女,也是足以引起多方的关注。

  婚礼当天,本着lǐ家惯有的简洁作风,虽然格调高雅,但也显得不铺张。

  摆的酒宴,邀请的也只是在燕京能算得上台面的yī些人物,其他多是lǐ家亲戚,寻常二流家族,或者寻常部长级的官员,也是没机会参加。

  在燕京的国宾馆婚礼大堂内,当唐心的父亲牵着洁白婚纱的唐心,莲步轻挪地走向yī身白西装的lǐ钝,全场都爆发了热烈的掌声。

  虽然人不算多,可掌声却热烈得很,毕竟要给足lǐ家面子。

  只不过,唐心手上捧着的,不是鲜花,而是yī个五颜六色的冰欺凌蛋筒,这叫宾客们全然摸不着头脑。

  也就杨辰等几个知情的人,才看着觉得新鲜的同时,也深▲有感触。

  lǐ钝虽然白西装笔挺,人高马大,可黑色的眼罩却依然戴着,显得不伦不类,倒也特别。

  新郎新娘由远而近地互相对望的刹那,其中夹杂的五味杂陈,也就二人自己能体会地清晰。

●  yī路走来,过去的种种,仿若云烟,似梦似幻。

  林若溪在来之前,有问杨辰关于二人的yī些事,哪怕听着,都觉得实属不易,看到这样yī幕,不由眼眶红红的颇为感动。

  在不远处,跟着父亲▲蔡云成yī同来参加的蔡凝,则是带着几分羡慕地看着yī路走向lǐ钝的唐心。

  在女人看来,唐心虽然走了yī段弯路,可她的结局,却是女人最向往的yī种。

  找到yī个爱自己比爱他更多的男人,yī个可以爱自己爱到原谅yī切的男人。

  相比之下,自己虽然也勇敢地找到了真爱,却不可能像唐心那般,拥有这样的婚礼了。

  另yī边,带着糖糖,与yī众唐家的人参加婚礼的唐婉,倒是看得很开。

  对于自己这个年龄,收获与杨辰的感情,唐婉倒没觉得有什么遗憾了,毕竟之前就没有过什么希望。

  看到自己喜爱的堂妹唐心,如今终于悬崖勒马,又得到幸福,她的脸上也洋溢着喜气。

  参加婚礼前,杨辰还有纠结了下,是不是该送lǐ钝yī件恰当的礼物,可想来想去,lǐ家也不可能没钱,买yī些稀世珍宝,也没多少意义。

  到最后,倒是林若溪提醒自己,杨辰才准备了yī番,只不过这礼物还得等私下的时候再送,这让杨辰坐在位子上,有点急不可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