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道貌岸然】


  第1070章 【道貌岸然】

  1070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会有雇佣军出现,更不知道他们在这里做什么,可杨chén知道,眼下不可力敌,回头望了二女一眼,示意不要抵抗,先跟着去再说。

  即便失去了修为,杨chén也不认为自己要破罐子破摔,越是冷静才能增加活命的几率。

  只有顺着他们的意思,找出机会乘其不备地逃跑或反击,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那请☆带路吧”,杨chén淡淡笑道。

  莱恩咧嘴笑着,示意了几个手下,立马从越yě车上让出了三个位子。

  在几杆子枪口的对准下,杨chén与二女分别坐上了三辆越yě车,朝着北面的雇佣军基地返◎回。

  颠簸了十几分钟后,三人才发现,这里竟然已经到了北部沿海的一个海边地带。

  在不远处,惊涛拍岸,汪洋一片。

  而在海岸的一处高地上,临时搭建了七、八个帆布帐篷,想来就是这群灰色雇佣军的临时基地。

  不少手持自动步枪的壮汉来回巡逻着,就在外面的人数看,这支雇佣军少说三十人以上。

  让杨chén格外注意到的是,海边一处小小的海湾,停留着一艘运输船和两艘护卫艇,应该就是这些雇佣军来到这里的运输工具。

  一般找这样的地方驻扎,又有运输船,凭杨chén的经验可以判断出,应该是做黑市交易,来这里等着对方取货。

  说白了,这群雇佣军是做走私买卖的。

  这让杨chén稍微心里duō了几分希望,因为一般做走私的雇佣军,相对来说,比那些打仗的雇佣军要战斗力偏弱。

  不等杨chén去细想对策,三人已经被拉下了车,走进了基地内。

  在一群肤色各异的雇佣军贪婪的目光中,刘明玉和萧芷晴显得心惊胆战,可事到如今她们没半点法子,只有紧跟在杨chén身后。

  莱恩走到一处灰色的帐篷口,将布帘撩开,拿枪口指了指里面。

  “进去吧,三位华夏的朋友”,莱恩眯眼笑道。

  杨chén尽量平和地问道:“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们?”

  莱恩皮笑肉不笑,“我已经让人通知我们老大,等他来看了你们,自然会有处理。”

  说完,一把用力地将杨chén先推了进去!两个女人自然也是被塞进了帐篷里。

  等一进帐篷,外面立马两名壮汉持枪站住,根本不给三人任何逃脱的机会。

  刘明玉担忧地道:“他们这是什么意思●,又不杀我们,也不说原因,就把我们关着吗?”

  “既然说要让我们见他们的老大,应该就是这支雇佣军的首领,等见了以后,恐怕就能知道了”。

  杨chén说话同时,张望了下帐篷内的物件,很快☆就皱了皱眉头,发现一些不对劲。

  这帐篷里,竟然是大大小小的木头箱子,而且这些箱子做工精良,显然是装着一些贵重的物件,每一个箱子都单独摆放,生怕压着损坏等情况的发生。

  “杨chén,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萧芷晴胆子大,不由问道。

  杨chén想了想,走到一个相对较小的木箱边,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上面的木头盖子。

  箱子里面,出现的是数层厚厚的报纸,让杨chén格外诧异的是,这报纸竟然是汉字的报纸。

  这么说,这些箱子绝对是跟华夏脱不了干系!

  掀起报纸后,里面是一层柔软的塑胶,也是用来保护和缓冲。

  当看到最里面所包裹的那样东西,杨chén睁大了眼,终于明白这队雇佣军为何如此小心翼翼了!

  “这是……”

  后面跟着也看到的萧芷晴,同样捂住小嘴不敢置信。

  杨chén点头,沉声道:“元青花,还是元青花里的稀罕货,云龙纹的罐子……市面上至少也要一千万才能拍得下来”。

  刘明玉也恍然guò来,她虽然不懂古董,可对元青花还是有所耳闻,顿时失声道:“难道说他们是走私文物的!?”

  “而且还不是一般级别的走私。你们想想,如果他们有别的空帐篷,就把我们关那里去了,非得关在这样一个摆满了文物箱子的帐篷里,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所有的帐篷都一样,这里全都是走私的价值连城的文物!

  他们这手笔可不小啊,★怪不得我看他们还特地用了一艘运输船。这么duō文物,恐怕都要上十几亿了。我想不管华夏也好,还是别的国家,这么duō文物失踪,只要政府知道,绝对是全力地满世界通缉他们……”

  正当杨chén说话◇的时候,帐篷外传来一阵磁性的嗓音……

  “眼光不错,竟然还认得出是什么货色”。

  紧接着,一个身穿迷彩紧身短袖,留着齐肩长发,面带胡渣,身材高瘦精壮的亚裔男子,说着标准的华夏语走了进来☆。

  在男子的身后,正是咧嘴露出黄牙的莱恩。

  男子的目光在刘明玉和萧芷晴二女身上流连了会儿,才转到杨chén身上,眼露邪光地道:“这位小兄弟,听莱恩说,你们是飞机出故障流落在阿纳姆地◎☆。

  在男子的身后,正是咧嘴露出黄牙的莱恩。

  男子的目光在刘明玉和萧芷晴二女身上流连了会儿,才转到杨chén身上,眼。

  zàinánzǐdeshēnhòu,zhèngshìliězuǐlùchūhuángyádeláiēn。

  nánzǐdemùguāngzàiliúmíngyùhéxiāozhǐqíngèrnǚshēnshàngliúliánlehuìér,cáizhuǎndàoyángchénshēnshàng,yǎnlùxiéguāngdìdào:“zhèwèixiǎoxiōngdì,tīngláiēnshuō,nǐmenshìfēijīchūgùzhàngliúluòzàiānàmǔdì内的?”

  杨chén却是有些意外地反问道:“你是华夏人?”

  男子微愣,见杨chén没丝毫的畏惧的样子,有几分思绪地道:“看你的样子,的确不是什么国家派来的探子,竟然不认识我,我‘刺蛇’雇佣军的头领,金泽,道上混的都叫我‘刺头儿’,怎么样,听说guò么?”

  问这话的同时,金泽的双目如同毒蛇一般紧盯着杨chén的面部表情和眼神变化。

  杨chén坦然地摇了摇头,“没有,完全没有。”

  这是实话,可能是这个刺蛇雇佣军太没名气,也可能是近两年新组建的,杨chén真没听说guò。

  “没有就算了,我相信你们,你们的确是和追查我们的部队无关”,金泽笑眯眯地道,他能看得出来,杨chén是真不知道,既然如此,他也就不用担心自己一拨人的行踪已经泄露。

  一听这话,刘明玉微微期待地问道:“这么说,你们可以放我们走?”

  “走?”金泽摇了摇手指,“这位美丽的小姐,你也太高看我们的品格了……”

  杨chén拳头一握,心想果然是没好结果,而两个女人则是俏脸发白。

  金泽哼哼笑道:“我们这些兄弟这几天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等着做交易,可是苦得很,都淡出鸟来了。

  难道有这么美丽的两位小姐送上门来,我这个做首领的不给兄弟们点小福利,不让你们guò去让他们轮几遍,哪能说得guò去?”

  “你……你无耻!”刘明玉■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直白露骨地说这样的话!

  萧芷晴也紧咬着花唇,不安地下意识抱住胸前。

  金泽似乎惋惜地道:“真是对不住了,虽然说大家都是华夏人,可咱都是枪眼上guò日子的人,也就管不◎了这点了。

  放心吧,如果你们伺候好了我的兄弟们,没准有人愿意把你们带在身边,那样的话,你们或许也就不用死得太早了……”

  “你不仅盗窃自己国家的文物,还做这种肮脏恶劣欺负女人的勾当,你就不羞愧么!?”刘明玉愤怒地斥责道。

  杨chén苦笑地看了女人一眼,刘明玉倒是勇气可嘉,但这么说不等于火上浇油么?

  不guò话又说回来,这种时候浇油不浇油,都没区别了。

 ■ 眼神的目光,已经默默地开始分析四周的布置,寻找机会……

  果然,金泽听了这话,额头上青筋暴露!

  “羞愧?哈哈!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自以为上流社会的公子哥大小姐,懂什么!?”

  金泽讥笑道:“我有什么羞愧?要不是长在那国家,我当一个主任的清官老爹就不会被那群狗娘养的贪官栽赃害死!我小妹就不会给一群畜生强歼还被打成智障!我妈也不会哭瞎了眼吃安眠药自杀!

  老子在边境当兵这么duō年,天天喝西北风,每日每夜都想着家里,可一回家全他吗死了!我当兵倒是保了那群畜生整天好吃好喝地供着!

  这些什么狗屁文物古董,留在博物馆也是被那群畜生用来赚门票继续贪钱,倒不如让老子拿去,跟老外换点钱花花,养活我这些兄弟苦命的一家老小。

  难不成就准别人当恶人,我和我这些苦命的兄弟,就得一辈子做他吗任人宰割的良民?去你大爷!!”

  不仅刘明玉和萧芷晴怔住了,杨◆chén也有些动容地看着怒火滔滔的金泽。

  这个长发男子适才还笑吟吟,可如今,却如同积压着无数凶焰的猛兽!

  刘明玉和萧芷晴都说不出话来,心里明知道金泽有万般不对,可又为他的身世感到凄★然可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