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0章 【笑面杀手】


  第1080章 【笑面杀手】

  1080

  虽然女仆说的shì韩语,但贞秀还shì能听得懂,毕竟小时候母亲就带了她好些年。

  只不过,说起韩语来,贞秀就比较晦涩,回到韩国这些天,家族就帮她请来了专门的家庭教师,教授贞秀韩语的口语和文字的同时,还负责教授英语。

  作为未来星月集团的继承人,掌握英语还shì必要的,何况贞秀还年纪不大,有一定基础,学起来也不会费劲。

  这还不算,为了让贞秀尽快接手集团的高层决策,特地还安排了集团内各部门的骨干,轮班来讲授管理与金融等课程,讲完了,还由家庭教师负责监督功课。

  对于从小就不接触这些领域的贞秀而言,实在痛苦不堪。

  “恩静姐姐,wǒ好困,让wǒ再睡一会儿”,贞秀透过鼻音懒洋洋地说着,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女仆恩静眯眯笑道:“贞秀小姐,薇薇安lǎo师说了,昨天的功课还没讲完呢,今天如果再不完成任务,就要去告诉会长了。

  贞秀小姐你也知道,会长因为小姐的回家,身体这几天好了许多,能下床走两步了,医生都说癌细胞得以控制,跟心情好hěn有关系。

  如果知道贞秀小姐突然不肯努力,赖床不做功课,让会长伤心了,那会长这么宠爱您,虽然不会说您什么,但没准又卧床不起了……”

  贞秀一听,只觉得头皮发麻,委屈地坐起身来,撩了撩额前的刘海,朝上吹了口气,两眼翻白。

  “行了……恩静姐姐,怪不得wǒ听家里其他人说,你shì家里大管家都怕的‘笑面杀手’,这么笑眯眯地跟wǒ说一些闹心的话,还不如掀wǒ被子呢”!

  恩静还shì笑吟吟地说:“wǒshì下人,怎么能掀主人的被子呢,贞秀小姐,乖乖起床哦,薇薇安lǎo师的性子你也知道,别的事可以随便,但学习的事hěn较真的……”

  贞秀小脸有些不自然,听到这薇薇安lǎo师,就有些头疼。

  说起来,那天回到韩国后,立刻见到了那个从小带着恨意的外公。

  可shì,血浓于水,hěn多东西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就淡了,更多的shì一种见到亲人后的血脉相连的亲情。

  仔细想想,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好人家?谁希望自己的女儿不顾父女之情地跟外国男人跑了?

  而且像朴川这样一个亚洲都极有影响力的企业家,最为宠爱的大女儿却这么背叛了他,不气得吐血才怪。

  想通了这一些,贞秀再看到自己这个垂暮已矣的外公,就多了一些心疼,只想着在lǎo人家最后的日子里,能让他安详地离开。

  所以,朴川特地派人请来了一名擅长汉语、英语和韩语,又在美国研修了教育和金融双硕士学位的年轻女教师薇薇安,来当贞秀专门的家庭教师。

  如shì说,美国教授们举荐的女教师薇薇安的确hěn优秀,特别shì严谨和不卑不吭的态度,让朴川会长hěn放心地让贞秀跟着她学习。

  更重要的shì,薇薇安本就shì华夏人,从小在华夏长大,可以跟一样在华夏长大的贞秀容易亲近。

  原本贞秀也hěn喜欢薇薇安,可一开始上课,贞秀才痛苦地意识到,要学习的英文、韩文和管理这些课程,shì如此的头昏脑胀,而薇薇安又shì极为较真和不会心软的lǎo师,于shì乎,贞秀每到见着薇薇安的时候就压力陡增。

  而朴川会长特意让薇薇安如果有什么需求尽管向他提,这也等于给了“尚方宝剑”,全家人都对薇薇安相当尊敬。

  为了不让lǎo人伤心,贞秀有气无力地爬起来,穿上恩静准备好的一套粉色圆领束腰连衣裙,韩式的打扮让贞秀看起来格外小家碧玉,多了几分娇俏的可爱。

  洗漱完毕后,贞秀深呼吸一口气,跟着恩静一起下了楼。

  作为本宗的主家,整栋豪宅里,平日里也就朴川会长住着,次子与三女都有自己的住所,而如今贞秀作为长外孙女,倒shì住了进来。

  此刻,楼下的餐桌边,一名身穿黑色小西装外套,笔直白色贴身长裤,扎着马尾,气质典雅知性,又不失清新的妙龄女子,正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早上的晨报。

  听到楼梯的响动,女子抬起头,远山含黛似的,柔和精巧的容颜上,露出一丝温和的浅笑。

  “贞秀,你又睡晚了,今天晚上要补课喽”,薇薇安用标准的韩语说道。

  贞秀刚想用汉语说什么,被薇薇安眼神一盯,全吞了回去,一边坐下一边用韩语支支吾吾地说:“薇薇安lǎo师,wǒ们可不可以慢一点学,wǒ每天都好困啊。”

  “你不shì困,你shì想着偷懒”,薇薇安合上报纸,笑道:“快吃早餐吧,吃完wǒ们就先复习昨天的英语,然后再看你管理的功课。”

  贞秀刚喝了口汤,就差点没喷出来,下意识地就要用手去擦嘴。

  “不许擦!拿纸巾!”薇薇安立刻瞪着贞秀,“好好的怎么还嘴巴漏水呢,你以后可shì要上hěn多大场合的,这样礼仪上就会被人看不起的。”

  一旁的恩静看到贞秀手忙脚乱地找纸巾,无奈地笑着,从另外伺候的佣人那儿接过纸巾,递了过去。

  贞秀擦完嘴,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薇薇安,用汉语说道:“lǎo师,大家都shì华夏长大的,你就发发慈悲吧,何必这么凶呢,wǒ看你也没比wǒ大几岁,这样总shì一副严师的样子,会提前衰lǎo的……”

  薇薇安忍俊不禁,“wǒ哪有凶你,只shì正确指导你罢了。现在如果对你放松,那以后正面对了什么情况,就会给整个朴氏家族丢人。朴川会长和wǒ的lǎo师都这么器重wǒ,wǒ怎么能让他们失望呢。至于wǒ会不会提前衰lǎo,就不用你为wǒ担心了。”

  贞秀低声自言自语地嘀咕:“长得跟天使一样,做事跟魔鬼一样……”

  “徐贞秀”,薇薇安冷眉道:“wǒ可shì都听得见哟,而且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尽量别说汉语,你得尽快熟练韩语……”

  “好啦好啦”,贞秀一脸服输的表情,低头喝了几口汤,又拿过一个土司面包啃了几口,看到薇薇安又开始认真地读报纸,颇为好奇地问道:“薇薇安lǎo师,你shì在美国待了多久呀?”

  “嗯……差不多一年”,薇薇安漫不经心地回答。

  “■一年?好厉害,一年就能把英文学得这么好,还双硕士学位!?”贞秀两眼满shì羡慕,她可shì费了好大的劲才考上个国内的重点大学。

  薇薇安摇摇头,“wǒshì在国内就有修一些研究生课程,又shì■交流学习被公家送过去的,再说wǒ国内就shì学的英语专业,大学辅修了韩语,去美国又有一起上课的韩国研究生,刚好都凑上罢了。再说wǒ在美国也没别的事,整天学习,不想学好都会学得好。”

  “那也h■ěn厉害,不然wǒ外公也不会请你来教wǒ”,贞秀笑嘻嘻着说。

  薇薇安瞥了她一眼,笑道:“你就拍马屁吧,拍wǒ马屁也没得偷懒!”

  贞秀小脸一苦,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看穿了。

  “◆lǎo师,说实话”,贞秀又生一计,hěnshì认真地说:“wǒ觉得你长得这么漂亮,干嘛要当lǎo师呢,找一个年少多金的好男人嫁了该多好呀!在这里当wǒ家教实在太浪费宝贵青春了,像lǎo师这样的美女,在华夏的时候肯定一个团的男人排队追吧?”

  薇薇安似笑非笑,“徐贞秀,你就少费脑筋了,这点心思用在给wǒ灌**汤上,还不如好好背单词呢。wǒ实话跟你说吧,教你呢,既shìwǒ的工作,也shìwǒ博士生导师给wǒ的作业,wǒ教完你还要回美国读博士呢,你可不许给wǒ拖后腿啊!”

  “还读博士!?”贞秀忙摇头,“薇薇安lǎo师!千万不要啊!wǒ听hěn多人说,女博士没男人要的!你这么好看,◇要shì读了博士,以后组建个家庭都困难,那多可惜啊!”

  “行了”,薇薇安无语地伸手点了点贞秀的脑门,“你这小脑袋瓜里想的都什么啊,谁说wǒ要找男人了,wǒ就不嫁人,wǒ就要读博士,这难道还犯■法么?”

  贞秀撅嘴,“不许点wǒ脑袋,wǒ都shì大学生了,不shì小姑娘。”

  “wǒshì你lǎo师,你在wǒ眼里就shì小孩子”,薇薇安理所应当地道。

  贞秀做了个鬼脸,嗫嚅了几声,但还shì忍不住好奇地问:“lǎo师……你真不嫁人啊?不找男朋友?”

  “对!不找男友,不嫁人!”薇薇安没好气地又重申了一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