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章 【土皇帝】


  1082

  林若溪听了,赶紧抹了抹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溢出来的湿润,应了一声“我很快下来!”

  调整好情绪对于林若溪来说并不难,很快就走下楼去。

  大厅里,郭雪华正和杨辰商量着什么,见林若溪过来,招招手道:“若溪啊,快过来,刚才韩国那边,贞秀的表哥来电话了。”

  “贞秀的表哥?朴贞勋?”林若溪yǒu些紧张地问道:“是贞秀出什么事了么?”

  “没,贞秀好着呢,能yǒu什么事,这不前两天才打电话来告诉咱在努力学习么”郭雪华笑道:“是说贞秀把一件重要的信物落在中海,给了杨辰了,这回邀请我们一家去韩国,顺便把那东西带过去。”

  杨辰掏出刚刚从楼上取下来的那个月牙挂件,摊开手掌道:“就是这东西,说是对星月集团来说很重要,是贞秀不知情的时候送我当纪念的。

  这次让我们去,要感谢我们照顾了贞秀,款待我们一些日子,顺便给贞秀送回去。”

  林若溪印象中也记得见过这挂件,问道:“是要立刻送过去么?很着急?”

  “这不就让nǐ来说说想法吗”郭雪华道:“贞秀她表哥说了,十一月十一号的时候,朴家会yǒu一个重要的典礼,最好十一月初就能把东西送过去,倒也不是立刻就得去。

  我们整一家子去总归不太合适,我看就nǐ们夫妻两个一起去看看贞秀吧,也快到年底了,乘着不是最忙的时候去放松一下,nǐ们之前不连蜜月旅行都没做过么?”
□   林若溪望向杨辰,见男人正挑着眉毛乐滋滋地笑着,一脸期待的样子。

  林若溪脸红了红,用脚指头都猜得到杨辰心里想点什么。

  不过……不管是看贞秀也好,还是去韩国首尔,自己都很感兴趣,◇毕竟自己看了这么多韩剧,但真的去韩国切身感受下,渡假倒没yǒu过。

  而且,经历了萧芷晴这桩子事,林若溪实在不再放心让杨辰长时间在外,保不准又带回个“难以拒绝”的女人,自己找谁哭去?

  “嗯……那我们等月底的时候去吧,我把手上的工作处理好,再帮蓝蓝把幼儿园的事办了,反正距离十一月十一号还yǒu差不多一个月呢。”

  杨辰自然没意见,其实他也打算等过两天萧芷晴恢复差不多后,着手先确认那鼎炉,开始炼丹。

  虽说自己修为又精进了一截,可还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增强自己和女人们修为的正事还是不能懈怠……

  ……

  韩国首尔,朴家大宅内,会长朴川的书房内。
☆   阳光从透明玻璃窗照射进来,播撒下片片淡sè辉光,斑驳的huā地毯映衬了整个雍容富贵的房间摆设。

  朴川老人坐在一张舒软的大皮椅上,穿着一件厚实的毛领黑sè睡衣,一头银发下,一对眯着的眼眸◎☆   阳光从透明玻璃窗照射进来,播撒下片片淡sè辉光,斑驳的huā地毯映衬了整个雍容富贵的房间摆设。

  朴川老人坐在一张舒软的   yángguāngcóngtòumíngbōlíchuāngzhàoshèjìnlái,bōsāxiàpiànpiàndànsèhuīguāng,bānbódehuādìtǎnyìngchènlezhěnggèyōngróngfùguìdefángjiānbǎishè。

  pǔchuānlǎorénzuòzàiyīzhāngshūruǎndedàpíyǐshàng,chuānzheyījiànhòushídemáolǐnghēisèshuìyī,yītóuyínfāxià,yīduìmīzhedeyǎnmóu中,几缕精芒流转着,让人无法看清老人的任何情绪波澜。

  而在老人的身后,分别两人,右侧站立着一名西装革履的方脸金丝眼镜男子,面带微笑。

  另一名年轻人,容貌俊秀,身材挺拔精壮,穿着一件白sè的紧身短袖,露出完美的肌肉弧线。年轻人的一只大手里,正揉捏着三颗鸡蛋大小的精钢圆球。

  叫人感到心寒的是,年轻人的目光像是毫无生气,面sè死气沉沉,无半点表情。

  此外,在朴川的□书桌前,正站立着两男一女。

  女的看上去四十几岁,容貌yǒu些不协调,显然是整容过度导致的鼻梁yǒu些歪,胸前挂着一串珍珠项链,胸围甚为雄伟,画着眼影,眸子里压抑着难掩的媚sè。

  中○年男子则是面sè憨厚,身材偏矮,西装笔挺地低着头。

  另一年轻男子,则贞秀的表哥,朴贞勋。

  “父亲,您的气sè看起来好了不少,看来请的美国医生就是医术高明!”中年妇人讨好地笑道。

  朴川哼哼地笑了两声,道:“这多亏了贞秀那孩子,见到她,我就像见到了她母亲当年一样,心里高兴了,就自然病也好转一些。”

  “父亲可真偏心,这么多年了,还这么疼爱大姐”妇人几分撒娇地说。

  朴川瞥了她一眼“智妍,nǐ大姐在的时候,从小就让着nǐ和nǐ哥,她疼爱nǐ们,我自然要多疼爱她。”

  朴智妍赶紧笑道:“父亲,我懂的,我只是想跟您开个玩笑。我也很喜欢贞秀呢,那孩子挺□害羞的,让她喊我小姨都脸红。”

  “是么,那nǐ要多关心她”朴川点点头“今天让nǐ们都过来,其实是yǒu重要的事情,跟nǐ们先说一下。”

  三人都提起了精神,凝气聆听。

  朴川▲□害羞的,让她喊我小姨都脸红。”

  “是么,那nǐ要多关心她”朴川点点头“今天让nǐ们都过来,其实是yǒu重要的事情,跟nǐ们先hàixiūde,ràngtāhǎnwǒxiǎoyídōuliǎnhóng。”

  “shìme,nànǐyàoduōguānxīntā”pǔchuāndiǎndiǎntóu“jīntiānràngnǐmendōuguòlái,qíshíshìyǒuzhòngyàodeshìqíng,gēnnǐmenxiānshuōyīxià。”

  sānréndōutíqǐlejīngshén,níngqìlíngtīng。

  pǔchuān扭头看着朴贞勋,问道:“贞勋,让nǐ邀请中海林总一家的事,可办好了?”

  “办好了,爷爷”朴贞勋恭敬地回答。

  “好……nǐ办事我放心,nǐ这孩子在公司担任理事这段时间里,我也都清楚了解nǐ的能力了,我决定,等十一月十一号后,给nǐ更大的舞台发挥nǐ的才能”朴川道。

  朴贞勋不由一喜,抬起头来,无比期待地看着朴川。

  朴川抿嘴一笑“我决定,让nǐ一个月后前往德国,担任我们星月集团欧洲分部的总裁……”

  话音刚落,朴贞勋却是喜sè凝固,渐渐化作一丝错愕后,归于平淡,但是,一双手却是紧紧攥成了拳头。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一旁的朴智妍眼中流过一丝戏谑之sè,对星月集团了解的人都清楚,虽然说表面上,欧洲分部总裁是更大的舞台更多的发挥空间,但其实也就相当于发落到外边的土皇帝,这也就意味着,这辈子只能在欧洲那边待着,要么退下,要么就只能一直远离总部核心。

  朴川的这个调动,表面上看似给朴贞勋奖励,实则是叫朴贞勋摆正自己的位置。

  “★是……谢谢爷爷!”朴贞勋垂首。

  老人并没多理会朴贞勋的样子,而是对着那中年男子道:“浩明,nǐ担任集团的副理事也已经不少年了,贞勋走后,nǐ就代替他作为理事吧,等以后我把董事长的位子交给贞秀★,nǐ要好好辅佐她。”

  柳浩明作为外姓女婿,能yǒu这样的待遇,已经是顶天了,自然感恩戴德。

  柳浩明直接激动地跪倒在地“多谢父亲!”

  朴智妍低眉看了眼趴在地上的丈夫,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转瞬即逝。

  “智妍……”朴川又对着三女儿道:“nǐ就继续担任财务部的部长,但是,nǐ以后也兼职副理事,帮助浩明分担一些工作。”

  朴智妍很是恭敬地笑着应下。

  ○说完这些,朴川老人摆了摆手“贞勋和浩明都先出去吧,智妍nǐ留下,我要跟nǐ说几句。”

  朴贞勋和柳浩明不敢耽搁,立刻退出房门,而朴智妍则颇为希冀地看着父亲。

  “父亲,您可真是高明,我早看出来那小子不怀好意了!您把他派到欧洲去挺好的”朴智妍恭维道。

  朴川叹了口气:“贞勋是个明事理的孩子,nǐ就不要多说什么了。nǐ哥哥收了贞勋作义子,这些年一直在美国管理分部,我心里还是yǒ☆u些愧疚,所以把贞勋安排到欧洲的分部总裁,也算是对他们父子的回报。”

  朴智妍心里不屑,但脸上满是赞同。

  “我让nǐ留下,主要是让nǐ看一些东西”朴川说着,手指了指前面书桌上的一个文★件袋。

  朴智妍小心翼翼地拿过后,咽了咽口水,才将文件袋打开。

  等里面一叠打印好装订着的文件浮出水面,朴智妍没看几眼,就已经满头冷汗,呼吸急促起来,终于,没能坚持住地“噗通”跪倒在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