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章 【认输】


  第1104章 【认输】

  晚饭过后,郭雪华和王妈继续在楼下看韩剧,这让杨chén颇为无奈,自从林若溪把这两位长辈带入了那个领域,就跟泥潭深陷一样,再也没能爬上来。

  别的不说○●
  第1104章 【认输】

  晚饭过后,郭雪华和王妈继续在楼下看韩剧,这让杨chén颇
  dì1104zhāng 【rènshū】

  wǎnfànguòhòu,guōxuěhuáhéwángmājìxùzàilóuxiàkànhánjù,zhèràngyángchénpōwéiwúnài,zìcónglínruòxībǎzhèliǎngwèizhǎngbèidàirùlenàgèlǐngyù,jiùgēnnítánshēnxiànyīyàng,zàiyěméinéngpáshànglái。

  biédebúshuō,zuì近就连餐点里,都开始加入各种泡菜,这让杨chén一阵纠结。dǎo是贞秀很是喜欢,本身带有一半韩国血统,虽然不待见那些在韩国的亲戚,可对食物还是比较能接受。

  看看没人理会自己,杨chén也只好慢悠悠走上楼,打算回房间早早睡觉。

  刚走到门口,杨chén一回身,诧异地看到,林若溪不知为何,神情复杂地跟在自己身后。

  见杨chén转身,林若溪脚步一顿,眼神左右闪烁不定,■似乎有心事又不敢明说。

  杨chén上下打量了女人一会儿,邪笑着道:“若溪宝贝儿,你这么跟着我,是被我感dòng了,想今晚大被同眠么?”

  “才不是呢!”林若溪忙急着否认。

  ●■似乎有心事又不敢明说。

  杨chén上下打量了女人一会儿,邪笑着道:“若溪宝贝儿,你这么跟着我,是被我感dòng了,想今晚大被sìhūyǒuxīnshìyòubúgǎnmíngshuō。

  yángchénshàngxiàdǎliànglenǚrényīhuìér,xiéxiàozhedào:“ruòxībǎobèiér,nǐzhèmegēnzhewǒ,shìbèiwǒgǎndòngle,xiǎngjīnwǎndàbèitóngmiánme?”

  “cáibúshìne!”línruòxīmángjízhefǒurèn。

  “那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就直接说吧”,杨chén无奈地笑道。

  林若溪深呼吸一口气,清声问道:“你是不是打算回去?”

  “回去?”杨chén想了想,笑道:“回杨家?没错啊,吃饭的时候不是说了么。”

  “不是那个回去”,林若溪轻叹道:“我是说,你已经打算回到杨家族内,是么?”

  杨chén脸上的笑容散去,默默凝视了女人一会儿,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林若溪别过tóu去,幽声道:“你以前都是尽可能避开与杨家的人有瓜葛的。但今天你既然主dòng地联系了……联系了那位,那就是你主dòng在打开隔阂了。我想不出有其他的理由,你会去那么做。”

  “你好像不◆大喜欢这样的可能,让你成为大家族的女主人不好么”,杨chén似笑非笑地说。

  “我根本没想过那些,也没有过任何从杨家那儿获利的想法”,林若溪淡淡道。

  “别这么严肃,事情还没真的落定,★dàxǐhuānzhèyàngdekěnéng,ràngnǐchéngwéidàjiāzúdenǚzhǔrénbúhǎome”,yángchénsìxiàofēixiàodìshuō。

  “wǒgēnběnméixiǎngguònàxiē,yěméiyǒuguòrènhécóngyángjiānàérhuòlìdexiǎngfǎ”,línruòxīdàndàndào。

  “biézhèmeyánsù,shìqíngháiméizhēndeluòdìng,我也只是初步打算而已”,杨chén宽慰道。

  林若溪摇摇tóu,“我知道,这种事情,你认定了就不会因为别人而做出改变的,我只是担心……如果你回去了,那……那个杨烈和……和那个杨司令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就算杨老是支持你的,也会闹得不可开交。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人,到时候妈夹在你们中间,会很混乱,也很难过。”

  杨chén温声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改变,我可是很迁就你的想法的。”○

  林若溪白了他一眼,微微嘟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真认定要做的事,根本不听任何人。就像今天要签协议书,如果你真打算跟我离婚,根本不用写什么协议书,直接就走人了。就会耍一些小花招来哄人,其实★○根本不管人家怎么想。”

  杨chén摸了摸鼻梁,尴尬地笑道:“原来你早知道,嘿嘿……”

  “我也是后来才想明白的,从一开始就是你的圈套”,林若溪幽怨地道。

  “说得这么难听,我▲这不都是为了让你能听我把事情说清楚么”,杨chén轻笑了声,漫步走到林若溪身前,忽然张开双臂,缓缓把女人抱进怀里。

  温软的身躯散发着沁鼻的芬芳,让杨chén闭上眼放松地呼了口气。

  林若溪并没像以前那样选择退开,虽然有点怪怪的,但并没排斥这样的举dòng。靠在杨chén的胸前,林若溪耳边能感觉到那灼热的呼吸。

  杨chén的叹息声,让林若溪不禁心tóu有些感伤。

  如果是以前,就这么抱着,杨chén肯定不会老实,dòng手dòng脚,但此刻,却仅仅是这么抱着,什么也没做。

  “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我也知道,事情可能远比想的要复杂”,杨chén悠声道:“但是,有些事情就算我不去做,也会自己找上门来,我不会贸然冲dòng去做什么的,毕竟,我也不像以前那样是一个人了。我跟你一样,喜欢现在一家人在一起的感觉。”

  林若溪犹豫了下,但还是将双手自下往上地抓住了杨chén的后背,紧了一紧。

  过了许久,杨chén松开双臂,微笑道:“你就不要管那些事了,那是家里男人该处理的问题,有空还是多想想我们的事……若溪啊,你看今晚花好月圆,进我房间睡吧。”

  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可谁知,这次林若溪听完后,竟是神情无比复杂地看着自己,而后仿佛是下什么决心一般,咬了咬唇瓣,道:“你……你真想要吗……”

  有时候,期待已久的东西,突然冒到自己眼前,就会措手不及!

  杨chén怀疑自己听错了,僵硬地问道:“你……你说什么”?

  林若溪娇靥绯红,目光如水地道:“如果你真的很想在今晚……我……我可以试试……”

  说完,林若溪仿佛耗尽了所有气力,身子软软地快融化到地上,毫无疑问,对于保守的她而言,这已经是很极限的表达了意思。

  或许是因为的确相处久了,或许是今天的大起大落,或许是日积月累的情感积淀,总之,心里好像并不是很排斥那种关系了。

  杨chén呆呆地看着女人许久,洒然一笑,“我就随便说说的,哪能这么随便,再说了,看你这样子就知道是没做好准备。我不是说了么,等准备好了,我们举办婚礼,到时候也不迟……不然的话,怎么都感觉象是强抢了个压寨夫人,签个证算什么事。”

  听到这话,林若溪容颜上流过一丝感dòng,抬起tóu,竟是主dòng地前倾着在杨chén脸上亲了一口!

  亲完后,象是害羞地不行,立马转身就跑回自己房间里去!

  杨chén站在原地,苦笑着摸了摸自己脸上被亲过的地方,还湿润润的,留有余香。

  “杨chén啊杨chén,你就是一tóu猪啊,这时候装什么清高,装什么好男人啊……”自言自语地站在那儿摇了摇tóu,杨chén也随之回到房内。

  原本是打算就这么躺床上看会儿新闻就睡觉,可被林若溪一提起那些个事,也难免心里多了些杂思。

  杨chén凝立片刻,走到了房间外的阳台上。

  空气中温暖的风吹过脸庞,静谧的夜空上,是一轮秀气的弯月,皎白似雪。

  杨chén伫立了会儿,忽然眼角的余光,瞟到了一抹飘荡的白色……

  往左方一望过去,只见到隔壁不远处,蔷薇家的二楼阳台上,一抹俏立的身影,正婷婷地同样依靠在阳台栏杆上,竟是莫倩妮!

  孤零零的女人,穿着一身棉质的白色过膝宽松睡裙,一tóu青丝披散着迎风纷扬,女人姣美的侧脸,朝向那天空的月色,显得有几分苍白和失神。

  仿佛是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女人转过tóu来,正好与杨chén对视在一起。

  两人默默地对望着许久,都没开口说话,耳边只有清风吹过洋房中间缝隙所发出的呼呼声。

  zuì后,还是莫倩妮恬然地露出笑容,似是在为此刻的沉默感到可笑。

  杨chén心里难以遏制地一阵钻疼,两人中间明明只隔了十多米的距离,但仿佛是成了一道万丈深渊,难以逾越一般。

  而在数个星期前,两人甚至还是见面如胶似漆的爱人。

  杨chén想开口对莫倩妮说些什么,但还没等杨chén张嘴,莫倩妮却是作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莫倩妮笑着摇摇tóu,也不知是怕被马桂芳知道二人见面,还是觉得没必要说什么。

  而后又伸手指了指天上的明月,转过身去,继续望着天空,似是痴了。

  杨chén怅然地凝视了许久,自嘲地笑了笑,没想到两人现在连说话都那么艰难,也才转回去,抬起tóu,和女人一起欣赏起月色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