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师叔【第三更求票】


  【看到有书友强烈谴责老断断得不是地方,那就zài更上一章吧!不过也希望各位书友能稍微加强点力度!】

  刘胜男的话还没说完,楚朝辉已经堆起一脸的笑容,大步朝张卫东走来,边走边歉意道:“■师叔,没想到您也在这里吃饭,失礼了,失礼了。”

  师叔!所有人看着楚朝辉一脸笑容地朝张卫东走去,yǎn珠子都差点全爆了出来,杨雅倩等女干部更是吃惊得啊了一声,然后赶紧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那震惊的表情别说有多精彩。不过最精彩的莫过于楚榆林,楚朝辉叫张卫东师叔,那tā岂不是得叫tā师叔祖了?这么一想,tā脸上的表情能不精彩都难!叶锋脸上的表情在经过最初的震惊后,接下来就是极度的难看,因为就在刚才,tā还牛逼哄哄地羞辱张卫东说tā没资格跟tā拚酒,可才一眨yǎn的功夫,张卫东这个穷教书的摇身一变竟成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师叔,这比当众狠狠煽tā一个耳光都还要让tā难堪。至于刘胜男则话讲到一半,嘴巴就啊在了那里,下巴都要掉在了地上。她就是做梦也想不到,她心目中的大学生竟然有一天能牛逼到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都要管tā叫师叔。

  人总是有几分虚荣心的,张卫东不过只是还没怎么出校门的大学○老师,心理素质虽然比常人好上许多,骨子里也有份别人所没有的超然自信,但楚朝辉身为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又是一把年纪的,在这么多人面前还能这么放低身段叫tā师叔,张卫东心里还是比较享用的。所以也就没zài□端什么长辈师叔的架子,笑着站起来向楚朝辉伸出了手,道:“就吃个饭而已,没有那么多讲究。”

  楚朝辉可是亲yǎn见过市委秘书长跟yǎn前这位师叔接个电话都是发自内心的尊敬恭谦,所以见张卫东主动朝tā伸出手,还真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急忙微微躬着身伸手紧紧握住张卫东的手,很谦虚地道:“您是长辈,若知道您也在这里吃饭,我应该第一时间过来敬您一杯的。”

  张卫东见楚朝辉这样谦虚,倒也不好zà◇i说什么,只是笑着轻轻拍了拍tā的肩膀,算是承tā这份情。

  见张卫东这个小年轻竟然还真敢摆出长辈架子拍楚朝辉的肩膀,大家又是看得一阵傻yǎn,楚榆林更是有种立马遁走的冲动。

  不过楚◆榆林还没来得及遁走,楚朝辉已经扭头朝tā招了招手,道:“榆林还不过来重新认识一下你师叔……”

  被楚朝辉这么一把年纪的人叫师叔,张卫东已经颇感不习惯,现在见又多出一个三十来岁的孙侄子,顿时感到■头皮发麻,毛孔悚然,急忙摆手阻止道:“别,别还是叫我张老师吧。”

  见叔叔招手叫tā,又提到师叔时,楚榆林真是连撞墙寻死的心思都有了。不过楚家就数tā叔叔最有出息,别说tā了,就连tā爸也基本☆上唯楚朝辉马首是瞻,tā又哪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反抗tā叔叔的命令。好在张卫东连连摆手阻止,说叫张老师就可以,楚榆林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不过楚榆林这口气还没彻底松下来,楚朝辉却道:“这怎么可以?我们楚家说起来也是武林世家,怎好坏了祖宗传下来的老规矩。zài说tā叫你老师,岂不跟我这个当叔叔的平辈了?”

  话里的意思zài清楚不过,这个师叔祖楚榆林还得叫。

  本来包厢里的人都有些不明白,楚朝辉为什么一进来就管张卫东为师叔,现在听tā这么一说,才想起吴州市官场上流传着一个说法,说楚朝辉是吴州市公安系统内公认的第一武林高手,年轻时曾经一人独闯气焰嚣张一时的黑龙帮,等警察赶到时,地上躺了整整三十个人,没有一个可以站起来的。如此一来,就不难明白,张卫东这个看起来文弱的教书生,其实暗地里很有可能也是个武林高手,而且还是那种辈分很高的。

  关于武林这个说法,虽然自古就★有,但对于武林的认识,大多数人都还是基于武打小说或者一些影视剧。而小说、影视剧又往往难免把武林描写得很夸张很神秘,以至于武林就在很多人心目中渐渐成了一种很虚幻很远离生活的东西。所以杨雅倩等人明白过来之▲后,个个都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盯着张卫东看。她们实在无法想象,像张卫东这样看起来像个文弱书生一样的大学老师竟然会是一位武林高手。只有刘胜男因为曾经在火车上亲yǎn目睹过张卫东把一个一米九的大汉拎起来扔出去☆,所以见楚朝辉这样说,心下反倒一下子霍然明白过来。楚朝辉这样一个大人物为什么还要称张卫东这样一个大学生为师叔了。

  楚榆林其实在楚朝辉叫张卫东师叔时,心下就有点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tā毕竟是年◇轻人,不像老一辈那样尊师重教,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张卫东的年龄和身份在楚榆林看来跟tā相差实在甚远。要t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张卫东师叔,实在有点放不下这个脸面来。但楚朝辉态度坚决,tā却又不敢反抗,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到张卫东面前,涨红了脸一时间还是很难开口。

  楚榆林却不知道,张卫东对tā这个孙侄子并没有多少好感,tā愿意叫,tā还不愿意认呢!可楚朝辉把姿态放得这么低,张卫东却也说不出我不大待见你这个侄子的话来,所以见楚榆林涨红了脸,只好拍了拍楚朝辉的肩膀笑道:“你这个当叔的就别难为榆林了,别说师叔祖这三个字tā叫不出口,我也承受不起啊!”

  见张卫东这样说,楚朝辉忍不住扭头狠狠瞪了楚榆林一yǎn。楚榆林最怕的就是tā这个叔叔,见tā朝自己投来凶悍的目光,不禁浑身一抖,师叔祖这三个字就条件反射似地涌到了嗓子yǎn。

  “要不就叫前辈吧!”就在楚榆林差点就要叫出师叔祖时,刘胜男轻轻提了句。

  楚朝辉也是成精的人物,刚才刘胜男推张卫东又低声叫tā卫东时,tā就已经隐隐猜到这两人关系非同一般。现在见刘胜男开口,两yǎn立马微微一亮,笑道:“前辈,这个叫法倒是又传统又有创意。”

  楚榆林这个时候若还不知道借台阶而下,tā这么多年的官场也算是白混了,所以马上微躬着身子冲张卫东笑道:“张前辈,之前不知道您是我叔叔的师叔,有冒犯的地方您可千万别见怪。”

  张卫东对楚榆林倒也没多少意见,只是有些不喜欢tā在同级别的同僚面前还表现得那么神气,好像tā有楚朝辉这个叔叔做靠山,就比别人高一等似的。所以闻言只是笑着拍了拍tā的肩膀,然后看向楚朝辉道:“◎朝辉这里你是领导,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楚朝辉闻言笑道:“师叔,有你在,我可不敢称自己为领导。我先敬您一杯,我干了,您随意。”

  说着端起手中的酒杯,微躬着身子轻轻●cháohuīzhèlǐnǐshìlǐngdǎo,gāizěnmeyàngjiùzěnmeyàng,jiùdāngwǒbúcúnzàihǎole。”

  chǔcháohuīwényánxiàodào:“shīshū,yǒunǐzài,wǒkěbúgǎnchēngzìjǐwéilǐngdǎo。wǒxiānjìngnínyībēi,wǒgànle,nínsuíyì。”

  shuōzheduānqǐshǒuzhōngdejiǔbēi,wēigōngzheshēnzǐqīngqīng跟张卫东碰了下,然后扬起脖子一饮而尽。

  张卫东当然不会故意摆架子随意,也笑着扬起脖子一饮而尽。

  c@。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