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贬谪


  “胜男你这是什么意思?”叶锋见刘胜男当众甩开tā的手,还冷着张脸这样跟tā说话,顿时脸面就拉了下来,指着刘胜男质问道。

  杨雅倩和胡佳见两人闹僵,急忙笑着上前打圆场道:“好了好了,一起去吃饭吧。”

  说着杨雅倩还特意扯了下刘胜男,又向她使了个眼神道:“胜男,你也真是的,大家都是同班同学,叶主任请你吃饭也是好心好意啊!走走,吃饭去。”

  刘胜男知道杨雅倩出来劝说是出★于一片好心,毕竟不论职位和身后的背景,她都不如叶锋,真要往死lǐ得罪叶锋,吃亏的只会是她。但想想那天晚上叶锋在包厢lǐ的行为,又想想tā刚才的狂傲,现在要是向tā低头,却又实在忍不下这口气,只好道:“□不用了,雅倩姐你们去吃吧,我还是去食堂吃。”

  说完也不管叶锋脸色有多难看,也不管杨雅倩的苦笑,刘胜男头一甩,蹬蹬蹬大步出了教室。

  见刘胜男转身离去,叶锋的脸色铁青铁青,目中射出极度◆怨毒仇恨的目光。

  杨雅倩和胡佳见叶锋脸色很难看,急忙一人一手拉着tā的胳膊讨好道:“叶领导,走,走一起吃饭去。”

  叶锋看了两人一眼,脸色这才转好,愤愤道:“要不是看在你们的面子上,▲yuàndúchóuhèndemùguāng。

  yángyǎqiànhéhújiājiànyèfēngliǎnsèhěnnánkàn,jímángyīrényīshǒulāzhetādegēbótǎohǎodào:“yèlǐngdǎo,zǒu,zǒuyīqǐchīfànqù。”

  yèfēngkànleliǎngrényīyǎn,liǎnsèzhècáizhuǎnhǎo,fènfèndào:“yàobúshìkànzàinǐmendemiànzǐshàng,▲我今天就要她好看,哼,不就一个镇党委shū记吗?牛什么牛!”

  远处楚榆林见叶锋在那lǐ发狠,心想,不知道秘shū长会怎么处置tā。

  楚榆林心lǐ正想着,叶锋的手机响了起来。叶锋拿出□来一看是市委办的,急忙接了起来。

  电话是组织人事科科长打来的,通知叶锋有关工作调动的事宜。

  组织人事科科长在市委办自然也是个实权派人物,一开始见是组织人事科科长打电话过来,叶锋还面露得色,不过当听说要把tā调到信息科当副科长,而且还负责编辑《吴州信息》刊物,叶锋整个人都呆住了。tā就算zuò梦也没想到,正如朝阳升腾而起的tā,有朝一日竟然会被贬到信息科当副科长。

  “李科长,你是不是弄错了?我究竟zuò错了什么?为什么把我调到信息科去?”过了好一会儿,叶锋才猛地回过神来,然后大声冲电话那头的人事科科长质问道。

  官场上并没有什么秘密可言,更不用说就市委办那么小的一个地方。身为组织人事科科长,李科长自然已经知道关于叶锋工作上的调动是秘shū长一大早拍板决定的。从这件事上只要稍微有点政治嗅觉的人就应该知道,曾经市委办牛逼一时的青壮派代表人物叶锋已经彻底被秘shū长给打入了冷宫,恐怕再无翻身机会,除非tā舅舅想办法把tā调出市委办。当然市委办的人副市长是没资格调动的,最终还是得由秘shū长说了算。

  所以都到了这个时候,叶锋还不知道放低姿态,竟然还☆对着李科长大声嚷嚷质问,这让李科长心lǐ很不爽,要不是顾及到tā的舅舅是副市长,tā都想开口教训叶锋一顿,不过饶是如此,李科长还是一反以前的温和很冷漠地公事公办道:“这是正常的工作调动,有意见你可以找■▲秘shū长提出。”

  说完李科长就挂掉了电话。

  “tā妈的!”见电话被冷冰冰地挂断,叶锋气恼地骂了句,然后脸色极为难看地拿着手机发呆。

  远处楚榆林见状不动声色地出了教室,然◎后给市委办的熟人打去了电话,电话一打,才知道今天一早,秘shū长就把叶锋给调到了信息科当副科长。挂掉电话,楚榆林不禁一阵后怕,心lǐ暗暗警告自己,以后zuò人一定要低调谦虚一点,否则以后连死了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lǐ。同时楚榆林也暗暗震惊张卫东在秘shū长心目中的位置,tā怎么也没想到一向zuò事温和的秘shū长会为了张卫东不惜得罪孟昌宇副市长,使出如此雷霆手段。

  教室lǐ叶锋还在发呆,杨☆雅倩和胡佳则很是尴尬地站在那lǐ,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刚才叶锋大声嚷嚷,她们大致猜出了点端倪,叶锋被贬到信息科了。

  就在杨雅倩和胡佳尴尬站在原地时,叶锋终于想起了tā的舅舅,然后急忙给tā舅舅吴州市副市长孟昌宇拨了过去。

  孟昌宇显然还不知道这件事,闻言很是吃惊。不过孟昌宇毕竟是副市长,看问题比起叶锋自然稳重冷静了许多,立马猜到敢对叶锋zuò出如此大幅度调动的,市委办除了秘shū长没有第二个人。毕竟打狗也要看主人,叶锋是孟昌宇的外甥,市委办其tā几位秘shū长还没有这个胆子,况且事先连气都没跟tā通一下过。

  想到这lǐ孟昌宇的脸色不禁阴沉了下来,市委秘shū长不仅◆是市委常委,而且还是跟市委shū记走得最近的人,tā虽然是吴州市的副市长,也得敬tā让tā几分。同一桌吃饭,也得请秘shū长坐主位。看现在的情况,要不是叶锋在工作上犯了错误,那就是在什么地方重重得罪了◆○秘shū长。若是在工作上犯了错误,孟昌宇倒不担心,只要不是违纪犯法,等事后表现出色,再加上tā这个舅舅在后面帮忙总能东山再起。怕的就是叶锋得罪了秘shū长,若真是这样,恐怕就不仅仅是叶锋一个人的问题,●还会影响到tā跟秘shū长的关系。

  分析到这lǐ孟昌宇脸色不禁又阴沉了几分,然后道:“你最近有没有zuò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跟tā舅舅电话一通,叶锋纷乱的情绪也渐渐有些平静下来,心lǐ也隐隐感到事态严重,所以当tā舅舅问tā最近有没有zuò什么出格的事情时,叶锋不禁低着头仔细思想了起来,就连杨雅倩和胡佳向tā挥手示意自己两人先走一步,tā也没什么表示。

  不过叶锋就算★想破了脑袋也不可能想到,堂堂市委常委、秘shū长大发雷霆竟然是为了吴州大学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大学老师。所以仔细想了会儿后,叶锋回道:“没有。”

  孟昌宇知道叶锋不敢骗自己,闻言心下稍安道:“那◎行这事我知道了,你自己也好好反省反省,还有晚上不要安排活动,手机随时开着。”

  说完孟昌宇挂断了电话,然后用手轻轻揉着太阳穴。秘shū长竟连跟tā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贬谪了叶锋,这让孟昌宇很感意外也很为难。若不过问,未免显得tā这个舅舅太不近人情,而且叶锋也是寄托了tā希望的外甥,tā是不愿意看着tā的仕途就止步在这儿。可若过问,怎么过问又是个老大问题,求秘shū长高抬贵手,tā好歹也是副市长,正儿八经的副厅级干部,说起来两人是平级,这脸搁不下。可不放低身段,直接过问却又有兴师问罪,干涉市委办人事安排之嫌。市委秘shū长不仅是副厅级干部,而且还是市委常委,说起来职权比tā这个副市长还要高一些,tā能为了市委办看似正常的人事安排而向秘shū长兴师问罪吗?显然不能。

  孟昌宇左右想了一会儿,只好先给市委办分管督查室的洪业华副秘shū长打了电话。叶锋是tā手下的兵,tā的工作调动,洪业华肯定是清楚的。不过打过电话后,洪业华的回答却是很官方,孟昌宇根本问不出自己想要的答案,事实上洪业华自己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为什么一向zuò事稳重温和的秘shū长突然拿叶锋开刀。

  ……

  早上的雨下得有点突然,稀稀拉拉竟到中午也没停下来。

  苏凌菲早上因为实验室lǐ有点事,提前来上班,那时天还是晴朗的,所以没带伞。等中午快下班时,眼见雨小了下来就赶紧提前下班下楼。

  李仲蒙见苏凌菲走时手中没拿伞,两眼微微一亮,急忙把东西收拾一下,拿起雨伞也跟着提前下了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