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东窗事发


  傅毅然也是老警察了,这时哪里hái看不出问题来,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双眼却狠狠瞪了龚副队长一眼,心想,看来这cì又要挨训了。

  果然,到了审讯室,彭雨雁见叶锋请来的龚副队长等人被人叫了走,顿时就失去了依靠,一颗心乱糟糟的,在审讯警察反复审问下,再也扛不住就把叶锋给招了出来。心想叶锋怎么说也是副市长的外甥,只要说出他,估计事情也就过去了。

  可怜的彭雨雁却不知道,张卫东身后的◎背景比叶锋hái厉害。傅局长是宁肯得罪孟昌宇也是不敢得罪市委秘书长。况且,这事本来就是叶锋陷害在先,于si于公傅局长也都应该站在张卫东这边。

  龚副队长本来hái是嘴硬扛着,但当傅局长把彭雨雁□◎背景比叶锋hái厉害。傅局长是宁肯得罪孟昌宇也是不敢得罪市委秘书长。况且,这事本来就是叶锋陷害在先,bèijǐngbǐyèfēngháilìhài。fùjúzhǎngshìníngkěndézuìmèngchāngyǔyěshìbúgǎndézuìshìwěimìshūzhǎng。kuàngqiě,zhèshìběnláijiùshìyèfēngxiànhàizàixiān,yúsiyúgōngfùjúzhǎngyědōuyīnggāizhànzàizhāngwèidōngzhèbiān。

  gōngfùduìzhǎngběnláiháishìzuǐyìngkángzhe,dàndāngfùjúzhǎngbǎpéngyǔyàn的口供往他面前一扔时,他也就没办法再抵赖,当然心里也存了跟彭雨雁一样的想法,认为真把叶锋供出来也没什么,人家怎么说都是副市长的外甥。傅局长不看僧面也总得看佛面,这事情说不dìng就这样揭过去了。
◆   可龚副队长万万没想到傅局长一听事情果然如此,而且hái把孟昌宇副市长也给牵扯进去,顿时气得狠狠踹了龚副队长一脚,骂道:“**的就是个王八蛋!”

  骂完之后,傅毅然在房间里来来回回走了好几□下,才决dìng这事应该先给秘书长通个气,上cì已经很被动了,这cì如果再等张卫东把秘书长找来,他这个局长实在脸上无光。况且这事hái涉及到市委办的人,市委办的人不就是秘书长的人吗?不仅如此,这个叶锋hái牵扯到孟昌宇副市长,这就涉及到更高层cì领导之间的事情。所以必须得先跟秘书长通个气,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意见,是公事公办呢,hái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香格里拉大酒店。

  谭永qi○ān秘书长在迎宾小姐的引领下,推开了808包厢房间。

  包厢里,孟昌宇和叶锋都在。看到谭永qiān进来,叶锋急忙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叫了声秘书长,态度恭qiān得跟换了个人似的,看不出半点嚣张◇得意的气焰。

  谭永qiān却没理会他,只是笑呵呵地跟孟昌宇握手道:“昌宇市长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孟昌宇则握着谭永qiān的手,重重拍了拍他的手背道:“秘书长客气了,我曾当过政府秘书长,很理解秘书长的时间是不由自主的。”

  谭永qiān笑了笑,然后在孟昌宇的坚持下坐了上座。

  谭永qiān坐下后,酒菜就一一端了上来。孟昌宇和谭永qiān都是有身份的人,自然不会一见面就开始谈叶锋这种扫兴的事情,而是不时碰上几杯,说些官场上的事情。至于叶锋身份在这里太低,hái没资格插上话。酒杯举了几cì要敬谭永qiān,谭永qiān当着孟昌宇的面都没理会他,整得他坐在那里脸色很是难堪。

  谭永qiān和孟昌宇聊了一阵子后,孟昌宇终于开口道出了今天请谭永qiān的目的。

  “秘书长,我们也是多年的交情了,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叶锋这孩子年轻气盛,平时做事容易冲动、骄傲,秘书长适当的时候磨磨他的锐气也是出于关心他,爱护他,这个我支持也很感谢秘书长。不过,这cì事情是不是hái有其他原因,是不是叶锋这小子哪里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如果有你跟我说,我回去非把他狠狠训一顿不可!”孟昌宇说着hái特意回头恶狠狠地瞪了叶锋一眼。

  见孟昌宇话说到这个份上,谭永qiān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用那种官方的虚话来敷衍了事,脸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好一会儿才道:“既然昌宇市长这样说,那我就把话摊开了说吧。我父亲有个八拜之交的小兄弟,是位大学老师,为人qiān和有礼,我对他也很是敬重。”

  说到这里,谭永qiān脸色更严肃yin沉了几分,“我这位叔叔前几天有个朋友跟叶锋聚餐,把我叔叔也叫了去。”

  叶锋听到这里,已经知道谭永qiān说的是谁,脸唰一下子就完全白了下来。

  “叶锋当时很厉害啊,见我叔叔只是一介穷教书的,不仅鼓动人一个劲地灌他酒,hái公然说他一个教书的不配跟他拼酒。事后hái威胁说要整死我叔!昌宇市长,你说说看,像叶锋这种品xing,与公与si,他hái配当督查室副主任吗?不需要去信息科好好学习反省吗?”

  孟昌宇一听这才知道叶锋捅了多大一个篓子,连连向谭永qiān道歉,然后又铁青着脸回头对着叶锋一阵臭骂。

  孟昌宇正臭骂叶锋时,谭永qiān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东城区公安局局长傅毅然打来的,说的当然是叶锋陷害张卫东的事情。

  谭永qiān越听脸色越难看,他知道这种事情往往是越抹越黑的,真要传到学校去,张卫东这辈子恐怕别想再在吴州大学好好教书下去了。

  当谭永qiān接电话时,孟昌宇就已经停止了训骂。包厢静悄悄的,两人都看着谭永qiān接电话。

  渐渐地叶锋虽然没听清楚电话里在具体说什么,但hái是隐隐听到了诸如张卫东之类的只言片字,猛地想起自己来香格里拉酒店之前设计陷害张卫东的事情。在这之前,叶锋以为张卫东仅仅只是楚朝辉武林中的长辈,楚朝辉也就表面上、礼节上意思意思,真要发生了找妓女耍流氓这类事,楚朝辉也肯dìng会觉得丢人,不会替他出头。可现在叶锋才知道,张卫东背后hái站着个谭永qiān,而且hái是他老头子的结拜兄弟,真要论起靠山,人家比他hái要硬。

  终于叶锋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xing,整个人就忍不住抖了起来。

  孟昌宇一开始倒也没发现什么异常,等他发现谭永qiān脸色越来越铁青,而自己外甥的身子却无缘无故地抖了起来,心里不禁一个咯噔,暗暗感到可能有更严重的事情发生了。

  “啪!”挂掉电话之后,谭永qiān终于忍不住猛地一拍桌☆子,指着叶锋脸色铁青地道:“叶锋,你hái是不是国家的公务人员,竟然做出如此知法犯法的事情来!”

  见谭永qiān大发雷霆,而且说到知法犯法,饶是孟昌宇见惯了大风大浪,但事关外甥,心里也有些慌◆起来,双目怒视着叶锋道:“叶锋你究竟hái做了什么事情,惹得秘书长这么生气?”

  叶锋这个时候当然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东窗事发,闯下大祸了。这时已经不是能不能重回督查室当副主任的问题,而是会不会被撤职问罪的问题。所以见他舅舅问话,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急忙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给抖lu了出来。

  孟昌宇一听,真是万念俱灰。他没想到被自己寄予厚望的外甥,竟然会糊涂堕落到这等地步。但不管叶锋如●何不对,终究是他的亲外甥,孟昌宇发了会儿傻之后,上前抓着谭永qiān的手重重的拍着,心情沉重地道:“秘书长我对不起你啊,这事啊,你看能不能卖我个面子,让叶锋直接辞职,张老师那边我跟叶锋一起去公安局给他●道歉,具体的就不要再深究下去了。”

  c@。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