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草木有情


  东方dà学是天南省最着名的学府,以张卫东的学术水平博士毕业后本来是能够留校的,不过因为xing格孤僻,不讨导师和学院领导喜欢,这才无奈去了吴州dà学。刚开始张卫东未免有些失落,不过在吴州dà学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倒隐隐觉得在一个不了解自己的地方,重新开始一段丰富多彩的生活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要不然老窝在一个地方,老师、同学对自己的印象又已经先入为主,想重新开始都难。

  一路朝东方◎dà学走去,途中要经过省城南州市一处储备饮用水源南shā河。南州市的储备饮用水源并不止南shā河一处,不过要论水质和环境却数南shā河最好,因为天南省省委省政府就坐落与南shā河边上。试问天南省,又有□哪个人不开眼敢在省领导眼皮底xià把这条河给污染了?不仅不敢,省、市园林局、环保局等相关部门更是在南shā河和它的周边花了dà量的人力物力进去,所以南shā河水清如玉,河边更是柳树垂杨,绿草如茵,是南州市罕见的一处环境优美的半天然公园。

  以前张卫东嫌东方dà学里人多眼杂,认识的人也多,修炼时没少跑南shā河边来。到了河边随便找个隐蔽点的树荫xià面盘tui一坐,反正谁也不认识谁,自然没人会来打搅他的清修。

  走在南shā河边,张卫东隐隐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不是环境变了,而是他的心境在这短短的一个月中不知不觉已经发生了改变。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孤僻内向,纯洁得如同一张白纸的学生,他在走向成熟,也在走向现实。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棵高dà的雪松面前。这棵雪松位置比较偏,树冠也dà,张卫东以前经常选择在这棵雪松xià修炼。只是不知这棵雪松今日怎么了,本是翠绿的针叶如今却已经枯黄xià垂,仿若要枯死一般。

  张卫东见状不禁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他学的是环境科学专业,看到一棵能对环境保护做出贡献的雪松病变枯死自然有些许心疼,更何况,以前他就经常盘坐在这棵雪松xià修炼。草木无情,人却是有情。

  张卫东摇着头走了几步,心头突然wēiwēi一动,又转身走到雪松边,把手掌贴在了雪松之上。

  轰一声,张卫东感到自己的神识仿若猛地被扯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中。

  这是个原本充满生机的绿色世界,dàn这个绿色的世界此时正被漫天灰méngméng的东西给侵蚀着,死亡的气息四处弥漫开来。就像我们美丽的蓝天、清澈的河水正一点一滴被人为地侵蚀污染。 ★
  张卫东心头一痛,一股杀意油然而生。

  丹田内那滴白色的真元似乎感受到了张卫东心中的杀意,忽地白光dà放,无数股肃杀的气息如漫天的箭矢般冲出丹田直奔那漫天灰méngméng的东西而去。◎

  庚金主杀!念头在张卫东心头悄然闪过,那无数股带着肃杀气息的庚金之气早已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将那漫天灰méngméng的东西一扫而空。只是这棵雪松因为受病菌侵害已久,虽张卫东一时好心帮它杀了病菌◎,dàn仍然是元气dà伤,生机黯然。

  这个时候,丹田内那滴青色的木系真元似乎感受到了雪松的生机黯然,竟随着金系真元之后,忽地也光芒dà放,丝丝充满生机的气息如春雨般洒向雪松。

  雪松□受木系灵气滋润,很快便如老树逢春一般,重新迸放出了浓浓的生机。浓浓的绿意随着生机的迸发,如潮水般将张卫东的神识包围了起来。张卫东心灵莫名地感觉到了一丝愉悦和安宁。

  人都说草木无情,而这一刻张卫东却真正切切地感觉到了草木的感ji亲近之情!

  随着那绿意的潮涌包围,渐渐地张卫东似乎感受到了整条南shā河边绿色生命的蓬勃生机还有它们的情感世界。

  张卫东缓缓收回贴在树干上的手,当他张开双眼时,有种霍然开朗的感觉,外面的世界已然多了一丝不一样的生命色彩。而此时,丹田之内,绿色的木系真元正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五行相生,木系真元的增长又带动了其他四系真元○的增长,甚至还有那当中的一团混沌元气。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张卫东感觉到昨日书符以及刚才为救雪松所耗的真元已经全然补回,甚至隐隐中随着世界观的霍然开朗,他的境界dàdà地跨前了一步,突破筑基初■○的增长,甚至还有那当中的一团混沌元气。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张卫东感觉到昨日书符以及刚才为救雪松所耗的真元已经全然补回,甚至隐隐中随着世界观的霍dezēngzhǎng,shènzhìháiyǒunàdāngzhōngdeyītuánhúndùnyuánqì。

  búguòyīhuìérdegōngfū,zhāngwèidōnggǎnjiàodàozuórìshūfúyǐjígāngcáiwéijiùxuěsōngsuǒhàodezhēnyuányǐjīngquánránbǔhuí,shènzhìyǐnyǐnzhōngsuízheshìjièguāndehuòránkāilǎng,tādejìngjièdàdàdìkuàqiánleyībù,tūpòzhùjīchū■期竟似乎已是指日可待。

  无意中一时兴起救了一棵雪松,没想到却触mo到了另外一个曾经被忽视的世界,而且看情形对自己今后的修行也是裨益无穷,张卫东不禁心情dà好地抬头看了眼身前的雪松,针叶虽还是●■期竟似乎已是指日可待。

  无意中一时兴起救了一棵雪松,没想到却触mo到了另外一个曾经被忽视的世界,而且看情形对自己今后的修行也qījìngsìhūyǐshìzhǐrìkědài。

  wúyìzhōngyīshíxìngqǐjiùleyīkēxuěsōng,méixiǎngdàoquèchùmodàolelìngwàiyīgècéngjīngbèihūshìdeshìjiè,érqiěkànqíngxíngduìzìjǐjīnhòudexiūhángyěshìbìyìwúqióng,zhāngwèidōngbújìnxīnqíngdàhǎodìtáitóukànleyǎnshēnqiándexuěsōng,zhēnyèsuīháishì□枯黄,dàn已经不再死气沉沉,一股生机似乎迎面扑来,张卫东忍不住开心一笑,dà步朝前走去。

  刚才一路走来,只是伶仃一人,dàn此时张卫东却有种不再孤独的感觉。因为草木再不是无情,经过每一株花☆草树木,张卫东都似乎能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亲切。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中张卫东走出了南shā河河边公园,并一路走到了东方dà学。一个人在熟悉的校园里慢慢走着,看着一个个青春的身影欢快地擦肩而过,回忆起自己的dà学时代,研究生时代,却发现这八年自己除了学习和修炼,其余的回忆竟然少得可怜,不禁暗暗握了握拳头,自己已经错过了整整八年的美好青春时光,接xià来的日子一定要好好珍惜。

  “喂,同学帮个忙!”一道年轻的声音打断了张卫东的沉思。

  张卫东抬起头,发现一个篮球正一路滚到自己的脚前,却是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学校体育场,一个光着膀子,身材高dà的男生正远远指了指张卫东脚前的篮球,脸上挂着友好的wēi笑。

  张卫东笑了笑,弯腰捡起地上的篮球,然后随手朝篮筐远远一扔,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唰一声,空心入网。

  篮球场上的人全都眼珠子瞪凸了出来,傻在原地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我靠,这距离差不多是横跨整个篮球场啊,别说空心入网了,能碰到篮筐都很牛逼了!

  张卫东却没意识到自己随手投出了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球,球刚扔出去就远远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草坪上,正是dà学同学,急忙快步走了过去。

  c@。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