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二章 师叔来电


  “影响你们办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zài威胁我吗?我警告你,要是我女儿找不回来,我们绝对不会考虑zài吴州市投资,而且还会马上告知所有美国的华侨华裔,吴州,不,是整个天南省都不适合投资的地■方。”杜冰彤见楚朝辉这样说,立刻指着他一副居高临下地威胁道。

  “朝辉,黄夫人也是关心女儿,你怎么能说她影响我们办案呢?还不向黄夫人详细介绍下案情进展情况。”姚和川见楚朝辉跟杜冰彤的关系有些闹僵,mō了mō秃头,上前一步沉着脸批评道。

  楚朝辉心里ànàn叹了口气,豪门子女就是不一样,同样是失踪,zài公安局全力以赴侦查的情况下,人家仍然能指着他常务副局长鼻子叫骂,而他却还不能反驳。

  “是局长。”说着楚朝辉转向一直阴沉着脸没有开口的黄振兴,斟酌着言语道:“黄先生,冒昧问句,您女儿是个活泼机灵的女孩子吧?”

  “楚副局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认为我女儿走丢是因为脑子有问题吗?”尽管楚朝辉很注意措辞,杜冰彤听了还是立马跳起来质问道。

  “够了冰彤!你是不是认为这件事还不够乱吗?你要叫要嚷就跑外miàn去,别影响楚局长他们办案!”见杜冰彤再次跳起来叫嚷,●一直沉默不语的黄振兴终于脸色猛地一沉,冲杜冰彤骂道。

  杜冰彤同样是出身豪门,甚至当年黄家事业低落时,杜家还帮过一次大忙,再加上杜冰彤早年就没了母亲,缺乏管教,所以黄振兴向来比较让着她。没想到◆今天她却是越闹越过份,终于忍不住出口斥责。

  斥责过杜冰彤之后,黄振兴没再看她而是转向楚朝辉,沉声道:“楚局长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有话尽管直说好了。”

  楚朝辉见黄振兴还算是个通情达理☆的人,ànàn松了口气,指了指被定格的画miàn,道:“黄先生你仔细看看你女儿的眼神,会不会觉得有些死板,不像是个活泼机灵的女孩子所应该有的。”

  杜冰彤见楚朝辉这样说自己的女儿,本想再次叫嚷◎derén,ànànsōnglekǒuqì,zhǐlezhǐbèidìnggédehuàmiàn,dào:“huángxiānshēngnǐzǎixìkànkànnǐnǚérdeyǎnshén,huìbúhuìjiàodéyǒuxiēsǐbǎn,búxiàngshìgèhuópōjīlíngdenǚháizǐsuǒyīnggāiyǒude。”

  dùbīngtóngjiànchǔcháohuīzhèyàngshuōzìjǐdenǚér,běnxiǎngzàicìjiàorǎng,但见黄振兴认真地盯着屏幕看,嘴唇抖了抖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

  “虽然看不大清楚,但确实有点不一样的感觉。”黄振兴看了会儿后,点点头道。

  听黄振兴这样说,楚朝辉精神微微一振的同时,一颗心却一直往下沉。现zài女孩子被有预谋绑架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了,却也刚好说明案子也越来越复杂,况且女孩子的眼神变化还透着股诡异神秘,让人想不通,猜不透。

  “那么请您仔细辨认一下,监控录像中有没有您熟悉认识的人?”楚朝辉一脸凝重地对黄振兴说道,然后朝播放员做了下手势,示意他重新播放监控录像。

  “楚局长的意思是我女儿被绑架了,而且还可能是我认识的人干的?”黄振兴闻言立马反问道。

  怪不得生意能做这么大,果然不是简单的人,楚朝辉心里ànàn感叹着点了点头道:“现zài我初步判断您女儿被绑架了。吴州的情形虽然我不敢说了如指掌,但也知道像您这样受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的华裔商人,◆◆吴州还是没人有胆子干出这种大案子的,除非他想自寻死路。况且您这次来吴州时间短,做事也低调,贵夫人一报案我们也马上采取了行动,就算一开始没把案件定位zài绑架上,但绑匪若没有事先得到消息经过缜密谋划,z●ài我们大力搜索下也必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但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除了您女儿的眼神。所以我猜测会不会是您生意上什么对手?又或者您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听说女儿真的是被绑架了,杜冰彤两眼立马就落下了眼泪,指着楚朝辉骂道:“我就说要马上排查各车站,封锁出口。你们偏说是走丢,现zài却告诉我们是被绑架了,你们是怎么办案的,我一定……”

  “行了,现zài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黄振兴沉着脸摆手打断了杜冰彤,然后一脸沉重地盯着屏幕看。

  杜冰彤显然也知道这时不是追究的时候,抹了把眼泪然后狠狠瞪了楚朝辉一眼,也跟着一起看屏幕。

  好一会儿,黄振兴才抬起头朝▲楚朝辉摇了摇头道:“没有。”

  见线索断掉,楚朝辉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他不是没信心破案,再难的案他也破过,而是时间不等人啊!

  见楚朝辉的脸色明显地阴沉下去,黄振兴心里一个咯噔道:“▲★楚局长,冒昧问一句,你们接下来要采取什么行动?”

  楚朝辉ànàn叹了口气,道:“现zài我们能做的是,一,继续加大侦查力度,并且请示省厅,请他们下令扩大侦查范围,二,等绑匪的消息。”

  黄振兴虽然知道目前也zhī能这样,也知道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并不能怪吴州市公安局,毕竟自己这边一报案,人家就立马采取大力度的行动,就算zài美国,警察局的效率也没这么高。但毕竟事关自己女儿的性命安危,见楚朝辉并不能提出什么行之有效的办法还是很不满意,所以闻言一脸不满地重重哼了声。而杜冰彤则早已一边抹眼泪,一边zài边上骂着吴州治安不好,警察不会办案等等。

  楚朝辉听着一阵心烦,却也无奈。正zài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楚朝辉ànàn叹了一口气,知道肯定又是市里领导打来的。从早上开始,市委书记李逸风,市长夏严冰就已经接连给他打过两三个电话,语气也是一次比一次严厉。

  不过当楚朝辉拿出手机一看时,电话屏幕却显示是张师叔。

  要是平时张卫东主动打电话给楚朝辉,楚朝辉肯定会很开心,但今天这个电话显然很不是时候。尽管如此,楚朝辉还是赶紧一边按下通话键一边推门出了会议室。

  “师叔您有什么事情吗?”电话接起楚朝辉强打精神问道。

  “我现zàizài火车站,刚才无意中听到有两个警察谈起你遇到了个难题,现zài怎么样了?需不需要我帮忙?”张卫东问道。

  现zài的楚朝辉或许是他仕途生涯中最低落、无助和憋屈的时刻,不是能力问题,而是形势逼人由不得他。没想到,这时竟然接到张卫东特意来电关心过问,心头不禁一暖,铮铮铁汉竟有种鼻酸的感觉。

  zhī是心暖归心暖,楚朝辉却不认为这种事情张卫东能帮上什么忙,所以zhī好强压下心头的低落憋屈,轻描淡写道:“谢谢师叔关心,不过不要紧的,干我们这一行的,一年中总会遇到几件棘手的案件。”

  “我听说这件事可能关系到你的仕途前程,你现zài老实告诉我,关于那个小孩,你现zài究竟有没有破案的把握?”张卫东闻言ànàn松了一口气,本想就此挂掉电话,但想起那两个警察的对话,终究还是有点不放心地追问道。

  虽然明明知道这种事情张卫东帮不上忙,但张卫东这么关心,楚朝辉感动之余最终还是老实道:“这应该是一件有预谋的绑架案,之前判断失误,现zài要查起来恐怕难度不小,最主要的是,这件事若处理不好,影响很大。唉,老实说吧,师叔,这个案件我若不能zài今天把它给破了,恐怕屁股下miàn的位置就保不住了。不过这样也好,我老早就想向师叔您请教几招了,这回总算是有时间了。”

  张卫东闻言这才知道事态已经严重到这等程度,不禁ànàn庆幸自己多问了句,否则到时再想起来恐怕连黄花菜都凉了。

  心里想着,张卫东问道:“你现zàizài哪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