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迷上医术


  张卫dōng心意yī动,真气外放,整个人便如羽毛yī般从chuáng上轻轻飘了起来,悬浮在半空之中,不过这次却再没有第yī次悬浮半空的吃力感觉。

  呼!房间里凭空刮起yī阵风,张卫dōng御风飞行,越飞越快,很快房间里只能看到yī抹残影。

  许久张卫dōng才意犹未尽地停止了飞行,飘然落在地上,低头朝身上嗅了嗅,然后急忙跑到浴室再次冲了个澡。

  冲完澡后,张卫dōng发现自己的皮肤竟越发的白皙细nèn,整个人也变得更加清秀,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他本就嫌自己长得太清秀年轻,没有老师该有的威严,没想到今晚yī突破,整个人竟显得越发清秀年轻。

  站■在镜子前看了好yī会儿,张卫dōng才无奈地摇了摇头返回卧室。

  第二天yī早起chuáng,张卫dōng又进入五彩玉石翻看起上古医经。那些医经让资深的中医师来看恐怕也句句晦涩难懂,但因为张卫●dōng修炼大混沌五行心法的缘故,深谙yin阳五行之道,suǒ以只要静下心细细琢磨yī下,很快便能领会其中要点,竟是比学习那些仙家法术不知道要容易多少。

  因为上午还要带新生熟悉yī番校园,suǒ以张卫dōng看了会上古医经后便起身离开房间到食堂吃饭,然后再到图书馆广场前等学生们。

  大学的班主任不像小学、中学的班主任,是不用每天追在学生们的屁股后面转的,基本上也就新生报到这yī两天忙yī下,接下来只要每个月跑去跟学生们聊聊天,了解yī下他们的生活、学习情况也就差不多了。当然学生中若有什么突发事件,他这位班主任是肯定要出面的。suǒ以上午张卫dōng带着学生们熟悉了yī番校园,又临时定了几位班干部之后,他这个班主任基本上就没什么事情了。

  接下来的yī段时日张卫dōng除了每日正常上下班,其余大部分空闲时间都用在研究上古医经上面,有时还会去中药材市场又或者去吴州市近郊的yī些山林去转转,看看书中suǒ描述的中药材药xing,跟自己实际suǒ感应到是否yī样。天地万物本就成与yin阳五行,况且张卫dōng如今已经窥探到草木之道,深谙草木气息,suǒ以倒不必行农神尝◇百草之举,只要把药拿在手中,运转功法用心体会,便能yīyī印证自己对药经suǒ记载的理解是否正确。

  张卫dōng越研究越觉得中华医术博大渊深,也渐渐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中医的传承如此艰难,学习▲中医的人数也远远不如西医。实在是中医很多dōng西的存在是很玄妙的,往往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有长时间的学习实践再加上悟xing,方才能慢慢意会过来。比如中医最基础的望闻问切诊断手法,没有多年的浸yin,别想诊断正确,诊断出来后,还要根据病人的具体情况仔细斟酌药方。但西医就完全不同了,基本上是靠仪器来诊断病人的病症,仪器结果出来后,几乎也不需要医生费什么脑筋,因为西医已经有了yī套标准化的治疗方法,比如细菌感染了就用抗生素,体内长肿瘤了那就动手术等等。用yī个不是很恰当的比喻,中医有点类似于手工艺术活,而西医则是工业流水线生产。suǒ以中医入门难,但yī旦学精了那就是“艺术家”,而西医入门容易,但学得再精依旧只是yī“操作工”,但也恰恰是这yī点,使得西医得已迅速发展起来,并拯救了无数人的xing命,从这方面上讲,西医对人类的贡献是不可估量的。

  张卫dōng不是学医出身,但深谙yin阳五行之道,体内更藏有五行真元,这却是suǒ有学中医的医生suǒ不可能具备的。suǒ以中医入门虽难,但对张卫dōng而言却反倒容易。suǒ以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现在张卫dōng走在路上,从他身边经过的人,只要他用心看上几眼,便能大致判断出对方目前身体suǒ处于的状态。

  这yī日,张卫dōng像往日yī样坐在办公室里翻阅资料。不过最近他对医术比较感兴趣,翻阅的资料已经不仅仅只限于环保或者化工类的资料,还看些医学方面的资料,尤其是病案,看病案时他往往会思考自己会怎么医治。

  正翻阅的时候,李丽推门走了进来。今天她来得比往日迟了不少,脸色也有些憔悴苍白。张卫dōng最近这段时间☆对学医有些入mi,见李丽脸色有些憔悴苍白,便定睛看了几眼。

  肾气亏虚,气血运行不顺,肝气郁结,这不是痛经之症吗?张卫dōng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要是其他的病张卫dōng倒好开口问问,但女人家月◆经的事情,他yī个大男人还真不好开口,况且他的身份还不是医生而是yī位大学老师。

  李丽跟众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喝了杯温水便起身出了办公室,今天她还有个重要的实验要做。

  见李丽起身出了办公室,张卫dōng犹豫了下,最终也起身离开办公室。推开气相色谱仪实验室,李丽正在里面调试仪器。

  见推门进来的是张卫dōng,李丽开心地打趣道:“张大组长大驾光临不知道有什么指示?”

  张卫dōng见实验室里就李丽yī人,暗暗松了口气,笑道:“指示倒没有,就是见丽姐脸色似乎有些不好,过来关心关心。”

  李丽闻言眼中流lu出yī丝感动之色,道:“还知道关心人家,算姐我平时没白疼你这个弟弟。”

  张卫dōng感觉有些话还是难以开口,suǒ以闻言笑了笑,然后站在边上看李丽摆弄仪器。

  李丽见张卫dōng站在边上好yī会儿都不走,心里不禁有些奇怪。虽说她跟张卫dōng两人关系很好,但还没好到自己做实验,他都要黏在身边的程度,况且这也不像张卫dōng的做事风格。

  他不会是手头紧张,想向我借钱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吧?李丽突然想起前几天听张卫dōng说要去南州参加同学婚礼,似乎有些明白过来张卫dōng今天为什么有些反常了。

  “最近是不是手头紧张?需不需要姐我支援yī点?”李丽放下手头的事情,起身问道。

  张卫dōng微微yī怔,随即明○白过来李丽误会了自己,不过心里却感觉暖烘烘的。

  “紧张是有点紧张,不过还能凑合着过。对了,你最近是不是要来月经?”张卫dōng最终还是话锋yī转问道。

  李丽的思维完全更不上张卫dō□ng讲话的跨度,等她明白过来张卫dōng说的是什么时,心中虽是惊讶张卫dōng怎么知道自己这两天要来月经,但脸还是忍不住噌地变得通红,啐了yī口道:“你yī个大男人管那么多干嘛?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话既然已经说出口,张卫dōng也就不觉得有什么好难为情的,闻言正色道:“那就是说我没猜错了。”

  “什么你没猜……”李丽见张卫dōng竟然还要往下说,忍不住就朝他丢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只是话才讲到yī半,却发现张卫dōng脸色似乎比较严肃,后面的话就没讲下去了。

  “你是不是每次来经前和经期腹部都会比较胀痛?”张卫dōng硬着头皮问道。

  “你怎么知道?”李丽闻■言yī脸震惊地脱口道。这种事情李丽自然不可能跟张卫dōng提,就算女xing朋友yī般也不会主动提起。

  “你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要是信得过我,我现在帮你推拿几下,然后给你开个药方,保证你药到病除。”张卫dōng见自己说得果然没错,对自己的医术不禁信心大增,也渐渐找到了些当医生的感觉,闻言笑道。

  李丽闻言差点连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张卫dōng说得没错,她yī直有痛经病,每次经期前后,小腹和腰部总会特别疼痛,为了这病她没少往医院跑。医生说她这是原发xing痛经,没办法治,只能每次月经来时服用yī些镇痛药来缓解,并且还说这种痛经yī般会在正常分娩后能缓解或消失。可李丽别说分娩了,○到目前连个对象都没有,这痛经自然也就yī直伴随着她。没想到张卫dōng这个环工学院的老师,不仅看出她有痛经病,而且还张口说能治好这病,如何不让李丽惊讶万分。

  张卫dōng早就知道李丽必然会是◆dàomùqiánliángèduìxiàngdōuméiyǒu,zhètòngjīngzìrányějiùyīzhíbànsuízhetā。méixiǎngdàozhāngwèidōngzhègèhuángōngxuéyuàndelǎoshī,bújǐnkànchūtāyǒutòngjīngbìng,érqiěháizhāngkǒushuōnéngzhìhǎozhèbìng,rúhébúrànglǐlìjīngyàwànfèn。

  zhāngwèidōngzǎojiùzhīdàolǐlìbìránhuìshì这样yī副反应,也不催她,只是静静等在yī边。好yī会儿李丽才回过神来,然后艰难地吞了yī下口水,yī副不可思议地问道:“你会看病?”

  “以前跟yī位老中医学过yī点。”张卫dōng当然不好说自己是修真者,还看过上古医经,随口编了个谎言道。

  李丽这才有些释然,只是对张卫dōng说能治好她的病,她还是无法相信。为痛经的事情,她也不是没看过中医,只是效果虽然有yī些,但却不显著。但张卫dōng既然这样说了,好歹她也要试yī试。

  “那行,你帮我治治看。”李丽点头道。

  张卫dōng见李丽同意,笑道:“你坐好,我先帮你推拿几下。”

  说完张卫dōng转身去□把实验室的门给关好,免得万yī有人推门进来,看到他在李丽的身上推来推去,那时恐怕他们两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李丽见张卫dōng去关门,显然也明白他的意图,脸微微有些红。

  张卫d●bǎshíyànshìdeméngěiguānhǎo,miǎndéwànyīyǒuréntuīménjìnlái,kàndàotāzàilǐlìdeshēnshàngtuīláituīqù,nàshíkǒngpàtāmenliǎngjiùshìtiàojìnhuánghéyěxǐbúqīngle。

  lǐlìjiànzhāngwèidōngqùguānmén,xiǎnrányěmíngbáitādeyìtú,liǎnwēiwēiyǒuxiēhóng。

  zhāngwèidōng关好门转身见李丽已经坐好,双眼正定睛看着他,心中不禁微微有些紧张起来。上次南沙河边救段书记,情况紧急,张卫dōng根本无暇多想,只是想着把他救起来。这次才算是他第yī次行医治病,而且对象还是位女同事,心中紧张自是难免。

  不过张卫dōng没把紧张的情绪流lu出来,而是信步走到李丽的身后,把手掌轻轻按在了她的背上。

  李丽身子微微颤了yī下,随即就恢复了正常。到了她这个年龄,早已学会了现实,不会像小女孩yī样喜欢幻想。她很清楚自己跟张卫dōng现在是朋友,以后也是朋友,不可能会发展出什么超友谊的感情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